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也会跟你赌气,你太有想象力,可以直接写童话了。”刘军浩觉得老婆的话很搞笑。他了解自家悟空,那家伙绝对不会躲在角落里独自生闷气。它如果真生气绝对会围着主人上蹿下跳,尖叫连连。

张倩爸妈毕竟是老人,下午在山上转悠了半天早已经困乏,因此吃过晚饭没多久,他们就上楼睡觉。倒是两个小家伙依然兴奋无比,特意跑到外边和浩宇彤彤玩捉迷藏。难得孩子们玩得这么高兴,几个大人也没有阻止,只是叮嘱他们小心点。

不一会儿,院子里的鸡鸭开始乱叫一团,接着传来彤彤兴奋的声音:“找到了,找到了,我哥钻在鸡笼里。”

这家伙……不会是在学周扒皮吧?几个人在屋里边都大笑起来。

提起捉迷藏,他们小时候都做过,现在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孩子们玩耍,别有一番乐趣。张宏斌更是讲起了小时候妹妹的搞笑事儿。说有次张倩刚藏好,他就大声问道:“藏好了吗?”

结果妹妹傻傻的来一句:“藏好了,你过来找吧!”这一回答不要紧,马上暴露藏身之处,很快被人循着声音揪出来。

“谁让你耍赖皮的”现在提起来,张倩还觉得挺郁闷呢。

其实这种事情在捉迷藏的时候经常发生,还有一种是咋呼法。每到一处就大声叫道:“我看见你了,出来吧!”,还真有人以为发现了自己,特意跑出来的。

几个小家伙越玩越兴奋,眼看到十一点,还没有睡觉的心思。张倩嫂子实在等不及了,出门把两人拽回来。

“看看你们头上,刚才藏在哪里了,弄这么多灰,还有衣服上?”才出去不到三个小时,他们浑身上下就弄得跟灰老鼠一样。

两个家伙虽然挨了训斥,可是跟没事儿人一般,还兴致勃勃的交流着捉迷藏的经验。

家里有客人在,自然不能再睡懒觉。刚到六点五十,他和张倩两人就穿衣起床。

哪知道等开了门才发现,他们起来的够晚的,张妈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忙乎。张倩挺不好意思,赶紧洗过脸之后过去帮忙。刘军浩看老爷子围着花池观看,也凑了过去。

“是不是人老了容易出现幻觉,我怎么总听着鸡窝那边有个鸟在叫?”张爸面带疑惑的问道。他刚才过去找了几次,也没有发现那鸟在什么地方。可是等离开,又能听到微弱的叫声。

“鸟叫……我也听到了”刘军浩侧着耳朵听了半分钟,也听到鸡窝方向有声音传来。

他沿着鸡窝寻摸一遍,里边啥也没有,就看到两个白花花的鸡蛋。

难不成自己也出现了幻觉?刘军浩止住脚步静静的站在鸡窝前,没过两分钟,那鸟叫声再次传来“喳喳……喳喳……”好像是楝子八哥的叫声。

他沿着声音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等走到猴窝前的时候愣住了神,这声音竟然是从猴窝里传来的。

刘军浩半蹲下身子把头凑到猴窝内,竟然在里边发现了一个碗口大的鸟巢,鸟巢里边,还有两个刚出壳不久的小八哥。

“找到了?”看他从猴窝里捧出个鸟巢,张爸也凑了过来。

“嗯,是个楝子八哥窝”刘军浩点点头回答。

“楝子八哥把鸟窝坐在猴子住的地方,它们能和平共处?”老爷子带着满脸的稀奇问道。

汗,那怎么可能,猴子可是专门吃鸟的。

不过刘军浩对这种怪异的情景也说不出个道理,鸟窝不会是凭空冒出来的,自然是自家猴子从树上摘下来的。可是这家伙捉了小鸟不吃,反倒把它们放在自己的窝中。莫不是悟空真的转性,准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老公,你们在哪里淘来的鸟窝?”张倩原本想进厨房帮忙,可是却被张妈连三赶四的推出来,结果一扭头,就看到刘军浩正捧着一个鸟窝看呢。

“这是在咱家悟空窝里边发现的,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偷偷上树摘的,”

“悟空呢?”

