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第三只老鼠窜出的时候,豆豆抢到了先机,它一个纵身,干脆利索的将那个大家伙压在爪子下。

“喵”花猫抓到老鼠后,挑衅般的冲着小皮叫了一声,然后噙到主人跟前表功。

不过黄斑皮明显不跟它一般见识,对豆豆的挑衅完全无视,只是斜眯着眼睛盯紧洞口。

“咱家小皮更有大将风度”看到这里,张倩也忍不住称赞。

“啊……啊……”众人正干得起劲儿,突然毛孩子在不远处蹦跳起来。这家伙一边蹦一遍捂着裤裆乱叫,仿佛马蜂蛰住大腿了一样。

“咋了,咋了?”刘五爷刚才看到一帮熊孩子拿着铁锨乱挖,还以为他被铁锨伤到脚跟了呢,忙凑到跟前。

“不是……不是……”这孩子脸现在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手死死的攥住裤裆,说话也没个囫囵。

“哈哈……”这个时候几个孩子突然传来一阵哄笑,小娃子最离谱,用手指着毛孩子,笑的差点背过气。

“老鼠,老鼠钻到他裤裆里了。”等这孩子气喘匀实,才开口解释道。

“啥?”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人群再次发出一阵哄笑。感情刚才有只老鼠被猫追的急了,慌不择路,扭头钻进这家伙的裤腿中,接着顺着小腿一路上爬到裤裆里边。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行。

毛孩子危难之时显身手,赶忙伸手隔着裤子把它摁住。不过当着这么多人,小家伙也不好意思把老鼠捉出来,只能捂着裤裆干着急。

“小心点,别让老鼠吧JJ咬掉了,那玩意儿的牙齿特别厉害的。”刘军浩也乐呵着打趣。这熊孩子,平时就他喜欢闹幺蛾子,挖个老鼠也能整出洋相。

“就是,就是”一群孩子跟着开始起哄。

“你胡说啥,赶紧把他领过去,老鼠真咬到人怎么办?”张倩红着脸在后边推了老公一把。

刘军浩闻言把这家伙领到大树后边,然后把他的裤子拉下来。幸好穿的有秋裤,不然还真可能被老鼠咬到。

等老鼠扔到地上,毛孩子狠狠地踩了两脚,就是这东西,刚才让他大失面子的。

真要做正事儿,这群孩子指定偷奸耍滑,可是他们现在把捉老鼠当乐子来做,干劲倒是相当十足。不少游客们也觉得这种抓老鼠方式很新鲜,饶有兴致的参与到其中。一上午的功夫,整个山坡上人声鼎沸,不时传来阵阵喊叫声。最初只有二三十个人在那里忙乎,很快这动静吸引了其他游客的注意,灭鼠的队伍越来越庞大。

灭鼠的战线也从最初的山坡上开始向山溪边、草丛中,田埂上等地方转移,举目望去,到处都是捉鼠大军的身影。

这些游客虽然劲头很大,可是效果却不明显,往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老鼠洞挖到底,最后却没有找到老鼠。

刘五爷闲着没事,挨个给他们指点,让先把其他洞口封住再开挖,另外又配了几只猫跟随。这样一来,不少人都有了成果。

刘军浩这边连挖了两个老鼠洞,累得有些气喘,就停下来歇口气。

“好长时间没有看到过这场面,我记得还是以前合作社,人们上工的时候才有这场景……”刘五爷略带感慨的走过来说道。

“呵呵,这么忙乎半天,养鸡场以后肯定不会再遭老鼠。”一个游客接过话茬。

“难说,老鼠这东西繁殖的太快了,基本上一个月能下一窝,一窝多的时候有七八个呢,真要想彻底消灭老鼠,养鸡场必须喂两只花猫。”刘军浩摇了摇头回答。他从小生活在农村里,可是深知老鼠的危害。以前买老鼠药的人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老鼠牙,赛钢铡,啃了铁锨啃钉耙”,这东西的破坏能力超强。衣柜、布袋、棉被等等,只要它能啃动的,都会啃坏。

九十年代初有一阵子盛行用鼠药灭鼠,不少人家的猫因为吃到有毒的老鼠中毒身亡,甚至连黄鼠狼、猫头鹰也没逃脱这劫难。可是天敌死光,老鼠反倒起了抗药性,在村子里越闹越猖狂。整天晚上能够听到屋里边嘎吱嘎吱作响,更离谱的还是跳到床上打架。

