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桃花盛开,村里其他果树也随之开放,不过因为品种不同,开放的时间前后相差很大,这边已经是满园春色,有些果树才刚刚打出蓓蕾。

刘军浩院中的土蜂子彻底活跃起来,每天嗡嗡的在枝头上飞来飞去。眼瞅着不少芦苇管封上新泥,他特意掰了一个品尝。

新酿的桃花蜜,颜色和夏季有很大的区别,微红中透着乳白,吃到嘴中沙沙的,感觉确实不错。不过现在蜜源很少,土蜂子酿出的也只是勉强够自己食用,刘军浩只是尝个新鲜,并未割蜜。

看村里人纷纷开始栽种果树,张倩也动了心思,想着自家院子这么大,应该种一些葡萄树。

按她那意思,葡萄树自然是种的越多越好,这样夏天的时候他们家可以卖葡萄,卖不完还能晒葡萄干,酿葡萄酒。

刘军浩听的直汗,老婆考虑的太全面了点,这和网上说的那个做豆腐的笑话一样,卖不出还能做豆腐干、臭豆腐。

一两株葡萄树好管理,但是要翻腾出个葡萄园,估计每天都会栓在那里。施肥、打药、封土、剪枝等等一大堆的事儿,非把他忙得焦头烂额不可。

总之,他的考虑很简单,一切以舒适的生活为目标。明知道生活太安逸不好,可惜他这人对自己的认识很明了,再加上生活过得去,因此也没什么动力。要说唯一发愁的,大概就是偿还房贷。

到街上他没有多逛,直接在卖树苗的地方买了四株葡萄树。他家两棵,剩下的给赵教授送去。刚才王老师听说要买葡萄树,特意交代给带的。

嗯……还有卖柿子树的,也是两年苗。按人家的说法,这柿子树当年就可以挂果。

买几株柿子树也不错,去年刘五爷送来那半竹筐柿子让他们两口子吃的赞不绝口,张倩还挂记着今年自家上街买些腌柿灰呢。

“这是啥树苗?”刘军浩见旁边几株银白色的树苗有些陌生,就开口问道。

“核桃树”卖主简单的回答。

“核桃树,品种不一样?”他有些疑惑,山上的核桃树一般都是乌灰色的树干,颜色根本没这个鲜亮。

“就是咱们山里边平常的核桃树苗,这东西和其他树苗不一样,树皮没有炸开的时候泛白,叶子上带白霜,等长到就好了。”

去年老婆领着一群学生上山打核桃,结果啥也没打着,下山的时候她还相当郁闷呢。今年自家应该也种两株,这样不出门就能吃到。

“那……给我来四株……不,六株,葡萄树和柿子树也给我各加两棵。”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石锁,那沙土地上也要栽种一些果木。

等秋里果子成熟的时候,石锁里的自家吃,其他的朝外卖应该很不错。

刘军浩思索着桃树、梅树、柿子树、核桃树全有了,再买几棵梨树苗,自家这就算把果树种类凑齐。

哪知开口一问,人家今天没拉梨树苗。不过卖家看他是个大卖家,也有结识的心思,说是真想要的话可以下集送过来。

刘军浩一想点头同意,让他直接把梨树苗送到老郭的牛肉汤摊子上,这样他有时间可以过来取。

杂七杂八的树苗二三十棵,虽然都不算长,可是树根上包的土堆却相当有分量,刘军浩把电动车前后堆满才勉强放下。

出了集市,看看四下无人,用石锁一收,一路上轻轻松松的回家。

快到村口,他才重新把树苗放出,当然各取了两株放在石锁中,准备等下有时间再栽种,剩下的树苗他和赵教授两家平分。

买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现在进了院子,刘军浩又为栽种果树的事儿发愁起来。他前院的地方不小,只是东边被鸡笼鸭舍马棚兔子笼等等占据。南面靠墙堆的是芦苇垛,外加一个花池,再加上那几棵大杨树和楝树,也挤的满满的。