提起猴子,他们才想起这家伙大清早的就没在院子里。

正说着却见到悟空捧着一个罐头瓶子跑进院子,那家伙一看刘军浩手中的鸟窝,立刻把罐头瓶一扔吱吱叫着跳了过来。

“把鸟窝给它,看它到底想干啥?”众人都很纳闷,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唱的是哪出戏。

悟空接过鸟巢,立刻送进自己的猴窝深处,接着它又把罐头瓶拾起,爪子捏出一条蚂蚱往小八哥的嘴边送。

不是吧,猴子也准备养鸟,几个人这才明白过来。难怪这家伙一大早就跑出去,感情是到外边捉蚂蚱呢。瞧那样子,刘军浩也能猜出几分,肯定是昨天下午老婆不让它喂燕子幼鸟,接过猴子来了个自力更生,上树掏了一窝小八哥自己喂养。

张爸是彻底的晕倒,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儿这猴子不会干的。

“还是让悟空把鸟送回去吧,让它养最后肯定养死。”张倩说着就伸手去抓鸟巢。可是那家伙异常机灵,一看主人过来,它立马端起鸟窝跑掉。三下五除二,已经窜到枣树半腰。

“悟空,下来,下来给你枣子吃!”刘军浩只得以美食引诱。说实话,他也不认为为悟空能养出什么名堂。

“吱吱……”猴子扭头看了看,发现主人手中空空如一,说啥也不下来。

没办法,张倩只得回屋抓了一大把红枣。家里的红枣已经没剩多少,他们只是偶尔吃上一次。

看到红彤彤的大枣,悟空立刻在树上抓耳挠腮起来。对它来说,这枣子的诱惑简直是致命的。

终于,那家伙朝树下滑动了一截。在三人以为成功的时候,它却闹出幺蛾子,伸爪子把鸟窝放在树杈上,然后一溜烟跳下树跟张倩要大枣。

“这家伙越来越精了”刘军浩哭笑不得的感慨。

无论怎么尝试,悟空就是躲在树上不下来,最后三人也暂时放弃将鸟窝物归原主的想法。

等三人离开,猴子又偷偷的将鸟巢放回自己的老窝内。

小泽宇哥俩儿本来赖在床上不想起来,一听说猴子抓了一窝小八哥,他们立马穿上衣服下楼查看。可惜悟空这次非常警动,就守在门口,任何人只要企图靠近,它都会龇牙咧嘴的威胁。

两个小家伙很无奈的掏零食诱惑,可是猴子吃过零食后一点都没有吃人家嘴短的觉悟,还是不让看。

今天是钓鱼大赛的第二天,众人吃过早饭后都想到大堰塘边看看。猴子原本就是个喜欢闹腾的性子,现在一瞧众人出门,马上吱吱大叫着想跟上。不过想到身边的鸟窝,它又留了下来。

昨天游客钓的最大的一条鱼有八斤多重,那鱼刚钓上岸,就被人买走。今天再破记录,一位老爷子钓到了一条上十斤大鲶鱼,三个帮手花费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鲶鱼拉到岸上。

“老爷子,这鲶鱼我二百块钱买了。”称过重后,立刻有人凑上前搭腔。

“不卖”老人摇了摇头回答道。

“三百块钱”来人加码,看样子是志在必得。

“你给我掏一千块钱也不卖,鱼长这么大不容易,我准备放生。”

“放生”围观的人全部愣住,都没有想到这老爷子如此高的境界。

那鲶鱼放入水中后,在水面上打了一个漩涡,很快在众人面前消失。

十一点半的时候比赛结果出来,第一名钓了三十多斤鱼。

到下午,刘军浩门前的水沟中再次开始热闹,游客们纷纷提着垂钓成果过来喂水鸟。一时之间,整条水沟完全喧腾起来,青庄、白鹭、鸬鹚、翠鸟、野鸭黑压压的围到跟前。它们一个个好像伸着脖子等待喂食,更有大胆的直接把脑袋伸进水桶中。

