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运气真好,掉进猎熊的陷阱中竟然没事。

只是这里怎么会有猎熊的陷阱,几个人都相当纳闷。刘军浩拿手提灯在陷阱中仔细照了一遍,里边长满荒草,隐隐可以看到荒草丛中的木枪,不过上边已经完全枯朽。他这才醒悟过来,陷阱恐怕还是以前挖的,禁猎之后,就没有人来过。

“你们没事吧?”找到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没大事,就是脚崴到了。”里边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估计是呼喊大半天把嗓子喊哑。

他们走的匆忙,都忘记带绳子,不过没绳子也好办,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在附近抓荒草编织绳子。

这附近清一色的白草筏子,因此编起来特别顺手。不过这草不结实,绳子太细的话根本经不起一个人的重量。

几个人最后把编织成的绳子和在一起,最后组成碗口那么粗细,底部又挽出一个活结,正好可以让人脚踩到里边。

几个人来回换手,终于把两人拉出陷阱。

“这陷阱没白掉,猜猜我们下午在山上找到了什么好东西?你们绝对想不到?”那男的刚把气喘匀,又一脸神秘的冲二麻子叫道。

“啥好东西……找到了貉子洞还是猪獾洞?”冬天山上的动物虽说不少,可是他们两手空空的样子,也就这两种冬眠的家伙他们能够捉住。至于其他像野猪、草狸子等等,碰到也是束手无策。

“不是动物,我们挖到了传说中的灵芝,要说还是多亏那几头野猪,不然还找不到呢。”说完,那对夫妇小心翼翼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块巴掌大的东西。

他们和几个游客分开后,一路沿着松树林寻找木耳,结果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群野猪。见野猪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两人都很害怕,没看路晕着头在树林中快跑,连鞋带跑散也不敢停下来绑。

跑了十来分钟,等听到后边没动静,夫妇俩才停下来靠在树干上歇息。不料在绑鞋带的时候却发现树根旁长着一个暗红色的东西。形状好像缩微的雨伞,上边还带着红褐色的纹路。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那东西微微泛着一层油光,宛如初生的云朵。

“老公……你看这是啥?”

“灵芝!”等看清楚那东西的本来面貌,两人都是一阵欢喜,以为发现了宝贝,最后小心翼翼的把它从树根上掰下来。

接着夫妇俩又仔细在周围寻摸一遍,想看看还有其他的灵芝没有,直到确认没有第二枚才转身离开。

只是时间这么一耽搁,周围的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他们打开手机上的电灯快速朝山外走,结果没留神掉进了陷阱当中。

到此刻,两人才从发现灵芝的欢喜中清醒过来,拨打手机呼救。可惜他们所处的位置手机根本没信号,拨打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拨通。无奈,他们只得又开始扯着嗓子呼叫,一直到众人找到这里。

“这也算好东西呀,我当是啥呢,原来挖了一株灵芝草。”看清楚他手中的东西,刘启勇失望的叫道。

“按照药店的收购价一斤六七十块钱,你这个最多三两,值二十块钱。”二麻子跟着插嘴。为了这二十块钱,差点把命都搭上了,怎么算都划不来。

“你们说的是灵芝还是大白菜?我这可是野生灵芝呀,不是人工栽种的!”夫妇俩赶忙开口叫道。

“呵呵,你们肯定是武侠电影看多了,以为这东西价值千金,其实没那么多。灵芝山里边多得是,除非上了年头,否则真和大白菜没啥区别。你们这个给我看看……”刘军浩伸手从那男子手中接过灵芝打量一番说道:“应该不超过五年,到街上买就是二三十块。”

不单单他们,在很多人的认知中,灵芝这东西非常稀有,和人参一样属于昂贵的物品。谁家挖到一枚灵芝,指定发大财。

“灵芝有这么贱吗,俗话不是说‘一两灵芝一两金’吗?”最初领他们上山的那男子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说的是上百年的灵芝,我们这片山也就二十几年前大梁村有人采到过,当时用它换了一头耕牛,以后再没听说有人采到过年份高的。”二麻子开口解释道。

灵芝换耕牛的事儿刘军浩听老人们讲古的时候说过,一个叫梁三喜的人秋天上山打柴,偶然在灌木丛中发现了一块脸盆大的石头。上边落满了动物的粪便,旁边还零零散散的落下许多鸟毛。梁三喜好奇心大起:为什么旁边的石头上都是干干净净唯独这石头那么脏?

