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块石碑对于来刘家沟游玩的游客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能算是文物。可是对于村里的老人们而言,这次的事情是天大的事儿。以老牛头、刘五爷为首,几个辈分高的人已经开始张罗着建祠堂,继家谱了。

除了他们几个外,年轻人倒没有多大的反应,最多茶余饭后多些谈资,其余时候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刘军浩也觉得这事儿闹得有点过大,人家一般都是后代有了名人才继家谱的,哪像他们这个小村子,基本上往上查八代还是农民。现在继家谱,总感觉有点搞笑。

晚上回家的时候他把这想法一说,张倩也表示赞同。不过这话只能在家里说说,出了门还是不说为妙,否则肯定会被老人们说成是数典忘祖的。要知道那天刘启华搬了半天砖,刚想坐在石碑上休息一下,结果被他老子看到了,立马被骂的狗血喷头。

两天时间,地基全部挖好,接着就是倒地骨垒墙等等一通忙乎。年轻一辈人中基本上都对这泥瓦匠不怎么感兴趣,因此他们现在只能够打打下手。

十来天时间,一溜十间平房拔地而起,矗立在堰塘旁边。用刘广聚的话说这只是一期工程,先看看效果,如果租住的人多,他们过些日子还要在旁边继续加盖。

对于房子是否能租出去,刘广聚倒是丝毫不担心,还没盖好,已经有几家早早的打过招呼了。

这十几天,刘军浩一天都没有闲着。他力气大,因此和石灰的重任就交到他手中。刘军浩也没有推辞,毕竟真让自己动瓦刀,还没那本事。

和灰看似简单,其实也是半个技术活,沙子、水泥、石灰需要按照一定得比例和匀实。年前翻修自家房子的时候刘军浩就在和灰,因此算是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活干起来相当轻松。

不过十几天下来,手套也磨破了四五双。以前细嫩的大手上磨出几个老茧子。张倩看得相当心疼,直说这二十块钱咱不挣了,还是找个理由在家休息吧。

知道老婆关心自己,可是他还是每天按时上工。这活别人都能干,自己为什么不能。

干活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不觉得,现在闲下来,他觉得两个膀子好像灌了铅块一样沉重,整个脊背肿胀着疼。晚上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睡不着,无奈,张倩爬起来找了瓶红花油给他涂抹。

在家歇息两天,刘军浩的精神头才完全恢复过来。到这一刻,才感到在家呆着是一种享受。

泡上一杯蜂蜜水,坐在院子里养起神。月前种下的果树全部成活,那梨树现在已经开了一树白花儿,葡萄树、枣树也抽出嫩芽,看这情形,估计今年要全部挂果。

等茶水放凉,他刚端起来喝了一口,猴子却凑到跟前,端着大碗讨要。

这家伙相当精明,主人泡茶的时候它已经看到了,里边放的有蜂蜜。猴子其实知道那芦苇管中藏有蜂蜜的,只是被土蜂子蜇过几次,它现在相当畏惧,这才老老实实等着主人给它弄。

一口水也稀罕,刘军浩很是无奈的给它倒了半碗。

猴子顿时老实下来,抱着大碗咕嘟咕嘟喝个精光,末了还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其中的甜蜜。

这时,张倩留在家里的手机响了。没等他动身,猴子已经一溜烟跑回客厅,接着就看到它将手机放在耳朵边吱吱乱叫。

“喂……喂,是小浩吗,我是老王……喂……”

“吱吱……吱吱……”随着这家伙在人类社会中过的时间增长,变得越来越聪明。这不,连接电话也学会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很大,刘军浩听得清清楚楚。看到悟空在这里装模作样的接电话,他赶忙开口喊了一声,那家伙乖乖的将手机送过来。

“王叔,我是刘军浩……刚才信号不好,你什么时候回来?”刘军浩将捣乱的猴子赶走,然后笑着问道。

“马上,村里的疗养院盖好没?”

