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广聚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物,村里办养鸡场的事儿刚商量定,第二天立马召开村民大会集资。

由于事先给各家的男人通过气,因此这事儿在大会上直接通过,下午他挨家收钱的时候也没有人赖着不给。

要说以前刘家沟的村民都是没什么见识的小农民,可是随着游客的增多,他们的眼界也开阔了不少。一好百好,人一旦脱离了贫穷的枷锁,心思纷纷活套起来。

刘家沟周围这片大山林密草肥,是一个天然的饲养场,关于土鸡散养这个模式很多村民都想到,不过真敢动心思大干的却没有。主要还是没魄力,赚钱了还好说,万一赔钱怎么办?这可不是一千两千的生意,一旦出现问题,估计就要拿大几万块往里边填。

正好村里准备牵头,大家也顺势而动,反正那点集资对各家来说也不过是毛毛雨,真的亏掉也没什么。

等钱收齐,刘广聚接着找人拉砖拉沙开始盖起鸡舍来。

这鸡舍无非就是刮风下雨的时候给土鸡一个遮挡的地方,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因此盖起来非常容易。养鸡场的厂址选在村西的山坡上,那个位置恰好有一亩多的平地,用来盖鸡舍再合适不过。

东边则是一条近四米宽的山溪支流,不但可以给小鸡提供水源,而且形成一条天然的护栏,完全能够阻挡住它们朝田地里边偷食儿。

全村的棒劳力齐上阵,三天工夫,一溜两米多高的石棉瓦砖房就矗立在村头。

这次闹出的动静挺大,鸡舍刚刚落成,乡里的齐镇长就领着一帮人过来参观。乡镇领导轻易不来一次,中午的时候自然留在刘广聚家吃饭。当然人家也不是白吃村里这一顿饭,而是免费给他们送来两千只土鸡崽,言明是乡里的支持。

这里边原本没刘军浩什么事儿,没曾想快开饭的时候,齐镇长突然开口问道:“听说你们村有个小伙子黄鳝养的不错,中午也喊他过来吧。”

于是乎,刘广聚一个电话打到了刘军浩的手机上。他这边已经端起碗准备吃饭,可是听支书那里催的急,只得赶了过去。

“刘大学,果然是你呀……我说当初让你到镇里边上班怎么你不干?”刚到刘广聚那里,齐镇长的老婆李玉已经认出他来。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李玉对着小伙子的印象比较深刻,知道他手里边很有两把刷子的。经过那半天的接触,发现这小伙子为人还不错,动了惜才的心思,想让他到自己手下当兵。哪知道这人很特别,竟然不愿意吃皇粮。

刘军浩却是自家知晓自家的事儿,他这人性子懒散,受不政府部门那种条条框框的约束。加上也没有熟人,真要到了镇里边上班,不要半年功夫准被人家撵回来。

不过也因为那天醉酒,他另有了一番机遇。现在这日子,过得是舒坦自在。

中午那道红烧鳝鱼自然让一众干部赞不绝口,齐镇长还饶有兴致的问起了黄鳝养殖的问题,说是村里准备扶植一个水产养殖户,问刘军浩愿意不愿意。

刘军浩倒没动多大的心思,只说考虑一下。关于扩大养殖的事儿已经不是一个人提过,而且条件相当丰厚。那个王大胖子甚至愿意自己掏出全部资金,只要刘军浩出技术,然后给他三成的股份。不过他倒是一概拒绝,知足常乐,细水长流比暴富要好的多。更何况自己守着院子,挣的钱并不少。

下午送乡领导走的时候,刘广聚悄悄地拉着刘军浩叮嘱了一番,让他回家弄些黄鳝送给领导。当然,这钱村里出。

刘军浩倒没有多大的反感,请吃、吃请,这些不过是人情往来而已,值不得较真的。

乡领导参观完没两天,那两千只土鸡崽就送到刘家沟,正式入住鸡舍。

养鸡场成立,刘广聚很快又为鸡舍的管理人员发起愁来。要说这活特别轻松,根本不用花费力气。平时撒些饲料了事,等晚上把土鸡赶回鸡舍就行。而且工资也不算低,一个月三百块钱。

可是即使如此,村里的年轻人也不愿意干。主要是这活的时间太长,一天需要二十四小时蹲点守候,吃住都必须在养鸡场中。

最后,刘广聚只能请刘五爷和老牛头等三位老人帮忙照看。

第一天还好,等第二天一大早,刘五爷就红着双眼跑到刘军浩家里借猫。

“借猫干啥,你家不是有猫吗?”刘军浩奇怪的问道。农村老鼠多,刘家沟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有花猫。