于是他拿起镰刀在石头上敲打,哪知还没敲两下,从旁边窜出一条胳膊粗的土布袋蛇,当时梁三喜眼疾手快,镰刀猛然一划拉,锋利的刀刃将那土布袋割成两半。

他更加奇怪,土布袋竟然会盘在石头底部。莫不是这石头有古怪?隐隐约约听老人们说过,个头大的毒蛇有灵性,一般都会守着有珍贵的东西。

这黑石头他虽看不出端倪,但绝对是个宝贝,当下也不打柴,用镰刀把石头挖出扛着径直回村去了。

回到村里让一个常上山采药的老农查看,人家当即认出是灵芝。最后梁三喜把灵芝弄到镇上卖掉,换了一头健硕的大耕牛。

听了这故事,刘军浩也想上山碰运气。可惜转悠半个多月,蘑菇找到的不少,灵芝就那么两小片。拿回家后,被刘老头直接泡茶喝掉。

最初开网店的时候他想弄些灵芝卖的,后来在网上查了一遍价格,彻底死心。主要是国内野生灵芝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再加上销售不畅,因此价格一路偏低。

“这个那么大……怎么才刚长了五年?”听了众人的解释,那女子仍然显得很不甘心。

“你看看上边,这叫纹路,和树木的年轮一样,一年会长出一圈。大青山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因此灵芝长得比较快。”

“那你说这东西卖的话就值几十块?”听了解释,夫妇俩再也不抱什么希望,一时都相当沮丧。

“自己留着做个纪念吧,灵芝可遇不可久,能够采到都是缘分。”刘军浩理解他们的心情。原本以为捡到了金疙瘩,谁知道到头来却发现不过是竹篮打水,任谁都会情绪低落。

忙乎大半夜,众人最后又沿着原路返回村中。

***

知道悟空有找木耳的本领后,张倩动了心思,想趁年前闲着再上山一次,让猴子帮忙“创收”。

刘军浩连连摇头,说是山上的野木耳靠运气,哪能每次去都可以掰到的。他这话是不错,不过主要还是自己懒得动,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一天精神萎靡。

张倩自然不相信他的话,非要再上山看看。耐不住老婆的拉扯,他只得重新领着几个孩子上山一趟,不过这次木耳没找到多少,忙乎几个小时才采了半斤多。

下午张妈操持着包豆包,刘军浩本想帮忙,只是在厨房转悠一圈,实在插不上手。最后被张倩赶出来,端杯茶在院子里瞎逛。

看到墙边池子里落了不少树叶,他才想起自家的大火头。

话说这东西在水池中养了一年多,个头没有增大多少,倒是越来越有灵性。只要感觉到有人靠近,它立马会游到池边等你给它喂食儿。

不过现在是冬天,火头早已经钻进泥窝中。它的生命力非常旺盛,把身体藏在淤泥当中只露出个脑袋不吃不喝也能生活个把月。

去年天冷的时候赵教授发现火头不见了,当时还吓了一跳,以为这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呢,后来知道它的习性,就慢慢的习以为常。

扭头看了看火头池边上的两棵桃树,一不留神的功夫,它们已经长出无数指甲盖大小的花骨朵。随着柔和的山风吹过,枝头轻轻颤动,带动着一缕扑鼻的暗香,看那样子,也许过不了几天就要开放。这桃花不会也开的比别家的早吧?

有院子其他植物做榜样,他不能不产生这样的想法。不过转机一琢磨,前天去二麻子家送簸箕的时候人家院里的梅子树也打苞了。印象着梅花、桃花、梨花都是三月出头开的,歌里边不是那样唱的嘛,“桃花红了梨花白”这么看来,自家的桃花就是开了也不算显眼。

桃三杏四梨五年,虽然能开一树桃花,不过这桃树满打满算一年树龄,今年应该不会结桃子。

事情或许有意外呢?要知道桃树从扦插后一直用泉水灌溉。短短一年时间,已经长到两米多高,直径三四厘米粗,怎么瞧都不像去年刚刚栽种的。倒是院墙旁边那株桃树现在不过拇指粗细,看上去略显瘦弱。

正在那里瞎琢磨,兜里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张倩大哥的电话。

他赶忙接了过来,那边说两家人已经到镇上,即将赶到刘家沟。

刘军浩本想开电动车到车站接人,没曾想人家这次开车过来的,车子是张倩大哥问单位同事借的。

不用接车,自然省事许多。作为主人,他还是给张倩说一声,两人到村口等着。

张倩大哥、二哥一家最初打算在市里边过年,不过张妈想着一家人一起过年热闹,加上两个小家伙也不想回去,于是就让他们也来刘家沟过年。

下这个决定时,她还特意和女婿商量了一下。刘军浩倒没什么意见,过年应该热热闹闹的,他和张倩两人,就算东西准备的再多也吃不出年味。左右楼上有房间,被子也充足,他们过来正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