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刘广聚的说法,现在刘家沟的品牌已经打出去了,至少在周边几个城市小有名气。我们要最大限度的利用好这个品牌,不但要让游客走进来,大山里的产品还要走出去。

以前没发现支书这么能说,现在听人家噼里啪啦的讲一大通,众人听的都有些激动。

要说他提出这个土鸡散养模式不错,很多地方都有过成功经验。前几年乡里边也有这个提法,不过限于交通条件加上没人响应,最后不了了之。现在路修通,最大的限制消失,在山上放养些小鸡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刘家沟附近的山坡林深草茂,那些虫子、草籽、浆果多得是,正好为母鸡提供丰富的食物。

“这个主意听着不错,可是万一招来野东西偷吃咋办,再说有个鸡瘟啥的,那可就损失大了。”刘五爷抽了几口旱烟,最后开口问道。他老人家说的是实话,就是在自家院里养些鸡鸭还经常被黄鼠狼偷吃,如果散养在山上,那还不是把母鸡往动物嘴边送吗?要知道山上可不止黄鼠狼偷鸡,还有草狸子、草豹子等等。

当然这些都不算大事儿,重要的还是防疫的问题。这两年好点,没听说谁家闹鸡瘟,前些年一到春季,家家的鸡都是成堆成堆的死。像刘五爷说的那样,真出点问题,估计到时候哭都哭不出来。

“五叔说的问题我考虑过了,咱们养那么多鸡总要找人喂养不是,野东西主要晚上偷鸡,可以安排一个人值夜班,再说养鸡场还要养狗,那东西灵性着呢。至于防疫的事儿,我去和兽医站联系,让他们按时过来打疫苗。”

听人家把能考虑的问题都考虑到了,众人最后也没啥说的。瞧那意思,大部分人都持支持的态度。想想也是乡里帮助解决部分资金,再加上村中垫资,最后到村民头上,一家不过集资二百元。这个数目要在前几年有些困难,可是现在,谁家拿不出来?

赵教授在这边听的相当迷糊,不知道刘广聚喊自己过来到底有啥事儿。等人都走了,刘广聚才说出意图,准备让他当养鸡场的技术员呢。

这不是扯的吗?赵老爷子哭笑不得的回绝:种植果树和养鸡根本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儿。

“村里想办养鸡场……那咱家的鸡以后咋办?”刘军浩回来刚把今天的议题讲完,那边张倩就惊动起来。

“没啥影响,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反正咱们又不靠养鸡挣钱。”他自然明白老婆心中的小九九,张倩害怕村里会搞垄断经营,统一定价这招。这并不是她一个人担心,刚才已经有村民问过了。刘广聚下的保证,村里不会干涉各家的养殖问题。其实就算这么做也无妨,反正刘军浩的主要收入都靠黄鳝,至于那些鸡鸭的收入进项,相当若干。

要说这次闹出的动静确实不小,只隔了一晚上的工夫,村里人就传遍了,见面以后都讨论的是这事儿。

不过刘军浩这边没太大的动静,该干啥还干啥。都将近一个月了,一滴雨还没下,虽然年前那一场大雪足够保墒,不过他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将院门一锁,然后打开石锁把前院的花花草草浇灌一遍。得到泉水的滋润,院中的草木越发的青翠,等浇到桃树下时他听到树上有动静,抬了下头,结果发现悟空正抱着一个青桃蛋子猛啃呢。

这家伙……前两天张倩还在叽咕说树上的桃子好像少了许多,会不会是猴子偷吃。当时自己笑老婆多疑,悟空嘴叼馋着呢,肯定看不上这些青桃。哪知道他想当然,那家伙早背着主人吃上了。

随着刘军浩一声呵斥,猴子乖乖的下树,不过这家伙手中还攥着一个啃了大半的桃子。莫不是桃子真能吃?这个倒是有可能,毕竟桃树可没少浇泉水呀。看那桃子被吃的没剩多少,刘军浩心中一动,也伸手摘了一个。

别看桃树不粗,可是结出的果子却不少,个个枝条都被压的弯着腰。刘军浩害怕树枝被压断,特意在桃树周围立了几个木架,然后把树枝绑在上边。

“嗯……”刚咬了一口,他的嘴巴立马咧了起来。太酸了,那鸡蛋大的青桃虽然不苦,可是那股酸意却让他口水直流,牙根都被酸倒。

刘军浩捂着脸站在树下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回过味儿,然后把手中的桃子塞到悟空手中。那家伙倒不嫌弃,直接抱着猛啃。没两分钟,就消灭干净,猴子显摆般的将爪子中那个乒乓球大小的核。

咦……看到那个尚未成型的桃核时刘军浩又是一愣。这东西太大了点吧?刚才随手摘得那个桃子不过才鸡蛋大小,这桃核就占了二分之一还多。这桃的品种不行……或者泉水也不是万能的?

