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上午开始,刘军浩手中的手机就没停过,全是庞旭这货打的。他打电话只一件事,那就是询问关于拍婚纱照的事宜。

刚开始刘军浩还耐心的解释,最后接的都有些火大了。这家伙,自己兴奋过度也不让别人安生。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当初他们拍婚纱照的时候,张倩两人兴奋地也睡不着觉来着。

早上,刘军浩早早的把赤兔喂饱,然后将悟空上上下下也打扮一番,让它以崭新的面貌欢迎庞旭两口子的到来。

平时觉得这人就是一个吃货,没有想到穿上礼服,倒有那么一点意思,虽然不能和自己相比,可是也算人五人六,响当当的一条好汉。

他们两人拍照,刘军浩和张倩自然全程陪同。

要说现在是拍婚纱照的黄金时节,春天是一年中最繁华的时间。大河内碧水清清,群鸟浮动,山上映山红色彩绚烂,热闹的耀眼。

那摄影师也算有眼光,一眼看中刘军浩门前这条水沟。当然由于他们没准备饵料,那些水鸟并不朝前凑。于是那摄影师就商量着怎们能够把水鸟们轰起来,这样画面才能够有质感。

要动态美,好办,刘军浩直接回院子拎了半桶小鱼出来,把鱼往水沟中一扔,顿时呼呼啦啦水鸟欢叫着全冲了上来。

那摄影师赶忙按动快门,抢拍出几张照片。

中午在刘军浩家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饭后,下午继续忙乎,一直到五点多,摄影工作才结束。

“累死我了!”这哥们换掉礼服,顿时整个人儿软瘫在沙发上。

“呵呵,有你累的”刘军浩看张倩和徐晓丽都在外边,就低声说出心声,“等回去还要修片,选片等等,婚纱照拍完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接下来购置家具、安排婚宴这些更需要你操心,结完婚不瘦掉十斤肉才怪。”

“哥们,你别吓我。再吓我婚不结了。”

“你敢在你家晓丽面前说一声不结婚试试,看她不拎着菜刀砍你。”刘军浩相当鄙夷的说道,他自认为还算了解这个家伙,非常的怕老婆。没结婚,早已经被人家管的死死地。

“别说我,你敢在张倩面前说这话吗?”庞旭开口反问到。

刘军浩偷偷朝门外望去,发现老婆正瞪眼看着自己,立刻“理直气壮”的回答道:“不敢!”

“不敢你说个毛,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胆子呢。”庞旭喝了一口凉茶,继续开始唠叨,“哥们现在是勒紧裤腰带还房贷,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想到还欠银行几十万块呢。”

“谁不是,”刘军浩对此也有同感,不过他的压力倒不是很大,按照去年的收入来看,也许用不了几年,房贷就能完全还清。

话题一说开,庞旭又絮絮叨叨开始诉苦。

刘军浩听的脑袋上直冒汗,这哥们真变成祥林嫂了,还没结婚就成这样,这要是结了婚,他简直不敢想象。

那啥……为了不让自己的耳朵继续遭受污染,刘军浩果断的岔开话题。

反正明天是星期天,庞旭两人也没急着回去,准备在刘家沟住一夜。

今天劳累一天,因此晚上他们没有玩太长时间,而是早早的进屋睡觉。刘军浩都准备关灯了,却发现张倩那边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有事儿?”他好奇的问道。

“嗯,晓丽说明天想上山看看娃娃鱼,她以前也没见过……”

那句名言说得真没错,女人果然是受不住秘密的。当初自己特意交代过几次,结果她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告诉别人。

前些日子张倩知道溪水中有娃娃鱼后,一个劲儿撺掇着老公带她偷偷去观看。

刘军浩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只能点头答应,当时为了引出娃娃鱼,他还特意趁张倩不注意,用上石锁作弊这招。

张倩大饱眼福后又拿手机拍了几张相片,说是存在电脑中留个纪念。

结果晚上徐晓丽玩电脑的时候,恰好翻到这照片。人家那边一问,她就隐隐约约点出这东西是在山上拍的。

于是乎,徐晓丽来了兴趣,说是想明天上山看一下。

张倩这边显摆完,才想起老公的叮嘱,可是事情已经说出去,她总不能改口吧。

这不,快睡觉的时候她硬着头皮来求刘军浩。

这事……虽然难办,可是老婆已经说出口,自己只能点头同意。

其实让庞旭两口子知道娃娃鱼存在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刘军浩不会连他们也防备着。关键是明天要交代清楚,别让徐晓丽等人外传。

早上刚起床,庞旭就跑过来抓住刘军浩的肩膀问道:“耗子,不会你们这山中真的有娃娃鱼吧?”

