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前面走,小皮和悟空在后边跟着。只跟了一会儿,小皮不见了踪迹。刘军浩知道这家伙肯定能循着气味跟上,因此就没在意。

山间开始有了春意,不少映山红已经冒出苞蕾。虽然尚未开放,但是也能想象出过些日子,这里将是一片花海。

背阴一侧的小草仍然干枯,向阳的花木却开始抽芽,偶尔还夹杂着几朵小花,更是为山林增添了几许生机。

悟空一路非常活跃,不住的用爪子指着头顶的树枝吱吱直叫。有好几次,这家伙都想溜上树,不过刘军浩看的死,没让它有使坏的机会。

它看中的自然是树枝上的鸟巢,现在大部分树木尚未长叶,因此树枝上的鸟巢非常显眼。他们一路走来,入目几乎全是鸟窝。有不少就在灌木丛间,还没有一人高。

“山里野蜂子也出来了”赵教授隔得远,根本没有细看。

“不是蜜蜂,是大眼蜂,没有蜇针。”刘军浩开口笑着解释。大眼蜂也算是报春的使者,几乎是刚有春花开,它们就活跃起来。这东西外观和蜜蜂很像,不过肚子却很瘪,身子也纤瘦许多。它们非常警动,只要有东西靠近,立马会扇动翅膀飞走。

正走着,悟空突然吱吱叫了起来。

“有动静!”赵教授立马回头。

刘军浩疑惑的看着那片草丛,似乎没什么异常呀。没等两人回味过来,猴子已经窜上去,接着从水沟边拎出一只青蛙。

这家伙,总做些出人意料的事儿,还以为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没想到只是一只刚刚苏醒的青蛙。

两人一时都有些哭笑不得!

虽说走的是抄近路,但是也并不容易,七扭八拐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刘军浩路熟,让赵教授一个人上山,肯定走不到这片。

到了毛枸树下,赵教授围着树干转了一圈,口中也赞叹不已。

一场春雨,木耳又长出许多。刘军浩一挥手,猴子三下五去二窜到树顶,接着朝下扔木耳。

这次采的较少,大概有五斤多的样子,晒干后应该不到两斤。

弄完木耳,赵教授提出要在山上挖蒲公英苗。时间太紧,刘军浩连种蒲公英的机会都没有。无奈,他只得暗下决心,等下领着老爷子在山上随便转悠一下算了,就说找不到那地方。

“咱们分头找吧,这里灌木丛太多,两个人分开找快”

“嗯,可以”刘军浩忙点头同意,这提议正合他的意思。

看老爷子身形远去,他也快速行动起来,领着悟空朝灌木丛深处走去,最后找到了一片稀稀疏疏长着蒲公英的地方。

拿起小铲子挖掘,将那些蒲公英挖掉栽种在自己的石锁中,然后又将石里边的蒲公英挖出。草地上还有不少刚长出的蒲公英,对于这些,他都一一用泉水浇灌,算是对自己刚才的行为进行补偿。

一切忙乎完,他才松了口气,坐在草地上歇息。

为这事儿闹腾的,怎么想都不值得……

“小浩,小浩!”不到十分钟,赵教授在那边叫嚷起来。

“我在这里”他赶忙站起身子挥了挥手。

“挖到没有?已经十点多了,咱们要早点回去。”赵教授并没有走多远。

“挖到了,这次没多少”很快老爷子搓着两手赶到。他刚才嫌用铲子挖费事,直接拿手拽的,因此两手都是湿泥。

刘军浩本害怕他看出什么异常,谁知道老爷子根本没有深究的意思,只说以后多上山挖几次。

两个人挖蒲公英把手上都弄的脏兮兮的,因此下山的时候特意找了条山溪洗手。

这山溪算是大河的支流,在山间蜿蜒流淌,最后从村后注入河中。在溪水长时间的冲刷下,岸边的石头特别光滑。

浅水处,几只指甲盖大小的鱼儿不住的游来游去,感觉到岸上有人,它们迅速躲进石缝中间。

初春的溪水已经变得相当柔和,刘军浩捧了一捧溪水洗脸,顿时觉得精神为之一振。

“贡……贡……贡”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鸣叫。

“啥东西叫这么响亮,青蛙?”老爷子吓了一跳。

“好像不是,青蛙声音比这个尖。应该是石鸡……咱们快去看看,石鸡这个时候也出来了。”想到这里,刘军浩一脸兴奋。

“被称为‘百蛙之王’的石鸡……山里边还有这东西?”赵教授也来了兴致。

“当然有,以前很多,不过现在想见到一只可真不容易。”

