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除草、施肥栽树,几天时间,刘军浩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好不容易等星期天想歇息一下,老婆又让他陪着组织学校的春游。

这事儿是刚开学的时候,张倩就和王老师商量好的。说是春游,其实是想让学生们上山游玩的同时挖野菜。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后,张倩现在很喜欢组织发动学生。

卖了东西做班费,取之于学生,用之于学生。每次的收支详细情况她都会列成表格拿到班里传阅,让学生们仔细对照,如果有疑问,可以当场提出来。

学生们自然不可能有什么疑问,倒是各家的家长对这种方式很支持。要知道以前学校也组织过类似的活动,可是卖东西的钱七搅八搅,最后不知道落入谁的口袋了。因此往常碰到这种事儿,很多家长都找理由不让自家的孩子参加。

可是这两年不同,那钱实实在在花在学生身上了,去年冬天的时候更是免费供应一顿饭。姑且不论那饭菜质量的好坏,单凭这份心,家长们就没说的。更何况他们私下问过自家的孩子,人家保证顿顿有荤腥呢,这种好事往哪里找,就是镇中心小学也没有,所以他们现在绝对支持自家孩子。

张倩这次闹得动静挺大,还准备中午让学生们在山上野炊。对这个决定,刘军浩立马表示反对。大青山树木杂多,每年都要留下一些落叶枯草。早些年农作物收成不好,庄稼长得稀稀拉拉,麦秸花生秧等等更要留着冬天喂牛。因此能烧的柴火并不多,一到冬季就有村民上山砍柴弄树叶回去烧火,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家家都种的有玉米。那苞谷杆做饭特别烧的出来,基本上一顿饭一个苞谷杆抱子就解决。

再加上九十年代的时候国家提倡大力植树,不少村民都在房前屋后,路边沟旁栽上了落叶杨树,秋天随便一扫,就能扫出个柴火垛,因此村里人并不怎么缺柴火烧。

这几年下来,不少树下都堆了厚厚一层。那些七八岁的孩子正是性子活泼的时候,他们万一在野炊的时候偷偷玩火,引起火灾……这个责任谁也负担不起。

听了他的叙述,张倩只得相当郁闷的打消了这个念头,本来还想锻炼一下学生们的动手能力呢,现在听听,不冒这个险为妙。

“山上不行,山下可以呀”刘军浩看老婆一脸郁闷的表情,笑着建议到。

“山下?”

“对咱们可以在学校的操场上搞野炊活动,那里地方大,还有院墙阻隔,他们怎么玩也不会出问题。而且,你让学生们上山野炊,那些锅碗瓢盆,米面油盐怎么弄上去,总不能让他们背上去吧。”他略显得意的解释道。

“那还叫野炊吗,我问你那么多柴火从哪里来?”

“咱们不是还要上山,让他们中午下山的时候一人捡两把树枝就可以。”人多力量大,一人捡两把树枝肯定能把饭做好。

不知不觉中,春天已经来到人们的身旁。山路两边嫩绿的小草新芽已经破土而出,蒲公英、大马车滚草、马齿苋、野荠菜等等,争相点缀在整座大山上。一路走来,鹌鹑、云雀、知啦腔不时从他们头顶飞过,发出欢快的鸣叫。

刘军浩这次是全家出动,不但领上了小皮,悟空,连豆豆和赤兔也被他喊了上去。

悟空最有福气,一路上根本没有走下地。这个学生刚抱着走一截,又被那个人兴奋地抱过去了。这家伙也不认生,在谁的怀中都稳稳当当的。

一旁的豆豆学的有模有样,刚走了不到五十米就赖在刘军浩怀中。倒是有几个女学生对花猫产生兴趣,想伸手抱一下,结果这家伙一点面子都不给,立刻龇牙咧嘴的威胁,说什么也不让别人朝前凑。

野菜到处都是,因此他们并未走远。一个个拎着小筐,手提镰刀乱窜起来。小孩子们火力大,不少男同学还特意把衬衫的胳膊脱掉,然后只把脖子上的那个纽扣系好,学的就是电视中那些古代大侠的模样。

