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啥……这是娃娃鱼苗?”当二麻子点出木盆中那“鱼”名字时,几个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的倾向。

这东西和他们见到的娃娃鱼差别太大了,怎么看都觉得像大点儿的蝌蚪……至于娃娃鱼,任你怎么瞧,也从它们身上看不出端倪。

“嗯,广喜说的没错,这东西就是大鲵幼苗,一般它们长到十厘米以上的时候才能看出形体差异”赵教授在后边接口解释道。

感情……赵老爷子早认出来了呀。

“一个娃娃鱼苗还想难得住我,你们经事儿少不知道。以前刘家沟这片山上娃娃鱼多得是,我们小时候闲着没事都拿着网兜下水捉,每次都是弄一洗脸盆回去喂鸡,老母鸡特别喜欢吃这玩意儿,吃了也肯下蛋。”

没搞错吧,用娃娃鱼喂鸡,不但刘军浩他们,就连赵教授听的脑袋上也直冒汗。好像娃娃鱼比鸡贵重多了吧,现在一条鱼苗也值大几百,一只鸡最多百元,哪多哪少……

“当时根本不知道这东西贵重,现在等知道的时候晚了”二麻子略微解释了一下,然后又问道,“这几条娃娃鱼苗你们是从跑马溪中捉的吧?”

“广喜叔,你也知道那里边有娃娃鱼?”听了这话,刘军浩立刻醒悟过来,跑马溪就是他们上午经过的那条山溪,平常人们一般不叫名字的。

“你说呢,”二麻子开口反问到。

“那你……”刘军浩这边纳闷起来。看人家的表情,好像早就知道里边有娃娃鱼了。想想也是,他和赵教授随便上山一趟就能发现,村里怎么会没有人发现呢。不过刚才二麻子的举动,似乎是想让他悄无声息的将娃娃鱼送回去。

“山里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咱们能给后辈保住一些就保一些吧,不然再过十数八年,恐怕里边连个老鼠都看不到了。”二麻子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去年秋天上山采蘑菇的时候就在溪水中发现了娃娃鱼,不过当时害怕引来别人偷猎,因此并没有声张。

感情……人家的觉悟也不低呀。刘军浩发现自己还真有点小瞧二麻子。人家可比自己能保守秘密,这都快半年,那娃娃鱼的信息一点都没有透出。反倒是他这边才几天工夫,就传了三四个人。

二麻子如此,刘五爷也是如此,在刘家沟老一辈人的心中,也许并没有将那些野生动物看的多重要。或者唱高调,说它们是人类的朋友,我们应该给予保护。

可是他们都有一个朴素的思想,那就是别把山里的东西掏干净了,要留一些东西给子孙后代。

这才是真正的大青山山民,他们知道应该向大山索取什么,也应该保护些什么。

末了,赵教授才询问起他们发现娃娃鱼苗的情况,刘军浩自然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叙述一遍。

“那泉眼口肯定是个山洞,里边应该还有不少娃娃鱼存在,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小娃娃鱼冲出山洞。”没等赵教授开口,二麻子已经下了结论。

庞旭两口子看时间不早了,也张罗着返程。那竹鼠原本张倩想养来着,后来耐不住徐晓丽软磨硬泡就给了他们。她主要考虑这东西在山上不少,以后想养的话有的是机会。

至于那娃娃鱼苗,暂且放在木盆中,准备等明天有时间再放养到山溪内。说是放养,刘军浩这边已经做好打算先在石锁中养一段。毕竟它们的个头太小,根本没有自保能力,万一放回山溪中被水鸟老鼠什么的盯上,那指定玩完。

***

桃花粉红,梨花雪白,油菜花金黄……再加上映山红、蒲公英等花儿相继开放,总之三四月份的刘家沟到处都是花的海洋。

春日暖暖,花香陶醉,他院中的动物彻底热闹起来,尤其是土蜂子,更是一天到晚忙个不停。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采了三斤多蜂蜜。给赵教授家送一些后,剩下的准备等五一回市里边的时候全部给张妈带回去。

外边热闹非凡,石锁内同样如此。星星点点的,成片片的,一团又一团的野花绽放。走近前细看,不时可以看到指甲盖大小的石鸡在草丛间跳跃。

在泉水的滋养下,它们的生长速度明显要比外边的快上不少。后院那些才刚刚长出后脚,这些家伙四肢全部长出,尾巴已经快消失了。

等它们长大了都是钱呀,刘军浩的脚下愈发小心,生怕一不留神踩到石鸡。

刚走到池塘边上,却惊动了几只正趴在沙土堆上晾盖的老鳖,它们一见有动静,立刻连滚带爬地逃回水里。

泉水带着一股暖意,刘军浩蹲在水边随便划拉了两下,几只半透明的河虾就捧在了手中。生吃螃蟹活吃虾,这河虾正是吃的时候。他把虾头去掉,虾身去皮,放在嘴中一嚼,味道很是鲜美。

