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聚叔,这算哪门子化石,咱们村到处都是,太平常了。我这么发上去,那不纯粹是忽悠人吗?”刘军浩哭笑不得的回答,他也觉得这东西没啥宣传的价值。主要是个头太小了点看着也不美观,对不认识的人来说,根本就是小石头蛋子。

“怎么能算忽悠,这难道不是化石?刚才专家说过,有几亿年的历史呢,比猴子变人的历史还早。”刘广聚却认准这条。

“那好吧”刘军浩最后只能点头同意。

“小浩,写的时候也把我写进去,就说我是化石的第一发现人”二麻子跟着讲了一句,他是想借助文章宣传下自己的农家乐。

“是你发现的,不是人家专家发现的?”刘广聚听出他话茬里的意思。

“嘿嘿,要说专家的眼睛就是毒,跟探测仪器一样。从我家门口过的时候打眼一瞧,立马指着说那里有化石。”

刘军浩把村里发现化石的消息往论坛上一发,顿时引起轰动。不过看过照片后,困惑的人占多数,都觉得这东西看起来太平常了点,和大家想象中的差别很大。

反倒是张倩回家听说村里发现化石后很兴奋,特意把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摆到条几橱窗里,说是当收藏品。

第二天上午,王老爷子早早的约他上山捡石头。

刘军浩直摇头,说啥也不想去。他现在是无比的清醒,把石头从山上背下来绝对是个力气活,八成这老爷子打算拿他当苦力使。

“你这熊孩子,整天在家闲着没事,不害怕歇出毛病。没听人说吗,生命在于运动。我这么大年纪还想着找点事儿干,你好意思坐在院里边?”刘家沟的方言老王现在学的七七八八,连“熊孩子”这词语也会用了。

“王叔,你说费那么大的事干啥,直接把琉璃砖往水中一放不就完事,还用得着堆假山?”

“假山都是人堆出来的,今天你跟着我上山找些石头,等会儿堆出的假山绝对漂亮。”

“你老说得轻巧,关键是大石头怎么弄下山?”刘军浩现在无比的清醒,说到底就是不想去。

“推上拉车呀,咱们沿着山溪走,那地方的石头被水冲刷的厉害,形状比较奇特,我老早就看好了,一直没来得及动手。”

冲老爷子这番话,他知道今天这壮丁自己是彻底逃不掉了。

没办法,生活像那啥,既然拒绝不了,那就享受吧。刘军浩最初想着直接将拉车推到山下了事,不过转机一想,还是决定派赤兔出马。万一老爷子等下弄个七八百斤石头,有赤兔帮忙也省点力气。

五月的刘家沟,花海和绿色是永恒的主题。

这种季节上山闲逛倒也不错,可是去背石头,刘军浩总觉得自己脑子不太正常。

王老爷子心情倒是很好,他一路沿着山溪挑挑拣拣,专门找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

“这个石头像乌龟,垫在琉璃砖下正好”

“那个像雄鹰……还有旁边一块立起来好似猴子……”

那些石头在老爷子嘴中全部散发出活力,刘军浩看他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就赶忙叫道:“王叔,车子装不下了。”

这下老王才停手,在转身刚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又看中了山溪旁边的一株松树:“这个松树也不错,你绝不觉得像一条盘龙。这两个枝杈是龙爪……咱们把它从石缝中连根挖出来,等下回去栽种在假山旁边。”

“不是吧,老爷子你确定没发烧?”刘军浩讶然的看着他。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这诗用来形容松树再恰当不过。松树的生长极其艰难,尤其是石缝间的。刘家沟人常说松树是“树高三尺,根深一丈。树高三丈,成长百年”,别看这松树不过一人多高,可是应该有二三十年的树龄。想连根移植肯定要花费大力气,估计半天拿不下来。

“你发烧还是我发烧,要这么长的根干啥,只把主根挖掉就行。”王老爷子反过来倒打一耙子。

“那没带工具呀”刘军浩说啥也不敢赞同他那疯狂的举动。

等石头运回家,老王根本没有歇息,直接拉着刘军浩堆假山。

别说老王的眼光真的过得去,原本琉璃砖孤孤单单看上去有些扎眼,可是等和那些大石头堆叠在一起却显现出一股气势。给人一种“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境。