至于西边则是火头池,边上是一大堆硬木头,靠近院墙是粪堆。

门前的空间倒不小,不过果树栽在那里肯定碍事。唯一空闲的地方就是靠大门两边和后院。

他想了想,干脆把果树全栽种在大门两边了事。

这样等葡萄树长大的时候直接在上边搭架形成凉棚,那感觉,也不错。

当然刘军浩在栽种的时候特意把路留的很宽,用于行车。那啥现在没买小车,不代表以后没有。

张倩中午放学回来,看到院中栽种的整整齐齐果树后,很是对刘军浩赞赏一阵。接着她再接再厉,跑回屋中上网,说是想购买一些花种种在院中。

刘军浩当然支持老婆这个想法,两个人饭也不做,直接上网查找。

以前没怎么注意,等这边一搜索,他有点犯晕,西红柿、向日葵,甚至蒲公英等等常见的东西网上竟然都有卖的。

这也叫花儿?看人家拍那照片,刘军浩直咧嘴。应该叫蔬菜和野草好不好。而且图片,怎么看都像是PS过,选来选去还是自家的好!

不过张倩却不认同他的观点,说这些都是袖珍型的。上学的时候她们宿舍有人种过,特别好看。

选了半天,最后她看中了迷你向日葵种子。刘军浩扭头一看价格:100克10元。他赶忙打消老婆这念头,钱不在多少,关键是同样的价格,他可以买一斤熟瓜子了。更何况看花盘那么小,估计到时候根本没办法吃,还不如到村里找些葵花籽种。既可以美化环境,秋天又能炒着吃。

张倩原本购买欲就不是很强,听他一说也点头应是。不过为了多收集些参考意见,她特意在十八楼论坛发一个求助帖,想看看大家对种花有什么意见。

下午刘军浩趁老婆去学校的功夫,特意把石锁中的树苗全部种上。几天不见,里边大为变样,野菊花苗全部成活,已经长到十来厘米高,茎秆特别肥实,远远看上去泛着逼人的绿。蒲公英也早早的开出稚嫩的黄花儿,零零散散的泼洒在绿意当中,宛如碧天里的星星。

这些蒲公英算是石锁中的第二代了,去年春上刘军浩闲暇无事的时候采了不少种在里边。等种子成熟后全部落在地面上,有泉水的滋润,种子发芽率百分之百,因此看上去特别显眼,几乎每一处都是一大片。

晚上炒个蒲公英尝尝鲜,印象着去年用这做馅包出的饺子很好吃。

石锁出品,的确不同凡响。挖掉的蒲公英个个油嫩油嫩的,用指甲一掐,咋咋作响,根本看不到青筋。

“呱呱……呱呱……”正打量着,突然耳边传来几声青蛙的鸣叫。

这玩意儿从冬眠中醒来了?刘军浩扭头看去,几只碧绿色的大青蛙急速落入池塘中,继而又浮在水面上。

这些青蛙倒不是他刻意捉的,而是捉蝌蚪喂黄鳝时漏下的。长成青蛙后,里边没有天敌,这些家伙活的相当自在,数量种群有不断增大的趋势,去年夏天没事的时候他曾经数过,里边有二十多只呢。

他最初想将它们捉出来,不过后来看到有只青蛙在瓜地里捉虫子就打消了念头。自己引进植物的同时,无意中也把一些虫卵引入其中,石锁内气候适宜,这些虫子生长的特别快。有青蛙在里边,正好可以将它们捕捉干净。

刘军浩由着性子挖了小半竹筐蒲公英,然后给赵教授家送去不少。

“这蒲公英你是在街上买的吧,咱们这里也有人卖?”赵教授刚看了两眼,立马瞅出不同。这菜没有丝毫虫叮鸟啄的痕迹,个头也喜人,和超市中卖的很像。只是味道……他以前吃过,和野生的根本不是一个味。

“我告诉你,别看这蒲公英样子很好,可是全是农药化肥种出来的,还不如咱们去河滩上挖的呢。”他耐心细致的讲解。

这老爷子啥眼神……竟然敢说石锁中的东西不好。有时候东西太好也是一种罪过,人家不认为这是野生的。

“你老仔细瞧瞧,我这可是非老大劲儿从山里边挖的,绝对纯天然绿色食品,不加任何化学药品。”

