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七天乐,天天有活动。

最初的时候村里的人比较含蓄,不怎么好意思在人前显摆。可是被现场的气氛一渲染,一个个吵闹着上前报名。男人们主要报的项目是拔河比赛,这个时候刘军浩成了香饽饽,都争着要和他组队。看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金子在什么地方都会发光呀。

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则大多参加的是踢毽子比赛,这活动基本上人人都拿手。最初张倩还想显显威风呢,可是看到人家大部分踢三百个以上后,她没不好意思再上场。主要是水平太次,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倒是张妈这段时间身体调养的很好,精力特别充沛,一路过关斩将,最后夺得了老年组踢毽子的冠军。

三十的夜晚,就在热闹中到来。

他们家人手多,包起饺子自然迅速。

张妈按照惯例在饺子里边包了一枚一元钱的硬币,想看看到底谁有福气。

哪知道眼看着一锅饺子吃光了,也没有人吃到硬币。

“不会是放硬币的饺子被煮烂,硬币沉在锅底了吧?”张倩疑惑的用勺子在锅里边捞了一圈,最后却什么也没发现。

“在悟空手里……”小建辉眼尖,发现猴子正蹲在地上摆弄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刘军浩扭头看去,接着连叫“是我碗里的”。当初盛饺子的时候猴子也捧着大碗跟在后边,他想着这家伙下午偷吃的花生大枣不少,晚上吃太多容易积食,因此只给它拨了几个,没料到恰恰把带硬币的那个拨出去了。

“这说明咱家悟空有福气”张倩倒是力挺猴子。

“傻猴有傻福!”刘军浩只能酸溜溜的说道。

吃过饭,一家人按照惯例看联欢会打牌守夜。张妈害怕两个小家伙熬不了那么长时间,想让他们先睡,哪知道两人都一个劲儿的摇头,非要等到十二点再说。

刚到晚上十一点半,小泽宇哥俩儿就把那挂一万响的长鞭拿了出来,说是准备零点的时候放。张妈看他们不时拿火机扔来扔去,害怕出啥意外,把火机给收了。

结果十二点刘军浩准备按点放炮,却找不到火机,于是小泽宇又回屋讨要。

等把香点着,还没往炮引线上点呢,却听到村子里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刘军浩的手一抖,香跌落在地上恰好把鞭炮点着,接着噼里啪啦的响动起来。

“怎么回事”听到动静,屋子里的人全跑了出来。

不会又是哪个熊孩子在玩炮吧?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这些家伙真是屡教不改,上次的事情才过去几天。

“等会儿去村里看看,看哪家的孩子又把炮点着了。”张倩也是这个想法。没等鞭炮放完,屋里的电话响了。

刚接通,二麻子就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拜年的话。刘军浩等他说完,又问起刚才的响声是怎么回事?

“别提了,还不是刘启勇那个熊孩子整出来的,我家的电视都被震花屏……”听二麻子一说,刘军浩才明白过来。

原来刘启勇也准备掐着点放鞭炮,一般人家放炮都是把鞭炮挂起来放,这小子想懒省事,直接把一万响的长鞭直接扔到地上点火。

结果一下子全部炸开,连地上都被炸出一个大坑。万幸刚点着刘启勇就回屋了,因此人没什么事儿,不过这会儿他正挨媳妇批呢。

昨天晚上看联欢晚会一直熬到一点多,接着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动。一直到天快亮,刘军浩才模模糊糊的睡着。

睡得正香,他却感觉到自己的鼻子痒痒的。刘军浩还以为是老婆在作怪,翻身嘟囔着别闹。不料他刚转身就听到耳朵边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

睁眼一看,老婆早起床了,现在四个小家伙正围着大床看他的不雅睡相呢。小建辉还拿着手机叫道:“姑父,我刚才拍了你睡觉的照片,赶紧给我们发红包,不然等会儿我把它传到网上,让大家都瞧瞧。”

“有啥好看的……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刘军浩打了一个哈欠,扭头看了看窗户,发现太阳光还没照射进来。

“还早,我六点半就起床了”小彤彤开口叫道。

“我六点十五……”

“我也是……”

刘军浩大汗,这些孩子,精神头一个比一个好呀。

等穿好衣服,他在外边伸了几个懒腰,精神彻底恢复过来。

新的一天,新的一年,万象更新。

东方的山峦上显现出朵朵朝霞,近处的树林内则飘着一层淡淡的薄纱。

绿水如画,早鸭浮动,喜鹊停在枝头啼鸣……一切的一切,无不预示着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不过没等他继续感叹,几个小家伙又围着要红包。在他们眼中,天大地大,红包最大。

