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刮……”随着外边几声青庄清脆的啼叫,刘军浩门前的水沟开始热闹起来。

在院子里品茶聊天的老人们都坐不住了,一个个起身到门外观看。

那青庄看到赵教授,立刻欢呼着冲了上来,用细长的嘴巴在他的裤腿上叮啄着。

“这些苍鹭是小浩养的,根本不怕人……”看到那些老伙计们诧异的眼神,赵教授笑着解释。青庄们刚飞回来不久,水鸭子也扑扑楞楞在水面上落了一大片。

水鸭子过后仍然是青庄,“刮刮”叫着在天空盘旋,只是迟迟的不往下落。

“老赵,我记着走之前没有这么多青庄吧?”老王渐渐看出事情不对,凑过去低声问道。

“是呀,怎么会这么多。小浩……”赵教授赶忙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

“啥事儿?”听到有人喊,刘军浩赶忙停下手中的活。

“你看看这青庄咋越飞越多,还有……白鹭”王老爷子正观察着,突然惊喜的叫出声来。

只见天空盘旋的青庄群中闪现出一个雪白色的身影,显得特别醒目。白鹭苍鹭算是近亲,不过从颜色上看,白鹭要漂亮一些,通体雪白,唐代大诗人曾经用如诗如画的句子描述过“雪衣雪发青玉嘴,群捕鱼儿溪水中。惊飞远影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

两种鸟儿彼此的界限并不是那么严格,经常可以看到混群的现象。

“这……应该是飞往南方过冬的鸟又飞回来了。”想到在自家屋檐下坐窝的小燕子,他心中一动,找到了原因。

青庄属于候鸟,一到寒冷季节就要整体搬迁到南方过冬,这个时间大概是十、十一月份的样子。等来年春上三四月份,它们又会重新飞回来。当然自家的青庄例外,最初他和张倩还担心它们飞走了不再回来。谁知道青庄根本没有动身的迹象,每天按时归巢,去年冬天那么冷的天气也没飞走。

至于赵教授等人的惊讶刘军浩也心知肚明,青庄肯定是感觉到这片水沟不同寻常,这才飞过来的。可是看到下边有人,它们又不敢落下。

“拿小鱼,用鱼把它们引下来,和水鸭子一样,将它们引到家里边。”水鸭子这鸟也属于群集动物,落单的水鸭子很容易向大群体靠拢。从去年开始,刘军浩家的水鸭子种群就不断增大,相当一部分都是外来户口。

这些家伙最初还有些怕人,晚上呆在外边,等第二天水鸭子出笼的时候又紧紧跟着,可是用不了半个月,准被同化掉。也跟着它们一同进院子,接着再到围着主人抢食。

“我养那么多青庄干啥?”刘军浩哭笑不得的回答。养水鸭子可以产鸭蛋、吃鸭肉。至于这青庄……它们倒是产蛋,可是每年一般一窝,每窝也就五六枚蛋。算上喂它们吃的食物,这蛋太精贵了点。而且青庄的蛋刘军浩小时候吃过,特别腥,根本不合口味。

青庄肉倒是好吃,毕竟属于野味……关键是老婆把它们稀罕的跟宝贝一样,他敢动吃的念头吗?

怎么算,投入和产出都不成正比。这些青庄纯属赔钱的货,如果不是老婆看的紧,刘军浩差点把它们扫地出门。

除非自己脑子有毛病,否则绝对不多养青庄,一只都不多养。

不过对于赵教授的建议,刘军浩还是虚心采纳,毕竟这些老人来一趟不容易,回院子弄些小鱼小虾让他们过过喂鸟的手瘾吧。

反正这些东西根本不值钱,自己也一直用它们喂水鸭子来着。

拎着网兜、水桶走到后院,刘军浩看看左右无人,就悄悄的把石锁打开,然后放了大半桶泥鳅小鱼出来。

一看主人拎着水桶走过来,水鸭子和青庄知道要喂食儿了。立刻闹腾起来,呼呼啦啦将刘军浩围住,让他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小皮,救驾!”随着一声大喝,黄斑皮从院子里飞窜出来,冲着水鸭子一阵狂叫,才将这些家伙撵走。

