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张倩仍然不甘心的引逗那两只小八哥说话。可是这些小家伙丝毫没将她这个主人看在眼中,只是蹲在窝里边“戛戛”的应付。张倩相当不甘心,最后使起小性子,拿根小木棍在鸟窝边敲打着。

没有想到这下可把八哥激怒,它们扑闪着翅膀冲过来,长着嘴巴就是一阵猛啄。

“啊……”张倩猛然捂住手背惊叫起来。那小家伙爪子锋利,嘴巴尖锐,捉在手背上好像被人狠狠的拧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怎么了?”听老婆声音不对,刘军浩赶忙跑过去。

“还不是这两只八哥,看把我手啄的,快流血了。”张倩眼圈红红的,好久没尝受过这种受伤的经历。

“这还了得,连主人也敢啄,小心我晚上把它们拔了毛,来个红烧八哥。”虽然刘军浩对这点小伤不以为然,不过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要坚定立场,和老婆站在一起的。

“啪啪”他拿起木棍使劲儿的在猴窝上敲打了几下,巨大的声响顿时让那两个小家伙惊慌起来。

“吱吱……”突然一只八哥猛然张嘴叫出声,接着猛冲上来叮啄。

猴子叫……刘军浩完全忘记了躲避,张倩那边也没有再吹伤口。两人都傻愣,这八哥啥时候学会的猴子叫?

八哥叮啄了几口,看来人没有反应,接着又落回窝中。

“啊”刘军浩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腰上被狠狠地拧了一下。扭头一看,只见老婆的玉手正放在他的腰间呢。

“你拧我干啥?”刘军浩相当困惑,老婆啥时候学会家庭暴力了。

“我想试试看是不是在做梦……原来不是,你知道疼。”张倩倒是振振有词。

“那你拧自己呀,”刘军浩一时哭笑不得。

“我怕疼”她理直气壮的回答了一句,接着又眨巴着眼睛问道,“刚才没听错吧,你确定刚才那声音是八哥叫的,不是悟空?”等完全清醒,张倩又有些困惑起来。

“要不再打下……”刘军浩也来了兴致,接着伸出手在木板外壁拍几下。

“汪汪……”另一只八哥身上的羽毛炸开的和刺猬一样,口中却发出小皮的叫声。

不是吧,两口子又开始犯晕。这小家伙什么时间连狗叫也学会了。

“继续打”张倩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又拿起小棍在敲打。

“喵呜……”“咯咯哒……”两只八哥混叫着冲了上来,对着他们一阵叮啄。

两人现在都呆滞在那里,根本没有反应。

母鸡下蛋、小皮狂啸、豆豆发威、悟空怒叫……什么时候这小家伙学会这么多种语言。

“老公,咱们家的八哥是天才……”张倩的语气很有些激动。

天才……绝对是天才。以前在网上看到过,调教八哥说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需要大半年的时间,这期间每天都需要主人一个字一个字的教。而他家这两只,猴子平时看的跟宝贝一样,走在哪里都紧紧的抱着鸟窝,根本没让刘军浩有接触的机会,更别提教它们说话。

“赵叔,王姨,你们赶紧过来看,我家的八哥会说话了……”有好东西,张倩自然想到的是和别人分享。赵教授两口子正坐在路边的树荫下乘凉,听她这么一喊,紧跟着走进院子。

“叫,学两声黄斑皮叫我给你吃蚂蚱”为了让八哥开口,张倩把原本打算喂小燕子的蚂蚱全拿出来了。

一看有食物,它们立马扑棱着落在她的手上。可是等食物吃完,再次干净利落的落回窝里。

这两个家伙,吃完一抹嘴就不认账。张倩顿时恼了,使劲儿用木棍在窝上打了一下。

“汪汪……”八哥再次炸起翅膀。

“真的呀……”赵教授两人也张大嘴巴。

继续打……“喵呜……咯咯哒……刮刮……喳喳……”

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赞了,基本上院里的动物叫声,两个小八哥都会。

不过让人郁闷的是,这鸟属于敬酒不吃吃罚酒类型的。你好言好语让它说话,结果爱答不理。拿出木棍敲打威胁,它却乱叫一团,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

