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陡然增大许多的空间,刘军浩的确觉得相当怪异。

要说,自己最近还真没往是所中引进生物,也因此这种变化才让他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不过这也是好事……空间变大,自己就能够多种植一些细发草。

刘军浩兴致勃勃的沿着水塘观察。左侧的塘岸高一些,所以泉水只能顺着右边蔓延,很多地方,清澈的泉水也不过就是脚脖子那么深。

这种浅水更适合黄鳝幼苗的生存,举目望去,黑压压的一大片全是。感觉到岸上的动静,它们纷纷摆动着尾巴逃到草丛下。先前这一片还是绿油油的草地,现在全部被水流覆盖。按道理说这些都不是水生植物,肯定会被水淹死。不过眼前暂时还看不到枯败的迹象,反而活的相当欢实。

有泉水的滋润,枯败估计要来的更晚一些。

浅水中不单单有七八厘米长的黄鳝苗,更多的是那种肥嘟嘟的大头鱼。这种鱼和其他鱼类不同,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浅水区。不过这些家伙脊背有一层灰褐色的保护色,倒是很难被天敌发现。

一路走来,不时可以看到石鸡跳跃着躲进草丛中。虽然现在一只石鸡还没有半两重,但是也确实到了可以吃的时候。

想到吃,刘军浩很有些心动,反正石锁中养的石鸡有几万只,现在捉些吃也没什么的。

把目光投向石鸡,他才有些恍然:石锁的变化莫非与此有关。以前它们只是小蝌蚪的时候不嫌,现在块头变大,倒很有些让人吃惊的样子。随着石鸡个头变大,石锁相应的生存空间也随之增大。现在正是春末夏初时节,各种各样的生物成长都相当活跃。质变引起量变,所以石锁这些天的变化才会如此巨大。

觉得自己这解释勉强合理,刘军浩就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

石锁内的土蜂子似乎也增多了不少,现在正嗡嗡的在草丛中飞来飞去。

也幸亏刘军浩当初往石锁中移植植物的时候选择的是那种漫天撒网的模式,所以看上去特别繁华,丝毫没给人一种单调的感觉。

当然要说空间内最显眼的东西,还是那几簇枣树。它们看上去很适合石锁的环境,因此生长的异常迅速。才半个月时间没见,已经长到了一米多高。此刻上边挂满米黄色的小花儿,几只土蜂子闪动着翅膀在花间飞舞。

今年秋天应该就会结枣子,不知道石锁中的枣子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会不会和网上那个新疆和田大枣一样,个头有小鸡蛋那么大。

刘军浩倒是很有些期待,不过琢磨了一下,似乎可能性不大。枣树毕竟是枣树,你不能指望它上边结出苹果。

一直走到新增的沙土地边沿,他才停住脚步。这地方尚未栽种植物,看上去有些荒凉的感觉。

如果是以前,刘军浩肯定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从外边移植些植物过来填充。现在倒是不用,一切顺其自然,等来年春天植物自然会将这里霸占。

抓了二十多只石鸡,刘军浩从空间中退了出来。

前天刚从后院中采摘了小半斤竹荪,当时还想着陪什么菜吃呢,正好等下做个竹荪石鸡汤。

石鸡收拾起来可比鱼类容易的多,根本不需要费时。直接拿剪子一剪,然后把里边的物事扔掉就行,不到五分钟,二十多只石鸡已经泡进凉水中。

这东西被誉为“百娃之王”,营养自然丰富,不管是红烧清蒸还是做汤,都是清香味醇。

刘军浩将石鸡剁成小块后放入锅中清炒,等炒到半熟的时候加入竹荪,然后加水放入盐和作料,最后再丢些木耳、粉条,滴两点香油。很快,一股扑鼻的鲜香开始在厨房中蔓延。

“吱吱”没两分钟,猴子蹦跳着跑了进来。不用猜,就知道准是被这味道吸引进来的。

石鸡被誉为山珍上品不是没有根据的,这味道,别说猴子,连刘军浩自己也有品尝为快的感觉。

用勺子舀了半勺热汤放入碗内,筷子一夹,那鲜嫩的石鸡肉带着滚烫滑入口中,满嘴酥润,鲜滑细腻。

石鸡肉早已经煮烂,齿舌轻轻搅动,一股鲜香沁入腹肺,的确美味无比。

再喝上一口鲜汤,全身的汗毛口似乎都舒展开来。

石锁出品,果然精品,刘军浩忍不住咂了咂嘴叫了一声“爽!”