“真的?”赵教授将信将疑的掐了一片叶子放在嘴中嚼,然后点点头。

感情这也能够尝出来……刘军浩有点犯晕。没等他清醒,人家又来一句:“你在哪个地方挖的,有时间我跟你一起去。”

“别……”话一出口,他才暗自叫苦。这要领老爷子上山,自己到哪里去找那子虚乌有的蒲公英。心中一转,话从口出:“是在上次悟空摘木耳的地方找的,那地方七扭八怪的要走近两个小时路呢,山上灌木丛多,这次去不一定找得到。”

“那更好呀,我正想看看那株毛枸树呢,这次你采了多少木耳?几场春雨一下,野木耳应该长出不少。”他这么一说,老爷子反而更来劲儿。

年前悟空创造的奇迹他也听说了,当时还遗憾没有身临其境。

这下,刘军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谎言就是这样,说出第一个的时候,很快需要用第二个来圆。“没有采,我看那些木耳太小,就想留在树上继续长,等有时间再过去。”

“嗯,你去的时候喊上我,我也跟过去看看。”

“也好,”刘军浩点头同意,心中直翻叽咕:真不行自己趁早把石锁中的蒲公英弄一些种在山坡上,这样应该可以糊弄过去。

晚上他把剩下的蒲公英全部凉拌做菜,这些程序去年都做过,因此做起来特别顺手。等放好葱、姜、蒜搅拌均匀,刘军浩又往里边倒了不少香油。

“晚上做的什么饭,这么香?”老婆恰好放学,刚进院子开始叫嚷。

“你鼻子挺尖的,猜猜看”他卖了一个关子。

“肯定是凉调的”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饭,张倩也能够摸出基本套路。

晚上吃饭,两个人都吃的很香,最后那半钵子凉调蒲公英全部被消灭掉。

末了,张倩还带着意犹未尽的口气说道:“今天晚上的菜太少,我才八分饱,明天你没事多挖点蒲公英!”

汗,老婆真吃出感觉了!其实野菜就是这样,吃个新鲜,真多了也会吃烦。

“怎么感觉比去年的还要好吃,你觉不觉得?”张倩收拾碗筷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有点,我这是在山里边采的。”刘军浩只能继续圆谎。

“真的,山里边多吗?”

看着老婆殷切的眼神,他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不多,你想干啥?”

“我准备趁星期天带领学生上山挖野菜,那蒲公英味道这么好,来游玩的客人肯定会买……”张倩越说越兴奋。她现在一心想着为学生创收,只要有“项目”,立马论证一番。

“哪有那么多蒲公英,这可不比找知了壳,需要满山遍野跑的。再说我也是看那片蒲公英好才去采摘的,其他没这么嫩。”刘军浩忙阻拦住她。开玩笑,一个赵教授已经让自己穷于应付,再加上老婆,这下就是把石锁中的蒲公英全部弄出也不行。

不过,张倩这个建议倒是值得考虑,蒲公英也算是纯天然绿色食品。等明年春上在后院中种上一些,应该不愁销路。

晚上两人刚准备上床睡觉,结果张倩想起上午发的求助帖,又拉着他爬起来查看。

一看下边的回复,两人更加头疼。怎么说呢,那些建议听起来都很靠谱,可是列出的种类太多,很少有相同的,弄到最后,他们都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当然还有不少老朋友也在后边跟帖,他们的回复更有针对性,都是围绕他家那小花园展开的,更有甚者提出要过些日子给他们送花种的。

对这些回复,他们只能一一谢过。至于到底种什么……现在已经成了大问题,还要继续研讨。

本以为过些日子,赵教授会将蒲公英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哪知道第二天刚吃过早饭,人家就换上球鞋上门。

刘军浩推辞不过,只能领着悟空上山。院中的水秧鸡子是个麻烦,赵教授在旁边看着,他自然没办法收进石锁中,最后也只能学老婆那样,用砖头把水道眼堵住。

***

今天两更,八千字,晚上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