“这鸟胆子也太大了点吧,根本不怕人,万一等下有人想捉岂不是太容易,只要弄些小鱼,就能把它们一网打尽。”一听这声音,就知道准是第一次到刘家沟的游客。

“要不怎么叫鸟的天堂呢,这场景在别处根本看不到,你多来几次就习惯了。”他的同伴热情的讲解道,“至于捉鸟,一般人最好别打这主意。看见那些腿上绑红丝带的青庄没有,它们是家养的,个头比一般的要大。别看现在很温顺,可是发起狂来了不得。你只要一捉鸟,立马群起攻之。甚至想捉这水沟中的鱼,都要掂量一下。这些家伙的领地观念特别强,把这水沟完全看成是它们的领地。”

“不是吧,它们有那么高的组织性?”先前说话那人很有些不相信。

“要不你试试,群居的鸟儿一般组织性都很强的。”

“算了,还是不要试,真一窝蜂的追上来躲都躲不及。”那哥们最终打消了尝试的念头。毕竟自己是过来游玩,而不是特意找虐的。

参观完水鸟,不少新来的游客都在同伴的带领下到刘军浩院子中看大火头。往常这个时候悟空最活跃,肯定会上前给游客合影,然后问他们要吃食儿。可是今天这家伙例外,守在猴窝前,相当警惕的看着来人。饶是如此,一些孩子仍然跑过来给它喂吃食儿。

猴子倒是来者不拒,不过想让它离开猴窝,这家伙说什么也不肯,比诸葛亮还难请。

对于游客的到来,刘军浩这边自然表示欢迎,把屋子里的椅子全部搬出来。这些都是潜在的客户,当然要招待好。事实上,大部分游客看过后院的黄鳝后,都动了买两斤尝鲜的心思。

第三天下午,很多游客踏上了归途,刘军浩家的黄鳝销售也开始火爆起来。倒是不少人走的时候还想买土鸡蛋来着,他都一一拒绝。这鸡蛋刘广聚早打过招呼,全是给村办养鸡场留的。鸡蛋买不成,人们又将目光投向野鸭蛋。

他家的野鸭群数量是越来越大,隔三差五的,就有一些大胆的野鸭加入其中。不过这些新加入的野鸭相当贼精,根本不在鸭舍里下蛋,而是趁着夜色偷偷的钻进芦苇垛下、厨房的草木堆中,甚至楼梯间内也有。

它们产下蛋后,还特意擒些杂草覆盖在上边。

任它们再狡猾也胜不过小皮的鼻子,那家伙门清,随便在院子里一闻,就能找到藏蛋地点。

现在那群鸭子一天产出的鸭蛋四五十枚,这些天积攒下来有大几百,原本刘军浩想着肯定卖不完,等张妈走的时候让她带回去腌上呢。谁知道火爆景象超出他的想象,你三十枚、我五十,只半天功夫,野鸭蛋卖了个七七八八。

第二天刘军浩只得采取措施,每人限购二十枚。就这样,还有不少人走的时候没买到。

以前人们吃饱吃好就行,现在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人们更注重的是健康饮食。他家的野鸭虽然也是人工饲养,可是平时采取的是散养模式,加上不喂饲料,这鸭蛋其实和野鸭产的没什么两样。更重要的是,它吃起来根本不腥,很合人们的口味儿。

因此刘军浩仔细琢磨半天,觉得这鸭蛋受热捧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几天时间,四个小家伙在这里玩的乐不思蜀,根本不想回去上课。小泽宇最离谱,竟然想转学到刘家沟小学。不过这家伙的愿望没达成,最后被他老爸连拉带拽的送上车。张妈临走那天晚上特意又把刘军浩和女儿叫到跟前交代,所说的内容无非就是关于孩子的事儿。他们两人现在已经对这个话题有免疫了,私下早达成共识。因此根本不接张妈的话茬,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等星期天的时候你和张倩一起上市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啥毛病没有。”

“等等,你说啥,检查?”两人这才听清楚张妈刚才说的话。感情张妈刚才在问他们是不是身体有毛病来着……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都觉得特别囧。

终于将老太太送上车,他们彻底松了一口气。张倩更是感慨连连:“隔三差五被我妈打电话催,我现在都有生个孩子应付的心思了,两个孙子还不够她操心的,非要看到外孙。”

“老人们平时闲着没事,喜欢哄孩子凑个乐子。”刘军浩也点头应是。

要说他们年龄真不算大,晚两年要孩子正好,人家过了三十岁才有孩子的多了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