“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要想让八哥说话必须捻舌,你们这八哥好像没有捻舌吧?”过了一会儿,王老师问出一个关键问题。一般认为,要想让八哥说话必须把它的舌头修成圆形。捻舌过程需要两个人合作,一个人轻握住鸟身体,不让它挣脱跑掉。另一个则握住鸟头,然后用手指卡主鸟嘴撑开,嘴撑开以后再在食指上弄些香灰捻搓。力量由轻到重。直到舌端捻下一层舌壳为止。相隔半个月后,还要进行第二次,彻底将鸟舌修成圆形。

进行训练的时候,要选择僻静的地方,每天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鸟培养感情。

“我们根本不懂呀,今天玩电脑的时候听到沙发下边有母鸡叫,结果赶了半天却跑出来一只八哥。要不是这样,我们还蒙在鼓里边呢。根本没有教过它说话,哪知道捻舌不捻舌的……”张倩也觉得这事儿透着玄乎。

刘军浩听人说过捻舌的过程,他总觉得有些小残忍,因此也没有动过实施的念头。

“其实这是个误区,八哥不捻舌也可以说话的。捻舌这方法没有任何科学根据。有人做过实验,捻舌过的八哥与未捻舌的学会说话的几率是相同的……”赵教授这个时候接过话头,“不过你家这个好像从来没有教过吧?”

“完全是自学成才!”关于这点,他们两口子觉得八哥是个天才。

“我想也是……大概能够推测一下八哥学那么多声音的原因了。”赵教授思索了片刻,找到一个自认为合理的解释,“这两个小家伙尚未睁眼就被悟空偷了回来,从小没有见过同类,它们潜意识的将猴子当成父母,因此它们学会了猴叫。还有这猴窝靠近鸡笼和青庄窝,它们每天都听母鸡和青庄在耳边聒噪,也渐渐的学会了……”

应该说,老爷子这个解释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真是近朱者赤,近猴者妖。这两个小家伙还真被悟空调教成妖孽了。话说回来,院中哪只动物不是妖孽?

末了,赵老爷子又开口说道:“我以前在花鸟市场看过人家那八哥还会背诵唐诗呢,这八哥聪明,你闲着没事的时候也多训练一下,它们肯定也能学会。”

“真的?”刘军浩还没回答,张倩已经惊喜的叫了起来。在她看来,让一只八哥说话很有成就感。

“不试试怎么知道,等会儿上网搜索一下,网上肯定有饲养方法。”

张倩的性子就是这样,兴趣来了拦都拦不住。一听说网上有这方面的资料,她马上打开电脑查阅。不过仔细看过之后,又有些泄气。要想让八哥说话,耗费的精力和时间不是一般的多。她除了星期天其他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根本没闲工夫教一只鸟说话。

刘军浩倒是有时间,不过他没有那么大的耐性,最后这重任交给赵老爷子。赵教授家那斑鸠训的不错,现在已经能认识五六个阿拉伯数字了。相信八哥让他教导,说不定不但会说话,还能够认出数字呢。

“说了半天,你们也不问问悟空的意见,人家可稀罕的跟宝贝一样。”看赵教授伸手要将两只八哥捧走,王老师赶忙打断说道。

提到猴子,众人才想起这家伙吃罢饭不知道到什么地方打野去了。

这家伙是个惹祸精,只要一出主人的视线,立马原形毕露。

既然猴子不在,刘军浩就替它做主。

赵教授那边乐呵呵的捧着八哥回家,可是还没有半个小时,他又找急忙慌的跑过来问:“小浩,八哥跑回来了吧?”

