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啥时间水獭挖的洞?”当看到它们再次鬼魅消失的时候,刘军浩来了好奇心,用手在水沟中探了探,结果发现靠水中有一个钵子那么粗的洞。

显然这洞口通往前院的水池中,真是防不胜防呀。自己每天都在院中转悠,可是水獭竟然在眼皮子底下挖出一丈多长的通道。看样子这东西是真的喂熟了,不然它们可以趁自己不注意,直接把洞穴打到院墙外,要知道,这水沟离西边的院墙不过才一米远,工程量比这通道少多了。

“那土它运到什么地方?”张倩先是对水獭一阵称赞,接着又问出一个问题。

“应该堆在水池边上,资料上不是说了吗,它们会在水陆之间筑堤堰截水成池”两人到前院一看,果然如此,岸边的泥土还是湿的,显然是刚刚挖掘出不久,而在右下方,可以隐约看到一个洞口。

“这里怎么还有一个洞?”张倩眼尖,发现通往院墙方向仍然有一个洞口。

刘军浩脸上的表情精彩起来,这些家伙早把院墙的那个通道也挖通了。

“是不是通往院外的?”见老公不吭声,张倩也想到原因,“它们不会逃跑吧?”

“不会的,如果想逃的话早跑了。”刘军浩已经隐隐猜出来,大概是感受到泉水的魔力,水獭才没有逃走的。

从这以后,刘军浩完全撤销了对水獭的监控,那铁笼重新扔到楼上。毕竟凭人家的身手,如果想逃走的话自己根本留不下来。

想想也真奇妙,人们对未知事物总是怀着恐惧的心理,现在等着水獭完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它们身上那层神秘的光环消失不见,原本的恐惧也变成了喜爱。再说……这家伙确实不错。刘军浩一边给它们喂食儿,一边感慨。

正想着,兜里的手机响了,电话刚接通,霍军的声音响起:“刘军浩,你在家不在,我马上进村了……好,你在呀,那等着,我三分钟就到……”

挂断电话,刘军浩开始上楼将晒干的野菜、蘑菇等背下来。这些东西都是最近几个星期天张倩领着学校里的学生上山采摘的,由于之前和霍军合作的不错,因此他准备仍然把这些卖给人家。

“刘军浩,这次你家的水秧鸡子总要卖我几只吧?怎么样,一只一百块钱?”一上门,霍军就打起了院中水鸟的主意。

“这个现在不能给你,等以后我这成规模了再卖给你。”刘军浩连连摇头。这个价钱不低,他倒是想卖,可是就怕老婆不同意,因此只能暂缓一步再说。

“那野鸭总没得说吧,给我来十只。”霍军又提出要求。人家早知道水秧鸡子的可能性不大,这个才是后招。你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吧?

“十只太多,两三只我倒是可以考虑。”前些日子,又有两只水鸭子抱窝。过不了一个月,水鸭子的种群就会增大到六七十只。刘军浩并没有多养的打算,因此现在开始考虑销售一部分。

“两三只哪行,还不够我塞牙缝呢,至少五只,不然回去没办法分!”霍军原本盘算着能买到两只已经谢天谢地,现在一看他松口,立马加大数量。

“五只就五只,”刘军浩也不含糊。

商定了水鸭子的事儿,两人又开始称量起野菜。

霍军这人的性子不但有生意人特意的精明,而且还带着几分洒脱,因此和他谈生意非常爽快。刘军浩也没有计较,三下五去二,钱物两讫。

“对了,上次我交代你拍照的事儿做了吧?”将野菜蘑菇装上车,霍军又开口问道。

“早拍好了,你带优盘没,现在到我电脑上拷。”刘军浩这才想起还有一件正事没办,他进屋打开电脑,把里边的照片调阅出来。

“不错,不错,这些就行。”霍军连连点头。

要不人家怎么是生意人呢,做事儿考虑就是周到。自从在刘家沟收购过一次土特产后,霍军就上了心,准备做长久的买卖。

他叮嘱过刘军浩,上山采野菜的时候一定要拍几张照片,虽然野菜晒干后已经看不出原样,可是即使如此,那照片仍然更人很强的说服力,这叫有图有真相,野菜的档次也因此上去了。

