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放学,当张倩知道了麻雀的霸道行为后,也坚决要求严惩。

得到老婆的许可,刘军浩晚上吃过饭就在门下蹲点守候,准备等它们归巢的时候一网打尽。眼看着那四只麻雀全部落在鸟巢上,他又有些纳闷,这么大的燕子窝难不成能容纳四只麻雀。

也不理会这群麻雀到底报的什么想法,只要它们现在归巢就行。让老婆在下边扶着凳子,自己则小心翼翼的站到凳子上,然后拎起网兜猛然朝燕子窝上扣去。

哪知道网兜扣在鸟巢上,那些麻雀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太迟钝了点。

“把白炽灯打开”随着刘军浩一声令下,张倩下边已经摁着开关。由于燕子恰好把巢穴筑在白炽灯下,他们两人害怕惊扰燕子孵蛋,这些日子一般不怎么开灯,晚上即使起来上卫生间也都是拿着手提灯。

在强光的照射下,这些老家贼终于反应过来,铺展着翅膀四散飞窜,却正好冲进网兜中。

一只不拉……对于这些残害小燕子的凶手,张倩也没有要求放飞。

刘军浩的处理方法很简单,直接给自家的动物们分了。悟空这些日子嘴巴养叼馋,生食根本不吃。反倒是豆豆不忌生熟,噙着那麻雀跑到黑暗处吞食了。

剩下的三只全部喂水獭,这两个家伙最近可是立了大功。那些水鸟现在已经将后院列为禁区,虽然里边的黄鳝鲜美,可是却很少有鸟再敢往下落。当然还有部分傻大胆的,统统成了水獭的食物。

第二天张倩先起来做饭,她刚打开房门就听到屋檐下的鸟窝中传来唧唧的欢叫声。抬头一看,那两只燕子又飞回来。

“老公,赶紧起来看,燕子回巢了。”她赶忙翻身回卧室掀开被子。

虽然刘军浩现在相当困,可是为了不打消老婆的积极性,他只得站在屋檐下陪她观察。

早饭张倩做的比较简单,大锅里熬上米粥,然后素炒了几棵芹菜,再配上两个腌的冒油的咸鸡蛋……清清淡淡、有滋有味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吃过饭,张倩直接去学校,刷碗的任务则交给刘军浩。

他家只有两口人,碗筷刷起来简单,三分钟时间全搞定。至于悟空那只碗,从来都是人家自己刷的,这家伙在张倩的教导下,异常爱干净,每天饭前饭后准要刷一次的。

院里活忙完,整个人儿松懈下来,泡上一杯茶,坐在院子里歇息。不经意间一抬头,前天没有任何迹象的枣树竟然发芽了。

树挪死,人挪活。树木刚长一两年还没事,等长大半大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挪窝动根。这几颗枣树已经有几年树龄,挪回来之后刘军浩就偷偷用泉水浇灌过,可是眼看院中原来那几株枣树全树都绿了,它们仍然没啥反应。张倩心急起来,说是可能当初根本没有栽好。

刘军浩是拍着胸膛打包票,说这树绝对死不了,只是第一年栽种,它们的根没有扎进土里的缘故。不过害怕万一出现意外没办法收场,他前天还是偷偷浇了不少泉水,这枣树立刻发芽。

看完枣树,他又把视线转移到新在的其他果树上。一切安好,梨树开花,葡萄树和核桃树也都长出新叶。

以前院子中的树都是刘老头种的,刘军浩看到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感想,现在看着自己亲手种下的树苗发芽开花,心中竟然升起了几分喜悦。