看到刘军浩点头后,他又问了句,“你怎么不捉一条回来自己养呀”

我晕,这人没睡醒还是怎么着,那不是什么小猫小狗,而是国家二类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基因保护品种。自己能随随便便养在院子里吗?那不是找刺激。

“怎么不能养,你上网查查看,现在很多人已经在搞娃娃鱼养殖了,这个东西很赚钱的。据说这东西的肉很好吃,而且属于高蛋白低脂肪的类型。你赶紧养吧,说不定就养发财了。”

“没兴趣”刘军浩一口回绝。

“太阳呀,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不知道珍惜,老子要有你这条件早开养。你后院中地方那么大,养娃娃鱼正合适。这东西饲养起来简单,只要喂些鱼虾就行。”他这属于典型的皇上不急太监急,人家主人无动于衷,他倒开始规划起来。

“真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呀,那现在还不家家都养殖的是娃娃鱼呀。你以为我没查过,告诉你这东西饲养起来麻烦着呢。它对水质的要求很苛刻,必须定期用生石灰调节水质,长期保持池水流动。另外就是水体温度要求严格,夏天和冬天必须小心照料。还有畏光……”

事实上,刘军浩最初也有养娃娃鱼的念头,不过他查过资料后,完全没了想法。这东西的逃跑能力也很强,在陆地上或者水中的运动都很敏捷,并且能够攀高,稍有不慎便会逃逸。

他那石锁中倒是符合以上条件,可是等养出来后怎么跟人说,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出现这么多娃娃鱼吧。像最初那些锦鲤苗一样,没有合适的机会,只能够在泉水中养着。

“这么麻烦,我看宣传资料上曾经说过,好像饲养起来很简单的。”庞旭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还相信宣传资料?我们村养野猪的事儿你也知道,当初那上边说的比养家猪还容易。结果呢,买回来才知道生活习性和家猪的差别很大,养在圈里三天两头生病,二麻子两口子差点没把它们当祖宗敬,到最后还不是跑了一头。拿这娃娃鱼来说,目前饲养经验并不成熟,人工养殖娃娃鱼比野外的娃娃鱼发病率、死亡率要高出几十倍。如果真想养,肯定赔的连裤头都没有。”

通过上次的养野猪事件,刘军浩就吸取了个教训,进入陌生领域前别总听人家说项目收益如何,一定要自己心中有杆秤,否则到时候肯定吃亏。

听他噼里啪啦的一通叙述,庞旭也不在吭声。

趁早不趁晚,吃过早饭,四个人就迎着朝阳出发。一路上几个人走走停停,不时对着山上一阵猛拍。

这个时候映山红开的正旺,让人百看不厌。

小皮在前面带路,它走过之后,惊起鸟儿、野兔无数。这家伙最初还想追赶一番,被主人阻拦几次后,它彻底绝了心思。

这么热闹的场面,自然少不了悟空,这家伙现在脖子上挂着一个用映山红花枝编成的花环,显得特别精神。这花环原本是张倩编织的草帽,结果刚编好,就被猴子征用。

“汪汪……”走过一丛呼啦秧的时候,小皮突然大叫起来。

“又发现啥东西了?”庞旭上山就抱着猎奇的心理,因此听到动静他反应最强烈,一溜烟跑到小皮跟前。

“刘军浩,你赶紧过来看这是啥鸟,好像被你家小皮吓傻了,躲在窝里边一动不动呢”

