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看到毛孩子那蚕已经结茧,张倩就开始注意到注意自家的春蚕,准备用相机拍下它们结茧的场面。要说喂蚕她觉得费事,可是站在一边看,还是具有吸引力的。

没曾想事情完全在预料之外,已经过两天,那蚕丝毫无结茧的迹象,这下她急了,将老公喊到屋里问,“咱家的蚕怎么还不结茧,不会是出啥问题了吧?”

“没事儿,应该快到时间了。”蚕这玩意儿结茧没啥规律可言,即使是同一窝养出的,结茧时间有时也要错上半个月。他家这蚕不时用后院的桑叶喂养,因此个头长的比较大,晚些结茧正常。

事情说来就来,没几天,那些蚕纷纷停止进食,开始朝纸壁上乱爬起来。像这种情况就是蚕马上要吐丝结茧,应该另外放置。否则纸箱子里的蚕一旦结茧,肯定会用蚕丝把纸箱子口密封住,让人没办法继续喂食。那些尚在进食的春蚕没了食物,只能提前开始结茧。匆忙之中蚕丝储量不够,很大一部分结出的蚕茧都比较薄,天气一冷,蚕蛹就会在里边冻死。

按照刘军浩的想法,把这些打算结茧的蚕单独放置在一个空纸箱中即可,哪知道张倩却不这么想,直说要找个树枝搭蚕山。看她性子很高,刘军浩只能按照老婆的要求来。他随便在院里弄了几根芦苇杆回来,然后用铁丝绑成蚕山。

“这蚕山搭的太丑了,一点美感都没有!”张倩只看了一眼就给否决掉。

“我们觉得鸡蛋好吃没必要要求下蛋的母鸡也漂亮不是?这蚕茧好不好才是主要的,蚕山搭那么漂亮干啥?”他觉得有必要让老婆分清主次关系。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听我的没错。到时候肯定给你个惊喜……“听那意思,她暗地里下了很大一盘棋。

“我倒要看看喜从何来”刘军浩实在想不出老婆能在这上边耍什么花样,不过一切也都按照她说得来。

两人在院里转了半天,张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树枝搭建蚕山。她倒是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最后又拉着老公去树林中寻找。

“就这个,太好了,这个最适合……快用砍刀砍下来”寻摸快一个小时,张倩终于停下来。

“你确定?”刘军浩顺着老婆的手指看去,结果只发现一段突兀的榆树桩子。那树桩子上还伸出一根枝桠,上边的叶子不知道被什么动物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四五个细枝条。

他很有些怀疑老婆的眼光,这就是所说的惊喜。惊倒是有了,可是喜却未必。榆木疙瘩当柴火烧倒是可以,至于其他的用处,刘军浩尚未看出。

“对,你这样砍,注意别把树枝弄掉。”张倩掏出碳素笔在上边画了一道。

“这容易,看我的”刘军浩对着手喷了一口气,然后抡起砍刀飞砍起来。榆树桩子早已经被天牛掏空,木质特别疏松,不到五分钟,刘军浩就将树枝砍掉。

“太好了,正是我想要的。”树枝刚砍掉,张倩就兴奋的抱在怀中,跟个宝贝一样。

“老婆,你没事吧?”刘军浩很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癔症,这榆树疙瘩有什么好的。

“去,你知道什么。”张倩一看老公那眼神,就明白他在想什么,不过为了给老公个出人意料的惊喜,她也顾不上反驳。

回到家,张倩开始忙乎起来。刘军浩本想上前帮忙,却被她支走,说是不让偷看。

两天时间,那些春蚕陆陆续续的开始结茧。挑春蚕的事儿一律有张倩接替。她去学校上课,临出门之前还要特意交代老公一句:“不准趁我不在家偷看。”

不看就不看,你以为我稀罕。

刘军浩嘟囔着答应,他心中倒是好奇老婆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非要弄得那么神秘,不就是蚕结个茧吗?以为谁没看过似地。

老婆到学校去了,他这边也开始忙乎,春上中的豆角该爬秧,现在要早早的搭好架子。去年那豆角种是直杆的,往地里边一撒了事,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的。而且那品种肯挂果,去年种了二十多窝,结果一夏天他和赵教授两家没缺过菜吃。等秋天整理豆角秧的时候还收了一大筐,当时张妈恰好在,给他们做成干豆角。

