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日子水鸭子陆陆续续卖掉不少,现在只剩下二十多只,原本刘军浩不打算再卖的,不过村里人想买,自然没说的。只是有些事情要事先说好,他家这鸭子是野鸭,可是会飞的。因此弄回去后要把翅膀剪下,等养熟了再撒开,不然肯定要朝回飞。

末了,他还提了个建议,最好买些鸭蛋回家让母鸡孵,这样最简单。

刘启勇听他一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没再要求买老鸭子,要回去先和媳妇商量一下。

将人送走,刘军浩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张罗着开始做午饭。给老婆做个凉调荆芥,自己则是清炒河虾应付。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倩提起山上的野草莓,说是那东西已经成熟,让他下午没事的时候采些回来榨汁儿。

草莓熟了?算算季节,差不多是这个时间,不过令刘军浩纳闷的是老婆这几天每天忙着上课,根本没时间上山转悠,她怎么比自己还先知道这事儿。

“我在学校的时候看到有学生摘着吃了”

难怪,听了她的回答,刘军浩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那是什么表情?”张倩一看老公脸上的表情,还以为他暗笑自己贪吃呢,就伸手上来拧他。

“我哪敢呀”刘军浩这边赶忙连下保证,下午一定多采些草莓回来。

“对了,你去的时候把相机也带上,多拍些照片,等回来传到十八楼网站上。”张倩又叮嘱一句。

“知道”刘军浩点头同意,其实就算老婆不说,他也有这个打算,毕竟自己还是村里的义务宣传员。

领着悟空小皮等赶到地方,他才发现自己来的有些晚,几个老人早已经在沟渠边采上了。

这几个老人是上次王老爷子领过来的,他们考察过刘家沟的环境后,相当一部分人决定在这里住一段,体验体验安静舒适的农村生活。

以前刘家沟的游客几乎都是青年人,他们从网络上了解刘家沟的相关信息后,趁空闲的时候来这里舒缓工作学习的压力。老人们则不同,主要是懒得动,不愿跑这么远过来旅游一趟。他们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有上山下乡的经历,在他们看来,农村无非就是那个样子。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王老爷子身体变化,他们还真不想来。等来过之后才知道人家所言非虚,这里确实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也因此,春上刚盖好的那十来间房子没多久就销售一空,全是他们租住。最近一段时间,刘广聚又张罗着开展二期工程。不少老人在这里安家的同时,也给自己其他朋友打电话,邀请他们过来游玩。

哪个老人没几个朋友,最近一段时间,来刘家沟参观游玩的老人明显多起来。这些老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或搬个小凳子坐在大堰塘边垂钓;或拎些小鱼过来观鸟;再不就是拎上小锄头,到山间寻兰访幽。

他们的日子可比年轻人过得自在许多,根本不用考虑上班的事儿,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村宾馆不够住,剩下的老人自然分散到村中的农家乐里边去。

互相打过招呼后,刘军浩不想跟人家争抢野草莓,就返身朝南山坡上走去。

那里远些,不过草莓更多。

泉水的能量的确不凡呀,看到漫山遍野的野菊花时,刘军浩不由得在心头发出一声感叹。先前他挖野菊花的时候,害怕将这片地挖伤了,偷偷用泉水把剩下的浇过一遍。现在山坡上的野菊花已经长到了二三十厘米高,明显要比别处的旺盛不少。不单它们,其他杂草也长势喜人。

这下赤兔有口福了,他随手把缰绳一解,然后任由它吃草,至于他和悟空则四处寻摸起野草莓来。猴子眼睛尖,找野草莓比主人可快多了,没一会儿,就在灌木丛中找到一大片。不过这家伙摘了草莓后,只顾往自己嘴里塞,根本不往小筐中扔。到最后,它更是懒得采摘,直接坐在筐边,趁主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伸出爪子在筐中抓几个吃。

这家伙,身上绝对有根懒筋,刘军浩哭笑不得的对着它的脑袋弹了几下。然后让猴子将功补过,帮自己摘草莓。

将小竹筐采的半满,刘军浩停下手。这草莓虽好,可是却不经放,反正什么时候想吃山上都有,还是吃新鲜的好。

想起中午张倩交代的事儿,他又拿出相机四下拍照。四月的山间,到处是景致,他的相机打开起就没停过。

悟空在主人身后跟了一阵子,觉得无聊,就转身溜走。

少了这个闹腾的家伙,自己终于轻松一会儿。见赤兔在不远处的草丛中吃的正欢,刘军浩朝石头上一坐,眯着眼睛想休息一会儿。结果还没睡着,悟空突然吱吱大叫着从远处窜了过来。

真是一刻都不安生,他本想把猴子训斥一顿呢,可是却发现这家伙在自己面绷得特别欢实,似乎得了癔症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儿?等猴子将爪子举到他跟前,刘军浩才看到那毛茸茸的爪子肿了一大块。

不是又被蜜蜂蛰住了吧……要说悟空因为偷土蜂蜜吃,被院子里的土蜂蛰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以说这家伙现在对蜜蜂是相当畏惧的,平时根本不敢朝芦苇垛前凑。这次是怎么回事儿,莫不是误伤?

