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吃过午饭,张妈那几个老姐妹就过来约她上山游玩。

一众人上山,作为主人,刘军浩和张倩自然打算全程陪同。张妈却也不让,直说她们就在附近转转,用不着那么麻烦。即使如此,两人还是将她们送到山脚下。

山上的映山红从三月末开始一直到现在依然开的很旺盛,丝毫没有凋谢的迹象。举目望去,可以看到不少游客都在花海中拍照留念。刘军浩对这种情况熟视无睹,自然没有什么想法,直接把赤兔往草地上一撒,自己靠在大青石上打起盹儿来。

张倩惦记着给小燕幼鸟捉虫的事儿,因此上山的时候也没有关注周围的风景,而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草地上。这个时候那种“土匪头”蝗虫已经完全长成成虫,稍微在草丛中惊动,它们立刻炸开翅膀飞跑。这玩意儿别看个头小,但是弹跳能力超强,翅膀一扑扇能飞出去十好几米远,极难捕捉。张倩费了老大劲儿,到最后一只也没追上,还是悟空看主人受窘,跑到草丛里帮忙。这家伙眼疾手快,不到五分钟,就捉了两只。

自己这边累的气喘吁吁,回头一看,只见老公正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睡懒觉呢。她登时郁闷起来,跑到跟前使劲一推叫道:“起来,给我起来。”

“怎么不捉了?”刘军浩打眼一看老婆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收获很小。

“那蚂蚱飞的太快,我根本撵不上,你等会儿帮我捉”她说着把罐头瓶塞到老公手中。

“说你做的是无用功你还不相信,那幼鸟用你喂?放心好了,人家老燕子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儿女饿到。”刘军浩应了一声,继续眯着眼睛假寐。在山上跑一阵子心中热燥,现在躺在大青石上被山风一吹,骨头都酥了,实在懒得动弹。

“那你也给我起来,我就不相信,连一个‘老扁担’也碰不到。”张倩是打定主意让老公跟着自己一起郁闷了。

“张倩同志,你这种行为让我响起了网上的一句经典名言‘铁棒可以磨成针,木棒只能制成牙签,材料不对,再努力也没有用’,你现在就是在做缘木求鱼的事情。”刘军浩很无奈的坐起身子。

“啥意思?”她更加迷糊,“你是说这山上没有‘老扁担’?不可能,这里草很茂盛呀。”

“我晕,你来刘家沟快两年了,难道就没有发现这情况,山上的老扁担不是没有,而是很少。相反,土匪头却很多。”他只得很无奈的把事情详细叙述一遍。

“好像是真的呀,你不说我还没注意,我说放学的路上那么多,怎么到山上反而见不到了呢。”

“原因很简单,老扁担的食物更偏重结巴草和甜酒草,其他草丛中并不适合它们生存。而那两种草也只适合在路边生长……你要想抓老扁担,河堤两边多得是,OK,你滴明白?”他搂着老婆的肩膀说道。

别看说得简单,可是农村还真没几个人注意到这情况。刘军浩小时候养鸟,对各种蚂蚱的栖息地相当熟悉。拿“土匪头”蝗虫来说,以前老人们经常提到的蝗灾,就是说的这家伙。它们真对得起这个称号,经常逮到什么庄稼吃什么。一大片蝗虫过后,基本上地下寸青不留,因此对农作物的危害相当大。单一那种老扁担,危害性倒不是很大,它们虽然长着翅膀,可是根本飞不起来。

“那咱们去往河堤边捉蚂蚱吧?”听他一解释,张倩立刻又起了兴致。

“不等咱妈了?”刘军浩实在懒得动弹,只能找借口推辞。

“我发个短信说下就可以,她们只在附近山上转悠,没事儿的。”张倩心劲儿使在那里,生拉硬扯把他拽下了山。

到了河堤上,事情果然如刘军浩说的那样,刚走几步,结巴草丛中老扁担全被轰出来。大部分都是三四厘米长的幼虫,角质和翅膀还没长全呢,完全蹦跶不起来。这个时候的老扁担喂鸟最好了,特别柔嫩,塞到鸟嘴中,直接就能吞下去。