呼哧呼哧、也顾不上烫嘴,他三下五除二将半碗热汤喝光。猴子一看根本没自己的份儿顿时急了,捧着大碗在地上乱叫起来,差点没跳上灶台。

本来打算等老婆回来了一同吃,看悟空这么急切,刘军浩只得给它弄了大半碗赶出屋子。剩下的……要不再舀一碗尝尝?反正锅里多得是,老婆回来也喝不完。

正想着,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大叫:“小浩叔,小浩叔,在家不在?!”

“谁呀?”刘军浩走出门,却见小娃子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赶紧拿铁锨跟我去学校,出事儿了……”这家伙说了半截话,扭头朝赵教授那里跑去。

“出啥事儿,要拿铁锨?”刘军浩吓一大跳,不是要打架吧。

“赵爷爷,你在家不?”小娃子又冲着赵教授院中一声大喝。

“来了,来了……”赵老爷子也应声从屋里边走了出来。他刚才正在看资料,连眼镜都还没有摘。

“拿上铁锨,跟着我去学校。”

“你这熊孩子,到底出了啥事儿,赶紧给我说清楚呀。”看他拔腿要往回跑,刘军浩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把他提溜住。这家伙每次一着急说起话就前言不搭后语,让人恨不得急死。上次毛孩子遇到水猴子的事情就是那样,一听说被水猴子拉下去了,几个大人差点没吓坏,结果等到地方才知道根本没事。

“哦……我们下课的时候挖到了一块蓝色的东西……好像石头,很古怪。张老师说可能是什么动物的化石,她让我喊你们拎上铁锨赶紧去看看。”这下小娃子终于把话说明白。

“化石?”赵教授一愣,继而有些难以置信的反问:“你们刘家沟还有化石?”

“这个……好像有吧?”刘军浩不确定的回答。他记得小学时候听老师讲过,说这一片山上几百万年前是海洋,里边肯定有化石来着。学生们听了这事儿很兴奋,一个个闲着没事都往山上疯跑,想捡几块化石看看究竟。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们找到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刘启勇在一片洼地里挖到一段三四厘米长,洁白如玉的东西。而刘军浩当时也捡了几个磨得溜光的石头,那东西人工打磨的痕迹很明显。当时虽然小学尚未开设历史课,但是却有一门《社会》,里边曾经提到过中国的文明起源。上边有几张打磨石器的照片,他们对比了一下,和刘军浩手中的那几个石块很相像,于是一同找老师判断。

可惜那老师学历太低,连初中都没毕业,更别说受过什么高等教育,哪里懂得这些东西。他先前所讲的化石也不过是为了活跃课堂的积极性而已,让他辨认那几块石头自然说不出个所以然然,最后只点头说有可能是。

小孩子比较单纯,虽然老师给出的不是肯定的回答,不过刘军浩还是相当兴奋,以为自己捡到宝贝了呢,特意把这东西放在屋里藏起来。结果有天放学,刘老头收拾屋子发现这几个石头碍事,就统统扔到门前的水沟里。

刘军浩放学回来不见了石头,还大哭了一场,跳到水中摸石头,结果捞小半天也没有摸到。

至于刘启勇手中那块玉一样的东西,据说第二天就被他老子给扔到锅灶下烧了。按他老子的说法,那东西不过是一大块狗牙,这东西不吉利,见到了就要烧掉。

几个小孩子怎么都不相信,坚信那就是化石,毕竟从未见过那么大块的狗牙。他们后来趁星期天又上山组织了几次大规模的“发掘”活动,以其能够找到更多的化石。可惜他们这种冒碰运气的方法根本就是大海捞针,自然不可能有收获。

