马上就要过年,村里村外自然透着喜庆。大人高兴,小孩子更高兴,有些小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新衣服换上。

刘军浩这边自然是如此,别说大人和孩子了,连悟空这两天也喜滋滋的。要说这家伙讨人喜欢,最近几天好东西真没少吃。不管是到游客还是村里的孩子们,基本上见到它准给零食。

现在猴子也学聪明,收到东西立马藏起来,根本不让主人看到。可是它那点小心眼岂能瞒过张倩,只要往猴窝里边一翻,准能找到。

二十七那天,他和张倩领着两个小侄子上街,一人给他们买一套衣服。虽然价格不怎么贵,不过却是当姑姑的心意。至于他们两人,都没有添新衣服的心思,主要是上次在市里边已经买过。

上午转了整整四个小时,等下午闲下来,刘军浩说啥也不想动,直接坐在院里边逗猴子玩。

没一会儿,二麻子拿着一叠绿色的纸张走进院子。

“广喜叔,这是……?”刘军浩先是一愣,继而心中咯噔一下。在农村,这种绿色的纸张只有家中有人去世才会用到。

“这不转眼军威他爷死十年了嘛,今年想让你帮着写几幅对子。”二麻子淡淡的说道。

可不是,自己真是糊涂,刘军浩听过这才释然。按大青山的规矩,家里边有人逝世,过年时候的春联有讲究的,头周年、三周年、十周年的春联要用绿色的纸张写。

摊上这事儿,刘军浩没说别的,直接请人进屋。他毛笔一直没丢下,写起对联当然是手到擒来。写完对联,又按照二麻子的要求写了两张牌位。

这牌位写上先人的名字,贴在条几的正中间,三十那晚祭神的时候要一并上香磕头。送走二麻子,刘军浩刚坐院里喘口气,小泽宇却围了上来。

“姑父,你不是说带我们去山里边打猎吗?快点呀,这都要过年了,咱们过年还要吃野鸡呢。”

“等明天再去吧”说实话,他现在还真不想动,主要是上午转的太累。院里那几只野鸡原本就是留着过年吃的,可是到临头动刀的时候张倩却给阻止了,说是野鸡比家鸡贵,家里这些已经养熟了,何不留个种,明年能多抱两窝野鸡崽。

刘军浩想了想就随老婆的意思,这野鸡现杀的话确实有点小。不过这个时节,山里的野鸡应该不少,抽个时间打两只过年吃肉。

他刚起了这个想法,两个小家伙立马点头同意,一个劲儿的催着要进山。

“不行,明天上午村里有活动,到时候你肯定不去。”小建辉跟着插嘴道。

“那明天下午?”刘军浩退而求次。吃饱喝足被太阳一晒,他竟然开始犯困。

“明天下午家里还要油炸东西,肯定没时间,还是今天吧。”张倩也搬了把椅子坐到院里。看她的意思,似乎也想进山转一圈。

秋里采蘑菇的时候那草豹子把豆豆咬的不轻,这次进山,一定要做好准备。小皮是必不可少的,另外是拿上弹弓,等下见到野鸡可以捕猎。

等他准备好,四个小家伙也收拾完毕,他们同样是全副武装,手里拿着小弹弓……这些都是刘军浩闲暇的时候给他们做的。

至于赵教授家的小黄狗,现在已经长成半桩子,个头只比小皮矮十来厘米。

这家伙继承了黄斑皮和狼狗的优秀基因,长得特别壮实,从卖相上看,倒是比小皮还威猛几分。

有这两只狗护驾,等下就是碰到野猪也不用怕。

想到下雪那次猎杀的野猪,刘军浩又有了几分自豪。猎杀过野猪的狗就是不一样,胆子已经锻炼出来,小皮现在越来越有王者风范。

这种好事儿自然不可能错过悟空,那家伙更是早早的跟上队伍。

刚出门,恰好碰到几个游客过来买黄鳝。一听说他们要进山,马上把黄鳝撇下,也要跟着去看稀奇。

“兔子!!大豆豆快!”彤彤眼尖,刚出家门不到五百米就看到前面的水沟边有一只野兔窜过。

得到主人的命令,小黄狗“蹭”的窜出。小皮本想动身,却被刘军浩喊住。当狗老子的应该给儿子一些表现机会!