张倩害怕他们冻感冒,赶忙挨个训斥,这下这帮小家伙才老实起来。

木耳、野菜、蘑菇等等,只要是能卖钱的东西,学生们都采摘。不到两个小时,人人都采了小半筐。附近这几个山坡也被采的七七八八。张倩看不少男同学晒了一头汗,就让他们在树荫下歇息,自己则领着一群女孩子将采来的东西归类。

可是那些半大的小子好不容易放松一会,那里肯休息。很快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在山上打闹起来。

其中毛孩子更是张开双臂,在山坡上腾空翻滚,打起跟头来,滚动之时衬衫在身后随风飘扬,甭提多神气了!

他这动作也惹来了一群女同学围观,中间还不时夹杂着欢呼声。这下毛孩子更来劲儿,猛跑几步,来了个空翻。

这家伙到哪里都是个烧包,自以为功夫了得,有本事和悟空比……刘军浩看他衣服上蹭的青一块灰一块的,就知道回去准挨揍。

“快看,青庄!”不知哪个学生喊了一句,人们都纷纷抬头看着天空。

“呱呱”几只暗灰色大鸟落下来。它们刚落到地上,就闪动着翅膀朝刘军浩和张倩扑去。

好家伙,连自家的青庄也来凑热闹了。他们几个大人都相当纳闷,以前还以为这些家伙最远的地方就是到村中的大堰塘捉鱼,没有想到它们竟然飞那么远。实在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小浩,你和你赵叔领着黄斑皮去抓两个兔子吧,中午给学生们做饭的时候丢在锅里。”

“好呀,”刘军浩点点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儿,春天正是兔肥的时候,话说开春到现在,他还没让小皮真正撵过一次兔子呢,现在也是时候活动筋骨了。

“抓野兔,我们也要去”一听说要撵兔子,男学生一个不落的全部跟上。

随手一挥,小皮和大豆豆沿着山坡猛跑起来,不一会儿工夫,身子消失在荒草丛中。

几只青庄跟在主人后边走一阵子,大概觉得没什么意思,又都拍拍翅膀飞上天空,看样子是准备找食儿去了。

这片山林草木茂盛,兔子特别多,不一会儿,就听到山坡上传来赵教授家大豆豆的狂啸声。

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野兔快速的冲下山坡,而不远处,大豆豆正飞速跳跃着前进。如果在平坦的麦田中,这兔子恐怕早就被抓到,可是在山坡上,那些突兀的石块限制了黄斑皮的速度,因此这兔子竟然慢慢的和大豆豆拉开距离。

“打兔子……打兔子!”那帮小子一看野兔朝他们跑过来,纷纷捡起木棍石头狂奔过去。

这些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难怪大人打兔子的时候都不让孩子们跟上。好歹你等野兔跑近了再喊打呀,这离得还有五六十米呢,一喊肯定把兔子惊走。

果然那野兔听到呼声,身子紧急一停,继而扭头斜对面窜去。不过只是停顿的当口,大豆豆已经追了上来,距离和野兔拉近不少。

眼看着好几次大豆豆的爪子都接触到兔毛了,学生们再次欢呼起来。在他们看来,这兔子肯定没跑的了。

可是,就在这时意外再次发生。

野兔突然身子一转,猎狗疾奔之中刹不住车,一下子飞窜出去近两丈远。

“看来这兔子绝对是两年以上的”只一会儿工夫,刘军浩看出端倪。刚出生不久的兔子虽然机灵,但是没有那么狡猾。只有经过大自然优胜劣汰法则考验存活下来的兔子才会有这么多躲避敌人的招数,自家那兔子不是还能和老鹰大战吗。

