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X”刘军浩此刻才知道自己过于托大,这东西就像人们所描述的那样,在水中力气大的吓人,拉着他一溜烟往深水中钻。他赶忙连呼了几声“驾!”赤兔嘶叫着往前拖动,总算慢慢将形势稳定下来。

水猴子、赤兔,两边就像是拔河一样,一切围绕着他展开。

随着腰部的井绳绷紧,刘军浩觉得脚上越来越疼,那东西的爪子似乎已经卡进肉里边。

石锁!紧急关头,他再次打开石锁空间,自己连带着河中这一大片水全部装了进去。

“哗啦啦”刚进入空间,两腿上的力气陡然减小。

只见那两个灰黑色的家伙先是迷糊,紧跟着开始惊慌起来,松开前爪,肚皮贴合地面艰难的朝远处爬去。

这东西想逃走!刘军浩也反应过来。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追击,这石锁的空间此刻更像一个囚笼,它们怎么可能逃走。

仔细查看了一下脚脖,上边清晰的印着几道抓痕,应该没有太大的危险。

头部略扁,围绕着嘴巴有几根短而硬的须子。眼略微微向外突出,耳短呈椭圆形,非常小。四肢粗短,脚趾间还带着蹼。身体上的皮毛特别厚实,泛着光泽。

真的是水獭呀,他昨天特意查过图片,那水獭的模样就是如此的。

看着这两个大老鼠模样的家伙,刘军浩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虚此行。

捉的时候全凭兴趣,现在等捉到手,他又为如何处理水獭发愁。按照网上的说法,这东西以鱼类为生,即使吃饱的情况下也会不断捕杀鱼类,因此属于大危害的范畴。自己这石锁中还养着黄鳝呢,让它们一直呆在里边可不行。估计要不了几天,大小黄鳝就被除的七七八八。

还是放在外边吧,正好村里人这两天为水猴子的事儿发愁呢,将它们带回去,也可以按大家的心。

想到这里,刘军浩急急的追上去。刚靠近水獭,那东西立刻扭头咬来,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恐怕已经被这家伙咬伤。

万幸还带着井绳,刘军浩挽了个活结朝它的脑袋上一抛,然后猛然一拉将水獭的脑袋拴住。

趁着它尚未反应过来,他的左手快速的摁住水獭脑袋,右手挽出两个活结,将它五花大绑起来。另一只也如法炮制,接着把两只水獭扔到石锁外。

“汪汪”小皮一看到这东西,立刻嘶叫着冲了上来。爪子一伸,已经摁了下去。

这两个家伙在水中胆子不小,可是一到岸上立马认怂,在黄斑皮的狂啸下,它们蠕动着身子只想逃脱,可惜有绳子束缚,根本没办法移动。

刘军浩这边折了一根树枝,把水獭往肩膀上一挑,然后牵上赤兔晃晃悠悠的朝家赶去。

“小浩,你不会是掉河里了,这捉的是什么”赵教授正在院里逗斑鸠,一看到刘军浩浑身湿漉漉的回来,他赶忙关切的问道。

“呵呵,看到没,下河捉水猴子去了”他说着晃了晃肩膀上的树枝。

“这……这真是水獭,你小子咋把它捉到的,没让它咬住吧?”

“没事,刚刚下河捉的,这东西在水中劲儿大点,不过在岸上就稀松平常”刘军浩说得轻松,可是心中回想起来,仍然有些后怕,万幸自己有石锁这个作弊器,不然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被这两个家伙拖到深水处。

回到家里,他摁住水獭,赵教授则快速解开井绳。以前养野兔的大铁笼子闲着,现在正好可以把它们关进去。

看到笼子里关进两个大家伙,猴子显得非常兴奋,不住拿着细木棍往里边投。刚开始这两只水獭一味的躲避,等被打得发急了,其中一个水獭猛然伸出爪子朝它抓来,虽然隔着笼子,但是悟空还是吓一大跳。

继而这家伙愤怒起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腾出一枚擦炮,点燃后快速塞进铁笼。

“啪”响声将正在查资料刘军浩惊动。他赶忙出来查看,却看到铁笼内残留着不少碎纸屑。至于罪魁祸首猴子,现在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家伙,搜了几次竟然还藏得有擦炮。刘军浩扭头看了看水獭,两个家伙见有人过来,立刻萎缩在铁笼一角,然后瞪着眼睛盯着他看,完全没有了最初的凶猛。

水獭是两栖动物,按道理是不能脱离水源太久的。刘军浩有心将它放在院中饲养,可是一想到这东西会打洞,他又绝了心思。水獭的打洞能力超强,能在堤坝上建造四通八达的洞穴。将它们放出笼子,估计一准打洞逃跑,下次再想逮住它们可不容易。费那么大的力气,差点没丧命,再让它们跑掉可真让人郁闷了。

中午放学,张倩看到院中这两个乌黑发亮的家伙时,也吃了一惊,忙问是什么东西。等她知道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水猴子后,立马脸上黑了下来:“我说的话你是不是根本没听进耳朵,谁让你下河捉的,出了意外怎么办?”

