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次上山,打的就是在山上野炊的心思。因此出发的时候根本没带干粮,只随身携带了一些调料。

一路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旅途无聊,转过山脚,刘军浩就领着三人偏离山路,转向朝发现娃娃鱼拿到山溪走去。

到了地方,刘军浩让他们耐心等待,说自己要去方便一下。等看不见人影后,他悄悄地将石锁打开。那泉水哗啦啦的倾斜入溪水中,继而鱼儿活跃起来。

害怕被他们看出异常,刘军浩并没有呆的太久,只是绕了个大圈朝回走。

“快看,那个就是娃娃鱼,它朝上游去了”刚走到张倩身边,就听到她扯着嗓子大叫。

“嗯,快跟上,别让它钻到水中跑掉。”庞旭这伙也显得相当兴奋,一路跟着追看。

刘军浩扫眼过去,已经将水下那只娃娃鱼看清楚,个头不算大,还不到四十厘米,应该处于幼年期。

不一会儿,他们身后又钻出一条八十多厘米长的。那个头小点的娃娃鱼一看到大块头的那只,赶忙身子闪到一边为强者让路。

足足一个小时,众人过足了眼瘾,那几只娃娃鱼将溪水中的鱼儿吃干净后,也消失在水面下。

“这山溪的源头在哪里?”看完娃娃鱼,张倩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应该就在大山中吧,据说是从一个山洞流出的地下水,有人曾经到过……”关于这条山溪的来历,刘军浩也只是闲聊的时候听人提起过,说是就在这片山里边有个山洞,溪水是从那里流出的。而且好

像那山洞有个奇怪的地方是里边时不时的流出一种白鱼,这白鱼吃了可以治病。不过时间太长他记得并不真切,忘记是在哪座山中。

“山洞,那里可能有宝物呀。”庞旭游戏打多了,现在一听到山洞、深潭等人迹罕至的地方,就认为有宝贝存在。

“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徐晓丽对他知之甚深,一听就知道他又要说游戏,赶忙截住话头。

“嘿嘿,习惯习惯”这人脸皮倒是厚,被老婆扫了面子,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

“咱们沿着溪水朝上游走吧,以前电视上不是有个寻找长江源的活动吗,咱们今天来个寻找山溪源头怎么样?”张倩看着这条蜿蜒曲折的山溪,来了几分豪情。

“同意!”庞旭立刻举手同意,他现在还念念不忘探宝呢。

见徐晓丽也一个劲儿的点头,刘军浩开口叫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咱们就继续走吧,不过等下你们可别叫累。”望山跑死马,走山路不是这么容易的。

喊上小皮,抱着悟空,他们继续朝上游走去。

几个人沿着山溪一路走走停停,在刘军浩的泉水作弊器下,倒是见到了不少娃娃鱼,刚开始还有些新鲜,等见得多了也没啥感觉。

刘军浩一路偷偷的数过,十八条,这应该是比较全面的一个数字。至于更上游,肯定还有不少。

走了三十分钟,庞旭这伙率先坚持不住,口中不住叫着“怎么还没到,怎么还没到?”

接着徐晓丽也开始气喘吁吁,他们两口子,一看就知道疏于锻炼。看看张倩,大气儿还没喘呢,刘军浩暗中摇了摇头,看看时间也不早,让他们停下来歇息。否则照这个精神头,即使找到了源头,下午

也没有力气回来。到那个时候,总不能让自己和老婆背他们吧?

“女士们,先生们,咱们的探险行动到此为止如何?”听说休息,庞旭根本顾不上看石头上是否脏,直接一屁股蹲坐在上边。

“同意……”徐晓丽有气无力的回答。

“那……就到这里”张倩虽然有继续探幽的决心,可是看到人家两口子的模样,她没好意思将心里话说出口。

“累死我了,洗把脸再说”歇了半个小时,庞旭才恢复过来,走到溪水边洗脸。

结果他一扭头,却发现溪水的水草上挂着拳头大小的东西。再仔细一看,里边似乎还隐藏着一个鸟头:“那里是不是一个鸟窝?”

