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石鸡!”当刘军浩看到水中那几只跳跃的东西时,心中顿时一喜。

肤色褐黄,表皮比一般的青蛙要粗糙许多,胸部还有一个大团刺疣,刺疣中间有角质状的黑刺,前肢粗而短,后肢较长,这是雄蛙。

他目光掠过水面,又发现了一只雌蛙。没有想到引娃娃鱼,却把石鸡给引来了,可真是意外之喜。

刘军浩没有犹豫,当即把石锁打开,一下子将那两只石鸡裹入其中。然后他仔细在溪水中搜索,很快又抓七只石鸡。没曾想,这一片溪水中的石鸡仍然不少呀。不过刘军浩现在没有了捕捉的念头,总要给山溪中留些种不是,反正这几只石鸡散养在石锁中已经足够,等过些日子它们产卵,那一次可就是成千上万的石鸡呀。

养石鸡,这项目绝对有发展前途。而且不需要另外准备场地,完全可以和院中的黄鳝一起混养。

产卵……想到这里他突然回味过来,这石鸡可别已经产过卵了。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可能要白忙乎一场,只有等明年春天才能见效益。

这溪水中还有老鳖?看到水面浮着几个茶杯口那么大的小家伙时,刘军浩又一愣。没说的,继续收进石锁中。

格牙、小黑鱼、鲶鱼等等这些平时难得一见的鱼类纷纷顺着泉水赶了过来,好像正月里边赶庙会一般。

早知道以前就应该用这招,自己真是抱着个金饭碗要饭。以后想捉什么鱼就有办法了,只要把石锁一开,准能把它们引来。

刘军浩越想越得意,看着近在咫尺的肉麦丝,他把鞋子一脱,光着脚丫在溪水中涮洗。这些小家伙叮咬在皮肤上,酥痒一片,感觉相当舒服。

不过怎么越来越痒了,刘军浩疑惑的抬起小腿。

我X,一看到大腿上那个黑乎乎卷成一团的东西时,他吓了一跳,也顾不得显摆,一下子从石头上蹦起来,然后抓起球鞋。“啪”球鞋狠狠地打在小腿肚上。

还不掉,刘军浩咬着怕啪啪一连打了七八下,才将那东西打下来。

原来这石锁不但能将鱼类吸引到身边,也把蚂蝗召唤过来。看着这家伙肿胀的身体,刘军浩就恨得直咬牙。

蚂蝗又叫水蛭,素有软黄金之称,以前镇里边的药材店也收。不过农村恐怕没有人对这东西有好感的,和老鼠一样,属于人人喊打的类型。

蚂蝗身上那两个吸盘非常厉害,吸在人身上后你根本拽不掉。只能够用打火机烤或者用鞋子使劲打,才能将它弄掉。

它的生命力特别强,皮肤上粘性大,相当耐旱,即使将它放在太阳下晒半天也没事。

农村有句顺口溜叫“不怕干、不怕淹,就怕小孩拿棍儿翻”,如果想将蚂蝗除去,只能用细木棍翻将它从头翻到尾,刘军浩小时候倒是长干这种事儿。

实在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再寻常不过的山溪中竟然藏着那么多东西,说实话,刘军浩现在很有些讶然。看着鱼类还有越积越多的趋势,他果断的关闭石锁通道。

泉水毕竟不是万能的,它的影响范围估计也就下游这一段水域,因此赶过来的娃娃鱼应该只是一部分,上游肯定还有。既然娃娃鱼不少,刘军浩就放下心来。

此处地势偏僻,村里人一般上山不会到这里,游客多半嫌远,也不会过来。如果不是上次悟空领路,他恐怕也摸不到此处。

总的来说,在未被人发现之前,它们是安全的。刘军浩想了想,最后绝了将娃娃鱼收进石锁的心思。大不了自己以后有时间经常过来观察。

快走到赵教授门前的时候,刘军浩赶忙用网兜把石鸡捉了四只出来。既然打算养石鸡,总要装装样子,不然等下赵教授问起,他可没有办法回答。

赵老爷子看到那两对石鸡也很高兴,不过人家压根没有问。

在把石鸡往后院中散养的时候,事情又出了问题。它们这个头黄鳝自然没办法当饵料,可是那些石鸡卵不行呀,如果过几天真的在水沟中产卵,怕是用不了半个小时,绝对会被黄鳝摸索干净。