后来村里人看这样不行,就重新改回用花猫灭鼠。为这事儿,刘广聚曾经专门开会讲过,不让村里人继续下药,以免误伤花猫。

随着村里养猫人家的逐渐增多,鼠灾才渐渐平息。

歇息一阵子,继续忙碌,张倩闲着无聊,索性拿相机拍摄起小皮和豆豆争相捉鼠的画面。

不得不说,一旦小皮发起来威,豆豆根本不是对手。

一共挖了二十多只老鼠,其中一大半都是黄斑皮捉到的,当然还有两只是猴子的功劳。

刘军浩越干越有劲儿,顺着山坡一路下挖,一直沿着沟边寻摸了三十多米才住手。成果无疑是丰硕的,半天功夫竟然挖了四十多只老鼠。

事实上,村里人是越挖心越惊,平时没怎么注意,现在才发现这片山坡上老鼠洞多的出奇,几乎是十来步远就能够看到一个洞口。

到中午的时候,张倩领着一帮学生统计消灭的老鼠。统计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一蛇皮袋根本装不下,最后又换了一条蛇皮袋才将老鼠装完。

一千零七十八只老鼠,共重九十六斤。这个结果,还不算先前各家花猫吃掉的。

难怪有句歇后语叫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它们被列为四害之一不是没有根据。按一只老鼠一个月消耗一斤粮食计算,一年下来,就是一两万斤粮食的损失。

这么多老鼠花猫根本吃不完,现在天气转热,打死的老鼠又不经放。众人商量一下,干脆抬到山洼里埋掉了事,还可以当肥料用。

刚走两步,刘广聚急急的在后边猛喊:“小浩,小浩,先停一下,市电视台的记者来了……”

记者?几个人都相当纳闷,谁打电话通知的。

“刘军浩,你可真不够意思,有了新闻也不打电话通知我。要不是刘支书打我的电话,我还不知道呢”这郭记者也算是刘家沟的老熟人,以前大青山发现云豹那个新闻就是他给报道的。之后人家又带着家人来过几次,没少买他家的黄鳝。

捉个老鼠也算是新闻?刘军浩听的大汗,这记者不会是吃饱撑的吧。

“郭记者,你看,这是我们的灭鼠成果。”刘广聚紧赶慢赶跑到跟前,拉开蛇皮袋让摄影师跟拍。

“这一布袋都是?”那摄影师扭头一瞧,登时也吓了一跳。

“咱们……要不把这个倒出来再拍一段吧,放在蛇皮袋中没有震撼力,效果不明显。对了,等下还要拍几张挖老鼠的场面。刘支书找几个人帮下忙……”郭记者接到电话就领着摄影师赶过来,可惜路上时间耽搁太长,错过了刚才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个……没问题,小浩,你去通知一下”刘广聚点了点头,扭头对刘军浩吩咐道。

得……继续挖吧,他只得重新跑过去通知。原本以为大伙肯定会发牢骚,谁知道一听说能上电视,一个二个都来了劲儿头,拿着铁锨猛挖起来。

刘军奇最搞笑,觉得穿着上衣根本体现不出自己的干劲儿。最后他把上衣一脱,光着膀子在地头忙乎起来。

这样一来,刘军浩反倒插不上手。他看到刘广聚在边上闲着,就悄悄将他拉到后边问道:“我说广聚叔,你怎么把记者给招来了。”

“你小子,当然是为了上新闻呀,上次那个草豹子的事儿,咱们刘家沟不是把名气打出去了吗?”刘广聚略显得意的解释。

“我的叔呀,”刘军浩哭笑不得的说道,“上次那个是正面新闻,这次的可是负面新闻,你想让全市人民都知道咱们咱们刘家沟老鼠成灾呀。”

“啥负面新闻,播出来肯定是正面的,不信你等下看我的。”他倒是信心十足。

其他花猫捉半天老鼠,早溜回村里晒暖去了,因此捉鼠的任务就交给小皮和豆豆。

刘军奇虽然很卖力,不过那摄影师大部分镜头都给了小皮。会抓老鼠的狗,这也算是一个新闻点!

等镜头补拍完,郭记者又将话筒交给了刘广聚。

好歹上过几次镜头,刘广聚没有半分怯场,声音显得特别洪亮:“我们村办养鸡场的土鸡完全采用散养的模式,老鼠是当中最大的隐患,因此村里才决定组织一次灭鼠大会战,坚决消灭鼠害,既能保证养鸡场的安全,又可以减少它们对农作物的危害……”

看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将这次的灭鼠大赛上升高度,刘军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扯蛋……”刘五爷也在不远处小声叽咕。

本来郭记者还准备采访刘军浩的,却被他摆手制止,让采访自己的老婆。

采访完张倩,郭记者又将话筒对准了一位游客。刘军浩这才看清楚里边的道道,感情人家的采访也有针对性呀。

现在时间不早,中午郭记者一行自然在刘家沟吃饭。

晚上新闻播出的时候,采访被压缩的还不到三十秒钟,采访对象也只剩下刘广聚一个人。不过还好,郭记者临走前交代过,这新闻等下还要在百姓说事栏目里边播出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