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突然会说话,张倩是相当兴奋的,晚上给爸妈打电话的时候还特意把这个喜讯告诉两位老人家。没说几句话,话筒被小泽宇抢了过来,说要透过摄像头看八哥学舌。被他催的不能行,张倩只得再次让刘军浩把鸟窝捧出来秀了几下。那家伙看的比较兴奋,嚷嚷着下星期一定要到刘家沟游玩。

晚上躺在床上,两口子的话题仍然没有脱离八哥。张倩叽咕着等这八哥再产卵孵化了给父亲送一对儿,让他闲着没事的时候逗着玩。

刘军浩不能不佩服老婆的长远思想,这鸟还没出窝呢,已经想到下一代了。不过他也有这个想法,有时间在院中多养一些八哥,让它们来个说话大赛,到时候肯定热闹。

第二天早上刚起床,张倩就弄了些嫩青菜喂八哥。先前一直以为楝子八哥只吃楝子和蚂蚱呢,谁知道昨天晚上上网一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八哥的消化能力很强,因此食性很杂。像蚯蚓、蝗虫、蝼蛄、蓉果、楝子、菜叶等都可以为食。

她还是不死心,想快速让两个小家伙学会说话。

可惜一切都是外甥打灯笼——照旧。那八哥根本不能领会主人的意见。

尝试小半天没效果,她只能骂了一句傻鸟,然后气鼓鼓的做早饭。

吃过早饭,上网给苏娜娜显摆的时候,八哥在她嘴中又成了聪明的象征。

刘军浩看老婆聊的正带劲儿,也不忍心打扰,直接坐在吊床上看书。

刚看了两页,毛孩子突然出现在身后。

“小浩叔”他低低的叫了一声。

背后突然有声音,刘军浩吓一跳,扭头一看是毛孩子,他立刻合上书本训斥起来:“你这熊孩子,怎么鬼鬼祟祟的,来了就光明正大叫出声,我还能吃你。”

“那个……张老师在家没有?”

“你找她有事儿,正在屋里玩电脑,自己去叫。”刘军浩游戏疑惑的看着这家伙,怎么瞧他的样子都有些贼头贼脑的感觉。今天不上课,他后边还背着一个书包。

“别,我就是找你的。看……”这熊孩子好像变魔术一样,一转眼的功夫从书包里掏出个鸟窝。

鸟窝里是四个肉嘟嘟的小鸟,它们眼睛已经睁开,身上刚长了一层绒毛。这个时候的鸟并不怕人,一听到动静,立刻张着嘴巴大叫着要食物。

“楝子八哥,你投的?”各种幼鸟在没扎老翎之前模样都差不多,只有嘴巴略有区别,一般人很难从外观上看出是哪种鸟。不过刘军浩只看了那鸟窝一眼,就认出是楝子八哥……这主要得益于他小时候长期的投鸟窝经历。楝子八哥的窝一般比较大,但是垒的却不怎么样,就好像钵盂一样,特征比较明显。上边一般使用稻草、苇茎、鸟毛等组成的。

看来昨天晚上自己的话让毛孩子信以为真了,他将鸟窝拿到这里,肯定是想让帮忙训练说话来着。

“嗯,我家老房子墙洞里边有一个八哥窝,我趁家里没人掏了……”

“等会儿,这鸟窝在墙上?”刘军浩心中一惊,急急的问道。

“是呀,怎么了?”

“你这熊孩子,怎么把鸟窝从墙里边拿出来的,肯定又把砖墙拆了个稀烂吧?赶紧回去弄好,屁股又发痒了是不是,你爸回来肯定要往死里打。现在胆子越来越大,连房子都敢拆……”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对着毛孩子的脑瓜子使劲儿的敲了一下。

