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五一终于要到来了,提前一个星期,刘广聚就领着村干部挨家挨户检查。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检查的,大部分人家的房院去年刚翻修过,院内特意硬化过,卫生绝对过关,就连那厕所……以前的便池都改成了水冲式,便捷卫生。用刘五爷的话说,现在的厕所比旧社会地主家的厨房还干净。

村里的检查和刘军浩没多大关系,他这边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反正又不打算让游客住宿。不过单是张妈张爸他们一大家子人也不少,幸亏自家的房子是仓库改装的,房间足够。

看看时间不早,刘军浩都准备做晚饭了,庞旭那边却把电话打过来。本以为是通知让两人参加酒席的事儿,谁知道刚接通电话,这货就急急的叫道:“刘军浩,江湖救急,赶紧给我准备十只土鸡,另外就是十条鲤鱼,我马上到刘家沟去取。”

“这个时侯……你家不是连酒席都还没准备好吧?”刘军浩一听纳闷了,这明天就是五一,听这人的语气,似乎鸡、鱼还没买。

按农村的规矩婚宴要七碟子八碗,三道大菜,四个汤碗。老人们常说的话就是酒席好不好,单看三道大菜厚不厚。三道大菜是“囫囵鸡子,囫囵鱼,外加一个红烧蹄”,只要三道大菜好,其他菜马马虎虎就行。

“别提,我爸早在养鸡场买好了,可是杀过之后一卤才发现味儿不对。他大爷的,上次不是给你说了嘛,我们镇上新开一家造纸厂,污染特别严重,那鱼虽然没事儿,晓丽也不让用,他大爷,我这不急着重新置办嘛,正好你那里的味道好,给我准备一下……”这小子大概是气急,一连说了他大爷。

听他叽里呱啦的说一大通,刘军浩才听明白,感情还是小造纸厂惹的祸。镇街口开了一家小造纸厂,污染特别严重,每天一到放气的时间,整条大街臭气熏天。家家把窗户封的严严实实也没效果,附近几个鱼塘养的鱼更是泛起肚子。因为这事儿,不少人都到镇政府举报。可是根本不管用,现在经济挂帅,镇里边为创收,怎么也没让造纸厂关掉,只是让人把附近几个鱼塘的死鱼包赔了事。

“你等着,我马上准备。”见事情紧急,他没有多聊,挂断电话立刻到自家院里抓鸡。至于鲤鱼,直接去石锁中捉得了,等人问起,就说是从后院抓的。

先前为给黄鳝增加饵料,他往里边扔了很多小鱼,没有想到竟然有不少躲过黄鳝的捕杀,开始慢慢的生长起来。按说水浅无大鱼,可是泉水的生长环境得天独厚,那些鱼儿生活得怡然自得,长势异常迅速。去年过年刘军浩抓了几条,不过里边还有不少。现在全长到三四十厘米长,做酒席非常合适。

“老公,你这是准备干啥呢?”刚把鱼准备齐,正满院子追着土鸡撵呢,张倩回到院中。

“这不是庞旭刚打电话过来,说是办酒席的东西坏了,让我给他准备……”

他将事情简单叙述一下,老婆立马瞪眼叫道:“污染这么严重,镇里边不管可以到县上反映呀。”

“这是县里边介绍的项目好不好。”刘军浩摇了摇头回答。

两口子忙乎七八分钟,终于将十只土鸡绑好。这么以来,他家的土鸡数量只剩下三十多只。不过也没什么,反正现在还有两只母鸡在抱窝,要不了多长时间数量准会回复。

“刘军浩,刘军浩,准备好没有?”快进村的时候,庞旭又打电话过来。

到院门口,车子还没停稳,这货已经跳下小皮卡。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鸡鱼放入后车斗中,他也没有多坐,直接把钱往刘军浩手中一塞,说是鸡鱼的费用,然后就要开车返回。

“干啥呢,这钱赶紧拿回去。”刘军浩赶忙推回。

“哥们我倒是不想给你钱,不过这钱你必须要收的,这叫喜礼钱,知道不?”庞旭赶忙把钱重新放在桌子上。

“喜礼钱……我怎么不知道?”刘军浩一时傻楞,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说呢。

“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呀,‘出门三里地,风俗大不同’,你不知道很正常。我走了……”这货说完,急急的跳上车朝回赶。