今年本打算还种这个品种,那天刘军浩把种子放在石板上晾晒,结果村里有事喊他过去帮忙。临走前他特意交代过老婆,看着豆角种别让鸟给啄了。张倩答应的挺好,可是转眼就忘得一干二净。等刘军浩赶回家,豆角种被啄的精光光。

张倩倒是相当不好意思,特意趁着星期天到街上买了一袋种子。不过她买的时候根本没问清楚,买回来才发现是爬秧。

豆角架子好搭,直接拿几根芦苇杆堆成三角架就可以。只半个小时功夫,完全收拾好。当然连带的还从豆角秧上捉到两只大青虫,统统被他扔到水中喂黄鳝。

忙乎完豆角秧,刘军浩又扭头看了看另一块地上的黄瓜秧,差不多也到爬秧的时候。左右时间还早,顺便把黄瓜架子也搭好得了,不用费第二遍事儿。

再接着是除草,石锁中的泉水给后院瓜果蔬菜带来丰收的同时也带来了负面影响,那就是杂草疯长。

一般人家地块有了杂草,直接打些灭草剂就能够将杂草消灭干净。不过他后院水沟中有黄鳝,不能喷施农药,否则一下雨,残留农药肯定要流入水沟中。那样的话,黄鳝该遭殃了。

这杂草也太可恨了点,长势非常迅猛,几乎昨天刚拔完,等第二天一看,地上又是绿油油一片。

早上吃罢饭,刘军浩就撅着屁股在后院中忙乎,一直到十点半,他才将两块地里的杂草拽干净。

干活的时候不觉得,等闲下来,汗水顺着额头直冒,好像下小雨一样。刘军浩赶忙倒了一杯蜂糖水,然后拿把蒲扇坐在树荫下乱扇。

扇了一会,热劲儿没散去反倒是手累的发酸。

恰好猴子对蒲扇产生了兴致,刘军浩顺水推舟把蒲扇递到它手中,让猴子帮助自己扇。悟空刚接触觉得新鲜,两只爪子抱着扇柄扇的热火朝天。

这下刘军浩惬意了,躺在那里和县太爷一样,四平八稳的喝起蜂蜜水。

“吱吱……”猴子一看主人这幅情态,立马也尥蹶子罢工,重新把蒲扇递回来。

想罢工没这么容易,刘军浩从屋里边摸索出几个水果糖,然后指了指蒲扇。猴子倒是明白主人的意思:想吃糖,给我扇扇子。

终究抵不过糖果的诱惑,悟空只能重新抓起蒲扇扇动起来。

“你小子,就是会享受,也好意思让悟空给你扇扇子,和旧社会的地主有什么两样?”赵教授恰好过来串门,看到这情景禁不住乐了。

“呵呵,赵叔过来了”有外人在,刘军浩不好意思过度压榨猴子的剩余劳动力,只能把剩下的糖果一股脑塞到猴子手中,那家伙顿时兴奋的吱吱乱叫。

“你在家呀,刚才刘广聚给你打半天电话怎么没人接?”赵教授疑惑的问道。

“广聚叔打电话过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刘军浩赶忙跑到屋里边查看电话,这才发现那线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脱落掉,难怪这两天没见有人打电话过来。电话线不会无缘无故的松动,应该还是自家猴子干的好事儿。

“你家电话没打通,刘广聚就打到我那里。说等下让你过去,他有事儿找”老爷子把话传到,又扭头离开。

也不知道支书哪里有什么事儿,连连打电话过来。打不通你直接上门也行,非要另找人通知。刘军浩相当郁闷的摇摇头,这人的官架子越来越大了!害怕是急事儿,因此他也没敢耽搁,把门一锁朝村里走去。

“小浩,你家的电话咋回事儿,一直无法接通。”刚到刘广聚家门口,人家已经迎了出来。

“插头松了,以前没发现,这是……”看到屋里边那两个人时,刘军浩猛然一愣。

“这两位是从市里边来的大学生,到咱们刘家沟考察……”刘广聚热情的给他们互相介绍。

“我认识,上次已经来过一趟。孙玉涛和徐东方,对吧?”去年暑假他们过来考察,还是刘军浩给牵的线呢。当时他们想请亲自刘军浩出马,不过给推掉了,最后是村里的几个孩子做向导。