刚才还琢磨着中午吃什么菜呢,就它们了,清炒河虾。

想到这里,刘军浩拎起网兜在池塘中划拉起来。很快,就捉了小半桶。

要从空间里出来的时候,他才想起正事儿,自己是进来割细发草的。前两天一个游客过来的时候特意交代的,说让帮忙编织一个枕套,另外弄些野菊花做枕头,人家急等着送人呢。

去年石锁中的细发草并没有多少,可是经过一年的生长,完全在沙土地上蔓延开。除了野菊花,就属它们多。

将河虾和细发草提出后院,刚歇了一口气,刘启勇捧着一把荆芥进入院子。荆芥这菜有些发苦,刘军浩并不喜欢,因此春上的时候并没有播种。可是张倩喜欢,上次看刘启勇媳妇在菜园中采摘,就随口提了一下,没曾想人家今天送上门了。

“小浩叔,这是你刚捉的虾吧,给我弄一些,中午家里有客人。”刚坐两分钟,刘启勇又盯上水桶里边的河虾。

“没事,你吃多少自己弄”来而不往非礼也,捉的河虾多,正巧送一些回去让人家尝个鲜。

讨到河虾后,刘启勇并没有离开,反而继续坐在那里闲聊。

正说着话,悟空捧着一大把桑叶跑回来了。

猴子一看到主人,立刻吱吱叫着上前献宝。

这家伙,早上就让它去采桑叶,到现在才回来,肯定是到什么地方玩疯了。

将桑叶放在石板上,悟空又翻身回屋吃力的把养蚕的纸箱子搬出来。

“你还养的有蚕?”刘启勇本以为猴子抱出来的是什么宝贝东西,结果扭头一看,发现里边是春蚕。

“嗯,”刘军浩点点头,“在家闲着没事,问毛孩子要了几个。反正小时候养过,养起来也不费啥力气,你要不要,我这有多的,要的话给你弄几条,回家没事养着玩。”

“我要这玩意儿干啥,都这么大的人了,哪能跟小孩子……”刘启勇这话茬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貌似人家刘军浩比他还大几个月呢,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头吗。

于是他又在后边跟了一句:“我没说你呀……”

汗,刘军浩也听得挺不好意思的,早知道别让悟空把蚕拿出来。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大人都觉得养蚕有点不务正业。

他讪讪的解释道:“我这也是没事的时候瞎弄……”

“我知道,你空闲时间多”刘启勇跟着点头,心中略微有些羡慕。真是啥人有啥命,村里人提起刘军浩,都说人家是懒人有懒福。

悟空见主人不动手,就抱起纸箱子在石板上一翻。稀里哗啦,蚕沙、桑叶、连通白胖胖的春蚕全部落在石板上。

“咕咕”贪吃的斑鸠一看到虫子,立刻扑棱着翅膀飞了过来。

猴子舞动着爪子驱赶了几次,终于将斑鸠赶跑。

这家伙将新采的桑叶放入纸箱中,接着又伸出毛绒绒的爪子把蚕一只一只的捏进纸箱子内。

“啧啧,你家这猴子真没白……”刘启勇看悟空像模像样的给蚕换桑叶,口中忍不住称赞了几句。虽然以前也见过猴子耍宝,可是见到这情形,他还是有些惊讶。

“呵呵,这家伙喜欢跟人学”刘军口中自谦着,心里却相当得意。说起来,悟空给主人长脸的次数不少。拿这养蚕来说吧,只跟在后边学了几次,现在采桑叶喂蚕的任务就交给了它。

当然这也需要猴子感兴趣,没兴趣的事儿你说破天它都不会干,要不就是故意捣乱。

临走,刘启勇才说出来来意……媳妇想买几只水鸭子回去养着,央他过来问问行不行。提起刘军浩家的鸡鸭,村里人没有不眼热的。

那母鸡个头能长到八九斤重,特别肥实。也因此,现在基本上家家的孵化小鸡都是从他那里买的鸡蛋。

这鸡崽孵化出来就是不一样,个头长得特别快。刘五奶曾经专门做过对比,家里母鸡抱窝的时候,她从刘军浩那里买了十几个鸡蛋,然后又把自家母鸡产的七八个鸡蛋也随上。

结果小鸡刚出生就能看出差别,十来天的功夫,自家的鸡崽比从刘军浩那里弄来的要小上一轮。

刘启勇媳妇春上想养些鸭子,原本打算到街上买鸭苗,可是想到刘军浩家正好有鸭子,就动心思想买两只老的。人家那个和别的鸭子不同,产蛋还可以自己孵化。

***

不好意思,上一章章节名错误,应该是珍稀鱼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