我说怎么这个点上打电话过来,感情是关心着这事儿呀。要说村里盖宾馆谁最关心,恐怕非王老爷子莫属。他现在和赵教授一样,已经认准在刘家沟地方养老。

总住在别人家里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他才希望村里能够快点把房子盖好。

“小浩,还有个事儿,你帮着在村里联系一下吃住的事儿,过两天我准备带几个老朋友过去。”问了几句疗养院的事儿,老爷子又把这次打电话的主要目的说出来。

“王叔,你这么说不是打我的脸吗,还用得着安排,直接在我家得了。”刘军浩开口说道。他这倒不是客套话,王老爷子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刘军浩也把他当成半个长辈。他现在领人来参观,招待一下自己还是能做到的。

“你小子,知道你是好心,不过这次人太多,有十来个朋友呢。你家哪里够住,再说做饭你忙得过来吗?”

过年年老王又回家了一趟,顺便见见他那些老朋友。以往聚会,都是他羡慕别人的身体好,这次自己也成了被羡慕的对象。那些老伙伴们看到他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的模样,都一个劲儿的追问服了什么灵丹妙药。

当他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叙述一遍后,那些老朋友个个动了心思,说过些日子要跟他一起到实地考察。

老王立马点头同意,都是一辈子的朋友,有了好去处自然要一同分享。这些老伙计的身体他也比较了解,虽然说他们退休后保养的很好,但是岁月不饶人,人到了这个年纪不服老不行,经常是这病刚好那病又来,隔三差五总要上一趟医院。用一个老伙计的话说是“前半生把身体交给工作,后半生把身体交给医院”

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到乡下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调养调养也好,说不定病情反倒减轻了。

天气刚暖和,就决定由王老爷子带队,大家分乘一辆小中巴车赶到刘家沟。

绿树村边合,青山村外斜,看着那掩映在青山绿水中的小山村,几个老人们马上喜欢上这个地方。

接到电话,刘军浩和赵教授早早的在村口等候。一看到车子,他们两人赶忙迎了上来。

悟空有段时间没见王老爷子了,见到他时显得很开心,吱吱叫着上前伸手讨要糖果。

这货真会丢人现眼,要东西也不分场合……刘军浩忙伸手把它提溜到旁边。等安顿好住处,他就起身离开。陪客人的事儿有老王和赵教授足够,自己在一大群老人中间也找不到什么话题,还不如回家歇着。

进村没半个小时,这群老人都真真切切感受到这里的好。桃花、梨花等花香扑鼻而来,整个村子的空气都很清新舒适,这个在城市中很难感受到的。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确实和住疗养院没什么两样。到现在,他们才真正理解为什么赵教授会在这里养老。

中午众人在二麻子家吃饭,那地地道道的农家饭菜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王老爷子极力推荐的红烧鳝鱼更让几个人赞不绝口。

“这野生的鳝鱼肉吃起来就是不一样,骨脆酥香,过年那阵子我儿子从朋友那里好不容易弄了几条,我们一家人都吃的不丢筷子。”一个姓马的老头边吃边发出感慨,显然对那味道念念不忘。

“呵呵,你只要住在刘家沟,我保证你天天吃,吃烦为止。”赵教授笑着回答,他基本上可以肯定马老头吃的黄鳝是从刘军浩那里买的。据他所知,过年不少游客买黄鳝回去都是当礼品送。前些年送礼都是烟酒,现在讲究送健康,这黄鳝是滋补品,送人正合适。

“哦,这里的野黄鳝很多?”马老爷子略带诧异的开口问道。

“这黄鳝确切的说并不能算是野生,是我邻居饲养的,不过味道确实比野生的好,现在到这里游玩的人回城的时候都要买上一些。”赵教授略显得意的介绍一番。

“就是那个叫刘什么养的……”这时另一位老人插嘴道。王老爷子也给他们提过,只是当时大家都没用心记。

“叫刘军浩,等吃过饭带你们去看看,到他院里你们就知道,惊奇的事情多着呢”