猴子围着主人惨叫了四五分钟,最后终于安生下来,然后又拉着他朝出事地点走。瞧那意思,似乎是想让刘军浩帮它报仇。

虽然知道那蜜蜂早飞走了,可是为了安抚悟空,他还是任由这家伙领路。

没走多远,这家伙指着一块大石头叫了起来。

那东西在石头下……刘军浩才明白过来。感情蜇悟空的不是蜜蜂。在石头中的,那就只能是蝎子或者蜈蚣。这两种东西虽说在大青山少见,但也不表示没有。和癞蛤蟆一样,村里人对它们相当厌恶。癞蛤蟆还好点,虽然很恶心人,可是对人基本没啥威胁。蝎子和蜈蚣不同,稍不留神被它们蜇到能疼的你哭爹喊娘,眼泪直流。尤其是蝎子,这东西防不胜防,连村子也有不少。墙缝中、锅台下、草垛中甚至凉席下都有它们的身影。

以前调皮捣蛋的时候,刘军浩没少捉了蝎子偷偷塞进同学的文具盒中,因为这事儿,他被老师训过的次数不少。

早些年,村里穷,大部分人家盖得房子都是下层用石头筑基,上边垒上土坯。这种房子冬暖夏凉,很适合蝎子生存,也因此蝎子很多。

可以这么说,早些年村里哪个人一年要不被蝎子蛰上这么一两次,他就别说自己是刘家沟人。时间长了,人们的体内都产生抗毒性,到后来被蝎子蜇住不过留下一个针尖大的红斑,连肿都不起。

再后来,有人到村里收蝎子,一毛钱一个。村里人来了个全村老少齐动员,一个个打着手提灯四处找蝎子。半年功夫,村子的蝎子锐减,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盛况。九十年代村里人有了钱,纷纷把土坯房改建成砖瓦房,蝎子就完全转移到周围的山上,现在很少听说有人被蝎子蛰住了。

不管蝎子还是蜈蚣,春上都是毒性强的时候,难怪猴子刚才被蛰的上蹿下跳。

刚掀了两块石头,就见到一个半透明的小琵琶模样的蝎子显现出身子。这家伙大概感觉到危险,两个钳子张牙舞爪的挥动着,似乎随时想给人来一下。

刘军浩准备找两根木棍把蝎子夹起呢,谁知道那边悟空已经抓起石块上去了,它使劲儿一砸,刚才还耀武扬威的蝎子被砸的稀巴烂。

这家伙,把蝎子砸死干啥,能卖钱呢。不过想到猴子刚被蜇,怨念挺大,他也就没说什么。

左右下午没事儿,刘军浩想了想,准备在山上扒一些蝎子弄回去卖。听说蝎子百十块钱一斤,自己小半天如果能够扒上半斤蝎子,那收获也算不小了。

可是事情没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在石头堆中间划拉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捉了十几只蝎子,用这个卖钱,还不到两块呢。难怪村里人没有上山捉蝎子卖钱,根本不划算,照他的速度看,在山上扒半天石头,也就能挣五六块钱。

将蝎子拍照留念后,刘军浩本打算将它们扔掉,一想自己为这个花费的时间不短,就起了把蝎子带回去喂鸡的念头。这东西虽然母鸡不喜欢吃,可是说到底也是劳动成果,扔了多可惜。

正好那边赤兔也吃饱了,他抱起悟空跨上马背,悠哉悠哉的返回家中。

到了院前,翻身下马,在赤兔的臀部拍了两巴掌,那家伙老老实实的钻进马棚。十来只蝎子被他扔到罐头瓶中,为防止它们缺氧窒息死亡,刘军浩还特意用铁钉在瓶盖上钉了几个小洞。

歇息片刻,把相机上的照片全部拷贝到电脑上。他瞧了瞧觉得照片过于单一,就将刚采的草莓捡出一些,用泉水清洗过几遍,然后放在瓷盘中拍照。

要说在村里当了一年多的义务宣传员后,刘军浩的拍照水平见长不少,现在拍出的照片越来越有美感。那草莓用泉水清洗过之后,上边沾着些许星星点点的水珠,显得红嫩可人,娇艳欲滴。别说,就是他自己看来这照片也感觉口中生津,想先吃几个草莓为快。(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