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让学生们先回家吃饭吧?”看看时间,差不多到放学的点上。张倩见一时半会儿这东西也挖不出来,就和王老师商量让学生们先回去。

“嗯”王老师也有这个意思,她冲着那群小家伙喊了几声,让他们都散开。

这些孩子最喜欢看稀奇,一个个磨蹭着不想回去。不过摄于老师的压力,只得快步朝家跑,准备吃过饭早些过来。

“手机拿没……给我用下,拍几张照片。”张倩临走前特意问刘军浩要过手机,然后对着那蓝褐色的东西猛拍几下。

她准备等下上网查一下,要说刚刚看到这东西的时候,她也不敢肯定到底是什么,毕竟还是第一次见到。王老师只说了句“会不会是化石?”结果学生们以讹传讹,纷纷说学校里发现化石了。当着一大群学生的面,张倩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不知道,只能将疑问压在心头,默认是“化石”了。

回到家里,刘军浩刚准备请老婆品汤呢。哪知道张倩把教案往桌子上一扔,直接打开电脑。

“老公,你赶紧过来看,这图片怎么和网上的化石不像?”等电脑开机,张倩直接搜索化石。她将从网上找到的图片和自己拍摄到的对比了一下,发现相差甚大。

刘军浩也凑过头查看,将那段描述从头看到尾,没有看到相同的图片,唯一类似的就是钻孔化石。按上边的解释钻孔是某些动物为了觅食、附着和藏身而打的洞,经常出现在石化的贝壳、木头和其它生物体的化石之上。可是人家那孔比较规则,一般呈管状或者园洞状,跟这个完全是两种形态。

“别研究了,赶紧吃饭,吃过饭再找几个人挖出来好好的研究……”刘军浩现在相当郁闷,好容易准备中午露一手,结果这汤有点蒙尘的感觉,老婆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边。

“嗯……你给我盛一碗饭,我接着查,一定要弄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张倩现在却是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等下午学生再问的时候好歹也有个说法。

得……看老婆查的这么投入,刘军浩只能将服务进行到底。

“嗯……啥汤,这么香?”刚闻到这股味道,她的注意力立刻转移。

“猜”刘军浩卖起了关子。

“有竹荪,木耳、粉条……剩下的就不认识,肯定不是鱼肉。”辨认了快一分钟,张倩也没有认出那乳白的色东西是什么肉。

“上午从后院中捉的石鸡,味道怎么样?”见老婆终于将注意力转到美食上,他才倍感欣慰。

“石鸡,石鸡可以吃了……这东西喝着真不错,咱们晚上还做。”张倩品尝过竹荪石鸡汤后,也是一个劲儿的赞不绝口。先前刘军浩打算养石鸡的时候她还表示反对来着,说是石鸡是保护动物,吃这东西有负罪感。没有想到一顿饭的功夫,她的立场就改变了,如果在战争年代,绝对是个铁杆投降派。

饭还没吃完,已经有游客找上门。

刘军浩还以为人家是过来买黄鳝的,赶忙搬出椅子让他们在院里坐下。

“不用坐了,刘军浩,听说你们上午在学校操场上挖到了化石?”说这话的是郑建学,他是上午和老婆一起赶到刘家沟的。中午听村里的孩子们说学校挖到化石,两口子都来了兴致,准备过去拍几张照片,文霞甚至还想等下弄两块收藏。

他们刚出门,看到其他人也在谈论此事,就一起赶到刘军浩家问究竟。

“这么快你们都知道了……”张倩听到动静,也端着碗走出来。

不用问消息来源,肯定是村里那帮熊孩子回家的时候说的。

既然大家都是过来看化石的,刘军浩也没耽搁,直接把他们领到学校操场。

“这玩意儿是化石?”