……

一顿饭下来,他们都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原本有几个人还打算下午返回市区,结果大伙一商量,干脆全都住在这里得了。

当然这期间也有人向村里打听租房需要什么条件,一年租金大概要多少,听那话头,也动了在这里养老的念头。

赵教授这边谈论的相当热烈,刘军浩却站在石锁中纳闷起来。这段时间因为要喂养蝌蚪,基本上隔天都会进石锁一趟,可是愣是没发现沙土地上长这么多枣树苗?

现在那片沙土地上已经有一二十亩地那么大,上边杂七杂八的植物数不胜数,刘军浩每次进出石锁的时间很短,因此也没有细看过。如果不是这次看到那片草地异常,说不定还没看出来这些是枣树苗呢。

印象着自己并没有往里边栽种枣树呀,难不成是凭空变化出来的?突然他一拍脑袋,全部回想起来。这才二十多岁的人,怎么就得了健忘症。

年前吃枣子的时候,他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将枣核全部扔到沙土地上。结果没几天,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倒好,它们竟然全部在沙土地上生根发芽。

刘军浩粗略的数了一下,有三十多株呢。早知道当初别到镇上买枣树苗了,石锁中的足够。事情已经成这样,那让它们在石锁中继续生长吧。反正里边的空间足够大,多几株枣树也不算多。再说了,等过些日子枣树开花,正好给里边的土蜂子提供蜜源,简直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不过这事儿也给刘军浩提了个醒,那就是看看这里边还有其他意料之外的生物没。想到这里,他继续在这片小天地里转悠起来。

没走两步,突然草丛中蹦出一只碧青色的蚂蚱,那蚂蚱大概刚长出来不久,翅膀还没有发全,看上去有几分细嫩的感觉。

这里边怎么也招蚂蚱?他又是一皱眉,继而很快想到它们的由来。蚂蚱一般把卵产在泥土中,肯定是自己当初移植植物的时候,不小心把虫卵带进来了。

真是防不胜防呀,一定要将它们的危害消灭在萌芽当中。刘军浩来了劲儿,抬起脚就要踩下去,可是没等落下又把脚移开。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自己刚刚还在为石鸡的食物发愁。如今将它们留下来也好,等蝌蚪长成石鸡,就可以把蚂蚱充当饵料。

不过这沙土地恐怕要改造一下,和后院中的一样,也改造成水沟模式,这样也便于黄鳝捕捉。

随着石锁中动植物的增多,里边已经慢慢的形成一个袖珍版的生物圈。

小皮汪汪的叫声提醒着院外有人到来,刘军浩忙从椅子上站起身子。到门口见是赵教授等人,他忙请众人到屋里坐。

结果几个老人一看这院里的热闹景象,纷纷表示直接坐在院里得了。

刘军浩也没有坚持,让赵教授帮忙招待,自己则进屋刷了一溜茶杯,然后挨个给他们续上茶水。野菊花落入茶杯中,立刻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

这花、这树、这鱼……还有呱呱叫的青庄,争夺着泥鳅的水秧鸡子,一切都让人觉得新鲜。

当然那芦苇管中的颗粒状蜂蜜再次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一个个都好奇的上前掰了一管品尝,连王老爷子也没例外。他去年来的时候土蜂子已经不产蜜,因此没赶上,今年正好。

小半天接触下来,老人们实在没有想到在这小山沟中见识到了太多的稀奇。都生出这小伙子不错的感觉,甚至还有个老头询问他结婚没,如果没结婚的话要帮忙介绍一个呢。

刘军浩当然知道人家是开玩笑,赶忙推辞。原则问题必须立场坚定,否则等张倩听到,指定跟自己急。

说不定今天晚上老婆那边就要让他跪键盘,写检查,汇报思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