无奈,两人只得用窗纱隔出一小段水沟,然后把里边的黄鳝泥鳅全部清理干净。一切安排妥当,刘军浩才将几只石鸡放入其中。

赵教授走后,刘军浩又担心起石锁中的那几只石鸡。他参照以前养锦鲤的模式,重新在沙土地上挖了一个小坑,接着把石鸡赶入其中。

接下来的事情简单,那就是坐等石鸡产卵。好歹这些家伙没让人失望,第二天早上刘军浩过去观察的时候,发现窗纱上覆盖了一团厚厚的石鸡卵。

***

三月春风送暖,几乎是一夜之间,杨树、楝树、香椿等等都长出了叶子。现在站在村口远远望去,整个刘家沟都掩映在一片绿色中。

刘军浩在家闲着没事,就按照张倩的吩咐,去树林中勾起香椿来。去年六婶子家的腌香椿她到现在还念念不忘,准备今年多弄一些自己做。

赵教授也觉得香椿吃着不错,因此看到刘军浩忙乎,他跟着提了个竹筐上去。

门前这片树林全部是自生自长的杂树,里边每年破土而出的香椿苗很多。不多他们下手晚了点,低处的香椿苗早已经被人拽干净,剩下的就是一些大树上的,需要人爬到树上用竹竿钩子割。

这活干起来有难度,主要是香椿树和别的树木不同,这东西长起来特别快,几年的工夫就能够长成参天大树。可是也因为如此,香椿的木质特别脆,别看那树枝手腕粗,可是根本经不起一个人的重量。

因此刘军浩爬到树上后,并没有继续朝顶端上,而是拿着竹竿艰难的勾着。赵教授在下边看的心慌,见那弯腰香椿树不高,就挽着袖子想爬上去发挥余热。开什么玩笑,刘军浩紧急叫停,让他在下边待着就行。

虽说赵教授一个劲儿的叫着这树不高,自己小心一点准没事,可是刘军浩说啥不敢让他冒险。他老人家老胳膊老腿的,万一从树上摔下来,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这段时间,刘军浩的日子过得相当自在,早上吃过饭把赤兔往外边一撒就不再管,等它吃饱自然会回来。至于那些鸡鸭青庄等等更用不着他操心,除了早上起床喂一次外,其他时候只要赶出院门即可,树林中的蚂蚱青虫多得是,肯定饿不到它们。

人就是这样,越歇越容易变得慵懒。这些天他闲着没事就是坐在屋里边上上网,眼睛累了出门散散步,到隔壁找赵教授下棋。再不行就是搬把椅子,坐在院中,或者水沟边乘凉。

实在觉得骨头酥,那领上小皮和豆豆到河滩上转悠一圈。

当他把这日子给庞旭说了一次后,这货直呼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说刘军浩过得是猪一般的生活。不过想羡慕也羡慕不来,单凭人家养黄鳝那一手,怎么休息都有饭吃。换成自己,这么歇上一个月,估计生活费都成问题。那样的话,徐晓丽肯定要给他闹不可。

说没干活也不恰当,刘军浩这些日子还是干了一些事儿的。那就是应十八楼网友的要求,拍照片往网上发。他院里饲养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多得是,因此也不怕没素材。尤其是前些日子自己院中再现蝴蝶盛况,很是让网友们赞叹了一番。

要说这些蝴蝶真是邪门,一年比一年多,前两天不单他家院中、门前的水沟里,连带赵教授那边也是。

因为观看这个,最近来刘家沟游玩的游客猛增。当然他们也不单单是过来看蝴蝶的,更多是前来踏春。

不少人过来的时候还带着风筝,城市里寸土比金,除了公园里有地方放风筝外,其他地方不是高楼大厦,就是电线林立,根本施展不开,稍不留神挂在别的东西上,根本没办法让人过瘾。