回头找赵教授问下,让他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真不行的话换个品种嫁接。

想到嫁接的时候他突然冒出一个主意,貌似桃梅不分的,等来年春天可以在桃树上嫁接一枝梅树。到时候一树两果,桃子梅子一起吃。顺着这个想法,他的思路开始活跃起来,苹果树、梨树、枣树、核桃树等等这些都尝试一下,说不定自己还能创造出来个一树多果的奇观呢。

正在树下憧憬未来,却听到院墙外传来赵教授的呼喊:“小浩,快过来看看,你家蜜蜂咋回事儿,在打架……”

“蜜蜂打架?它们也能打架,老爷子你不会是逗我玩吧?”刘军浩迎着声把院门打开。

“你小子,我没事骗你干啥,赶紧过来看看,地上死一二百只了。”赵教授焦急的叫道。

“在哪里,在哪里?”听他说的严重,刘军浩赶忙跑到隔壁。

“这里”老爷子的声音在屋后响起。

土蜂子和蜜蜂打架?刘军浩看到面前的场景也愣住神。漫天的蜂群嗡嗡直叫,地上、花丛中、树叶上到处都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撕咬。地上还有不少缺胳膊少翅膀的家伙在蠕动,有土蜂子也有蜜蜂。

“怎么会这样,以前没有过呀?”他心急如焚的问道。这周围虽然是土蜂子的领地,但是也有不少其他蜜蜂进院子采蜜,还是第一次出现两种蜂群争斗的现象呢。

“按说这个时候不应该呀,蜂群一般在缺少蜜源的时候才会发生争斗。这个季节,山上的花儿开的到处都是,怎么可能缺少蜜源呢……真是少见”赵老爷子以前倒是见过蜜蜂争斗,可那一般在冬秋季节,像现在这情况,还真说不准是什么原因。

“赶紧把它们分开,不然等下院中的土蜂子要被咬死光了”看着地上蠕动的蜂子,刘军浩很是心疼,这下又要少多少蜂蜜呀。

“吱吱”悟空一点也没有注意主人忙得焦头烂额,它看到这情景相当兴奋,在地上又蹦又跳。

“怎么赶?”老爷子有点发懵,这东西可不会听人劝架,现在冲过去指定被蛰的一头大包。

“你家的雨衣、手套都赶紧拿出来,还有窗纱……”

披上雨衣,戴上手套、两个裤腿也用绳子扎严实,最后赵教授又帮他把窗纱遮挡在脑袋上,就这样刘军浩挥动着竹竿,全副武装朝蜂群冲去。

“嗡嗡”两窝蜂群斗的正厉害,被他这么一搅和,纷纷冲了过来。

隔着窗纱,看到鼻尖上近在咫尺的几只蜜蜂,他还是吓了一大跳。这要是没带窗纱,指定脸已经被蜇成大包子。

用手套使劲儿一划拉,将那几只蜜蜂打走,他开始舞动着竹竿发威。

“啪”“啪”在竹竿的舞动下,原本空中聚成一团的蜂群被完全打散,这些家伙没头没脑的乱冲起来,大部分都跟着刘军浩追赶,没一会儿,他身上上上下下爬了近百只蜜蜂。

可是有雨衣遮挡,这些家伙也只能干瞪眼没办法。

来回舞动了七八分钟,蜂群终于渐渐散开。还没等他开口庆幸,突然感觉到裤腿中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X”他在地上猛然跳起来,接着才发现刚才又蹦又跳,左腿上绑裤脚的绳子早松开了,有只土蜂子就是顺着裤腿钻进去的。

他赶忙退出战场让赵教授弄些牙膏涂在伤口上,等返回屋后再次傻眼,蜜蜂又都开始争斗。

“快看,蜜蜂好像都是从你院子中飞出来的,那里更多”赵教授抬头一看,却发现院墙另一侧似乎蜜蜂更密集,争斗也激烈许多。

“咱们到后院中瞧瞧是咋回事儿?”刘军浩又忍着疼痛跑回后院。刚进后院,他赶紧把窗纱遮好,漫天飞舞的蜜蜂完全炸了窝,土蜂子,蜜蜂搅在一起估计有大几千呢。

不过这次他似乎也找到原因了,靠近院墙根一个烂柜子附近,蜜蜂的争斗明显比其他地方更加激烈。

这衣柜是用杨木做的,也算是“历史悠久”,足有一二十年的寿命。上边被老鼠钻了几个窟窿,早已经不能用。翻修房子那阵儿,刘军浩嫌它碍事,就扔到后院中准备当柴火烧。只不过一直没来得及劈砍,也就搁在那里了。

蜜蜂们争得死去活来,就是为了那个烂衣柜?刘军浩大惑不解。(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