大豆豆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不到十分钟噙着野兔跑了回来。

“把兔子送回家,然后再来……”彤彤的小脸相当得意,她也不管小黄狗能不能听懂,直接下达了这个复杂的命令。

那狗倒听话,再次噙起野兔,吧嗒吧嗒朝家中跑去。

“这狗忒能了点吧?”见识过大豆豆的神奇,几个游客都没口子称赞。

“呵呵额,主要是训练的好”刘军浩心道,如果看了自家小皮的威风,他们估计眼珠子都该掉出来。

没等他们走过山梁,大豆豆已经跟在后边追上众人。

山间还显得萧索,到处都是枯黄的干草。不过等你走近草丛就会发现不少干草根部已经透出了几分绿意。

有这么大一帮人跟着,有只野鸡也早早的被轰起。已经进山一个多小时了,刘军浩手中的弹弓还没有开张呢。他是相当郁闷,本来准备让四个小家伙看看自己的弹弓水平,可惜愣是没有表现的机会。倒是两条狗的表现都不错,分别抓了一只野兔。

猴子进山后,异常活跃起来,蹲在主人的肩膀上吱吱叫着爪子乱指。原本以为它想表达些什么,刘军浩看了半晌才发现这家伙纯粹是高兴,索性不再管它。

见刘军浩不理会,它有些着急了,叫的更加欢实。

“猴子是不是发现啥?”张倩听它叫的反常,就疑惑的问道。

“悟空领路”刘军浩把它往地上一扔。那家伙立马又窜到肩头,看样子懒得走路。

这家伙,真是和自己一个做派呀,都犯懒,能省力绝对不费力,能躺着绝不站着。

刘军浩只得苦笑着顺着它爪子指的方向走,七扭八拐,山路越走越偏僻,最后根本没有路。好歹这边没有灌木丛,不然刘军浩非退却不可。

走进一片杂树林的时候,这家伙突然从他的肩膀上跳下,然后一溜烟的窜上旁边的毛枸树。这毛枸树倒是不小,主干有脸盆那么粗,不过上边被天牛钻出一个又一个窟窿,树顶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折断了一大截。一句话,这毛枸树看起来相当寒碜,如果不是它的枝头还挂着几片干枯的树叶,众人几乎以为这树早已经死掉。

“它到底想让咱们看啥?”看猴子仍然在枝头叫个不停,几个游客有些沉不住气了。原本以为有什么稀罕事儿可看呢,谁知道跟了半天就是让他们看毛枸树呀。

刘军浩也相当不解,不知道猴子想让他干什么,这毛枸树上有什么古怪不成。可是站在树下瞧了瞧,也没有发现什么。

猴子叫过一阵看主人没反应,突然在树干上抓了一把,然后朝他们抛来。

只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迎头落下,“木耳!”小浩宇离的最近,一眼就看出那东西是什么。

众人也都明白过来,感情猴子在毛枸树上发现了木耳呀,这才急急的领着主人过来。

几个游客彻底没了念想,山中的野木耳虽然不便宜,可是却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别说他们,刘军浩也有点失望,还以为猴子能领着他找到猴儿酒呢,谁知道只是一些木耳。

它找木耳的原因刘军浩知道,这家伙肯定是看到自己院中栽种的木耳才想起的。

不过很快众人诧异起来,地上已经扔了一大堆,现在猴子还在那主干上乱抓,一大团一大团的往下扔木耳。

到最后,竟然看不到猴子的影子。

“树顶肯定有个大洞”刘军浩立刻想到原因。他用手在树主干上敲了敲,传来空旷的声响,应该是从稍到尾都被掏空。

毛枸树这种树木不堪大用,属于嘴尖皮厚腹中空的类型。别看长得如此粗壮,可是等砍倒后除了劈成柴烧火外,根本没其他用途。

不过因为这个,毛枸树干特别适合木耳的生长。看眼前的情形就知道了,猴子挥动着爪子在枝头越干越带劲,地上四个小家伙捡木耳都捡不及。

“这树枝上还有……太多了”一个游客沿着毛枸树转了一圈,登时发现背面还有很多。

听他这么一叫,几个人都跑到背面。刘军浩一阵欢喜:那几只树干的背阴面竟然长得全是木耳。看这情形,等猴子忙乎完,应该能够摘半袋子。

悟空把树洞中的木耳摘完,然后又挥动爪子在树枝上忙乎。也幸亏这家伙上树,不然就是有人发现木耳也不敢上去。

关键是这树的主干已经被天牛完全掏空,很难说它的枝干能不能承受人的重量。

“这么多,有二十多斤呢。”等木耳全部装入袋中,刘军浩伸手拎了一下,沉甸甸的。

最近一段时间没有下雨,这木耳虽说长在背阴处,但是也被晾的半干。因此回去洗净晒干后也少不了多少斤两。

按他的估计,去杂后应该还有十七八斤的样子。就是说,这一会儿工夫,悟空已经贡献了一千多元?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随便上一趟山,竟然有这样的奇遇。自家的动物果然没有吃闲饭的,个个都是福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