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听说过,人吃鱼,好东西让兔子吃,等下抓来了我自己烤。”庞旭和兔子较上劲儿,已经打定主意等下烤个兔腿眼馋其他人。

“抓鱼怎么抓,咱们也没有带网兜呀?”这个时候,徐晓丽又提出一个实际问题。

“这个好办,等下给你们表演一个空手捉鱼。”刘军浩有石锁作弊,抓鱼自然是轻易而居的事儿。他已经打算好了,等下到躲到没人的地方进石锁抓几条鱼弄回来,这样既省时又好吃。

“牛皮越吹越大,哥们就不相信,你什么都懂,等下给我徒手抓个二斤黄鳝试试。”庞旭看这山溪中碧水清清,好像根本没有黄鳝的样子,就刻意给他提高难度。

“那哥们就给你表演一个”他本想懒省事呢,现在庞旭一追问,倒是有了继续展示才华的心思。

“看好了,给你们来个妙手空空抓黄鳝。”刘军浩并没有选石块较多的那片溪水岸,而是选择将地点选择在北面的土坡。那里的水流较缓,因此泥土并未全部被流水冲走。

张倩站在不远处笑盈盈的看着刘军浩耍宝,她已经猜出老公会用什么方式抓黄鳝,肯定是声诱。上次见他展示过这么一招,给人的感觉很神奇的,很期待等下徐晓丽他们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可是刘军浩的举动再次出乎她的意料,人家并没有立刻把手伸进水中弹指,而是蹲在岸边看了一会儿,接着伸手在岸上抓了几大把白草。

“想用水草钓黄鳝,你这种创新精神也只得鼓励。”庞旭跟在后边看了小半天,啥也没看明白,为了显示自己不那么无知,他故意开口打击。

“呵呵,是不是创新你等下就知道了。”刘军浩头也不回的继续抓水草,看到椭圆形的洞口就用水草死死的堵住。

一连堵了二十多个,他才停下手,净了净手上的泥土。

接着深吸一口气,将手伸到水中。

“嘣咚……嘣咚……”清脆的声响从水中传来。

“这又是啥高招?”庞旭越看越迷糊,现在已经懒得动脑子猜了。

“你老公到底想干啥,不会是想让咱们中午吃空气吧?”旁边的徐晓丽同样不解。

“放心吧,肯定有鱼让你吃的。”张倩倒是信心十足,毕竟那招数她已经见过几次,知道绝对有效果的。

“太阳呀,快抓,一条黄鳝朝你游去了……”庞旭在刘军浩旁边蹲的两腿发麻,刚要站起来,突然发现不远处游来一条黄鳝。这吃货二话不说,直接探身抓去。

结果,半个袖子湿透了,手中抓一大把水草,黄鳝却没了踪迹。

“干什么你,你不动手我已经把它抓到了。”刘军浩相当郁闷的站起身子换地方,说啥也不让这人靠近自己三米以内。这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他继续跟着说不定真一条鱼也抓不到。

没五分钟,又一条黄鳝被引了过来。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黄鳝脖子,然后使劲儿一抛,已经扔到岸上。

“这声音能把黄鳝引来?”庞旭倒没有笨到离谱的程度,终于看出几分门道。他也学着刘军浩的模样,将手伸到水中弹嘣着。

可惜这人没什么天赋,手指发出的声音好像弹棉花一样“啪……啪……”将一群小蝌蚪吓得四散逃窜。

“哈哈哈”旁边的徐晓丽和张倩一直在观察呢,看到这个结果都大笑起来。

“笑啥笑,这次是失误”庞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伸手尝试。

不到半个小时,刘军浩就抓了三条大黄鳝。庞旭那边看的相当羡慕,最后只能放低姿态请教。

这也不是什么高深的秘法,因此刘军浩没有藏私,将手指弹水的力度和角度给他详细讲了一遍。得到指点,这次庞旭倒学的有模有样,不过抓黄鳝时的“快、准、狠”并不是三五分钟就能学会的。他的手速太慢,看到黄鳝也抓不到,好几次都眼睁睁的看它们溜走。