随着年龄的增长,刘军浩也觉得当初的举动有些可笑。现在听赵教授一提,思绪全部涌入脑海。

“不会真有化石吧,咱们赶紧去看看”赵老爷子一听说可能挖到了化石,顿时兴奋起来。

“嗯,那化石大得很,两个人都合抱不住,我们刚学的《黄河象》……比那个化石还大。”小娃子也跟着插了一句。

“不会就是一块大石头吧,你们在什么地方挖到的?”和赵教授不同,刘军浩更多的是怀疑。真要是化石的话,哪有那么容易被他们发现。

“在学校的操场上,下课毛孩子约我们几个打鞠……我用小铲子挖鞠窝的时候挖到了一个蓝蓝的东西,当时还以为是啥宝贝呢,顺着想挖出来看看,结果越挖越大,把张老师和王老师也惊动了……”这熊孩子总算把气喘匀实,说话也连贯了许多。

打鞠,也是农村孩子常玩的游戏,玩法有很多种,最流行的那种和投玻璃球很像,需要三个人参加。在地上挖出三个窝,然后各人再找三个小石子藏入手中。游戏开始之前每个人都分有一组号码。比如说你是“一四七”、我“二五八”、他“三六九”。大家喊一声“开始”分别把藏有石子的手展开,按三只手中石子的点数决定谁先开鞠。

不过玻璃球太小,玩着根本不过瘾,一般的孩子宁愿自己用泥巴做鞠玩。做鞠的方法很简单,把湿泥揉成圆球状,然后再在上边涂上一层厚厚的毛枸树筋放在阴凉处晾晒。等晾干后特别结实,怎么摔都不会碎。

以前没啥好玩的,这游戏相当流行,胜利者往往可以得到对方手中的鞠。就是个泥团,但是一群孩子却玩的乐此不彼,更有因为他人赖皮大大出手的。记得刘启勇的打鞠水平很高,刘军浩还曾经拜他学艺来着。

“我们一直往下挖,都挖十几分钟了还没挖出来呢”

等小娃子讲完,刘军浩也泛起叽咕,莫不是真挖到了化石。

“咱们拿上铁锨过去,到时候是啥东西一看就明白”赵教授这个时候醒悟过来,两人在这里争论没什么用,还是看到实物再说。

学校离村子很近,不到三分钟,两人赶进校园。操场上围了一大群孩子,看样子几个班都没有在上课呀。想想也是,老师都没了,上啥课。

看到他们进来,孩子们纷纷让路。

土坑中间显露出一块嶙峋突兀的东西,已经挖掘出的部分勉强能说是圆柱体,可是上边却又粗糙不堪,好像什么东西的筋骨一样。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中间还有不少弯弯曲曲的小洞。

“这东西……”刘军浩立刻傻呆。虽然只瞧了一眼,但是他敢肯定不是石头,刘家沟这片麻石居多,根本长不出这模样。

“真是化石呀?”赵教授看到那个魁梧的东西时,也很有些困惑……他以前从未见到过。

“嗯……我看像是树木化石,你看多圆。”张倩指着上边那个椭圆形的平面说道。

“据说化石都很坚硬的,我试试看”刘军浩说着用铁锹在上边砍了一下,上边顿时粉末四溅。

“真是化石的话别打碎了,咱们小心点挖……”赵教授急于看到庐山的真面目,说完抡起了铁锹。

刘军浩也有此意,跟在他后边忙乎起来。

别说这东西还真够大的,他们两人原本沿着边上开挖,等挖到膝盖深的时候只能停下来……扔土的空间太小,铁锹根本施展不开。

“要不再到村里喊几个人,凭咱们两个好像不行……”赵老爷子越挖越没谱了,这都将近一米深,怎么还没有挖到底部。

“也行”刘军浩的疑惑更深,真要是树木化石的话太粗了点。从圆柱的横截面看,估计最初需要几个人合抱,刘家沟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树呢。

***

这个月到现在一共欠了将近四万字,随后几天争取补齐。最近两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坐到电脑前就头疼。(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