等照片拷贝好,霍军才真正松懈下来,沿着刘军浩的院子转悠。他一边转悠,一边赞叹,要说这院子自己也来过几次了,可是每次都有新感受。

“这是啥东西”当看到水池中探出两个滑溜溜的脑袋时,霍军吓了一大跳。

“传说中的水猴子,学名水獭。”

“这就是水獭,你捉的?你小子行呀,院里快办成动物园了。”霍军感慨了一句,他倒是动心想买走,不过却知道不大可能,因此只是将话茬压在心底。

“呵呵,运气而已。”刘军浩自谦的回答。再这样下去,自己院中可真成动物园。算算院中的动物有多少小皮、猴子、野兔、青庄、火头、寿字鳖……算下来,已经将近二十种。

瞧完水獭,霍军的目光又盯上院里的土蜂蜜。以前听郑建学说过,这蜂蜜不同于一般的蜂蜜,它的滋补效果很明显,上次老丈人肠胃出了毛病,需要用蜂蜜调理,郑建学在这里买了半斤送过去,结果服用之后老丈人的肠胃病全好了。

“这就是那个土蜂蜜?”

“怎么,想尝尝……”刘军浩也不是小气之人,伸手掰了一管芦苇放入他的手中。

“的确很特别,”霍军看到这颗粒状、晶莹光泽的蜂蜜也很是好奇。他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粒放入口中,顿时一股鲜花特有的芬芳气息从舌尖涌出,继而蔓延到整个口腔。

“好,好,真的很好!绝无仅有!”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久居兰室,不闻其香,也许是蜂蜜吃得多了,刘军浩觉得这蜂蜜比一般的要好些,但是也没有离谱到绝无仅有的程度。

接下来霍军发挥了牛皮糖的精神,说啥也要掏钱买一斤蜂蜜回去。到最后刘军浩很是无奈的点头给他弄了半斤。

这原本是给张倩爸妈预备的,打算五一的时候带回去家呢。不过离五一尚早,还能再采两次蜂蜜。

总算将这人送走,刘军浩歇息一阵子,看看到点了,开始上网帮老婆收菜。

收完菜,他又想起QQ有两天没登陆,就想看看有新消息没,结果刚登上去,庞旭那货就发来一个信息:“刘军浩,哥们终于修成正果了。”

看到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他直接来了一句:“你脑子没病吧,什么修成正果,因为自己练得是轮子功呢。”

“靠,你才练轮子功呢,我是说哥们要结婚了。”

“真的?什么时间”刘军浩一时还有些不敢相信。要说这两人的恋爱比张倩和自己谈的还早点,去年过年就说要结婚,可是到时间愣是没动静。让人很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然,已经定在五一,说好了,星期天到你们那里拍婚纱照。”

庞旭的字里行间明显充盈着一股喜悦,刘军浩可以理解,想想也是,他和徐晓丽的事情还真有点历劫重重的感觉。分分合合、合合分分,都市爱情剧也不过如此。

“好呀,来吧,赤兔到时候给你打半价。”刘军浩开玩笑道。

“你简直是周扒皮二世”庞旭笑骂了一句,然后交代道,“到时候早点将你家的赤兔、小皮、悟空等等都收拾一下,这些我们到时候都要合影,晓丽一直羡慕你们的婚纱照拍得好。”

“我们是型男靓女组合,穿什么派出的照片都好看,倒是你那个体重,就是个茶几呀。”

“靠,老子从明天开始减肥”庞旭相当郁闷的回答道。前天他和徐晓丽去试穿婚纱礼服的时候,连试了几套都是太小,最后弄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如果不是徐晓丽拉的紧,他都准备掉头换一家。

庞旭只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关掉QQ,毕竟还在上班,别让上司抓到了,前次被辞退的教训他可是铭记在心呢。