“不错,不错”假山堆好的时候刘军奇恰好过来买黄鳝,他看到这假山,顿时开口称赞。

“还缺点东西,应该在琉璃砖上种些青苔,这样更有意境。”王老爷子倒是对自己的作品相当不满意。

张倩放学回来,对着那假山端详许久,最后来了一句:“老公,我发现咱家越来越像公园了。”

***

还没有进六月,天气已经开始燥热起来。刘军浩吃过早饭呆在太阳下晒暖,不到一个小时,脑袋的就晒得晕晕乎乎的,没办法,他只能把躺椅移动到楝树下,然后仰躺在那里睡懒觉。

猴子一看主人这幅德行,也跟着学的有模有样,尾巴还遥遥晃晃的打着拍子。

“老婆,帮把我茶杯拎过出来”刘军浩实在懒得动弹,就扯着嗓子使唤张倩。

“你自己拿,我正玩连连看,忙着呢”屋里飘出一句话。

打游戏也这么理直气壮,看来真是夫纲不振呀。

“悟空,进屋拿水杯。”刘军浩轻轻推了猴子一把。使唤不动老婆,只能目标瞄准猴子。

“吱吱……”猴子也不想动弹,干叫了两声应答。

这家伙,让它做点事儿那么难,连小皮的一半都不如。黄斑皮是名副其实的老黄牛,让干啥就干啥,绝对没有怨言。猴子不同,是偷奸耍滑的典型,干点事儿一准抱怨半天。刘军浩使劲儿一推,将这家伙从躺椅上推下来。

“吱吱……”睡觉的时候被打扰,猴子异常愤怒,不过摄于主人的威压,它只能跑到堂屋里端水杯。

水杯抱在怀里,喝上一口蜂蜜茶,分外舒畅。

冬天晒暖夏乘凉,要说刘军浩这院子里也算是一方宝地了。后院那些西瓜花儿开的正旺盛,微风吹来,花香阵阵涌入鼻孔。前院内绿树成荫,杨树、楝树、枣树等等完全将燥热隔绝。

刘军浩舒舒服服的躺在那里,心情异常的爽快。

一扭头,就看到那梨树上沉甸甸的鸭梨。老人们常说“树挪死,人挪活”,本以为这梨树刚挪了地方,即使没干死,今年也不会挂果,谁知道事情完全在意料之外,现在竟然长出了十来个鸡蛋大小的梨子,看那情形,估计等长熟的时候个头不会太小。

葡萄树也是,花儿刚凋谢没几天,现在一串一串的青葡萄已经悄然出现在枝头。当初买葡萄树的时候人家卖主说了,这葡萄属于高产型的,一年能结上百斤。张倩都已经计划好,等采摘完葡萄,三分之一留着吃,三分之一榨汁儿,剩下的晒葡萄干。

院里的果树今年估计都要结果呀,刘军浩带着欣慰扭头仔细观察。当看到水池边那两柱桃树,他开始郁闷起来。

桃子的个头也不算小,还没泛红已经比鸭蛋大。可关键的问题是这东西的桃核大的出奇,占了桃子的一半体积还多。照这样下去,估计就是成熟也吃不了多少果肉。

今年这么着了,等明年春上的时候还是要换个桃树苗种。

张倩坐在电脑前鼠标点的飞快,眼看自己这局就是第一,结果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几声母鸡的叫声。

“咯咯哒……咯咯哒……”声音很清晰,她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扭头准备将母鸡赶出去。可是瞪着眼睛瞧了小半天,最后连根母鸡毛都没看到。再回头瞧屏幕,自己已经变成第二。

张倩愤愤的愤愤的重新点了开始,刚消到一半,鸡叫声再次传来。重新寻找的时候,那鸡叫又迅速消失。

她这次彻底的跟母鸡耗上,游戏也不打了,直接瞪眼盯看着屋内。

完全听清楚,那母鸡躲在沙发下。不过等她探头在沙发下寻找的时候,却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

“老公,咱家母鸡跑到屋里边了,赶紧把它找出来出来,别让在屋里边拉屎。”张倩找不到,只能急急的开口求助。

要说农村饲养家禽就这点不好,稍不留神那些鸡鸭准会溜进屋内捉食儿。吃饱了还拉在屋里边,让人相当气愤。刘军浩家门口有小皮看门还好点,那些鸡鸭只要一靠近,立马被驱赶。时间长了,豆豆和和猴子也加入到驱赶大军中,彻底断绝鸡鸭的念想。

刘军浩一听老婆的召唤,赶忙拎着扫帚冲了进来:“在哪里?”