话说最初赵教授断言那两株桃树才刚刚两年树龄,只开花并不结果的,可是现在桃树用事实颠覆了专家的权威论断。

桃花刚落,不少枝叶中间已经渗出了毛绒绒的小桃子。

桃子刚刚长出来,张倩那边就把悟空当成重点防御对象。这家伙是吃桃子的祖宗,别让桃子没成熟就被它拽个净光。

事情不像老婆想象的那样,人家猴子虽然每天都要到桃树下蹲点,可是却根本对这种青桃子不感兴趣,反而尽职尽责的守护青桃,不让其他馋嘴的鸟儿啄走。

一段时间下来,刘军浩算是看明白,在这家伙眼中,这满树的桃子恐怕已经成了它的私人物品。

等等,当他的目光投向桃树干时,眉头皱了起来,这桃树怎么现在就开始流脂了,印象着应该是夏天的时候才有的。

以前没注意,现在他绕着树下转了一圈,才发现背面更多,全是一团一团晶莹透亮的桃脂。会不会长虫子了?印象着桃树长虫子的时候也会渗出桃脂的。

可是他凑近树干仔细观察了半晌,一条虫子也没有发现。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门口传来赵教授的声音:“我说小浩,那桃子离熟还远着呢,你用得着现在看着么勤吗?”

自己真晕,忘记有事找专家了,现成的水果种植专家在眼前,他竟然骑驴找驴,不对这比喻好像不合适。

“赵叔,你赶紧看看,我这桃树怎么开始长桃脂了。”

“不是吧,这个时候长桃脂?”赵教授也很惊讶。要知道春天很少有桃树流脂的。可是他凑到树下的时候,的确看到树背面渗了许多桃脂。

“按理说不应该呀,招惹虫子了,不是……”老爷子在树下观察了几遍,最后也没有找到原因,反倒是眉头越皱越紧。

他手头没有仪器,无法对桃树进行取样研究,无奈只能给自己的同事打电话,让他有时间过来去些样品回去做研究。

“具体原因估计要等仪器检测,我初步推断应该是营养过剩造成的。”(这个推断大家看看就可以了,桃树流脂的真实原因并非如此,此处只算是特例吧)

“营养过剩?那是好事还是坏事。”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听说植物也有营养过剩这个词。

“一般来说是好事,这些多余的营养都输送到果实上,也就是说等夏天时候你这桃树会接大桃子。”

“那啥……意思可以不用管它。”刘军浩心中已经认可这个答案。前段日子为了让桃树多结些桃子,他可没少往树根下浇泉水。

现在看来,水漫则溢,月盈则亏,这泉水也不是说越多越好呀。

“把这些桃脂收集下来吧,中午做个桃脂烧肉吃,我尝尝……”赵教授说着伸手从树下掰了一小块放在嘴中嚼。

“啥……你说这东西可以做菜?”刘军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嗯,这东西如果做得好的话,吃起来口感很好。”

“我说老爷子,你不会是昨天没休息好吧,这东西怎么能吃呢。”刘军浩满头雾水的问道。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桃脂可以吃的,不过看着那一团一团的东西,怎么也不能让人提起胃口。

“你小子,我还能骗你不成,别瞧桃脂难看,但是它的营养价值可不低,全是脂类和蛋白质。等做好你就知道了,那滋味保管你吃了还想吃。”

“真的假的,我可是常听老人们说桃胶杏胶吃到肚里要长块子的。”事实上小孩子看到树下那黑乎乎的树胶时并不嫌脏,很多时候都偷偷摸摸的摘一块放在嘴里边品尝。那东西刘军浩小时候也吃过,滑滑的、黏黏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大人们看到小孩子掰树胶就会连哄带吓的说这东西吃了肚子里会长瘤子,虽说他现在知道这说法没有科学根据,可是他更不相信这东西可以吃。

