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饵料的不断抛洒,水面上的鱼越积越多,显得异常热闹。

“这老爷子到底用的啥饵料,鱼吃这么欢实?”几个游客看的很有些眼热,都明白如果掌握了这手配饵料的技术,以后想钓鱼绝对不在话下。不过他们只是小声叽咕,知道这东西一定是不传之秘,就是问了,人家肯定也不说。

刘军浩也瞪大眼睛瞧着,还真发现些端倪,那些暗褐色的饵料虽然被刘五爷捣的稀烂,可是还能分辨出是动物的肝脏。那股刺鼻的腥臭味,则更像是臭蚯蚓发出的。

提起臭蚯蚓,刘军浩自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这东西和臭豆腐很像,对鱼类来说属于是闻着臭吃着香的类型。去年五一钓鱼大赛的时候,刘军浩就给小囡囡挖了不少,最后用它钓到了一条七八斤重的大草鱼。里边虽然有泉水的功劳,但是臭蚯蚓的功劳也不能埋没。

别说鱼类喜欢吃,其他动物也不例外。每次一下雨,他院内那些鸭子都伸着脖子守在粪堆前,单等臭蚯蚓受不了雨水浸泡钻出地面。土鸡们做得更离谱,平时闲着没事就用爪子在坟堆上翻腾,把粪刨的到处都是。后来还是刘军浩让小皮赶了几次,那些家伙才老实。

老爷子一路抛洒,最后大把大把的饵料撒在了捞网中间,看样子报的念头是培养“鱼窝”。

鱼窝,顾名思义就是鱼类聚集的地方。初学钓鱼的人往往会碰到很郁闷的事情:自己的鱼竿、鱼钩、饵料等等一切都和别人相同,为什么偏偏没有人家钓的鱼多呢。很多人认为是自己的运气不够好的缘故,其实不然,这里边是鱼窝在作怪。经常钓鱼的人都知道,鱼类在水下的分布并不是均匀的,而是呈集群型分布。

拿活水来说,一般情况下水流由急到缓的结合处漩涡必是鱼窝所在,因为上游冲下来浮游植物都在这里搅动、沉淀。至于池塘死水处,则要看温度、水质等等。

当然能看懂鱼路的人不在少数,因此最佳位置往往被动作快的人占先,后来的只能自己泼洒饵料把鱼引过来,进而形成鱼窝。

刘五爷并没有把蛇皮袋中的饵料完全抛出,而是整个扔进捞网当中,这样随着气味慢慢扩散,更有利于鱼类群集。

水中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将大火头惊动。饵料的诱惑似乎很大,它沿着气味一路横冲直撞,将其他鱼类吓的四散逃窜。

虽然隔着水面看的不真切,但是岸上的人还是能够根据波浪分辨出那家伙的身影。众人现在屏住呼吸,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头一步步游入瓮中。

“刺啦”沉闷的声音在水中响起。那蛇皮袋被火头活生生的撕开一个大洞,气味更加浓烈。

“起网”刘五爷时机抓的很准,突然开口一声大喝。

听到老爷子招呼,几个年轻人有些手忙脚乱的扯动着井绳。

水下的异况自然将贪吃的鱼类惊醒,纷纷开始在水面上飞跳起来。

“哗”随着一道白浪,那火头一头撞在了捞网边沿。

万幸,网边刚刚抬出水面,那家伙并没有逃脱掉。

“稳住别慌,动作慢点。拉井绳,撑开网栅!”年轻人力气足,经验却不行,稍微出点差错就稳不住阵势。刘五爷看他们慌的不成样子,又是一声大喝。

“撑网栅”“撑网栅……”众人总算稳定下来,岸上的人缓缓地收缩井绳,水中的则撑着鹰船慢慢朝岸边靠拢。

网栅也算是刘家沟人智慧的结晶,主要是防止收网之时众人配合不默契导致有缝隙让鱼类逃脱。起网前它紧紧的贴着网边,只有等井绳拉起才会展开,恰好形成一个网箱状的半封闭空间。