“不像是化石……”

“好像也不是石头,从没见过这样的石头……”

等这几个人看到那么大个的石头,都开始争辩起来。主要是它的形状太奇怪了一点,粗看上去,外表很像是未经打磨的鸟笼。关键是那些拳头大小的洞隙有很多,而且呈一定的规律排列。有几分像是人工雕琢的痕迹,但更多的是天然。

“应该算是一种尚未被人发现的假山石,你们看着痕迹,和太湖石上的蜂窝状很像……”郑建学围着这东西转了一圈,然后说出自己的推测。

太湖石又叫窟窿石,主要是由石灰岩构成的。石灰岩很容易受到外来力量的风化侵蚀,软松的石质脱落,比较坚硬的地方保存下来,这样就形成了曲折圆润的形态。

“别说,还真有点像,”经他这么一说,有两个人开口符合。

“太湖石是这种颜色的吗?再说太湖石很粗糙,这石头太光滑了,跟墨玉一样。”文霞却开口反驳。

“也是……”立马有人赞同她的观点。

这事儿闹的,没人认识,大家只能围着石头瞎猜。

“先挖,等挖出来找村里人看一下”赵教授见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然,又埋头挥舞铁锹。

刘军浩看这次的工程量不小,就把电话打到村里让二麻子喊几个人过来帮忙。不到十分钟,七八个棒劳力拎着铁锹走进校园。

“广喜叔,你看见过这东西没?”等他们靠近,刘军浩赶忙让出位置。

“这是啥东西?我也没见过呀,肯定不是咱们山上的石头!”二麻子看了一阵子,最后连连摇头,直说自己不认识。

原本想着多几个人帮忙,这东西应该能很快挖掘出来。

情况并不像大家想想的那样,挖了半个多小时,周围已经挖出个一丈方圆、快两米的大土坑,可是那家伙并没有露出本来的面目。

二麻子挖着挖着心中泛起叽咕,总觉得这事儿有点邪乎。他停下手,把刘军浩拉到旁边低声说道:“小浩,我看咱们还是停手吧,我感觉这东西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出啥问题咋办?”

“没事,广喜叔,就一块石头。”刘军浩是个无神论者,自然不相信这东西有什么古怪。

“我挖到一个坛子……”突然刘启华惊叫了一声。

听他这么一喊,两人赶紧凑过去,只见一个瓦盆模样的东西在泥土中显现出来,让人觉得怪异的是坛子里边塞了半坛子细沙。

刘启华又往下边挖了几铁锨,坛子彻底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坛子底部带着三足。

“这是香炉碗……”赵教授一眼认出那东西。应该是以前人们磕头烧香用的,只是材质相当粗糙,没什么收藏价值。

“咱们停下来吧,别让神怪罪”二麻子更坚信自己刚才的猜测……平白无故会在这东西跟前出现一个香炉碗。不用多想,肯定是敬神用的。

“广喜爷,你月月磕头烧香那么虔诚,也没见发财……”刘启华也不相信这玩意儿,张口奚落道。

二麻子家敬神虔诚刘家沟人人都知道,人家那是祖传。据说最早是他爷打算第二天开始翻修房子,结果晚上开始做梦,梦见一只凤凰落在离他家不远的堰塘边上。

“凤凰不落无宝地”那老爷子以为是祖宗托梦,第二天刚醒就喊自己的两个儿子商量旧房不翻修,直接盖新房,地点就选在了凰落处。而且从那以后,每月初一都要上香敬祖先。

老爷子敬了一辈子,啥效果也没有,等他死后这房子分给二麻子他爹。

等宅子传到这老爷子手中,他也保持着每月初一上香这个传统。据说因为这事儿,文革的时候还被斗过。虽然烧了一辈子香,不过二麻子他爹并没有发财,给人赶一辈子大车,结果临死的时候叫嚣着看到一大群金鸡娃在自家的院子里啄食儿。

“你这熊孩子,等吃亏的时候就知道啥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反正我不挖……”二麻子叫一声,说啥也不动铁锨。