说到投鸟窝,刘军浩可以说是“经验”十足。可是即使如此,他一般也不敢找砖墙洞里边的鸟窝下手。因为想投这种鸟窝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科技含量比较高,是刘军浩独家发明的。要先准备两片小镜子和一个粗铁丝握成的半O型环。掏鸟窝之前要先用椿树胶把一面小镜子粘在墙缝中,另一面镜子则拿在手中。和潜艇那个潜望镜比较类似,都是利用光的反射原理。用镜子感应到鸟窝的位置后,再顺着砖头缝隙轻轻把半O型环一点点的深入其中,伸到鸟窝下方的时候再小心翼翼的挪动,然后一点点的勾出。这套动作需要的就是小心,因为那砖墙一般都是空斗儿,手劲儿大一点鸟窝会掉到深处,那就很难再钩上来。

另一种是暴力拆除法,直接把砖墙弄个大窟窿,然后将鸟窝取出。这种方法危险性极大,被大人知道后十有八九要挨揍。

凭刘军浩对这熊孩子的认识,他没有那么高的智商,应该用的是第二种。

更让他郁闷的是毛孩子现在把鸟窝拿到他家……你说这家伙,你掏了鸟窝别告诉我也好。现在拿到这里,等你老子回家一看墙上那么大一个洞,到时候肯定要追根溯源。结果一查你在我这里,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肯定会被当成教唆犯的。

多大都人了,被人说成教唆犯,我冤枉不冤。

“我没有拆墙,用鱼钩勾出来的”毛孩子捂着脑瓜子委屈的说道。

“没拆墙……鱼钩,哦,你是怎么弄出来的?”刘军浩一时止住话头。要想用鱼钩把鸟窝勾出来,可需要很大的技术。毕竟鱼钩太轻,谁也不知道那玩意儿扔进墙缝中落在在什么地方。

“你见过滚钩吗,捞水桶用的……”这家伙的话语中带着兴奋的色彩,显然也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

“赶紧说你是怎么掏鸟窝的,扯滚钩干啥?”他不知道这熊孩子在卖什么关子。

“我用十几个鱼钩做了个滚钩,然后把棉线扔进墙缝中,就把鸟窝拉上来了。”

这样也行……刘军浩有些哑然。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这孩子果真和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这种歪门邪道的方法都能想到。他想起上次参加庞旭婚礼时高中班主任对自己的评价:一肚子歪才,就是用不到正地方。这话用在毛孩子头上很合适。

农村前些年没有自来水,想吃水全靠井绳系着水桶在井里边打水。不过也因此,经常发生水桶掉进井中的事情,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到滚钩打捞。滚钩的制作很简单,铁环周围绑上一圈铁钩,铁环比井口略小,这样恰好到下边可以勾到水桶。

毛孩子能举一反三,肯定也是用了脑筋的。

“和我小时候一样聪明”刘军浩听完这家伙的叙述,竟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刘长林这么早就过来玩,你们在说啥呢,这么热闹?”这个时候,张倩的声音陡然在门口响起。

毛孩子吓的一哆嗦,猛的把鸟窝塞到刘军浩手中。张老师可是在学校里三令五申不让班里的学生们掏鸟窝。

刘军浩也一哆嗦,差点没扔到地上。这熊孩子……嫁祸于人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刚才白夸了。

“戛戛”好死不死的,那几只小八哥扯着嗓子叫起来。

“老公,这鸟窝是从哪里来的?”听到声音,张倩快步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他手中的鸟窝。

看毛孩子满脸哀求的神色,刘军浩自然不能实话实说,只好大言不惭的说道:“悟空刚刚在外边掏的,我给要了下来。”没办法,自家猴子就是为主人背黑锅的,反正这事儿它也干过,不算太冤枉。

“继续编,悟空在屋里边根本就没出去。刘长林是不是你掏的?”

看来老婆还是明事理的,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刘军浩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案底比较清白,已经金盆洗手好多年。

“嗯,是我拿来的”毛孩子眼珠子咕噜噜转着回答。

原本以为这家伙会大大方方的承认呢,结果人家又来了一句:“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在树下看到一个鸟窝,就把它捡过来想上交……”

“扑哧”刘军浩没憋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不是这个理由太幼稚,而是……他小时候也用过。

那是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刘军浩在上学的路上发现弯腰柳树上一个鸟窝,他一时手痒就投下来带到了学校。没多久被老师发现,当时他也用理直气壮的告诉老师:“昨天晚上风大,把鸟窝吹到树下了,我就想着捡过来交给老师。”