农村则不同,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虽说现在麦苗拔节,麦田里已经不能践踏,可是河滩上有的是地方,随便你怎么放风筝都行。

看别人放风筝,张倩也眼馋,让老公帮忙做一个。

“做什么做,直接上街买一个,我懒得动手。”风筝结构简单,用几根细竹篾子搭成十字架,然后再裹一块塑料布就可以。

可是关键是这玩意儿他只知道个大概,至于到底怎么做,刘军浩还真不会。为了不在老婆面前丢面子,他只得开口胡乱应付。

“掏钱买不要花钱呀,那风筝一个二三十块钱呢,咱们春上能放几次,何必花那冤枉钱。你不做我做。”张倩闲着没事,弄了一大堆材料忙乎起来。

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动手很差,也没敢做复杂的蜈蚣风筝,只是简单设计了一个老鹰。

即使如此,制作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单单是竹篾,连刮了几次都没过关,有次还削在手上,虽然只是蹭了块皮,依然钻心的疼。

看着老婆手忙脚乱的样子,刘军浩无奈的把烂摊子接过来,然后按照网上的步骤一步一步做。其实上边已经说得相当详细,按部就班的做应该不会出错。

不到半个小时,一个简单的老鹰风筝出现在他的手中。平心而论,老婆的绘画水平还是很高超的,那纸张上的老鹰瞧上去栩栩如生,相当威风。

做成之后,两个人迫不及待的跑出院子,沿着大路放了起来。试飞的结果相当沮丧,刚刚升起一人多高,又一头栽下来。

“肯定是平衡度没掌握好”他们对重新试了几次,那风筝终于飞起来。本以为这次没事,可是刚放一阵子,又毫无征兆的栽下来,这次比较惨,恰好跌入树林中。

刘军浩在这边忙着缠线,张倩则跑进树林中捡风筝。没一会儿,她开始大嚷起来:“刘军浩,你赶紧过来看看咱家的野兔是怎么回事儿,躺在地上乱踢腾,是不是生病了?”

“野兔,生病?”刘军浩相当不解的进了树林,他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一愣。只见那野兔躺在树下,四肢朝天,爪子紧紧的横在腹部。那风筝即将落地的时候,它的爪子突然猛蹬,将风筝蹬起两米多高。

兔子蹬鹰……看到那风筝上画的老鹰时,刘军浩全明白过来。感情这傻兔子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还想用这招对付老鹰呢。

一时间他也没了缠线的兴致,想看看兔子到底什么时候反应过来。

细线恰好缠在树枝上,风筝被兔子一蹬,顺着风晃晃悠悠的飞起,继而被细线一拉又跌头落下,还真有几分老鹰俯冲的姿态。那兔子看老鹰飞起赶忙向起身逃走,可是一扭头又看到落了下来,只得再次翻身躺下。

如此折腾七八次,风筝一点问题都没有,反倒是那兔子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仿佛认命一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它没了劲头,刘军浩才上树把风筝取下。

“怎么样,我画的老鹰逼真吧,连兔子都认不出来。”张倩小有得意的问道。

“当然,挂在屋里边可以吓老鼠”刘军浩笑着打趣。兔子是近视眼,看远处的东西模糊,这才把风筝当成老鹰,以前不是有守株待兔这一说吗。要是换成其他动物,指定没有任何反应。

“小浩叔,和我花婶你们放风筝呢”刚走出树林,就看到刘启华推着三轮车赶过来。

“你这是要往哪里卖东西?”刘军浩看到车斗中摆的全是杂七杂八的东西,就开口问道。

“我准备到河滩上卖风筝,这两天河滩上游客多。”他说着掀开塑料布,只见里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风筝。

这人……鼻子简直是狗鼻子。刘军浩不能不佩服。人家看到游客在河滩放风筝,立马能想到其中隐藏的商机。想想也是,有的游客来之前并没有想到放风筝,看到别人玩的时候自己肯定心动。

现在有人送货上门,他们肯定会买的。

***

昨天有事没更新,今天三更,一万两千字,最后一更大概在凌晨一点左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