“这狗倒是聪明”见识过小皮英勇的护主行为后,几个老人禁不住开口称赞。

几位老爷子一人捉了几条小鱼放在手中引逗,那些青庄也毫不客气,立刻张大嘴巴啄走。倒是水鸭子们个头太低,根本抢不到食物,只能围着主人乱叫一团。

几条鱼喂下来,青庄完全被收买,任由老人们靠近自己。即使他们拿出拿相机搂着脖颈合影的时候也没有反抗,这种事情以前经历过很多次,它们都做的溜熟,有两只爱显摆的家伙还特意做出晾翅的动作配合。

“刮……刮……”在空中盘旋的青庄终于等不及了,越飞越低。最后领头的那只翅膀一收,落在了对岸的杨树枝上。

很快两只、三只……最后连那只白鹭也落下来。

“下来了,真的下来了……”一群老人都拍着巴掌欢呼。

“小浩,再弄些鱼来”赵教授也兴奋的回头叫道。

刘军浩应了一声,继续抓鱼。难怪人家都说老人就是老小孩,现在一看还真是。就那几只青庄,有什么只得高兴的。

不过转机一想,这些老人到了现在仍能保持一颗童心也实属难得,像自己这样的想法反倒是落了下乘。

鱼重新捉了回来,那些老人们一个个抓起朝对岸扔了起来。最初树枝上的青庄看到有东西飞来,慌忙扑闪着翅膀飞起。

不过看到地上乱蹦的鱼儿时,它们又落了下来。原本围着刘军浩要食物的水鸭子们也反应过来,赶忙飞过去抢食。

很快那些青庄完全混群,连刘军浩也分不清那些是家养的,那些是野生的。

原本以为老人们过一次瘾就算了,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他们齐刷刷的站在刘军浩院中,提出要继续喂鸟。

这些老爷子,真把喂鸟当成一本经念,刘军浩很无奈的继续帮他们捉鱼。

好歹自己那石锁中鱼虾多得是,应该可以再供应几次,不过一直照这样下去还真架不住它们吃呢。

青庄似乎又比昨天多了不少,看样子免费的食物对它们的诱惑更大一些。想想也是,谁不想不劳而获呢。人如此,动物更是如此。

这场喂青庄的风波一开始就偏离刘军浩的设想,喂养队伍有渐渐增大的趋势。上午几个原本想到河滩上放风筝的游客一看到这景象,也纷纷加入其中。

在他的计划中,这事儿闹腾几天,新鲜劲儿一过,应该就没有人再关注了。

可是张倩下午放学后,看到门前群鸟乱飞的景象很欣喜,随手在十八楼发了一贴《放风筝、喂水鸟,到农村寻找春天的足迹》。

这些很平常的举动在她的描述下,立马变得生动起来,再加上搭配的图片,更是吸引了网友的注意。这不,刚到星期天,有不少车子已经开进刘家沟,连赵老爷子的孙子外孙女也来了。

两个小家伙还没下车,就开着车窗大呼大叫。

面对这么多热情的游客,刘军浩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当然他可不敢再供应鱼儿了,毕竟石锁中鱼虾再多,也经不起这样供应呀。

好歹堰塘中的鱼虾很多,随便他们怎么捉也捉不完。事实上,村里的人也从来没有担心过堰塘中的鱼有捉干净的一天。说实话,只要村后那两条山溪一直往里边注水,这堰塘中的鱼虾就不会绝。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刘军浩把制作水扳笼的方法告诉他们,让游客自己到堰塘中捉。

大部分游客都是第一次接触到水扳笼,虽然因为材料限制,根本没有办法捉到大鱼。可是这个技术含量很低,随便将罐头瓶扔到水中,过三五分钟往上一提,里边就钻进几条小鱼。

轻轻松松可以抓到鱼,不少游客都对这种捉鱼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然也有一些游客更想懒省事,掏钱让小孩子们帮他们捉。捉鱼还给钱,村里那帮熊孩子们都高兴起来,啥话也不说,立马点头答应。

观鸟游客的增多,那些水鸟也随之增多。门前的水沟宽不过两丈,现在完全被水鸟占据,尤其是刘军浩门前这块,更是密密麻麻。先是青庄和水鸭子,继而白鹭、翠鸟、水秧鸡子、紫鸳鸯、鸬鹚等纷纷出现,这条水沟也彻底热闹起来。

