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过去,刘军浩院子又回归了平静,他也彻底恢复到往日的慵懒状态。

上午赵教授把小桌搬到院外的香椿树旁边,两人在阴凉处下起象棋来。水沟中的荷叶虽然只是稀稀疏疏的,可是却给人一种别样的暗香。一边下棋一边喝着甘甜的蜂蜜水,日子过得不亦快哉。

这几天洋槐树开花,他们两家的房前屋后也变成了一片花海。那些土蜂子蜜蜂自然不会错过机会,每天在枝头忙来忙去。两人近水楼台先得月,有这便利,自然每天都来一杯蜂蜜水。槐花蜜略显乳白,闻上去比其他蜂蜜要清香上许多。

去年土蜂子在这里安家的时候槐花基本上已经开败了,因此这槐花蜜他们还是第一次品尝呢。

正下着棋,悟空捧着鸟窝跑回来。这家伙害怕主人将两只小八哥没收,每天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要把鸟窝带在身边。让刘军浩惊讶的是,猴子很有当“鸟妈妈”的天赋,每天天刚亮就跑出去捉蚂蚱青虫,等天黑了还把鸟窝抱在怀中取暖。

几天下来,那两只小鸟不但没有养死,而且活的特别欢实,个头比最初大了两倍不止。小嘴嫩黄,浑身长满绒毛,看上去相当可爱。更让人大跌眼珠子的是,小八哥好像已经把悟空当成是亲生父母了,连叫声中都带有一股猴子味儿。

他和张倩看到这情况,彻底绝了让猴子将楝子八哥送回的念头。不过心中都相当好奇,这两个小家伙在猴子照料下长大后会是什么德行。

“对了,小浩,过来帮我把篱笆墙拆了吧,现在根本用不上。”下了一盘棋,赵教授才想起还有正事儿没干。

“我说老爷子,你也够折腾的,这篱笆墙刚建一年,现在拆它干啥。”

去年这个时候陈刺不过膝盖高,根本阻挡不住动物溜进院子偷菜吃。赵教授最后只能无奈的在陈词边扎了一圈芦苇篱笆,今年陈刺长高,完全可以当围墙用,因此他就计划着把篱笆拆掉。

篱笆盖起来费时,拆着却异常容易。那连接处的铁丝经过一年的风吹雨淋早已经锈迹斑斑,用手钳轻轻一铰,立马崩断。

他拿着手钳在前面忙乎,赵教授跟在后边捡铁丝。不到十分钟,篱笆墙全部被拆掉,这院子也多了几分新气象。

劳动完,两人象棋也不下了,直接坐在香椿树下闭目养神。小风一吹,格外舒畅。

这一坐就到中午十一点,学生马上该放学。刘军浩把水杯一端,回屋准备开始做中午饭。

等下做米粥好了,正巧上午采的土蜂蜜有剩余,再洗一些大枣,滋味应该不错的说。至于菜,还是凉调香椿。五一期间为招待客人,一直大鱼大肉来着,现在清淡一些,可以刮刮油。

刚把大米下锅,张倩正巧回到院中,她进院子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捉的蚂蚱拿出来喂小燕子。现在这几只小鸟也养成习惯,一听到有动静,立马长着小嘴叽叽的叫个不停。

喂完燕子,她又用相机拍了几张照片才了事。

“老公,你说咱们在水沟上修个小桥怎么样?”

“修桥?修桥干啥,那边不是有石蹬吗?”刘军浩略显诧异的问道。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过来,老婆的思维方式属于天马行空的那种,有时候很不切合实际的说。以前还打算在杨树上建造一个小屋来着,不过被他极力的劝阻掉。

“咱们在荷花池边修一座木桥,然后桥头再连一个木亭子,这样晚上可以在那里乘凉。”

“你这纯属劳民伤财之举,晚上又没有太阳,要亭子干啥”虽然家里有的是木料,真修一座凉亭也花费不了几个钱。不过他实在懒得动,不想做哪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怎么是劳民伤财,我这是给游客提供一个观鸟的地方,名字我都想好了,叫观鸟亭。”这个创意,可是张倩上午上课时候灵机一动想到的,现在被老公说的一文不值,她很是不忿。