他们知道河堤上昆虫多,那些鸟儿更是如此,一路走来,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喜鹊、灰麻扎在草丛中跳跃。

刘军浩实在没有捉蚂蚱的兴趣,干脆蹲在地上研究起甜酒草来。这草叶子和结巴草很相像,茎杆上长出几条类似头发的细丝,用手使劲儿一抽,就可以把茎杆拽出来。把底端细嫩处放在嘴中一嚼,顿时一股甘甜的滋味在舌尖蔓延。

这就是甜酒草,小时候他常摘着吃的。

猴子看主人吃的津津有味,也蹲在地上拽了几根塞到自己的口中。“吱吱”这家伙尝过之后,不断地摇头晃脑,看样子是喜欢这种味道。

它这表情……和人相处的太久,越来越拟人化了呀!

“你们在后边偷吃啥呢,吃这么香?”张倩忙乎一阵子,想给老公说话。结果一扭头,发现他们早罢工了,此刻正蹲在边上吃东西呢。

“过来歇会儿”刘军浩拍了拍柔软的草丛,让老婆靠着自己坐下。

“你怎么跟赤兔一样,吃草呀?”等看清楚他嘴里边嚼的什么东西,张倩又奇怪起来。

“尝尝吧,吃起来很不错的。”刘军浩伸手拽了一根递过去。

“我还是头一次知道这草也能吃呢。”张倩尝过之后,也觉得很新鲜,那味道,确实有点像新酿的甜酒。

“处处留心皆学问,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刘军浩故作感慨道,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享受这种“打击”老婆自信的心态了。打是亲,骂是爱嘛,这或许是两口子之间爱的一种表现。

“你这是一肚子歪才。净知道些没用的。”张倩开口反驳道。

河堤上蚂蚱多,两人一猴没费多长时间,就捉了大半罐头瓶。正好赤兔也吃得差不多了,他们准备直接牵上回家。哪知道刚走两步,却看到一个火红色的身影从旁边的芦苇丛中显现出身影。

草狸子……两人一眼就认出来。那家伙一看到不远处有人走动,先是一愣继而认出他们,欢叫着跑了过来。紧跟着,芦苇荡中另一只听到呼唤,也窜了出来。

两只狐狸围着他们叫了一阵子,又夹着尾巴窜进芦苇荡边的水沟中。这水沟就是刘军浩门前那条,从这里越过堤坝的闸门流入大河当中。平时闸门开启,只有涨洪水的时候才会关闭。

草狸子的动作相当怪异,倒坐在水沟边,优雅的像一个绅士。

“它们在干啥?”张倩扭头对这老公问了一句,发现他也一脸好奇的样子。

草狸子见两人靠近,并没有惊讶,反而叫着打招呼。

“不是在钓鱼吧?”看到两个家伙把粗大的尾巴伸进水中不断搅动的时候,刘军浩顿时一愣。这动作他太熟悉了,可不就是花猫钓鱼时的姿态吗。

以前一直以为用尾巴钓鱼是花猫的独门绝技,现在看来恐怕不是如此。

“老公,你看”张倩突然惊呼的指着草狸子伸在水中的那条尾巴。

“这……水蝼蛄虾,这么多?”刘军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水中的动静。只见它那大扫把似得尾巴不断的轻轻蠕动。卵石中不时有水蝼蛄虾游过来,继而依附在草狸子的尾巴上。

水蝼蛄虾在大河里比较常见,样子和小龙虾很相像。它们平时就躲在石缝中或者鹅卵石下,只要你使劲儿在石头上跺一下脚,里边立刻会钻出两三只来。这小东西在水中逃跑的时候是用尾巴摆水倒着跑的,很有个性。速度也很慢,极易被人抓到。

当然这种方式太慢,人们一般要抓水蝼蛄虾的时候都会弄些鸡血倒在浅水处。不大一会儿,附近的水蝼蛄虾纷纷闻着味道赶来,这时只要用网兜捉就可以,有时候一次能抓小半水桶呢。