随着网边上网栅拉起,捞网中的空间一点点被缩小,那些鱼反应更加强烈,一个个在水中急切的上蹿下跳。可惜由于网栅的阻拦,它们根本没有办法逃掉。

等那捞网大半脱水,众人渐渐看出这捞网的收获大小。近两筷子长的青鱼、草鱼、鲢鱼足足有二三十条,至于鲫鱼壳、肉麦丝、泥鳅等更是多的是不清。当然随着捞网的进一步收缩,这些小点的鱼都顺着网眼逃掉。

“哗啦啦,哗啦啦……”那伙头明显急躁起来,开始在网中横冲直撞。岸上的人也完全看清楚这家伙的身影。确实很骇人……两米左右的体长,黝黑发亮的肤色,浑圆如同线杆一样的躯体,还有狰狞的牙齿。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们对这个家伙充满了敬畏之情,有几个胆子小点的甚至悄悄朝后退了几步,以期自己能离捞网远点。

刘军浩却没有这种情节……主要是他家院中那火头个头也不小。接触的时间长,已经对这种大家伙免疫了。

“慢点,大家不要慌,稳住劲儿”越是到最后关头,刘五爷越小心。火头牙齿很锋利,他很怕这东西到最后关头突然反应过来对着捞网撕咬,要是那样,十有八九会逃脱,要知道这网可有数十年的功夫没修理过了。

“嚓……”说话不及,那捞网不知道挂住什么东西,突然裂了一个大口子。那火头反应很快,脑袋一拱已经钻到裂缝处。

“提网,提网”岸上的人顿时紧张起来,不住的大叫着让人扯网。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火头拱破捞网后,身子一扭飞速朝深水处窜去。

“我X”那边刘启勇一看火头朝自己这方向冲来,他突然发飙了,也没脱衣服,将乘船的竹竿一扔“扑通”一声跳入水中拦截。瞧那样子,准备来个舍身拦惊鱼。

“闪开,快闪开”刘五爷一看这熊孩子是个傻大胆,赶忙扯着嗓子大叫。火头的攻击性非常强,如果现在张嘴给他来一口,肯定要出事儿。再说了这东西跑掉就跑掉,以后还可以再抓,真万一人出个什么事儿那才叫亏呢。

他喊得太晚了点,火头已经张着大口,直直的冲向来人。

到这地步刘启勇才知道害怕,赶忙身子朝旁边闪动。火头在水中力气大的无比,只是身子一撞,已经让他跌坐在水中。

刘军浩本来和刘启勇乘坐一条鹰船的,结果这么一跳,由于惯性,那鹰船在水中晃悠起来。他手中正拉扯着井绳,根本没有竹竿支撑,脚下一滑,“扑通”跌入水中。

还没等他开骂,那火头已经冲到了面前,刘军浩下意识的伸手猛然一抱,将火头抱入怀中。

火头周身的粘液非常光滑,让他根本没有尽全力的机会,那家伙躯体扭动了几下,已经从他的怀抱中钻出。

不过这么一阻拦,刘启勇赶了过来,伸手抓住火头尾巴。

别说这东西挣扎起来劲儿挺大,他们两个人还有些控制不住局面。

事情一波三折,岸上的人都被惊呆了。

“抬出水面,抬出水面”刘五爷率先清醒过来,火头在水中劲儿大,但是脱离了水,就没这么大能耐。

这个时候,刘启华也跳入水中帮忙,三个人好像抬木料一样将大火头扔到岸上。

一到岸上,那东西只是在尘土堆上蹦跶了几下就彻底不行。

“你们这些熊孩子怎么不听话,谁让你们往下跳的。那火头牙是闹着玩的,真咬到你们,出事儿咋办?”这个时候,刘五爷才开口训斥起来。

谁愿意跳呀,我是被迫下水的好不好,刘军浩觉得自己特别冤枉。

从抓火头开始,几个游客的相机就没有停过,等抓上来,他们手中更是按个不停,还特意给三个英雄来了几张特写。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鱼呢……”

“就是,比小浩家的那个还大,怕有两米长吧?”