“好了,差不多了”在岸边蹲了四十多分钟,刘军浩的膝盖也完全发麻,他站起身子做了几个扩胸运动,接着朝回走去。

“就这些,这些不够我们吃吧?”庞旭看着那四条黄鳝,有些疑惑的问道。

“谁说只有这些,过来跟着我捡黄鳝吧,保管更让你们大吃一惊。”刘军浩转身走到刚才塞水草的地方。

伸手猛然把白草团一拉,接着拇指和食指快速插进洞中。“起!”随着一声大喝,一条二三十厘米长的黄鳝扔到岸上。

“这……也可以?”的确让人大吃一惊。不但庞旭两口子嘴巴张的大大的,就连张倩也相当惊讶,实在没想到自己老公还埋藏了这么一招呢。

“李宁,一切皆有可能。有什么不可以”刘军浩口中开了一句玩笑,手却越来越快。随着他的手动,那拇指粗的黄鳝、泥鳅、甚至龙虾、黄鳝、鲫鱼壳等等一个个都被他捉到岸上。那些洞穴很少有落空的,五分钟的时间,捉到的鱼足够他们吃了。

“浩哥,你这招太帅了,一定要给我讲讲原理,把我教会。有机会我也在人前显摆一下。”庞旭现在两眼直冒星星,他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捉鱼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呵呵,原理你肯定知道,只是不肯动脑筋而已。”刘军浩笑着看着他们,想给三人一个表现的机会。

“这白草也是一种草药,鱼类闻了之后会昏厥,对不对?”张倩盯着那捉上来的黄鳝看了半天,发现它们的动作大都很迟钝。

“沾那么一点边,思路正确,答案错误”他仍然没有说出答案。

“鱼类喜欢白草的味道?”一听这个答案,就知道庞旭那家伙没动脑筋。

“会不会和氧气有关?”徐晓丽不太肯定的问道。

“对头,就是氧气的原因。”刘军浩笑盈盈的结开谜底,他发现以前还真小瞧这个女人了,智商并不太低呀。

鱼类虽然在水中生活,但是不管是哪种鱼类,它们脱离了氧气同样无法生存。刘军浩当初用白草团将洞口堵死,就是防止外界的氧气进入洞内。这样等洞内的氧气消耗完毕,那些黄鳝泥鳅感觉到窒息,会发疯的想逃出洞口。可惜那里早已经被白草堵住,因此它们干着急没办法,最后因为缺氧而昏厥。当然这个时间要把握好,大概在四十分钟左右,时间太短,黄鳝尚未将洞中的氧气耗完,你肯定捉不到。时间太长,捉到的黄鳝已经憋死了,根本不新鲜。

不过黄鳝这东西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它的分洞比较多,堵塞的时候需要注意把周围的洞口全堵住,否则仍然没办法抓到它们。刘军浩有几次落空的原因就是没找到隐藏的洞穴。

当然整个过程中,辨别洞穴也很重要,螃蟹的洞是椭圆形,有些洞口还有一些丝丝拉拉的痕迹,那是蟹脚留下的。水蛇洞和黄鳝洞最相象,都是圆形,不过仔细辨认也能区分开。黄鳝体表有粘液,因此洞口很光滑,而水蛇则不同,洞壁毛糙。至于沟边的老鼠洞,一般都离水较远,洞口也很开阔,不远处还有一堆泥土……

“这招看似简单,但是道理却不简单。”听人家讲到最后,庞旭也没有了嬉皮笑脸的表情,“你小子是怎么想到的,这可真是个创新了。”

“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这都是几千年来劳动人民的结晶,刘家沟的人差不多都会。”刘军浩笑着解释。他没说完的是,这方法人人都会,可是其中的道理,他也是想了很久才明白的。

“我就说嘛,你小子智商还没高到那种程度”听他这么一说,庞旭又打击起来。

“沙沙……”正说着,小皮打猎回来了,只见它口中还噙着一个肥嘟嘟灰黑色的家伙。它的力度把握很好,并没有将那家伙咬死。

“这是什么东西,好可爱呀。”张倩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那东西,赶忙叫着:“小皮,快点松开。”

虽然不解,但是黄斑皮还是忠实的执行了命令,将这个肥嘟嘟的家伙放在地上。

“竹鼠,是不是竹鼠?”徐晓丽倒是见过这种动物,她家隔壁就有人当宠物养。

“学名好像是叫竹鼠吧,不过我们都叫它竹狸子。”可能是因为方言的原因,大青山的很多动物后边都加了一个儿化音“子”。比如那狐狸,就叫草狸子,云豹叫草豹子。

眼前这东西可不常见,刘军浩只是模模糊糊的有印象。这东西大青山比较少,平时难得一见的。它穴居生活,主要栖息在竹林或者松树林下,当然有时也能够在草丛中见到。它的洞穴很浅,据地面只有二三十厘米。竹狸子的洞穴很好辨认,它们一般挖好洞穴后都会用细土封洞口。这东西的肉很嫩,吃起来相当可口。以前大青山竹狸子倒是很多,不过同样因为人们捕杀的原因,它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小皮能抓到竹狸子,应该有运气的成分存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