那些跟随王老爷子过来游玩的老人们彻底忘了归家,一个二个都做出在刘家沟常住的打算。甚至有几个心急的已经把注意打到村里刚盖好的那几间房子上。

老人们不着急,反倒是急坏了儿女们,父母身边没有人照看,万一出了问题该怎么办。

他们每天不断地打电话催促,后来干脆开车过来请。不过当看到刘家沟这个世外桃源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放下心来。

最初一段时间,鸟儿集中在早上和傍晚过来吃食儿,但是到后来,那些青庄白鹭竟然纷纷在树林中做窝,有了长期居住的打算。

青庄和白鹭选择在树林筑巢倒也可以理解,毕竟这里离河滩不远,来回啄食儿很方便。

再一个就是,通过近段时间的接触,水鸟已经不是那么怕人了。

它们垒窝也喜欢扎堆,有棵大杨树上竟然垒了八个鸟巢,远远看上去,好像层层叠叠的宝塔一般。

青庄垒窝一般都需要十来天的时间,等窝垒好,立即开始产卵。刘军浩原本对这些不怎么关注,但是当某天看到悟空手中攥着两个天蓝色的鸟蛋时,他才上了心。伸手在这家伙的脑门上狠狠的敲打了几下,然后教训道:“在哪里偷得,送回去”

悟空自是吱吱唧唧的不情愿,不过最后摄于主人的压力攥着鸟蛋出了门。

刘军浩害怕它出门后把青庄蛋吃掉,因此也跟在后边查看。猴子刚走到树林中,那群青庄立刻“刮刮”叫成一团,显然在控诉这个可耻的偷蛋贼。

让悟空上树送蛋归巢,这家伙却只是指着杨树上乱叫,说啥也不往上爬。无奈,刘军浩只得把鸟蛋装到口袋中,然后自己朝树上爬。刚爬到树半腰,那些青庄立刻飞扑下来,用尖尖的嘴巴对着他一阵叮啄。

太阳呀!这些家伙怎么敌我不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刘军浩赶忙用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树干,另一只手则在空中挥舞着,将护巢的青庄赶走。

那些家伙毕竟怕人的,被他一驱赶,纷纷展翅高飞。不过等他埋头继续朝上爬的时候,“呼”突然头顶掠过一阵凉风,左手被狠狠地叮啄了一下。

刘军浩只得相当郁闷的再次停下驱赶青庄,可是等他停下,鸟儿就展翅飞起。等他有所动作,又阴魂不散的追赶上来。

如此几次后,刘军浩彻底失去耐心,绝了送蛋归巢的念头。

这两枚青庄蛋……还是让自家水鸭子孵化吧。

回到家中,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左手生疼生疼的,扭头一看,手背上被捉的青紫了一大块。

看来这些青庄真是惹不起呀,他郁闷的从屋里摸出一个创可贴贴在伤口上。

“小浩叔,小浩叔,出……大事儿了,出大事儿了!”正对着手背猛吹,小娃子突然急急的冲进院子,额头上跑了一头汗。

“有啥事儿慢点说,别着急”这熊孩子,平常就喜欢一惊一乍的。今天是星期天,张倩和王老师上街买菜去了。村里没了老师压制,他们比往常活跃许多。

“毛孩子……毛孩子下河用粘网粘鱼的时候被水猴子拖下水了……”小娃子喘了一口气,这才将话说囫囵。

“啥……你说啥”刘军浩的心顿时狂跳起来。

“毛孩子被水猴子拖下水了”

“在哪里,快领我去”这次他完全听清楚,脸上也煞白起来。

刘军浩急急的拽着小娃子出门,然后觉得不对劲儿,又翻身拿了一把铁锹当武器。

“赵叔,赵叔,赶紧出来,出大事儿了!”刚出门,他也扯着嗓子大叫。

“咋回事儿,咋回事儿?”听声音急切,赵教授忙走了出来。

“赶紧拿上家伙跟我下河,毛孩子被水猴子拖进河中了。”刘军浩叫一声,就着急忙慌的拎着铁锹飞奔。

“水猴子,啥水猴子”没等赵教授问清楚,他已经跑出十来米远。小皮一看主人情急的样子,也撒着欢儿的朝前冲。

“小浩叔,不着急,毛孩子没事……”等刘军浩跑远了,小娃子才想起自己在匆忙之中,只把话说了一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