“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就到河滩上转了一下,哪知道正好碰到水猴子,于是……”

看老婆的脸越来越黑,他果断的停止了狡辩。

一中午的功夫,张倩的嘴巴就没停过,刘军浩则耷拉着脑袋一个劲儿的保证。

悟空这家伙看到主人受训,不但不表示同情,反而显得特别兴奋,用爪子指着他吱吱叫个不停。

“小浩,我听赵教授说你抓到水猴子了,在哪里,让我看看?”这时,门外传来刘老三兴奋的声音。

“三叔,你可来了”刘军浩一听这声音,赶忙冲出屋子,热情的迎上去。

来了外人,自然没办法训斥下去。张倩在屋子中苦笑的摇了摇头,刚才自己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人听进去没有。

“这就是水猴子,咋不像呢,看着和大老鼠一样。”刘老三看到那铁笼中的两只水獭,顿时有些失望。不过这东西看起来到有些稀奇,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刘老三本身是个大嘴巴,回到村里边自然将这水猴子的事儿到处宣扬,一下午,刘军浩的院中人来人往,全是看稀奇的。

不过众人看过之后,都很有些怀疑,难不成就是这东西能把成年人拖进河中?怎么看都不像。

倒是有几个游客知道水獭的价值,想掏钱买走,刘军浩却摇头拒绝,这东西,他暂时没有卖掉的打算。

这两个家伙饿了整整一天没反应,晚上到饭点的时候,刘军浩特意捉了几条巴掌大的鲫鱼扔进铁笼内。水獭对眼前的食物连看都没看一眼,原本以为它们很有骨气,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一看,那鲫鱼没了踪影,应该是全被它们吃掉。

上午院中没人的时候,刘军浩再次把这两个家伙扔到石锁中。

它们在沙土地上迷茫一阵子后,双双钻进水池,然后开始在里边捉鱼。这些家伙的嘴巴挺挑剔,专拣锦鲤吃,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锦鲤就被它们消灭了十来条。看它们吃饱,刘军浩没留水獭继续在里边祸害,赶忙捉了出来。有了上次的经验,刘军浩捉水獭时特别小心,根本没给这两个家伙张嘴的机会。

本以为水獭需要十来天的时间适应,谁知道这才不到一个星期,两个家伙完全适应了新的环境。现在刘军浩靠近铁笼的时候,它们已经不再躲避,反而把头凑到笼口,小眼睛骨溜溜看着他乱转,似乎已经认可了这个主人。

张倩经过了最初的惧怕之后,也喜爱上这两个小家伙。可是水獭对她仍然抱有很强的戒心,一看到她凑过来,立刻躲进角落。

这让张倩相当郁闷,直说这水獭可恨。

虽然时不时的有泉水滋润,但是水獭脱离水后根本不行,才几天的功夫,原本油光发亮的毛色就变得粗糙起来。

刘军浩这边很是担心,生怕将它们养死了。见两个家伙已经适应环境,他这边就尝试着将铁笼打开。反正它们在岸上特别笨拙,加上有小皮看守,应该逃不掉。

水獭出铁笼后,显得特别小心,先是用鼻子四处吮嗅。过了十来分钟,等确定没有危险后,它们才挪动着身体跑到养火头的水池边。

大点的那家伙刚要往水中钻,突然看到一个黝黑色的大脑袋浮出水面。它身子急忙一停,扭头又朝门外爬去。

不过大门口有小皮当道,自然也走不通。在院子中爬了一圈,它们最后竟然钻进放太岁的木盆中。

刘军浩哭笑不得,赶忙将它们赶出来。

为了让水獭能够长期呆在水中,他最后决定在火头池旁边重新挖一个小水沟,反正两只水獭的个头不大,只要能在水中生活就行。

等水池挖好,再往里边注入泉水,水獭的栖息地总算安定下来。

当然为了防止它们逃走,晚上刘军浩仍然将它们赶回铁笼中居住。

***

说明:水猴子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意见并不统一。除了水獭一说外,还有不少人把它当成一种尚未发现的物种看待。我个人觉得水獭一说挺有道理,因此文中就取这个说法。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在书评区说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