如果让小皮出马,肯定已经抓到,可惜大豆豆对敌经验不足吗,三番五次都让它逃脱。

野兔摆脱追击后,身子像炮弹一样朝山下猛窜,再次和黄斑皮拉开距离。

“呱……呱……”空中传来几声青庄的啼鸣,接着领头那只好像利箭一样飞射向野兔。

不是吧,青庄想抓野兔不成,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幅怪异的景象。

可是事实的确如此……那青庄两条细长腿猛然在野兔的脑袋上一抓,然后伸嘴一啄竟然把两三斤重的野兔提了上去。

“我没有看错吧……”赵教授讷讷的说道,眼神中充满了惊讶,手中的数码相机也忘记了拍摄。

“相机,相机赶快拍”刘军浩倒是率先反应过来,一把从他手中夺过相机,把这罕见的一幕拍下来。

那青庄噙着兔子先是低飞,继而扇动着翅膀掠到半空中,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野兔重量的影响。

“啪”飞过众人头顶的时候,青庄突然嘴巴一松,野兔从七八米的高空落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扔在一块大石头上,那野兔登时摔死。

青庄随即落下,将野兔径直噙到主人跟前,朝地上一扔,继而围着刘军浩欢叫。

“小浩叔,你家的青庄比老鹰还厉害……”毛孩子羡慕的看着这个家伙,他现在已经下定决心,等夏天小青庄孵化出来的时候,一定要讨要两只。

“呵呵”刘军浩笑得合不拢嘴,话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青庄抓野兔呢。这组照片如果传到网上,肯定会引起轰动。

大豆豆回来的时候显得垂头丧气,伸着老长的舌头哈哧哈哧直喘粗气。想想也是,自己累得半死都没抓到,结果被别人摘了桃子,能不郁闷吗。

等他们拎着兔子回到树林,几个男孩子七嘴八舌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结果王老师她们压根不信,直到刘军浩把相机递过去。

见过照片后,张倩大呼遗憾,说早知道也跟上去看抓兔子了。

“小浩,这青庄能抓石鸡不能,要不咱们去山溪边看看?”赵教授对上次没抓到石鸡的事儿仍然耿耿于怀,现在看到这些青庄的表现,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让青庄过去抓石鸡,等下绝对有效。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刘军浩也一拍脑袋,现在他对自家的青庄信心大增。上山一趟不容易,看看时间还不到十点半,中午之前肯定能赶回来。

那群孩子一听说要去抓石鸡,再次要跟上去凑热闹,这次他没同意。一大群人去乱糟糟的往溪边一站,石鸡肯定不敢露头。到时候别说抓,就是想见一面都难。

正说着,小皮也噙了一只野兔回来。它看到主人离开,赶忙跟上去。

阳春三月,正是青蛙产卵的黄金时节。离山溪还有老远,就听到蛙鸣声不绝入耳。等他们走到溪水边,那些青庄不等主人招呼,一个个迫不及待的跃入溪水当中,等它们抬起头的时候,长长地嘴中已经噙起了鱼虾。

山溪和上一次相比又有了些许不同,那浅水处不时可以看到一团一团灰黑色的青蛙卵,甚至不少地方,已经出现小蝌蚪。

这东西给黄鳝当饵料刚刚好,如果没有赵教授跟着,刘军浩绝对要把它们全部收了。可是现在……暂且留下吧。

“你说这里边会不会有石鸡卵?咱们弄些回去,等出来了可以直接撒在后院中养。”赵教授蹲在溪水边,盯看着青蛙卵问道。这些蛙卵非常光滑,刚捧到手中,立马又滑入溪水。

“肯定有,关键是咱不认识。”不管是青蛙还是癞蛤蟆,产出的卵模样都差不多,不是专业人士,根本没办法辨认。

“咱们沿着山溪转转,说不定恰好碰到产卵的石鸡,到时候连窝一起端。”

这个主意虽然笨些,但是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刘军浩也点头跟上。

山溪夏天下暴雨的时候最宽能达到四五丈,深可以漫过人头顶。现在是枯水期,最深的地方不过到人腰部,大部分地方清澈见底。一眼就能看到石缝中间的鲫鱼壳。

这是天然的狩猎场,那几只青庄从飞近山溪起就没有闲着,脑袋不时的在水中探进伸出,然后脖子一扬,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拳头大的凸起快速朝下滑动,继而消失不见。鸟类没有牙齿,吃食物都是生吞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