“对了,蘑菇、木耳要不要?”刘军浩突然想起自家准备的干货不少,结婚也要用到的。

“不要”刚回答完,车子已经开到十米以外。

事情一桩接着一桩,刚把庞旭送走,刘广聚却为镇里边开通旅游专线的事儿赶过来。

刘家沟、县城、市区,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呈三角形分布。往常游客到刘家沟游玩坐客车必须拐到县城转车,这样要多走七八十里路呢。因为乘车的问题,不少游客都深感不便,于是建议刘家沟开通到市区的直达车,可以节省将近一个小时时间。

建议刘军浩很早就报到村里边了,刘广聚对这事儿自然持支持的态度,还写成材料递到乡里边。可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这里边的原因很简单,当时的游客流量太少,客车来回跑一趟,恐怕乘客的车票钱连油费都不够。

随着刘家沟名气增大,游客日渐增多。于是乎,乡市直达车的事儿也提上日程,五一期间开始试运营。

一听让自己在网上发信息通知,刘军浩自然点头同意,对照着纸上的内容一阵敲打,然后再往群里边复制粘贴。

“小浩现在打字速度可以呀”刘广聚看他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顿时有些眼热。

“呵呵,都是聊天练出来的。”刘军浩一听这话相当不好意思。貌似电脑放在自家真有些浪费,平时除了开网店就是聊天,其他啥也没干过。

“这玩意儿难学吗,我也打算等秋里买一个。”

“你买电脑干啥?”刘军浩相当纳闷,想不到他几十岁的人了,还准备学电脑,绝对是有两个钱闹腾的。

“我赶时髦不行,伟人不是说过,活到老要学到老……”刘广聚开口叫道。

这人……精神头倒是挺足。

没两分钟,群里边的回复刷刷闪动,都说开通直达车是好事儿,这下方便许多,甚至有几个原本没打算到刘家沟过五一的也发信息说准备改道到过来玩。

张倩听说要开通旅游专线,赶忙给老妈打电话。老太太明天领一帮姐妹过来,先前还在为转车的事情发愁,现在好了,这车直接开到乡里边。

第二天天气晴好,两口子吃过早饭,把钥匙送到赵教授那里,然后骑着电动车赶到镇上转车。

两人这也算是假期旅游。一路清风送爽,麦浪翻滚,让人心情为之一畅。可是刚进入天阳镇,售票员就大声叫道:“快到造纸厂,坐在窗户边的都把窗户关上。”

他这么一喊,人们纷纷开始关窗,几个人还开始叽咕造纸厂的污染问题。

刘军浩原本以为他们是小题大做,可是很快感觉到一股刺激性味道钻进鼻孔,让他也不由得闭住呼吸。

好歹这时间不长,大概就两三分钟的时间。

下了车,两人直接朝庞旭家走去。上高中的时候刘军浩到过庞旭家几趟,因此算是熟门熟路。

庞旭正站在门口迎接客人,一看到两人忙笑着请他们进屋喝茶。

屋里边零零散散已经坐了二十多个人,都是自家门户上的人,刘军浩一个人也不认识,坐一阵子顿感无聊。看时间还早,他就给庞旭说了一声拉着老婆出门转悠。

庞旭家离他们当初上学的高中不远,还不到半里路,刘军浩也想拉着老婆看看自己读书的地方。

算起来,天阳高中的历史算比较悠久了,是为纪念民国时期一个在此处抗日阵亡的中将所建。学校面积不大,可是名气却不小。因为里边还有一坐古城。

说是古城,小的让人难以想象,只有四丈长,四丈宽,还不到二百个平方,也就和农家的小院差不多大小。

城池虽小,可是城垛,箭塔、瞭望口等等一个不少。而且这城池也有几千年的历史了,相传是汉光武帝刘秀下令建造的。

当地的传说是新朝末年,天下大乱,刘秀与兄乘势起兵。不久刘秀兵败被王莽一路追赶,眼看要被追上,刘秀只得对着一块大石拜道:“今日我如果能够逃脱,来日必定在此处筑城感谢。”