“应该有,谁去拿尺子”……

众人都显得很兴奋,争相围着大火头发表建议。

“我家有”说话之间,二麻子已经跑回家去拿卷尺和大秤。

“等等,捞网还在水中呢,赶紧捞上来,别等里边的鱼跑光了……”刘广聚突然扯着嗓子叫了一声。

这时几个人才想起捞网还没弄上岸呢,赶忙七手八脚的从水中捞起。

由于先前那个大口子,网中的鱼已经逃了七七八八。不过即使如此,凹窝里还捉下不少,称重后有三十多斤。

一米九,七十六斤。

这个数字出来后,再次惹来众人一阵惊呼。

“这火头虽大,划拉下来咱们每家还分不到一斤肉呀。赶紧把捞网里的渣滓清理一下,其它鱼也可以分。”刘启华这个时候扫兴的叫道。

“你就记着吃,除了吃还会干啥。那么大个的鱼长起来不容易,咱们还是别吃,也养着,正好和小浩家那个配对。”刘广聚另有一番计较。这火头分着吃,除了让人饱饱口福,其他啥效果也没有。还不如继续养着,当成刘家沟的一件稀罕物,说不定能为村里吸引游客呢。这个……也算是“可持续发展战略”。要是以前,他绝对想不出这么多道道,可是现在不同。

“就是,养着好,还养小浩院里。”刘五爷也开口同意,他老人家一开始就没打算吃来着。

“不是,老爷子,养在别处吧,我院里没多大地方呀,就那一条还想着另找地方呢。”刘军浩一听要把火头推给自己,他赶忙出言反对。要说给自家那火头配对是好事儿,可关键他院中那水池就那么大,勉强够一条火头生存。如果同时养殖两条,必须要将水池扩大一倍。这么一来,院中的空地更小。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火头胃口很大……对这种不能除了吃啥也不会干的东西,最好还是少养为妙。

“你这熊孩子,让你办点事儿怎么推三阻四的,你家的院子那么大,随便挖两下就够了。怎么,你还想让村里给你出饲养费呀。”刘广聚笑骂道。

“那……好吧”刘军浩相当郁闷的点头答应。都这么大的人了,你好歹给点面子,还叫张口闭口叫我熊孩子。刚才捉火头,身上沾满了粘液,现在被太阳一晒,浑身粘糊糊的,特别难受。他也没打算多留,直接让人抬着火头回家。

一山不容二虎,一水不息双龙。那火头刚放入水池中,立刻闹腾起来。两个大家伙尾巴啪啪的击打着水面,溅起的水珠子将众人身上打得湿漉漉的。

“地方是有点小,应该挪个地方养。”等刘军浩换好衣服出来,刘五爷也冲他点点头说道。

“要不养在门前的水沟中,那地方用大网隔开一片”刘广聚将目光瞄向了门外。

“不行”刘五爷这边一口拒绝,“再好的网也堵不住火头,张嘴一撕,准给你撕烂。就是你扯上钢丝网,一涨水,指定逃跑。”

“我倒是有个主意”被他们一说,刘军浩有了新计较:“在桥对面重新挖个水池,反正那地方是洼地”

“嗯,也行,正好游客喂水鸟的时候它们也跟着沾光”刘广聚越想越觉得这主意不错,观鱼赏鸟,这可不都是乐子!

说行动就行动,他立刻拎上一把铁锨直奔水沟。

支书带头,剩余人自然踊跃参加。

刘军浩家只有两把铁锨,根本不够使。无奈,二麻子只得又回村扛了几把铁锹过来。

这片地原本就是洼地,一道雨天准积水,因此众人挖起来也没费多少力气。不到半个小时,火头池修建完成。

随着一声令下,几把铁锨再次舞动起来,很快挖了两条沟渠引水。水沟里的水流哗啦啦的流淌,没一会儿,两边就持平。

刘军浩倒是有心将石锁打开灌水,不过这打算只能等没人的时候再实施。

等火头池灌满,众人有张罗着捉鱼。

他家原来那火头经常被人喂食,因此相当温顺,几个人没费多大劲儿就给它转移到院外。

反倒是刚抓的那头太费事了,二麻子刚伸手去抱鱼头,结果那家伙咔嚓张嘴咬了过来。要不是他缩的快,恐怕一准受伤。

到最后,众人还是找了个蛇皮袋把它半装起才运进火头池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