“那你想过没有,桥该怎么修?”看老婆坚持,他只得耐着性子询问。

“不用那么麻烦,在水沟上边横一块木板就行。你看,设计图我都画出来了。”张倩说着跑回院中把记录本拿出来。上边画的很漂亮,小桥依依,荷花满池,几只大鸟在亭外舒展着翅膀。

“好,夏天只要一场暴雨,这木板准被冲的找不到。”刘军浩一眼就指出弊端。

“那加高,离水面至少一米高,这样总没事吧?”张倩想了想又在图上做出改动。

“嗯,那你这桥面太窄了点吧,人万一走在上边失足,掉进水中怎么办?尤其是小孩子,他们最喜欢乱动,咱这水沟里的水可不浅呀……”

“加宽,上边再弄些栏杆防护”说道最后,她自己就放弃了。太复杂,真要这么做,那个工程量绝对不小。

“以前看人家画上的独木桥很漂亮的,为什么在咱们这里就不适应。”张倩很是郁闷的拍了拍图纸。

“独木桥看着漂亮,可是走起来却不那么轻松,不过加上护栏倒不是不可以……”说到这里,刘军浩突然灵机一动,另一种设计方式映入脑海。这么一盘算,老婆的构想简单起来。

“快说话呀,每次说话都说半截。”张倩正等着他后半句呢,结果等了半分钟,却发现老公此刻正一副神游物外的状态。

“塑料绳,咱们可以用塑料绳编织成护栏呀,把纸拿来,我给你设计一下。”刘军浩说着一把夺过记录本,然后拿起铅笔在上边快速的描画。说起来,他的绘画水平比张倩差远了。好歹张倩的理解能力超强,仔细辨别下也认出他画的是什么。

“老公,你真是太聪明了,怎么能够相处用塑料绳这招”张倩肉麻的称赞了一句,继而也是才思泉涌,“在中间连接的地方咱们还可以编制两个网兜,网兜里边放上花盆,种上牵牛花。让牵牛花顺着护栏爬,到时候就成花桥了。”

桥上种花儿,老婆这个点子倒是真有创意,有泉水的帮忙,相信那牵牛花肯定能成活。一时之间,他也来了兴致,准备下午就动手做。

“在水沟上修桥?你小子是闲着没事儿了。”吃罢饭,刘军浩刚把这想法给赵教授一说,他老人家立刻开始痛批。

老爷子痛批一阵子,最后点头同意……主要是他也闲着没事儿干,能找点乐子做自然是好的。

于是乎,两人冒着烈日开始在水沟边忙乎起来。

建筑材料自家都有,木料的来源是他家的旧大门。当初翻修房子的时候,张倩嫌弃那木头门过时,就张罗着换上推拉门。这门板没用,前些日子张倩还想劈了当柴火烧。刘军浩赶忙阻止,说多好的木头烧掉实在可惜,不如留着万一哪天有用。

门板当桥面,也算是物尽其用。至于那中间立的桥墩,完全可以拿石磙代替,恰好院墙外边还有两个大石磙。这石磙和一般人家用的不同,寻常地方根本见不到,有一米多长,直径四五十厘米。需要两头大犍牛同时拉才能拉的动,是吃大锅饭时代特有的产物。分产到户后,平常人家一般都喂养一头牛,那东西根本没用,于是就完全荒废了下来。刘老头在粮库当保管的时候,把那两个大石磙保护的很好,现在正好可以拿来垫在水中。