“你说呢……当然抓老鼠了。不但要借你家的猫,村中只要谁家有都借过来。”刘五爷气呼呼的说起原因。

感情……养鸡场最大的隐患不是黄鼠狼,而是老鼠。昨天晚上刚睡着,鸡舍就闹腾起来,那些半大的土鸡唧唧叫成一团。

刘五爷和老牛头以为是闹黄鼠狼了呢,赶紧穿上衣服起床。结果把手提灯打开一瞧,却发现里边钻了七八个老鼠。

两人提着手提灯来回赶打,费了一个多小时才将这些家伙赶跑。可是刚出鸡舍,小鸡们又开始尖叫不已。

就这样,一晚上三个人根本没睡好觉,净和这帮老鼠对仗。即使如此,等第二天早上他们放小鸡出笼的时候清查一下数目,竟然少了五只。

这样下去可不行,一晚上少五只,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养鸡场的鸡崽就被它们摸光。

要说对付老鼠的方法无非有三种,用药毒,用夹子夹,拿猫捉……只不过这是养鸡场,前两种方法同样对鸡崽有效,他们自然不敢尝试。

三个人一商量,干脆回村里借猫得了。

“行,等下我把豆豆给你送过去,还有我家小皮……”刘军浩倒没有推辞,毕竟这事儿也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总不能让二百块钱打水漂不是。

“抓老鼠呀,等会儿我也跟着过去看看吧,咱家豆豆一定会大显神威的。”今天恰好是星期天,张倩想着上午在家里无事,也动了过去观看的念头。

“猫抓老鼠有啥好看的。”他哭笑不得的看着老婆。

“谁说没有什么看的,我就想知道豆豆一上午能抓几只。”

见老婆坚持,他只得点头同意。吃罢早饭,两口子牵上赤兔,领着小皮、豆豆等朝山坡上赶来。

还没到养鸡场,老远听到那里传来小孩子的欢闹声。

其中毛孩子的声音最大:“抓住了,抓住了,赶紧摁住头,我要往它屁股里边塞黄豆……”

一听这话,就知道那家伙准备斗老鼠呢。

请这群小家伙过来抓老鼠,真是找对人了!

等走过灌木丛,才发现来的人还真不少,大伙正热火朝天的抓老鼠呢。不少游客似乎也对这项活动很感兴趣,一个个提着水桶拿着铁锹在那里忙乎。

看他们走过来,游客们纷纷笑着打招呼,刘军浩也一一点头回应。

“张老师,张老师来了……”不知道谁喊一声,那群熊孩子立马没了兴奋劲儿。

“继续忙,多抓老鼠,等下抓的最多的三个人我有奖品。”这些家伙好不容易干一件正事儿,张倩当然要鼓励。

“真的?”一听说还有奖励,小娃子兴奋起来,开口问道:“我家猫抓的算不算?”

“当然算,谁家的猫抓到老鼠就算谁的……咱们这算是捉鼠大赛。”张倩点点头回答。

原本这些家伙只打算捉几个老鼠收手到旁边斗着玩,现在听说举办比赛,都来了兴奋头。

“张老师,我们参加行不行。”这时一个相熟的游客开玩笑道。

“没问题,人人都有份儿,不让你们教报名费。”

小孩子们力气不大,拿铁锨挖太累,一般找到老鼠洞都采用水灌法。

刘军浩将赤兔散开后,也开始沿着山坡寻摸起来。

没多久,他就找到了一个老鼠洞。春天的老鼠是最容易捉的,因为现在还没有到储存食物食物的时候,老鼠洞一般都很浅。

刚挖了没两铁锨,细汗渗出额头,衣服裹在身上特别热燥。

他干脆把上衣一脱,只穿件衬衫忙乎起来。

张倩最初也想拿着铁锹帮忙,可是看她慢吞吞的样子,刘军浩直接让她靠边站。

不到五分钟,老鼠洞挖到底,一个灰黑色的大老鼠率先冲出洞穴。可是没等它跑开,小皮已经窜了上去,牙齿一咬,那家伙立刻死的不能再死。

抓到老鼠,它也不吃,直接扔到主人脚下摇着尾巴表功。

悟空觉得有意思,还特意拿根小木棍对着老鼠投了两下,然后冲着花猫乱叫一通。

豆豆一看被它抢先,很不高兴的叫了几声,然后拱着身子凑到不远处等着。瞧那架势,是准备和黄斑皮来个抓鼠大赛了。

果然等第二个老鼠窜出来的时候,两个家伙同时猛扑上去。没想到豆豆仍然技逊一筹,老鼠又被小皮抓住。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一只狗领先,这家伙开始愤怒起来。身子弯曲成弓形,全身的皮毛根根竖起,冲着小皮发出呜呜的低吼。

豆豆是真怒了!这点连猴子都感应出来,赶忙离它远远地,生怕花猫将气发在自己身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