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沿着溪水前行,不时将蹲在石头上的青蛙惊起,走了将近五分钟,连石鸡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他们这次来本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找不到没有关系,因此不算沮丧。

“呱……呱……”突然身后传来几声急切的青庄叫声,继而声音噪杂起来,连小皮也开始狂叫。

“怎么了?”两人顾不得找石鸡,赶忙扭头朝回跑。

老远,就看到那群青庄盘旋在低空当中乱叫一团,溪水岸边,小皮和大豆豆对着一块大石头叫个不停。

一看到主人,那些青庄和黄斑皮叫的更欢实。

不过两人则是一头雾水,这石头有什么特别不成。

“小浩,快看那里……”这个时候赵教授突然用手指着石头下。只见那水流浑浊一片,上边还飘着几根灰白色的鸟毛。

是青庄的羽毛!刘军浩一眼就认出来,他赶忙对着天空吹了一声口哨。

往常只要口哨声响起,青庄绝对会落下来,可是这次不同,它们明显对那大石头恐惧,口中哀鸣阵阵,却并不落下。

无奈,他只得仰起头观察一遍,青庄没少,不过有一只行动迟缓,看样子应该是刚刚受伤的。

“这石头古怪,下边肯定也有石缝。”赵教授站在大石头上剁了两脚,脚下传来轰轰的声响,显然是空的。

看来咬伤青庄的东西就在石头下,不过这石头比上次刘军浩掀起的那个要重上许多,他咬着牙搬了几下,丝毫未动。

“我也搭把手试试”赵教授说着弯下腰,把手放在另一端的石棱子上。

“喊一二三大家一起使劲”刘军浩感觉到石头有所松动,开口大叫道。

“一……二……三”

“轰”的一声,石头被掀了个大口子。

“哗啦啦”石洞中突然窜出一个六七十厘米长的东西,身子一滑,已经完全钻到深水中消失。

“汪汪……”小皮和大豆豆急急的跃入水中,朝那个波浪中心追去。

“小皮,大豆豆回来!”刘军浩急忙大声呵斥道。

黄斑皮在岸上凶猛,可是不代表在水中也可以称王称霸,刚才那东西是……刘军浩扭头看着赵教授。

“大鲵……大青山还有娃娃鱼……”赵教授神色激动的问道。

“娃娃鱼,刚才那个是娃娃鱼?”刘军浩掀石头的时候脸没有朝溪边望,因此看的并没有赵老爷子真切,只见到一个灰褐色的东西跃入水中。

“嗯,我上次抓石鸡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你还说可能是格牙,那个肯定也是大鲵。”赵教授急急的朝娃娃鱼消失的地方跑去,继而又扭头问道:“刘家沟以前有人见过娃娃鱼吗?”

“怎么没见过,我以前还吃过呢。”刘军浩苦笑着说道。

“吃娃娃鱼,你什么时候吃的,那可是犯法的。”赵教授吓一跳。

“有十三四年了,那时候我才六七岁,还不懂事呢。”他跟着解释了一句。那个时候刚刚封山育林,山上的管理不是很严格,村里人经常上山打猎。几个人打猎的时候,无意在河边的一个山洞内发现一条娃娃鱼。当时人们的保护意识很单薄,直接将它捉回去吃肉。

刘军浩还记得那娃娃鱼称过后有六十多斤,他家也分了二斤多肉吃。这不算什么,听说刘老头讲过更早些时候,娃娃鱼在菜市场上到处可见,鱼贩子都是一板车一板车的拉过来卖,而且价格低的可怜。

和其他动物一样,进入九十年后娃娃鱼急剧减少,刘家沟附近这片溪水中根本看不到了。只有一直往山里边走,在人迹罕至的山溪中还存在不少。不过一般人看不到,经常上山采药的老农才会偶尔看见一两次。

据说那些山洞中溪水冰冷的刺骨,娃娃鱼大多都上百斤重。

“不知道这片水中有多少娃娃鱼,加上我上次无意摸到的那只,最少有两只。”赵教授现在仍然没有从发现娃娃鱼的惊喜中清醒过来,“咱们再跟上去看看。”