“不用看,肯定是鹅盖子。”刘军浩只随便听下他的描述,就知道那里边是什么鸟。

“真的假的,你不看也知道?”徐晓丽也凑过去看,只见那鸟无视他们两个的注视,仍然一动不动的蹲在窝里边。

“真是鹅盖子呀”说话间,张倩跟着走了过去,她朝树下看了一眼,略显惊讶的叫起来。

“神了”庞旭禁不住伸出大拇指夸赞几句,然后又询问起他如何猜测到的。

“哥们会天眼神通……”刘军浩本想卖个关子急急他,结果看老婆那边也用充满求知欲的眼光看着自己,他只能照实说。

“你们看这矮树丛,这树叫呼啦秧。只有鹅盖子喜欢在它下边坐窝。另外就是鹅盖子是大青山中的两大傻鸟之一,这东西孵蛋的时候和家里的母鸡一样,任谁赶都赶不走,不信你们看”刘军浩说着用手中的木棍在地上猛敲。

那鸟完全没有逃走的觉悟,而是翅膀扑棱着乱叫,似乎还想啄它们一通呢。

“这鸟可真是傻大胆!”庞旭见过后,忍不住也赞叹一句。

“另一种傻鸟是啥呀?”徐晓丽跟着问道。

“这个张倩肯定知道”刘军浩扭头看着老婆。

“冒失鸟?”张倩好歹在刘家沟生活了近两年时间,对一些常见的鸟儿还是有印象的。

“回答正确,那鸟和鹅盖子差不多,也是傻到透顶的类型。想捉它很容易,随便在空地上挖几个杯子大小的洞,然后往洞里边撒些玉米,冒失鸟看到后会伸着头往洞里边捉,结果一个倒栽葱插进洞中,就再也翻不过来身子。”刘军浩将两种鸟略微介绍了一下。

有句老俗话叫“鹅盖子、冒失鸟,捉住不叨晓”,意思是说这两种傻鸟你捉到也没什么用处。

“真的,这么简单就能抓到?”徐晓丽很有些不相信。

“除了这鸟,其他鸟没这么傻的,一种鸟有一种鸟的捉法。”刘军浩笑着回答。

“我说你小子刚才怎么没看就能够说出那鸟的名字,你是根据我说的话判断出的吧,再换一种鸟肯定不行?”庞旭见不得他显摆的样子,开口打击到。

“呵呵,不是哥们给你吹,这山上你随便点个鸟窝,我连只看两眼,就知道是什么鸟垒的,十次最少能够猜对九次。”

“你吹吧,反正我们也不懂。”徐晓丽那表情明显不相信,真和庞旭是两口子,连着表情都一样。

“那咱们试试?”好久没玩过这游戏,刘军浩倒是激起了几分性情。

“好呀,我给你找鸟窝,那个是什么做的?”山上鸟窝多,没走几步,庞旭就发现一个。

“这个难度太低,一瞧就知道黄鹂做的窝。”他打眼一瞧,说出名字。仿佛是验证他的说法似地,一只黄褐色的大鸟施施然的从他们头顶飞过,然后落入窝中。

“你不是碰运气的吧?”庞旭两口子很不甘心这样的失败。

“呵呵,戏水知鱼情,近山懂鸟音。我们村的孩子们小时候哪个没和鸟打过交道,捉鸟是家常便饭,对什么鸟在哪种树上坐窝,用什么材料那是一清二楚。比如说这个黄鹂鸟,它一般都把窝做在臭椿树上或者松柏树上。那窝也很好辨认,一般都是用头发、羽毛、细草做成的。你们看,这窝做的小巧玲珑,一般鸟根本做不来。”

刘军浩解释一番,反倒激起了庞旭这货的性子,一路上不断找鸟窝让他猜。

真像刘军浩说的那样,十次有九次都猜得正确,猜错的那次是一个碗口大的树洞。刘军浩本以为是啄木鸟做的巢,谁知道庞旭踹了一脚后,里边飞出几只唧唧乱叫的麻雀。

其实严格说起来,他并没有猜错,那鸟窝绝对是啄木鸟啄出来的。不过应该是后来出于某种原因废弃掉,麻雀们偷偷征用了。

这老家贼,现在想起它们张倩两人就直咬牙。(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