“是吗,你再给我捡一个看看”张倩板着脸问道,她也没有想到刘长林会用这么雷人的理由:捡个鸟窝上交。

“……”这下毛孩子哼哼唧唧的回答不上来了,他害怕老师真的发火。

“从哪里投的,给我重新送回去,听见没有。”

“知道”这家伙脑袋的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别,他是从墙缝中掏的,”刘军浩赶忙拦住,这不是为难人家吗,想把鸟窝塞进墙缝中,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那怎么办,一直养着?让他养肯定养不活。”张倩对这帮学生相当了解,他们养鸟纯粹图个乐子,差不多每隔五分钟就要手捧着看一次。小鸟抵抗力弱,沾染手气肯定活不成。

“把鸟窝放在他家附近的树上,老鸟只要看到了一定会喂。”刘军浩给出合理化建议,事实上他还有后半句没说:用细线把鸟腿绑在树枝上,这样既让老鸟帮着养大,又不会让幼鸟飞走。

“我马上回去做”毛孩子答应的挺干脆。

“我也过去看着”张倩还是不放心,害怕他一出院门就反悔。

三个人捧着鸟刚走到刘军奇家门口,那楝子八哥就“戛戛”的大叫起来。

鸟窝中的幼鸟听到呼唤,也跟着欢叫。

两只老鸟非常急切,就停在他们头顶不到两米的地方尖叫,瞧那势头,很有可能立刻扑下来。

在刘军浩的指挥下,毛孩子快速爬到杨树半腰,然后将鸟窝小心放在枝杈上。

还没从树上下来,两只老鸟已经落到鸟窝旁。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下次再掏鸟窝我罚你扫一个星期的教室。”见老鸟还认那些幼鸟,张倩总算松一口气。

两个人刚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事情再次起了变故。那两只老鸟竟然扑闪着离开了,而在它们的爪子下边还吊着一只幼鸟。

“这些八哥想干什么?”张倩不解的问道。

“鸟窝被掏了一次,老鸟觉得这地方不安全,自然要将幼鸟移走。”刘军浩以前也碰到过这事儿。有次爬上洋槐树掏一个斑鸠窝,第一天上去的时候看到窝里边两个尚未睁眼的小斑鸠。他害怕养不活就只掏了一个养,剩下那只准备过些日子再掏。谁知道等他第二天上去查看时却发现鸟窝里空空如一,斑鸠儿早已经不知去向。

当然只有少部分聪明的鸟儿会如此警觉,大部分还是很傻的,即使鸟窝被掏,只要没被毁掉仍然会继续在那里孵蛋。

刚回到家,二麻子已经找上门。

本来以为他有什么大事儿呢,谁知道听他一讲,顿时哭笑不得:这人昨天晚上听村里的小孩子说八哥会学其他动物叫,特意赶过来看稀奇的。

无奈,刘军浩只得让自家八哥又表演一次。

“还真能学狗叫,小浩,你也给我养两个怎么样?”二麻子眼馋的看着两个小家伙。

“你养这玩意儿干啥,都多大的人了。”刘军浩疑惑的问道。

“当然放在农家乐门口迎接游客用。不用让它学那么多话,只两句就行‘欢迎光临’‘谢谢再见’,指定吸引眼球。”

这人……干什么都能想到生意。刘军浩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只能苦笑着回答:“广喜叔,我倒是想让八哥开口说话呀,可是这还没训练成。要不你把我这两只带去放在门口……”

“我要你这两个干啥,放在门口防贼?客人刚上门,它汪汪的叫几声,还不把人吓跑。”二麻子考虑的倒是挺周全。

“那你只有等等,等我训练出会说人话的八哥再说……”

二麻子家还有别的事儿,聊了一阵子就转身离开。可是没多久,又有人过来看稀奇。

一上午的功夫,这院中就没闲过。到最后那两个八哥彻底恼怒,谁靠近猴窝它们都会“汪汪……咯咯哒……”叫个不停。

张倩倒是心疼这两个小家伙,特意让悟空将它们领出去捉虫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