刘军浩也有此意,不过他毕竟从小生活在刘家沟,对这些本来存在的事物接受更快一些,他现在已经在想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了。

发现娃娃鱼是好事,可是处理不当就变成坏事,像前些日子那野生鳖一样。消息一传开,立马有人过来捉鳖。如果不是那须笼被河中的火头咬烂,说不定……等等,上次咬须笼的不会也是娃娃鱼吧。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那痕迹,似乎不像。娃娃鱼虽然以鱼类喂食,可是牙口还没有那么好,根本没有办法咀嚼。抓到食物的时候一般都是张口囫囵吞下,然后在胃里边慢慢消化的。

虽说经过报纸电视的宣传,人们的觉悟提高许多,可是总有一些人为了金钱铤而走险。这事儿最好当做不知道,能瞒一天是一天吧,真不行的话把它捉了放进石锁中,等有机会再散养在深涧里。

不过他有些头疼的是如何说服赵教授,万一老爷子兴趣大发,将这事儿告诉旁人怎么办。

“就是这里”老爷子指着溪水深处叫道。

那东西似乎很害羞,完全将身子躲避在水草当中,如果不仔细查看,根本看不出这里边藏着一条娃娃鱼。两人盯看了将近十分钟,也没有见它露出头。

这个时候赵教授兜里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是王老师的号码立刻挂断说道:“快到中午了,她们喊咱们回去。”

刘军浩思索着如何开口说这事儿,反倒是赵教授先开口:“小浩,这娃娃鱼的事儿咱们不要告诉其他人……”

“为什么……”这次轮到他惊讶。

“知道的人多了并不一定是好事儿……有时候人们的过度‘关心’才是动物出现生存危机的罪魁祸首。”老爷子叹一口气说道,显然他也想到把这个发现公布出来的结果:来刘家沟游玩的人增多,娃娃鱼遭灾。

“嗯,我知道”刘军浩这次松了一口气,人家的觉悟也不低呀。

两人临走之前特意又把那石头恢复原样,不知道娃娃鱼会不会继续住在原来的洞穴中。如果不住,那他们又添了一桩罪过。

回去的路上,两人再次统一口径。这事儿除了告诉张倩和王老师外,其他人提都不要提。

赶回营地,人家都已经把东西收拾好,单等他们两个人到来。

中午在小学院里生火做饭,正忙乎着,刘军奇却找到学校来,伸手问毛孩子要钥匙。这熊孩子早上出门的时候把钥匙也带走,他们两口子赶集回来才想起没带钥匙。结果只能坐在别人家干等,看学生回来,刘军奇就急急的找过来。

“钥匙”毛孩子赶忙把手伸进裤兜,继而脸色一变。

“咋了,不会是丢了吧?”他老子脸上也马上不对。

“上山的时候我还在裤子兜里装着,不知道啥时候丢的……”这孩子哭丧着脸嘟囔道。

“你这熊孩子让我说啥好,整天丢三落四,钥匙丢了我咋进屋?”刘军奇一听急起来,伸手就拽他的耳朵。

“别打孩子”张倩一把拦住他,低声安慰道:“让他想想在什么地方丢的,我们等下去找。”

“我也不知道……在山坡上……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翻跟头掉的,肯定是翻跟头的时候把钥匙掉在地上。”

这熊孩子,乐极生悲了吧,让你显摆。

让王老师看着学生们忙乎,刘军浩和张倩又跟着毛孩子父子上山找。在小皮的帮助下,他们倒没费多少力气找到钥匙。幸亏找到了,不然凭刘军奇那火爆脾气,再加上忙得焦头烂额,他不挨揍才怪呢!