“你小子,看来不露一手你是不相信了。去拿个碗盛树胶!”赵教授捋起袖子开始在树下采摘起来,他采的很仔细,一点都没有剩下。

在树上的时候不怎么起眼,可是等采到碗中才发现一个碗根本盛不下。

采了树脂,赵教授将它们全部倒进热水中漂洗,一脸洗了三遍,原本干硬的树枝变得柔软起来,表皮附着的那层尘土也全部被水冲洗掉。树脂变得晶莹发亮,很有几分像凉粉的感觉。

也许这东西真的可以吃,此刻刘军浩有几分相信。

等树脂泡好,老爷子就停手不做,而是在旁边指点。他知道自己动动嘴还可以,真要动手做饭,还不如刘军浩呢。

剩下的事情并不复杂,将猪肉洗净,切成肉丁。

然后将锅烧热倒油,放肉丁,再下酱油着色,入水没过猪肉。继而用大火烧煮,加入葱、姜、盐、糖等入味。等猪肉烧熟时,投入桃脂,继续烧煮三分钟左右即可出锅。

看着酱紫色的桃脂,刘军浩忍不住用筷子夹了一小块放入口中,顿时一股爽滑的感觉带着热烫在口中肆虐起来,留下满嘴的鲜香。

牙齿轻咬,滑滑中带着粘丝丝的感觉,有点像粉皮儿,却更多了几分滑意,很有嚼头。

“怎么样?”赵教授面带笑意的问道。

“感觉就一个字‘爽’!”刘军浩不住的咂嘴,回味着那种清新爽口,微微泛着甜意的感觉。这种滋味以前从未尝到过,鲜、酥、滑、甘……简直没有用语言来描述,只能用一个“爽”字概括。

他贪婪的看了看锅中的桃脂,最后下了很大决心才留没有继续品尝。

这些给赵教授分一半,剩下的还是等老婆回来再品尝。好东西总不能让自己一个人吃独食吧?

菜已经炒好,剩下的就是做饭,刘军浩早早的把盘算着早熬些小米粥了事,等老婆回来的时候可以直接开吃。

原本以为自己无知,哪知道张倩听说钵子里的菜是桃脂做成的后,也瞪大眼睛问道:“这东西怎么能吃?”

最后在刘军浩的极力推荐下,她才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块放入口中。结果再也不肯放下筷子,连老公的问话都来不及回答了。

还没怎么着呢,那半钵子菜已经被瓜分光,吃完饭两个人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你明天再看看,还有新桃脂没,有的话咱们明天还做。”

晕倒,哪有这么快。不过刘军浩现在也觉得很新奇,从来没有想到这种看起来不怎么显眼的东西竟然可以入口,而且味道很是不错。

吃过午饭,送张倩出门后,刘军浩继续转悠。上午他原本打算给后院的草蜗牛添加一些菜叶的,结果被桃脂的事情一耽搁,将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趁现在有时间,刘军浩到后院中扒白菜叶子。这地块中还剩下五颗大白菜,棵棵都有五六十厘米高,那白菜扑棱开,大的吓人,比脸盆还要粗几分。

这个时候早已经过了吃白菜的季节,那几颗白菜是去年秋天种下的,也没多种,就种了不到一分地的。可是即使这样,也没吃完,主要是他和张倩都不怎么喜欢吃白菜。于是任由它长,有时候砍一棵给赤兔改善下生活。说来这白菜也挺抗冻,去年那么冷的天气,这白菜愣是没事。到了春上,更是焕发出第二春,越长越高大了。

张倩原本嫌它们碍事,想早早的除掉,刘军浩却主张留下来。主要是喂草蜗牛需要青菜,这东西恰好合适,需要的时候随便扒掉两层就可以。

经历了严寒的冬季后,草蜗牛开始快速的生长起来,春上他们已经吃好几顿了,剩下这些是应二麻子要求留下的。

咦……杂木堆中那些淡黄色的东西是什么?喂完蜗牛,刘军浩本想直接回前院,哪知道一扭头,却看到原本覆盖在杂木堆上的塑料布被高高的顶起。塑料不下,还隐隐透露出一些淡黄色的枝杈。

自从发现杂木堆中蝙蝠群集后,他们两人就没再动过,平时无事也不会过来观察。现在看到这东西,他很有些纳闷,赶忙上前把塑料布揭开。

嫩竹竿、竹笋?这……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院中可是从来没种过着东西呀。

春上的时候,刘军浩倒是动过从赵教授家挖一些竹竿根的念头。不过平时忙着杂七杂八的事儿,一直没机会挖。

谁知掉自己这后院中竟然悄无声息的长出这么一大丛,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目光接触到院墙另一边的细竹,刘军浩醒悟过来,肯定是赵教授院中那片竹林的竹竿根钻过来的。

这下好了,根本不用再动手挖。

这些竹竿一直裹在塑料布内生长,并没有见过太阳光,因此根本看不出碧青色。

刘军浩伸手掐了一下,脆嫩脆嫩的,恐怕直接炒着吃都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