石鸡使用价值很高,堪称是山珍中的上品。它的肉非常鲜美可口,而且营养丰富,是上等滋补品。不论是红烧、清蒸,均清香味醇。刘家沟很多偏方都和石鸡做有关,比如夏天多吃石鸡可以消除痱子,石鸡炖汤能治疗产后虚弱,肺痨咳嗽吐血等等。

这东西和一般的青蛙不同,它对环境的要求较高,大多数时间喜欢呆在深山溪涧中。大青山这边水源丰富,山溪众多,因此非常适宜石鸡的生存。

每年的农历三月末到八月中这段时间,一到夏夜,成群的石鸡都出来觅食,“贡……贡……”的叫声能够传出几里远,听起来有些渗人。

记得小时候谁家孩子不听话,大人们威胁的时候常说的是把你丢到石鸡窝里边,看你还不听话。

由于这东西害怕太阳照,白天大多时候躲在石缝中,因此人们只能在晚上捉。夏秋季节,晚上打着手电沿山溪寻找。只要听到声音,把手电一照,那东西一见到强光,立马呆立不动。这个时候你可以直接上前把它捉住扔进蛇皮袋中。

七八十年代以前,山上的石鸡很多,可是九零年左右县城开了不少野味餐馆,那些老板纷纷来这里收购石鸡,一只两块钱。

当时人们捉石鸡都捉疯了,几乎是全家老少齐上阵,手电照的半边天通明,一天最多的时候能捉上百只。几年的时间,大青山的石鸡迅速锐减,到后来人们想见到石鸡都难了。

也因此,刘军浩见到才会如此兴奋。他甚至脑海中冒出养殖石鸡的念头,像黄鳝一样,把这东西散养在后院内,到时候肯定收获不小。

没想到石鸡也出来的这么早,看来春天真真切切的来了。

等两个人赶到声音的发源地,却并没有看到石鸡。

“是不是还在前面呀?”赵教授在溪边仔细寻摸几趟,根本没发现,倒是惊动的青蛙不少。

“应该就在这片,咱们都别说话,等下它肯定还要叫。”

于是乎,两人都止住话头。悟空感觉到气氛异常,也乖乖的蹲在石头上盯着溪水。

“贡……贡……”果然不到三分钟,鸣叫声再次传来。

两人的眼睛都看向声音的发源地……一块磨盘大的石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真有点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味道。

“贡……贡……”突然又是两声。

“在下边……”这下刘军浩明白过来。石头下边肯定是凹下去的,石鸡就躲在那里,难怪他们找不到。

赵教授俯身瞧去,果然看到石头下浮着一只石鸡,只是那家伙一看到人,身子一闪,钻到水中消失。

“咋办……要不咱们用绳子钓?”石鸡被惊走,现在只能想别的招。

“我试试看”刘军浩伸手拽了一根膝盖高的狗尾草,把上边的叶子全部拽掉,只留下末梢那毛茸茸的狗尾巴。

狗尾草贴着水面荡了十来分钟,石鸡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知道是刚刚冬眠醒来不饿,还是人家对这种诱惑没兴趣。

听着这家伙的叫声越来越响亮,刘军浩有些火大了,干脆把鞋袜一脱,裤腿挽到膝盖那么高。

“你要干什么,下水捉?等着,我也下去拦住。”

“不用,你在岸上看着,我把这石头掀起来。”刘军浩说完,扑通一声跳入水中。溪水下边全是沙石,因此并未被搅浑,这倒方便了等下捉石鸡,在这种环境下,它肯定无处可藏。

“这石头太大了点,你能掀起来吗?”赵教授很有些怀疑的问道。虽然知道刘军浩的力气大,可是那石头看上去有四五百斤重,一个人肯定搬不动。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只要往岸上一掀就可以。”刘军浩一咬牙,把身子沉下去。