来回折腾大半个小时,饭菜早已经做好。野兔肉炖成肉汤之后浇在碗里边特别香,学生们一个个吃的满头大汗。

按张倩原来的意思,下午继续上山的,可是看学生的精神头都不是太好,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把下午的活动地点设在沙滩上。

***

晚上吃过饭,张倩闲着没事把上午刚拍的几张青庄抓兔子的照片传到网上。事情果然像想象的那样,很快激起了大家的兴趣,很多人纷纷表示有时间去他家看青庄。

刘军浩刷过碗,也坐在老婆身边。

“你说什么,你们在山溪里边发现娃娃鱼,真的假的……你不会骗我的吧,有照片没有?”刘军浩在告诉张倩这件事之前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他仍然低估了老婆的反应。

太热情了点,一连串的问题让他有些晕头转向。本着坦白从宽的原则,他还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说清楚。

“你们想的对,真要让人知道了,肯定会有人偷偷捉的。不过怎么没有拍照片呀,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在现实中见过娃娃鱼呢。到底可不可爱?”张倩一口气又是几个问题。

汗,刘军浩只得开口耐心的解释道:“当时事情发展太快,等我们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经钻到水中了。隔着水,那照片拍的特别模糊,最后赵教授又把它删掉。没关系,等有时间我领你偷偷过去看。”

“真的?”张倩又是一阵欢喜。

不就是一个娃娃鱼吗,值得这么样大惊小怪,你老公我小时候还吃过呢。不过看张倩迸发出的热情,刘军浩这话打死也不敢说出口。

第二天没事,刘军浩又领着小皮朝发现娃娃鱼的山溪走去,这次没有赵教授在旁边掣肘,自由度更大。

他想查看一下那条山溪中到底有多少娃娃鱼,如果太少的话还是先收进石锁中养一段时间再说。昨天晚上查过资料,娃娃鱼好生养,鱼类、青蛙、虾蟹等等都是它们的食物,自己石锁中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

而且石锁中有泉水的滋润,应该很适合它们生存的。等娃娃鱼移植到里边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再开辟一个水塘,反正石锁中的空间够大。

话说随着那些植物的飞速生长,石锁中的空间现在又增大许多。现在站在其中,已经给人一种一望无际的感觉了。

来到山溪边,刘军浩看看四周没有人,就悄无声息的打开石锁,顿时一股涓涓的泉水流出。很快,溪水中的鱼虾感觉到这股泉水的魔力,纷纷开始游过来。

用泉水引娃娃鱼这招还是昨天晚上想到的,不过也不算创新,五一钓鱼大赛的时候他就曾经用它帮小囡囡引来了一条几十斤重的大鱼。

既然对鱼类有用,那么对娃娃鱼应该效果也不错。

很快,刘军浩身边的鱼越积越多,刚开始是一些小鱼小虾,没五分钟铅笔长的鲫鱼壳,巴掌大的螃蟹,拇指粗的黄鳝泥鳅等等全部围了过来。

如果有人这个时候到山溪边,肯定会无声的张大嘴巴。

眼前的一切太震撼,只见山溪中的那些鱼儿仿佛被使了魔法一般,争先恐后的向刘军浩身边跳跃。那片溪水密密麻麻的全部是鱼,多的根本数不清。

小皮也感觉到这情况的古怪,站在主人身后呜呜的直叫。

终于哗啦啦的水流声从远处传出,一只椭圆形的脑袋从溪水中钻出来。当看到不远处蹲着一个人的时候,那家伙又赶忙潜入水中。

不过它到底抵不过那些鱼虾的诱惑,仰着脑袋一点一点的靠近,最后猛扑过去,噙了一只筷子长的青鱼飞速游跑。

等将青鱼吞下,它重新游过来。如此几次,见岸上那人没有动静,这条娃娃鱼大胆起来,干脆呆在鱼堆旁猛吃。

娃娃鱼的吃食习惯很怪,属于暴饮暴食类型的,“三年不吃食儿,吃食儿管三年”它们可以在清水中二、三年不进食也不会饿死。但是同时也能一次吃下很多食物,最多的时候吃一次体重能够增加五分之一。

慢慢的,一条、两条、三条……水中的娃娃鱼越来越多。

刘军浩此刻也是万分惊讶,实在没有想到,这条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溪水中,竟然藏着如此多的娃娃鱼。他粗略的数一下,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五条了。

最大的那只有八九十厘米长,估计上百斤重。

溪水中的鱼类还在继续增多,水面被太阳照射的白花花的一片。不过娃娃鱼却没有再增多了……正好六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