不过那石磙中间的木桩子长期风吹雨淋,早已经枯朽不堪,需要另外更换。

这难不倒刘军浩,在杂木堆上寻找了两块木料砍成方形,然后插在石窝中了事。

一个石磙二三百斤重,赵教授害怕刘军浩一个人往往水里放太勉强,也挽起裤腿下去搭把手。

两人小心翼翼的把石磙放在水沟中间,又用横木钉子将两个石磙连在一起,最后把门板铺在上边,形成一条简易的八字形木桥。

剩下的工作就简单了,每个桥头都栽上两根木桩用以固定绳子。

当然栽木桩之前还要做一项准备工作,那就是把木桩下端碳化,这样可以有效防止木头埋在地里边腐朽。

刘军浩刚在路中间生了一堆火猛烤,不到五分钟,刘老三急急的赶过来询问:“小浩,你这是干啥,离老远我就看到这里起烟,还以为着火了呢。”

等他看到水沟上的木板桥,也痛批这是胡闹。那树林中又不通路,用得着专门建座桥吗。

不过既然来了,刘老三也抡起大锤帮忙打桩。

“小浩,你不是让赵光明送绳子嘛,他怎么还没有来?”

“别急,应该快到了。”吃饭那会儿,刘军浩显中午太热,就懒省事打电话让赵光明买了绳子和花盆给自己送过来。这人当时答应的挺脆,可是眼看着桩已经打好,送绳子的人连个影都没有看到。

无奈,他只得再次进屋打电话。还没拨通,赵教授已经扯着嗓子大叫:“小浩,别打电话,人已经过来了。”

“我X,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这地方用得着修桥嘛?”赵光明摩托车刚停下,立刻来了这么一句。

丫的,这桥我不修了行不行,刘军浩现在真想放弃。怎么每过来一个人都反对修桥呢?

桥面和桥身各用两根一元硬币那么粗的绳子拴好,剩下的就是拿细塑料绳编织成网状的护栏了。

等桥修好,刘军浩彻底失望,这东西怎么瞧着都是个四不像。桥太短护栏太高,有一种臃肿的感觉,尤其是桥中间那四根半人高的木桩,显得异常突兀别扭。

“我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丑的桥”赵光明端详了一阵子,最后毫不留情的打击。

“你小子没有审美眼光,这是古典美懂不”刘军浩现在也是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

“桥中间加个凉亭会不会好点?”这个时候赵教授提出一种意见。

加木质亭子?这和老婆最初的设计很相似。刘军浩站在远处看了一下,觉得加个凉亭的话,视觉效果的确要好上许多。

“我觉得加凉亭可行,你家拆房子剩余的不是有松木椽子嘛,用那个正好。”刘老三也开口建议到。

加盖凉亭,那工程量可大了点,刘军浩本不想再费时。不过大家的意见都是如此,他只能从谏如流。

别看就是在椽子上钻几个孔的事儿,对不懂木匠的人来说,那可有的头疼了。本来想让刘老三动手,可是那人是蚂蚁噙石磙——嘴上劲大。说起制作流程他头头是道,真让做连墨线都吊不好。

最后刘军浩只得又央求到了二麻子,让他趁着空闲做一下。

怕人家看不明白,他还特意画了几张草图。结果二麻子来一句:“你画的算个啥,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弄,”

汗……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话里边都透着自信。

要说前些年木匠工和泥瓦匠一样,都是技术活,相当吃香的。尤其是木匠工,做一套家具最少要几天时间,一般主家要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正因为如此,二麻子年轻的时候特地找人拜师学过几年的木匠工,可惜他属于英雄无用武之地那种。刚出师没两年,十里八乡开始流行三合板条几,人家直接从街上买成套的,很少有哪家自己做。于是乎二麻子这个木匠工没干几天就彻底歇菜。

刘军浩交代完,想要转身离开。

“别走呀,你给我打下手,帮我把刨子刃儿磨光。”二麻子说着从角落里拎出一个帆布包。用手在上边一拍,顿时烟尘四起。再往下一倒,老鼠屎、棉花团等等散落一地。

“我说广喜叔,这东西你多少年没用过了?”那股刺激性气味差点没把刘军浩熏晕倒。

“要不怎么让你给打下手”二麻子嘿嘿一笑,这堆家具他扔在墙角有几年都没动过,这下总算抓到免费劳力。

等把刨子刃磨利索,太阳也快落山了。

看今天是没机会搭凉亭,刘军浩只能打声招呼回家做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