“啊……啊,”刘军浩有点犯迷糊,自己一直坐在院子里,没看见它们飞回来呀。

“到猴窝里看看”两人赶忙跑到鸡笼前查看,里边啥也没有。

“真跑丢了?”老爷子着急的脑门上直冒热汗。回去后就细心的教那八哥说话,一连半个小时,那两个小家伙除了吃食儿积极外,其他时候根本没有说话的欲望。等他上趟厕所回来,更是不见了踪迹。

“别急,应该跑不掉的。”刘军浩比较了解那两个八哥。它们刚睁眼就在院里乱窜,对周围的环境熟的不能再熟,肯定在什么地方藏着,等一会儿没准自己出来了。

这猜测没错,不到五分钟就看到猴子窜进院子,而它的前爪上,正站着两只八哥。

“吱吱……”悟空看到主人立刻兴奋的跑了过来。

“吱吱……”那八哥也扑闪着翅膀欢叫。

真囧……感情两个小家伙是这么学会的呀,看来赵教授分析的完全正确。

不过现在赵老爷子也绝了将八哥带回自家的念头,这玩意儿除非拴起来,否则一扭头肯定还要往回跑。与其担惊受怕,不如养在原地。

***

“小浩叔,你养的蚕结茧没有呀……”天快黑的时候,小娃子和毛孩子两人兴冲冲的抱着纸箱子跑进院中。

“没有呀,上午的时候我刚喂了两大把桑叶。”刘军浩瞧他们脸上兴奋的表情,就开口反问道,“你们那蚕结茧了?”

“嗯,我养的已经有三个结茧,全部是彩茧,小娃子养的也有一个结茧。”毛孩子说着揭开纸箱,里边立刻传来“嘶嘶”的声响,那蚕茧恰好结在拐角处,明亮的蚕丝把纸板都粘住了。

“这么快就结茧,我看看……”张倩闻讯伸过头。

悟空见缝插针,也把脑袋凑上前。那两只八哥刚落到纸箱边就被毛孩子赶走,他是怕了刘军浩家的鸟,上次刚打开纸箱,一只大胆的斑鸠就啄了两嘴,差点没让他心疼坏。

“吱吱……”刚赶了两下,八哥又大叫起来。

“哗啦”这熊孩子一愣神,手中的纸箱子摔在地上。

“小浩叔,刚才是八哥……猴子”毛孩子顾不上收拾纸箱子,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两只鸟。

小八哥看到地上白花花的大蚕,顿时兴奋起来,扑闪着翅膀在地上猛啄。

“怎么,想不到吧?”刘军浩很乐意看这小子吃惊的表情,不过眼看着那些大蚕要丧命在八哥的嘴下,他赶忙伸手挑拣了起来。

“让它再说一句”小娃子的脸上也满是期待。

刘军浩使劲儿一跺脚,那小家伙立刻“汪汪”叫着逃开。

“还会学狗叫?”两个熊孩子的眼睛里全部是小星星,非常羡慕的看着地上的八哥。

“会学的多了,让你们见识见识。”刘军浩说着拍着巴掌在地上一阵轰赶。两只八哥闪动着翅膀惊慌失措的往猴窝里逃。一边跑一边口中还大叫连连:“刮刮……咯咯哒……”

接触了小半天,刘军浩已经明白过来,八哥似乎更喜欢模仿其他动物生气时的声音。

“那个……你是怎么教它们说话的”现在两人已经完全忘记初衷,心思全部放在两只鸟身上。

“简单,让猴子教,悟空是语言大师。”刘军浩根本没有经验可谈,只能满嘴跑火车的忽悠着两个熊孩子。

两个家伙越看越羡慕,最后都舍不得走了。张倩看天已经黑上来,怕两家的大人找不到自家孩子着急,她板着脸将他们赶回家。

没了人打扰,院子里重新恢复平静。刘军浩跑到鸡窝前收鸡蛋,张倩则挽着袖子开始做晚饭。

青椒炒鸡蛋,再凉调一个香椿了事。

吃着可口的饭菜,刘军浩禁不住的赞叹,看来女人在做饭方面就是有天赋,老婆的手艺是越来越高超了。

吃饱喝得后,他刚准备收拾碗筷刷锅,结果门口再次喧闹起来,小皮更是汪汪的叫个不停。

出门一看,村里半大的孩子一个不拉,全部进院子了。

“你们找张老师?”刘军浩疑惑的问道,没听老婆说吃过饭还有活动呀。

“不是,我们是过来看八哥说话的。”六婶子家阿琴兴奋的回答。

“就是,小浩叔,赶紧把八哥叫出来吧,我们都想听听。”场面顿时闹哄哄的。

这两个熊孩子,一点秘密也藏不住。刘军浩万分无奈的请他们到猴窝前观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