“呵呵,都是老朋友。”徐东方笑着伸出手。

“欢迎你们”刘军浩也伸手握了握。要说,他还真有点不习惯这种正统的打招呼方式。

“既然都认识,那就好说话,呵呵,小浩,他们准备上山待几天,你就给做个向导吧。”刘广聚在旁边插了一句。

“广聚叔,我走不开呀。”一听又是这话茬,刘军浩赶忙拒绝,“我院里那一摊子,你看能离开人不,白天有人到家买黄鳝怎么办?你还是找村里其他人吧……”

“其他人,其他人更忙,你算算看这个时间咱们村谁家不在地里边忙乎,就你一个闲人……”

现在虽然还没到割麦的时间,但是村里人已经开始忙乎起来,主要是往麦地里套种春花生、春玉米的。这活儿最繁琐,麦苗已经长到半人深,正处于灌浆期。往地里种花生的时候必须特别小心,否则很容易把麦子压倒。麦子茎杆比较弱,一倒就是毁一大片。

当然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有人发明了撑子。把两根芦苇杆绑成“v”型搁置腰部,尖端对准前方麦陇,然后用绳子挂在脖子上。这样一路走下来,麦子就自然而然被分开,根本伤不到麦苗。

“那我院里的黄鳝咋办?要不你们自己上山得了,反正已经去过几次,路都很熟的。”

“让他们上山,万一碰到野猪啥的咋办,咱们大青山外围没有狼,里边可保不准。黄鳝让赵教授帮忙看着,以前你往老丈母娘家的时候人家招呼的不是很好吗?你要不同意,我找你媳妇说说看。”刘广聚却知道他纯属偷奸耍滑。这人他打小就知道,属于那种牵着不走,顺着倒退的人,只有给下死命令,他才会遵守。

“得,我当向导还不行。”刘军浩看话都说到这份儿上,只能点头同意。说句实话,这个季节,他还真懒得往山上跑,现在往院里边一坐,喝着蜂蜜,小日子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谢谢你了,上次刘长林给我们当向导的时候已经说过,说你对山上的鸟了如指掌,要想掏什么鸟窝,直接找你一定行。”孙玉涛见他们说话,也笑着称赞了一句。

“呵呵,这倒不是吹的。”刘军浩对自己观鸟这一手还是比较自信的,上次陪庞旭那吃货上山的时候,他无意露了一手,全场皆服。

“我们这次的调查就和鸟有关系,朱鹮你知道吧?”徐东方扶了扶眼睛问道。

“这我咋不知道,不是被人称为国鸟嘛,主要在陕西秦岭那地方,听说现在已经繁育到几千只了。”刘军浩回答的挺流利。小学语文课本上也有一篇关于朱鹮的文章,上次老婆做教案的时候还是他上网查的图片,因此对这东西相当熟悉。

“那就好办,你知道咱们这山上有没有?”孙玉涛追问了一句。

“大青山……你开什么玩笑,大青山怎么可能有朱鹮?”刘军浩相当惊讶的看着两人,全世界都知道,只有陕西那地方尚残存有朱鹮,其他地方一概没有。

“不是没有,只是尚未发现而已。据我们所知,你们村就有人见过”徐东方跟着解释道。

“谁?”刘军浩更加惊讶。刘家沟有人见过朱鹮,这和天方夜谭没什么区别。他小时候被人称为掏鸟大王不是没有根据的,说句吹牛的话,他养过的鸟比有些人见过的还多。上小学的时候对养鸟事业比较着迷。只要看过的鸟,都想法设法掏几只幼鸟养着玩。青庄、啄木鸟、鹅盖子……甚至翠鸟他都捉过。说到翠鸟,要想捉住这玩意儿实在不容易。它们贼机灵,很少有人看到翠鸟窝,刘军浩还是机缘巧合下才发现这东西竟然会在岸边打洞。那洞比老鼠洞还要深,他逃了半天学才挖到底部。

因此说起对周围鸟类的见识,刘军浩自认为在刘家沟数一数二的。

“你们村的刘五爷,他说年轻的时候见过朱鹮”(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