这个时侯差不多到下午上课时间,张倩想着今天的课程进度还没有完成,就将学生完全赶进教室。可是那群孩子哪里坐得住,不时偷偷扭头朝窗外看。

操场上的人越聚越多,看过实物后没有一个人认识。不过推测越来越离谱,更有人说像是聚宝盆。

十来个人忙乎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挖到底部。

刘军浩站在大坑边目测一下,这东西大概有四米高,估计有上千斤重。人站在坑底根本没办法抬上来,只能用绳子拉扯。

“小浩,你回家把井绳拿来吧,这东西根本没办法抗”刘老三也有这个打算。

等井绳拿来,几个人横七竖八缠绕在“化石”上边,然后同时使劲儿抬出。

咦……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感觉,那就是这东西太轻,七八个人根本没用太大的力气。

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将“化石”移到平地上,那东西终于显现出庐山真面目:蓝褐色的躯体远远看上去有点像玲珑宝塔,等走到近处却分外觉得突兀,上上下下似乎有无数条虬龙盘横。那一层层洞隙沿着一定的规律排列,又让人觉得分外神秘。

这东西既不像是植物化石,也不像火山岩,甚至根本不是石头。不过到底是啥东西,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出究竟。

“让让,大家让让,郭记者领着专家来看化石了。”这个时侯,人群中传来刘广聚的高呼声。

这人……刘军浩哭笑不得,啥都没确定,他就着急忙慌的把记者招来。不过有专家也好些,至少人家能认出是什么东西。

“不是化石,应该是人工烧制出来的。”那戴眼镜的专家只看了两分钟,就下结论。

“人工做的……到底是啥东西,是不是文物?”郑建学话中带着疑问,他一直以为专家就是“砖家”来着。

“那我就不清楚,这东西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埋在地下,看年代好像不是很久,你们村可能有人知道。”那专家摇了摇头,然后将手中的仪器收起。人家是研究古生物的,不是文物专家。

经他这么一提,众人才觉得是这么回事儿。老人们经事儿稠,应该能够认出这东西。

于是乎,又有人骑着车子去养鸡场喊刘五爷等人。

“我地妈呀,小浩,以后说啥也不坐你的车子,我吓得差点得心脏病。”一路上刘军浩骑得飞快,没等到学校门口,老牛头就赶忙让他停住,宁肯自己走过去。

“这东西没见过”刘五爷看了两眼摇摇头。

“我倒是见过,瞧这颜色,很有可能是砖头。”老牛头仔细围着这东西观察一阵子,最后定下结论。

“这是砖头?!”当老牛头说出这东西的来历时,一群人都有些难以置信:老爷子不会是胡说八道的吧。

从上看到下,再从左看到右,这东西怎么瞧着也不像砖头呀。再说有这么大的砖头吗?三四米高的圆柱体。

“没错,应该是,这应该是咱们村以前那种土窑烧出来的。”老牛头用手在上边掰了两下,最后很肯定的回答。

“这砖头是用来干什么的?”郭记者好奇的问道。

“我刚才少说了点,土窑烧砖头,一块砖头要烧一斤柴,一般来说,一窑砖头只要二十四小时就能烧好。烧过劲儿的话砖头就会发酥……”

“可不是,这和砖头发酥一个样。”刘五爷立马反应过来,难怪自己刚才觉得熟悉。

“砖头发酥在窑里边就烧成水了,等要到火熄掉,那砖头拿出来跟发酵的馒头一样。不过这个肯定是时间更长,砖头全部黏糊在一块了。我年轻的时候在窑厂帮过工,经常碰到这情况。”

砖头烧成水,一大群人觉得像是天方夜谭。

“没什么稀奇的,泥土的主要成分是硅酸盐,烧成砖头主要是物理变化。咱们那种土砖坯在烧结温度下,泥土表面达到熔点,再经水冷却后,就变成具有较高强度和硬度的砖头了。当然超过熔点会完全融化呈液体……”这个时侯,那个古生物专家跟在后边解释两句。

这个解释,倒有些说的通。

弄了大半天,只是一堆烧制失败的砖头,众人的失望可想而知。尤其是刚才下去挖坑的那几个人,都觉得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