“嘿……”一声低吼,石头松动,赵教授赶忙朝旁边退去。

他把石头快速掀起,然后使劲一推,顿时轰的一声巨响,石头在地上摔成两段。

没有想到石块下还藏着不少鱼儿,失去了藏身地,这些家伙只能沿着溪水四处逃窜。对于它们,刘军浩还看不到眼中,他现在想捉的只有石鸡。

“石鸡呢,怎么没见?”赵教授瞪大眼睛在岸上盯看着,并没有发现那东西的踪迹。

“我X”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没有想到大石头下竟然另有乾坤。望着那道石缝,刘军浩忍不住喊出一声国骂。

忙乎半个多小时,做的全部是无用功。赵教授相当不甘心,挽起袖子伸手到石缝中掏。

“啥东西,这么滑……”他刚把手伸进去,顿时觉得里边有东西滑溜溜的逃走。

“能是什么,肯定是鱼”刘军浩现在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他对此很了解,石缝经过溪水的长期冲刷,一般比较深,人胳膊根本伸不到底。

“不是,好像有腿……”赵教授呼叫着把另一只手也伸进去,只听到里边哗啦啦水声不断。

“滑掉了,肯定钻到洞深处了。”末了,他失望的把手收回,上边亮晶晶的全部是粘液。

“你可能摸到格牙胡或者鲶鱼。”一般鱼身上的粘液很少,只有这两种鱼特别滑,而且它们也喜欢钻洞。

“不是的,我感觉好像抓到一个细腿。”赵教授摇了摇头,刚才的手感怎么也不像是鱼。

“那准是格牙胡,这东西前面的两个鳍特别硬。”刘军浩知道他多半是心理作用,以为抓到了什么东西。

等他们赶到家的时候,学生们恰好放学。中午做烙饼吃,张倩想吃甜的,让刘军浩去采些蜂蜜回来。

前面芦苇垛上的蜂蜜已经采过一次,这个时候想吃,只能到后院中。

在山上转悠半天,他累得不想动弹,准备用白糖代替。

张倩却不想将就,自告奋勇的去后院采摘。

刘军浩正在揉面呢,突然听到客厅中电话铃响了。

这个时候谁打来电话,他疑惑的跑进客厅。一看号码,顿时纳闷,竟然是老婆用手机打的。

“哇……刘军浩,你快点过来呀,快点……我不敢动”电话刚接通,张倩颤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在哪里?”老婆刚才不是去后院摘蜂蜜吗。

“我在院墙……跟呀……快点,这有几个癞蛤蟆……”手机中,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牙齿直打架,声音也微不可闻,似乎怕惊动什么。

“癞蛤蟆!你等着,我马上过去。”刘军浩把电话啪的挂掉,然后飞奔出门,一溜烟窜到后院中。有句歇后语叫“癞蛤蟆蹦到脚背上,不咬人也膈应死人”,癞蛤蟆就是人们常说的蟾蜍,这东西虽然和青蛙一样,都是有益的动物,可是人们对它们的态度截然不同。看到癞蛤蟆,很多人都躲得远远地,就是这东西爬进院子吃蚊子,也会被人铲出去。

张倩来刘家沟快两年,也算是见多识广,只是有几次碰到癞蛤蟆都吓得脸色苍白。更何况这次是近距离接触,一时间,她吓得脚步都迈不动。

远远的只见张倩扭头紧闭双眼,以一个古怪的姿势站在芦苇垛前。而她的身前身后,还蹲着几个碗口大的癞蛤蟆。更有一个蹲在芦苇杆上,虎视眈眈的盯看着她。

这些癞蛤蟆疯了不成,怎么会和人类作对呢?刘军浩心中相当不解。莫不是张倩刚才惹到它们了?

不过事情容不得他多想,眼前最重要的是将“老婆”解救出来。一只癞蛤蟆不可怕,七八只凑在一起,刘军浩也觉得有些渗人。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跟前,癞蛤蟆们感觉到动静,纷纷跳到一边让路。

刘军浩刚接触张倩,她立刻哇的一声大叫睁开眼。看到是老公,立刻钻进他的怀中。

“别怕,”刘军浩抱着她连连后退,一直退到安全距离才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