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烂衣柜似乎是两种蜜蜂争斗的主战场,他站在不远处瞧了几分钟,也没有看出衣柜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

别看土蜂子个头大,可是组织纪律比小蜜蜂差多了,基本上那些小蜜蜂都是两三个一起围攻撕咬的,很少和土蜂子一对一单挑。

一眨眼的功夫,又有十来只蜜蜂被咬死。刘军浩看的异常心疼,慌忙再次舞动竹竿敲打起来。

衣柜附近的蜜蜂争斗明显要比赵教授院中的激烈,它们看起来好像发了疯一般,一团一团的纠缠在一起。刘军浩刚用竹竿把它们驱散,这些家伙又开始在空中争斗起来,没两分钟再次落到衣柜附近。

见一连驱赶了好几次都没有效果,刘军浩才将注意力转移到烂衣柜上。近距离的观察他才发现衣柜的异常,那几个被老鼠咬出的大洞内不断有蜜蜂进进出出。

莫不是……他心中一动,上前猛然拉开衣柜的柜门,一股清淡的异香扑鼻而来。

“嗡”一大群蜜蜂立刻炸着翅膀朝他猛扑过来。

刘军浩赶忙舞动着手臂驱赶,将那些蜜蜂赶飞。他才注意到眼前的情况:只见四条三尺多长,仿佛石钟乳一样的蜂巢顺着柜顶垂挂而下,每条蜂巢上边都爬的是密密麻麻的蜜蜂。瞧那样子,一个上边大概有上千只。衣柜底部,还有不少蜜蜂的尸体。

他和张倩两人真是后知后觉呀,根本不知道蜜蜂什么时候在衣柜中做了蜂窝。看这个头,怕是刚开春就有。难怪这段时间院中的蜜蜂越来越多,原来它们把家也安在后院中了。

要说刘军浩几乎每天都要往后院来一趟,可是平时还真没注意。主要是这地方靠近拐角,他没事一般不会特意转过来的。

至于这窝蜜蜂的由来,他倒是猜了个七七八八。肯定是什么地方的蜂群炸窝,蜂王领着一大群蜜蜂出逃。至于它们选在后院安家,恐怕和土蜂子一样,都是受到那泉水的吸引。

看那蜜蜂一个劲儿的朝自己身上落,刘军浩才醒悟过来,现在不是追本溯源的时候,重要的是把这些家伙安置下来。

他将柜子门一关,然后一咬牙,把半人高的衣柜扛在肩膀上猛跑。在他身后,一大群蜜蜂嗡嗡叫着追赶。

“小浩,你这是干啥……”赵教授刚才害怕被蜜蜂蜇到,根本没进后院,因此并不清楚院中发生的事儿。看到刘军浩扛着大衣柜冲出来,登时一愣,不过瞧到他后面那群炸了窝的蜜蜂,他老人家慌忙闪到一边。

直到把衣柜扛在赵教授院中,刘军浩松了一口气。还好,那些土蜂子并没有追过来!

眼看着蜂群渐渐恢复平静,赵教授才心有余悸的走回自己的院中。

“这衣柜是怎么回事儿?”他看着衣柜上进进出出的蜜蜂问道。

“里边不知道啥时间垒了一个蜂窝,以前一直相安无事,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儿,突然开始争斗了,”刘军浩开口解释道。

等上网查过之后,他们才找到原因。

感情真是蜜源不足的原因,现在正是蜜蜂孵育的季节,幼蜂很快要长大,采集的花粉花蜜不够吃,于是就引发了大战。

类似的情况,网上有不少。

随着战斗结束,那蜜蜂渐渐的稳定下来,有的照常飞出去采蜜,有的则有秩序地顺着小洞钻进钻出,丝毫看不出异样。

看着院墙周围那一团团死去的土蜂子,刘军浩甚是心疼。他粗略的数了一下,大概有一两千只土蜂子在这次大战中丧生,当然那蜜蜂损失的数目也不在少数。

“小浩,这蜂蜜能吃吧?”赵教授看着柜中的蜂窝,却动了吃蜂蜜的念头。

“这个……正好”刘军浩听他一说,也动了心思。要说看那蜂窝上封盖的情况,估计一个上边能采七八两蜂蜜呢。四个蜂巢,粗略的估计能采三斤多,值二百块钱。

当然这蜂蜜说啥不卖,等采了之后两家分着吃。

见刘军浩拿了一个铁钩子去勾蜂巢,赵教授赶忙拉住他问道:“你要干啥?”

“把蜂巢摘掉呀,不然怎么采蜂蜜?”他觉得老爷子这话问的稀奇。

“不是……你把蜂巢采掉了以后咋办,能不能不弄掉老巢同时也把蜂蜜取出来?”