话刚说完,那大石头显现出一道石凹,恰好可供一个人躲藏。

王莽追到此处发现刘秀消失,赶忙派部下四处寻找,可是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人,只得无奈返回。

等追兵退去,刘秀又从石凹中钻出来。

刘秀称帝后,想起自己当初的诺言,就下令调拨银两在此处建一座长四十丈、宽四十丈的城池。可惜建城的银两被层层剥削,等到地方的时候只剩下不到三千两,当时的地方官于是建了一座四丈长宽的小城应付了事。

现在是假期期间,学校里学生很少,看大门的老头一听他们要参观四丈城,直接放行。

这城墙刘军浩上学的时候攀登过无数次,因此觉得没多大意思,反倒是张倩很有兴致,特意拿出手机让他拍照。

拍了几张,张倩又想找个人帮他们合影。

刘军浩扭头见旁边走过来一位老人,就想上前让他帮忙,可是看着等那人走进,他赶忙转身朝回走。

“刘军浩,是刘军浩不是,你别走呀?”那老人突然开口大叫道。

“喊你呢,你往哪里躲?”张倩看老公鬼鬼祟祟的样子,顿觉奇怪。

“哦……谁喊我呀,是柴老师!”刘军浩赶忙上前打招呼,脸上相当的不自然。

“我离老远就觉得是你,走进一看果然是,哈哈,你见我躲啥呢,现在我又不当你的班主任了。”那老者上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刚才没看清楚,我见到老师怎么会躲呢,这是我媳妇张倩,也当老师”刘军浩赶忙打哈哈转移话题。

“哦,你小子现在已经结婚了。”柴老师笑着开口问道,“小张在哪里教学?”

“在刘家沟教小学”

“刘家沟,你们刘家沟最近名气不小呀,成乡村游的典范了,现在电视台可是三天两头都在报道。我这个学生倒好,毕业之后从来没打电话请老师过去玩几天。”

“柴老师,看你说的,我这今天不就是来找你嘛。”刘军浩不好意思的回答。要说退学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到学校呢。

“就你,你小子能有这心?啥时候见我别扭头跑我都庆幸……”

“看柴老师你说的……”他越来越汗津。

“呵呵,你,还有庞旭,我知道的太清楚了。教半辈子学,还是第一次碰到两个人才。你说你们上学干的这叫什么事儿。往公共厕所里边扔擦炮,把教导主任吓得差点没拉裤子里。还有上我的课竟然敢在教室后边做饭吃……做饭你动静小点也行呀,你还用电饭锅做火锅,一教室都是香油味……”

“还有这事儿?”以前就听徐晓丽说老公是个强人,没有想强到这种地步。

“聪明事儿多着呢,为了逃课,特意拎几包药到我办公室请假,结果我打开药一看,里边放的是钙片和木糖醇。”

“那个不是我,是庞旭”刘军浩赶忙纠正。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苦叫不已:这老爷子,当着我老婆的面,你总要给我留点面子是不,怎么说也是你教的学生。再说,那些事儿也都有庞旭一份儿,总不能冲我一个人数落呀。

尤其是装病这招,以前只要拿出药包,老师肯定批假。谁知道柴老师那么较真,特意把药包打开检查。

“装病逛庙会那次总是你吧?”柴老师笑着反问

“呵呵,那时候不是还小,不懂事嘛。”没想到老爷子记得这么清楚,他彻底没有了侥幸的心思。那次镇里边有庙会,他和庞旭听说有县歌舞团表演,准备偷偷溜出教室去看。哪知道刚走出大门,看到几个老师迎面走来,其中就有柴老师两人吓得赶忙往回走。

没走两步,被追上来问“你们想干什么?”

“头疼,想到镇卫生院看病。”

“那怎么不去了?”

“刚出校门,头不疼了。”

当时几个老师听过这回答,差点没集体晕倒。事后,都说四班出人才。

老爷子诉说一大通,最后终于转移话题道:“事情还多着呢,我今天就不说你,对了,你是参加庞旭婚礼的吧?”

“嗯”一听他老人家不再追究,刘军浩赶忙点头。

“那走吧,咱们一起,我中午也要去喝酒。”

“啥?”他顿时傻眼,估计中午要被数落一中午了。

庞旭这小子真是的,请柴老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