这东西放在锅里边用盐水煮着吃,味道不是一般的美好。

只是这狐狸尾巴是怎么回事儿,有那么大的魔力?两人看着水蝼蛄虾不断增加,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

终于……其中一只把尾巴猛然提出水面,“哗啦”那些小家伙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根本来不及逃脱,全部被扔在岸上。

好家伙……一次就捉了一斤多,草狸子果然了得。

那家伙把舌头凑到水渍前仔细的挑拣,没两分钟的功夫,水蝼蛄虾全部进肚子。

“我以为咱家豆豆就够聪明的,谁知道草狸子也不承让呀。”回家的路上,张倩只剩下感慨。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草狸子能够生存到现在,没两个捕食的绝技才不正常呢。”刘军浩倒是理解,要不人们怎么常说狐大仙呢,人家早成精了。

进到院中,张倩迫不及待的开始搬把梯子给小燕子喂食儿。那些小家伙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一听见外边有动静,立刻长着细嫩的小嘴唧唧喳喳大叫起来。刘军浩先前也上梯子看过,这几个小燕子还没有长绒毛,浑身光秃秃的,像小肉蛋,一点美感都没有,不知道老婆怎么这么喜欢。

这时一只觅食的燕子恰好飞回来,看到张倩在那里喂食儿也没有惊,反而停在窝边冲她低声欢叫。

猴子一看这情形又来了兴致,想上去帮忙,可是刚窜到梯子顶端,老燕子立刻冲它叮啄起来。无奈,张倩那边只得把这家伙赶下去。

“张倩在忙啥……又给燕子拍照?”这个时候,赵教授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老爷子经常在院子里来往,自然知道她准备给学生制作科普照片的事儿。

“没有,下午刚从河堤上捉了不少蚂蚱,弄回来喂小燕子……”张倩晃了晃罐头瓶回答道。

”给它们喂蚂蚱,你听谁说的?“赵教授听了这话却是一愣。

“怎么了?它们吃的很欢实呀……”张倩不知道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以前每次捉了蚂蚱喂小燕子,它们都抢着吃呢。

“燕子是以昆虫为食物,但是它们的食物更倾向于空中飞虫类。比如蚊蝇等等,至于这蚂蚱……它们一般不吃的。小鸟啥也不知道,你硬把蚂蚱往它们的嘴里填鸭,它们自然只能吞下去了。”

“不是吧,我以为蚂蚱喂什么鸟都可以,这咋办,它们吃了不会有事儿吧?我捉蚂蚱的时候刘军浩也没给我交代一声。”张倩一想到自己好心要办坏事,立马紧张起来,她可不希望这几只小生命在自己的手中丧生。

“放心吧,没事。燕子不吃蚂蚱,只是它们不善于在地上捕捉食物而已。”刘军浩闻言从屋里走出来,这话是刚从网上查的。以前啥鸟都养过,唯独这小燕子大人们看的紧,没让投过,因此他还真不知道这东西吃什么。以为它们和麻雀一样,什么都吃呢。谁知道刚上网查了一下,才发现自己以前的认知错误。

燕子这鸟虽然速度快,可是爪子太弱,并不能很好的控制着陆点,因此它们的捕食大多在飞舞中完成。

不过赵老爷子的说法完全错误,就好像有人从没吃过鲍鱼,但不代表他不喜欢吃。

“你家悟空呢?”几句闲聊后,赵教授扭头问道。

“刚才还在外边,你找它干啥?”

“小囡囡放风筝把风筝挂在树枝上了,想让猴子帮忙摘下来。”

“你等着……悟空,悟空……”刘军浩扯着嗓子连喊了几声,却没听到猴子的叫声。

真是奇了怪,这家伙什么时候又溜出去。往常不找的时候,它总跑到跟前烦人,现在正找又没了。

找不到猴子,他只得亲自出马。

好歹那风筝挂的并不高,刘军浩没费多少力气就摘了下来。

一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猴子才出现在人面前。它捧过饭碗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围着桌子转悠,而是又直直跑进自己的木屋内。

“悟空怎么了,不会是下午被我训斥的生气了吧?”往常这家伙吃过饭还要闹腾半天,现在变得这么老实的确反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