没人聊天,刘军号继续在网上闲逛,准备等张倩回来了再下机。

“唧唧……”突然门外边传来几声燕子的尖叫。

不用出门看,他就能猜到又是悟空在搞怪。它如果能够安生半天时间,刘军浩就要谢天谢地了。

这家伙最近和燕子较上劲,经常手里抓着虫子蚂蚱之类的东西往上送。这招是跟张倩学的,每天她放学回来的时候都要在路边的草丛中驱赶,然后捉几只蚂蚱回来喂燕子。

半个星期下来,那两只燕子混的溜熟,已经不怎么怕人。

悟空这家伙看到后,也慌里慌张的在外边捉虫给燕子吃。可是人家燕子夫妇明显怀疑它的用心不良,只要看到猴子靠近,立马尖叫着驱赶。

猴子倒是屡败屡战,最近几天雷打不动的捉虫子回来,瞧那势头,显然把这当成一种消遣。

“悟空,给我过来!”刘军浩大叫一声。这家伙三天不打上房子揭瓦,每天不惹出一点事儿,它自己都觉得皮发痒。现在张倩两人已经养成习惯,院子里出了什么乱子,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悟空。目前为止,一次都没有冤枉过。

猴子应声从偏屋钻出来,手中还拿着两把花生,显然刚才这家伙正在里边偷着吃呢。

见主人望着它,这吃货老老实实的将花生放到桌子前,然后用爪子剥出两粒花生米送到刘军浩手中。那意思很明显,准备“贿赂”主人。

不是它惹的燕子?刘军浩这才安下心,不再管外边的燕子尖叫。

可是没两分钟,他彻底坐不住,门外燕子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中间还夹杂着麻雀的叽喳声。

“怎么回事儿,真见鬼了!”刘军浩赶忙打开房门,只见几只麻雀正围着燕子叮啄。开门声将它们吓了一跳,麻雀忙展翅飞走。

麻雀和燕子争斗,这两种鸟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仇恨。他站在屋檐下等了一阵子,见麻雀没有再飞回来,就重新坐到电脑前看小说。

可是还没等一章看完,燕子的尖叫声再次传来。

刘军浩快步开门冲出去,麻雀像前次一样,展翅飞到不远处的楝树上。

这些家伙还没完没了了,刘军浩喊了一声“悟空”,然后用手一指那几只麻雀。

猴子一看到主人让抓鸟,立刻兴奋起来,爪子一伸窜到楝树上。直到将它们完全赶出院子,悟空才心有不甘的跳下来。

原本以为这些老家贼被连赶几次,肯定不会再过来骚扰燕子,可是没想到事情仅仅是个开始。下午刘军浩赶着赤兔到河滩上转悠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家的时候却看到门口掉了一个摔得稀碎的鸟蛋。

“这是燕子蛋……”由于鸟蛋正好处在燕子窝下,是以他立马找到来源。再仔细朝旁边一看,又看到两个摔碎的鸟蛋。

这燕子莫不是疯了不成,怎么会把鸟蛋叼出窝摔碎?刘军浩相当纳闷的抬起头,结果却发现窝里边卧着的一只麻雀。

老家贼占了燕子的巢,这鸟蛋是它们叼出来的?难怪……刘军浩立马明白过来。以前常听村里人说起麻雀喜欢夺燕子窝孵蛋,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这里呢。

麻雀被列为四害之一不是没有理由的,这东西一般自己不筑巢,平时喜欢把其他鸟儿废弃的巢穴当成自己的窝住。

更可气的是它们还经常霸占一些身形娇小的鸟儿的巢穴,燕子就是最常受害的一种。这些家伙不但将燕子赶出燕子窝,还会残忍地将燕子蛋啄出巢外,然后自己占据巢穴孵蛋。

天快黑的时候,那两只可怜的燕子又飞过来和麻雀争斗,试图夺回自己辛苦建造的家园。可是它们根本不是老家贼的对手,最后只能无功而返。

刘军浩从头看到尾并没有上前帮忙,他准备等天黑后将这些麻雀一网打尽,彻底消除后患。至于那燕子,鸟蛋已经被摔烂,只能等它们夺回燕子窝后重新产蛋孵化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