“这个……好像不能吧,万一蛰住人怎么办?”刘军浩挠了挠头回答道。以前他们在山上见到野蜜蜂窝的时候都是先点着火驱赶蜂群,然后将蜂巢打下来,等回家再割蜂蜜。

“我以前看人家都是徒手直接上蜂窝上割蜂蜜的……好像蜜蜂不蜇人。”赵教授看着嗡嗡乱飞的蜜蜂,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徒手?”刘军浩说啥也不敢往前凑,如果真的把手伸进衣柜中,估计等下拿出来就成红烧胖猪蹄了。

“要不上网查下,到论坛上问问,看有人懂不?”商量到最后,两人都觉得徒手取蜂蜜过于冒险,还是到网上查一下,看看别人是怎么弄的。

害怕单一的文字没啥影响力,刘军浩又拿着相机到拍了十来张相片配合。

这帖子刚到论坛上一发,后边的跟帖呼啦啦就窜到第二页。网上还是闲人多呀,他不能不发出一声赞叹。不过到现在为止,网友除了羡慕他的好运外,其他根本没说出一条可行性建议,倒是提出买蜂蜜的人有许多。

刘军浩等了将近半个小时,见实在没有人现身说法,他就准备关掉网页。结果刚刷新一下,却发现多了一条短消息。打开一看,原来是个想买蜜蜂的。

这哥们……他苦笑不得,我只是想割些蜂蜜好不好。不过人家既然要买蜜蜂,肯定对这个有所了解的,他赶忙发消息回应,让人家加QQ聊。

刚聊一句,刘军浩就来了个声明,说自己这箱蜜蜂不卖。他主要是害怕那人误会,以为自己骗他的话头。

那网友没说啥,只说生意不成仁义在,接着详细的解释了一遍割蜂蜜的步骤。

还真是徒手的……看这哥们发过来的照片,刘军浩吓一跳。人家直接站在蜂窝边,然后手一点一点的把蜂蜜割下来,就点了一根烟,连火把都不用点。看那蜜蜂密密麻麻的爬了一手,刘军浩看的有些心惊胆战,只能认为那哥们是强人。

这东西咋不咬人呢?听了人家的解释他才知道只要你的动静不大,一般蜜蜂不会蜇人。

虽然这哥们说的语气很平淡,让他直接上手就行。可是刘军浩怎么都觉得这事儿太玄乎,他想来想去,最后还决定生把火再说。

要说看那照片上的步骤,似乎没有什么复杂的,他最后把心一横,让赵教授用湿柴生了一把火。

火把刚对着蜂窝熏了没一分钟,蜜蜂就嗡嗡的胡乱飞出,还有不少躲在了背面。

一看蜜蜂飞走,刘军浩赶忙用拎着小刀凑到衣柜前。手触及到那蜂蜡上,黏糊糊的,好像摸到生猪油一般。随着刀子滑动,那层金黄色的蜂蜜连同蜂蜡全部被割了下来。

“嘶……”刘军浩的手突然僵硬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背上已经落了十来只蜜蜂。幸运的是,和网上那哥们形容的一样,蜜蜂只是来回爬动,似乎并不大算蛰他这个偷蜜贼。

他小心翼翼的用小刀在手臂上来回挡了几下,将蜂蜜驱走。一连几次,那衣柜中的蜂蜜被采割一空。盆子中也放了七八块零碎的蜂蜜,不少蜜蜂闻到甜味,纷纷落在盆子上。

小半天的功夫,两人就在忙乎蜂蜜的事儿。等大功告成的时候,刘军浩特意用手掂量了一下,不到四斤重。

采下来的蜂蜜按照事先想好的,给赵教授那里留了一半,剩下的他留着准备泡茶喝。至于这窝蜜蜂,自然也不能再搬回院子。不然等下闹腾起来,损失的可都是自己的。

他想了想,决定把衣柜放在赵教授院里得了。离土蜂子远点,这样两窝蜜蜂应该不会再争斗。

“小浩,听说你院子里又招来一群野蜂子,蜂蜜采没,给我弄点?”原本打算中午给老婆一个惊喜,谁知道刚坐下歇息不到半个小时,刘五爷就找上门了。

“我说五爷,你的消息也太灵通了点吧,这都刚刚发生的事儿。”刘军浩很是纳闷的问道,貌似自己并没有给村里人说呀。

“我这也是听别人说的,你不是在网上发那个膏药帖子啥的嘛,有人看到了,给咱们这儿的游客打电话想预定些蜂蜜,我寻摸着先下手为强。”他老人家略显得意的解释道。

这……难怪人们常说地球村。不过听刘五爷说这话,他只想笑:“膏药帖子”感情老爷子以为网上发帖是贴膏药呢。

“对了,蜂蜜割了没有,没割的话我亲自来,这东西我是老手”闲聊几句,刘五爷就开始往正题上扯。

“刚采完”他很无奈的回答。

虽然很想多留些蜂蜜,可是刘军浩架不住刘五爷拿长辈来压人,最后,只得给老爷子灌了一斤。(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