“嗯”刘军浩顺着他的手势望去,也看清楚那水草上的东西。这水草叫毛腊子,是一种草药。夏秋季节,它的顶端会解除一种暗灰色长穗状的腊子。以前农村人小伤一般都不上医院,直接把毛腊子揉碎

在伤口上涂一层就可以。毛腊子止血效果很好,用这个涂在伤口上,伤口恢复的特别快。

“那鸟在孵蛋……什么鸟蛋呀?”徐晓丽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别致的鸟巢,因此很感兴趣,特意掏出相机对着照了一张相片。

“这个不好说,说不准”刘军浩摇了摇头回答。

“哦,也有你不认识的呀”其他三人都奇了怪,刚才一路猜下来,除了那个意外,其他的都是完全正确,现在竟然不知道这窝是什么鸟垒的。

“这鸟窝我倒是知道是什么鸟做的,除了芦苗子,其他鸟不会这么做窝。”芦苗子这鸟也属于傻大胆类型的,它做窝的时候好像根本不考虑稳定性的问题,在芦苇叶子上,甚至孱弱的水草上边随便将鸟

窝一悬挂就可以。

这种窝只要来个三五级风,或者突然涨水,立马就被冲毁。

“那你刚才怎么说不认识?”张倩好奇的问道。

“主要是我没有看到里边的鸟蛋,所以不敢肯定,要知道芦苗子的窝里边不一定只存有自己的蛋,很有可能还有布谷鸟的蛋。”

布谷鸟,又叫杜鹃,这鸟懒得出奇,自己从不做巢,产卵的时候直接把卵下在别的鸟的鸟巢中,然后让人家帮忙孵化儿女。

最常被利用的就是画眉和芦苗子,布谷鸟把鸟蛋产在芦苗子的窝里边后,那家伙根本认不出来。等布谷鸟孵化出来,会直接把小芦苗子推出鸟窝。

“‘杜鹃叫得春归去,吻边啼血苟犹存。’以前觉得这鸟挺凄惨的,现在一看,和麻雀一样,都是属于不劳而获的类型。”自从出了燕子那档子事儿,张倩现在对这类鸟是深恶痛疾。

“呵呵,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本就是自然界的定律。”刘军浩倒是对这鸟没有多少厌恶。

“那咱们看看,里边有杜鹃蛋没有,如果有的话就把它扔掉。”徐晓丽也觉得芦苗子很可怜,准备帮它一把。

“看看倒是可以,不过最好不要扔掉,否则芦苗子会跟你急的。”刘军浩以前做过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结果那老芦苗子跟着他叫了二里地。

他使劲用木棍在水面上击打了一下,孵卵的芦苗子受到惊吓,尖叫着飞上天空。

“看那个,那个就是布谷鸟的蛋”刘军浩眼尖,一眼就看出其中一枚黄褐色的蛋比其他鸟蛋要大上不少。

“赶紧下水把它捡走呀”徐晓丽仍然念念不忘偷蛋。

“还是不了,咱们继续走吧”刘军浩虽然对布谷鸟这种行为不耻,但是也没有仗义出手的想法。

“耗子,让小皮去抓个野兔吧,咱们中午做烤全兔吃。”庞旭这人的确不负吃货的名字,这次刚坐下,还没等歇息好呢,他已经惦记上吃了。

“烤全兔,可以呀,你们谁身上带的有刀?”刘军浩这些日子兔子肉都吃烦了,因此领小皮出来前就没打算让它捉兔子。现在庞旭提出来,他倒是有心侍弄,可是一摸口袋,根本没带刀具。

“我有,你看这个行不行?”徐晓丽随手把钥匙链子递过来,上边带着一柄中指那么长的小刀。

“这个太小……”刘军浩伸手接过来掂量了两下,刀锋没有开刃,笨的和老奶奶牙没什么两样,用它给兔子剥皮剔骨,那纯属开玩笑。

“不用刀也行呀,要不咱们做个叫花兔吃。”庞旭嘴中又冒出个新词。

“叫花兔?”刘军浩听的一愣一愣的,不是自己谦虚,这名字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呢。

“有叫花鸡自然有叫花兔了,那个原理差不多的。”这人一听众人都不懂,略显得意的介绍道。

“你这种创新精神倒是值得鼓励,可是你确定能烤熟吗?叫花鸡个头比较小,随便用黄泥一糊就行,可是兔子这么大的个头,更何况它的皮毛是整张皮子,怎么烤?”

刘军浩一连串的反问让这吃货傻眼,庞旭也是纸上谈兵的主儿,真要动手做饭,他和徐晓丽两人都只会动嘴。那啥……眼瞅着这都快结婚了,两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常做的还是煮方便面呢。为此徐晓丽曾

经向庞旭抱怨过几次,说你看人家刘军浩,啥饭都会做,张倩每次放学回去只要拿起筷子吃就可以。

庞旭也振振有词,说张倩最初也不会做饭,学了不到半个月,做出的饭很好,让她也跟着学来着。

可是这两人都懒得动手,到现在为止,做饭的章程还没确定下来。

“那你说咱们怎么吃?”末了张倩开口问道。

“还是抓点鱼烤着吃吧,那个容易熟,”刘军浩想了想回答道。

“小皮呢,它怎么办?”黄斑皮生下来就不是吃鱼的主儿,因此小皮对含有鱼腥味的东西也不怎么感兴趣。

“让它到树林中自己抓个兔子吃吧。”到这份上,刘军浩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