“听声音在沙发下边,我刚才找了没找到。”张倩拍了拍膝盖上的灰,有些郁闷的回答道。

“能躲到沙发底下?”刘军浩也蹲下身体,半侧着脑袋朝沙发底部看去。里边黑乎乎的一片,不像能藏住老母鸡,老婆不是听差地点了吧。

“我骗你不成,刚才听得真切。要不你在屋里边等一会儿,它肯定还叫。”

两人都不说话,傻愣的站在屋里边。

“咯咯哒……”突然一声清脆的啼叫从沙发下传来。听着声音,应该是母鸡刚产完蛋发出的。

刘军浩猛然身子一蹲,想将这家伙捉出来。

咦……没有?他也遇到老婆先前的困惑。那沙发下空空如一,怎么看都不像有母鸡藏身。

见鬼了不成,刚才明明听到鸡叫来着。

“去把手提灯拿来”刘军浩扭头对着张倩吩咐一句。

手提灯拿来也没效果,里边啥动静也没有,倒是他扭头的时候,发现小八哥从门口溜走。这家伙是悟空养的,现在已经长到半大,每天都在院里到处乱跑。

“可能刚才那声音是小八哥叫的”实在找不到罪魁祸首,刘军浩只能大胆推测。印象着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似乎有些八哥经人训练后不但会学公鸡打鸣、母鸡下蛋,还会说话逗人开心来着。

“八哥……刚才那声音明明是母鸡,你是说八哥学鸡叫,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咋不早点告诉我?”张倩一听说小八哥有这本事,立刻兴奋的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汗……我只说可能好不好,毕竟刚才没有亲眼看到,一切都还是推测。

自己刚才是看见小八哥从门口溜出去,可是不代表刚才那声音就是它叫的呀,或许刚才两人抬沙发的当口,那母鸡也从屋里边跑出去了。

网上说的那种八哥好像和自家的这两只同属不同种的,印象着还没有见过楝子八哥学其他鸟儿的叫声呢。

再说那声音挺大的,小八哥的肺活量能叫出那么大的声吗?

张倩却不管那么多,兴奋的跑到猴窝前将两个小八哥统统抓出来。

“吃,赶紧吃,吃完好学两声母鸡叫给我听听……”她从罐头瓶中捏了几只小蚂蚱,然后放在手中诱惑着两个小家伙。

刘军浩是大汗连连,老婆这是哄小孩呢,那八哥能听懂吗?

“梆梆……”不到三分钟,两个小家后将她手中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吃饱喝足,它们伸展了几下翅膀,然后慢吞吞的踱步到小窝中歇息……一点也没有表现的欲望。

“赶紧给我叫……”张倩气的直哼哼。

“扑哧”刘军浩看老婆这幅情态,不由得将口中的茶水喷出:“你这么说话它们能听懂吗,这种小动物你应该用拟态法手把手的教,那几只青庄我不是楞给教会了吗?”

要说当初刘军浩为了让第一代青庄学会飞,可没少下功夫,闲着没事的时候还扑闪着胳膊模拟鸟类飞行。当然最后没一点效果,他这么说,纯粹是往自己脸上贴金。

“也是……”张倩倒觉得这个方法可能有效,就口中学起了母鸡的声调,一边学一边还将小手摇摆着。

王老师恰巧过来晒东西,一看他们两口子的样子,忍不住站在门口笑起来。

“啊……王姨你来了”张倩听到后边有声音,赶忙扭头。

“这不是昨天刚在河滩上揪了半框茶硕,我早上用水蒸了下,准备弄过来晒晒。你们两口子真有意思,闲着没事学母鸡叫……”

“不是的,都是刘军浩让我学的,”张倩话说了一半就停下来,那话怎么听着好像在说自己傻,让你学你就学。她恨恨的瞪了老公一眼,心道都是他让自己自己出丑的,等下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

“我帮你把茶硕弄到楼上吧”刘军浩一看老婆的神色不对,立马开溜。

中午吃罢饭,张倩又不甘心的试了几次,可是那两个楝子八哥死活不开窍。

***

终于三百章了,自己给自己庆贺一下,呵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