这钱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已经准备好,因此刘军浩也没费什么事儿,直接将几人打发走。悟空看主人给其他人发钱,也凑过来讨要。

刘军浩摸了摸裤兜,将剩下的二十块钱塞给这家伙了事。

“悟空,把钱给我,我给你糖吃怎么样?”吃过饭,小泽宇又惦记上悟空手中那张二十的人民币,他手中抓着一把水果糖引诱。

“吱吱吱……”这家伙好像是听明白,赶忙把钱藏在身后,然后伸出爪子去抓。

小泽宇一时不察,竟然被它弄走了几个水果糖。

偷鸡不成蚀把米,刘军浩在心中很是称赞了猴子一番,别看人家是猴,可是机灵劲儿却不差半点。

“要不咱们换换钱,我三张换你一张?”一计不成,泽宇又生出一计。他从兜里掏出三张一块的,然后用手指了指猴子爪中的二十。

这下悟空懵了,扭头看着主人“吱吱”直叫。估计在它的意识中,三张花花绿绿的纸总比一张多。

刘军浩也没有做出提示,只是笑着瞧猴子的反应,想看看它的智商到底有多高。书上不是说了嘛,研究人员发现部分猴子经过训练后,智商可以到达六七岁孩童的地步。

猴子又想故伎重演,爪子猛然伸出去夺钱。不过这次小泽宇早有准备,没等它靠近已经把手缩回去了。

“咱们两个同时换,谁也不准耍赖皮,耍赖皮的是小狗。”他开始给猴子讲起了规则。

末了猴子也将左爪子伸出,看到小泽宇的手快接到钱的时候,它突然爪子一缩,另一只爪子猛然抓了过去,将泽宇手中的人民币夺掉。

一得到人民币,悟空立刻从桌子上跳下,一溜烟窜出大门消失。

“哈哈,连猴子的钱也骗,你好意思……”几个大人都捧腹大笑起来。这家伙太鬼精,想从它手里骗到一分钱都难。

等猴子再回屋,爪子上已经是空空如一,不知道它那钱是扔掉还是藏起了。

“肯定是藏起来了。”小泽宇连吃败仗,当然不甘心,自告奋勇去猴窝中寻找。可惜找了几分钟,除了翻出一大堆糖纸,其他的没有。

“姑父,悟空还会在哪个地方藏东西?”小家伙又扭头问道。

“我怎么知道,平时都在猴窝里,要不就是芦苇垛下。”他说着上前把芦苇垛掀了掀,里边也是什么都没有。

看来经过前一段没收糖的教训后,猴子学精明了许多,知道换新地方藏东西。

没一会儿,村里的孩子进院子拜年。他们好像是商量好的,来的时候一个不拉,齐刷刷的站在客厅中叫道:“张老师,小浩叔过年好!”

老婆这教师做的真不赖,教出的学生懂事多了。刘军浩很是欣慰,刚想开口夸奖几句,小娃子已经笑嘻嘻的伸手上前:“我妈说了,小浩叔你今年挣大钱,要多给我们一些压岁钱。”

得,这就要上了,看来还要多加教育。

“你这熊孩子,哪有自己要的。想要压岁钱可以,先磕头,磕完头在给钱。”

原本只是说笑而已,没曾想这个家伙真的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了个头。好家伙,刘军浩赶忙给他们掏钱。钱是早先特意在银行兑换的,清一色的崭新票子,连号码都连着。

猴子一看到这情景,又着急忙慌的挤到主人跟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伸着毛茸茸的爪子讨要。

屋里一大群孩子都被这家伙的举动逗乐了,一个劲儿的叫着让给钱。

无奈,刘军浩只得给悟空补发第二遍压岁钱。反正这家伙要钱也白瞎,最后还是落到主人手中。

“你们是第一家,我们等拜完了再去村里,这样一趟过去就行。”毛孩子将钱装进衣兜中,然后一挥手,大部队很快散的一干二净。

这样下去不行呀,上午散出去的压岁钱有大几百块。可是自家的进项,啥也没有。看来还是要和老婆努努力,争取生个儿子出来。到那时候,抱着孩子挨家转,争取把散出去的钱挣回来。

将孩子们完全送走,刘军浩才想起自家的猴子。他在院里喊了一遍,也没有见那家伙应声。手上还有十块钱呢,可别像早上那样,一会儿工夫就把钱弄的找不到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