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五爷,那没的说……”刘军浩很服气的回答,人家老爷子活了七八十岁吃过的盐比他吃的饭还多呢,这个根本没有可比性。不过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刘五爷见到过朱鹮,老爷子不会眼花将其他鸟儿认错吧?

“上次我们考察的时候给他看过图册,他说这鸟以前山上有不少,名字叫朱鸟。我们这次过来考察本来就是想让刘五爷当向导的,结果他老人家说自己腿脚不方便,向我们推荐了你。”徐东方又解释了一句。

“还真有?”听人家说得煞有介事,刘军浩有八分相信,他扭头看着刘广聚问道:“广聚叔,你见过没有?”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咱们山上还有这东西。”

“对了,你们还有照片没,给我弄几张,我等下再找村里的老人们问问。”刘军浩这人就是那样,平时懒懒散散,但是只要答应下来的事情,绝对会全力以赴。

“有,有”孙玉涛快速从背包中掏出一叠照片。他们来之前的准备很充分,特意打印了不少照片带在身上。

“小浩,这两人就交给你了,如果能在咱们刘家沟这片发现朱鹮,那绝对能上省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临走的时候,刘广聚再三叮嘱,他先前已经从两个人的话中了解到朱鹮的重要性。

出了门,刘军浩立马到养鸡场找刘五爷,他想再次确认老爷子看没看错。真有的话,在什么地方发现的。如果直接这么晕着头进山寻找,那肯定找不到。

离养鸡场还有老远,就听到刘五爷“鸡咕咕……鸡咕咕……”的喊叫个不停。

看那架势,他老人家真把自己当成养鸡专业户了。

自从上次发动灭鼠大战后,养鸡场的鸡就没再丢失过。这才一个月多点的时间,已经长到二十厘米高。

刘五爷一召唤,那些鸡崽好像土匪一般,呼啦啦全部围了上去。

“小浩来了……”老牛头正坐在大石头上抽旱烟,见他过来,离老远就开始打招呼。

“嗯,这鸡崽长的够欢实呀。”

刘军浩走过去和他闲聊,等刘五爷那边忙完,他才将来意说出。

“上午那两个学生已经问过一次。这东西我以前还用猎枪打过呢,肉不大好吃……”刘五爷使劲儿的砸吧砸吧嘴解释道。他年轻也是一把好手,上山打猎,下河捉鳖,可以说样样精通。不过八十年代国家开始禁枪,他老人家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

“你敢吃国鸟,强悍”他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扭头问老牛头道:“朱鹮你见过没有?”

“别问我,我是真没见过这东西”

年龄相当,一个见过一个没见过,这事儿有些难办。刘军浩倒不是怀疑五爷说谎,而是从两人的话中可以分析出,这东西太稀少。想想也是,如果真像麻雀一样多如牛毛,那还用得着他去找?

“五爷在什么地方看到朱鹮的?”刘军浩又问出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就在山溪边,那东西吃泥鳅,我一枪把它干下来了……”刘五爷解释了一句,接着语气变得相当遗憾,“以前不知道这鸟稀奇,那时候要早知道就不造孽,也不知道咱们这山里边还有没有,我已经几十年没见过。”

“你老最后一次见到朱鹮是什么时间?”

“好像是六几年,记不太清楚。那时候咱们山上还有很多獐子,也都被人打没了。”

“早些年还有老虎和狼呢”老牛头跟着插了一句。

六几年,到现在有四五十年,时间太长。刘军浩现在已经对这次的进山寻鸟行动不抱什么希望。人类的活动让太多的生物失去了生存的地方,十几年前,山上的野果一嘟噜一嘟噜的压成成串,落在地上根本没人捡。河里的老鳖成堆,树林中野鸡兔子乱窜,冬天溜到村里边偷食儿吃的獐子貉子。还有麦地沟里的地出溜鸟,夏日午后漫天飞舞的蜻蜓等等。再往前算几十年,山林中草狸子、野狼、豹子俱全甚至连老虎都能见到。

可惜短短的几十年间一切都成了过去式,年轻一代人只能从老人讲古的嘴里边听出对过去的感叹。这么美丽的鸟儿在山中消失,也许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最大惩罚。不过他心中仍然些许期盼,希望这次能够找到朱鹮才好。如果真找到,刘军浩打算把它们放入石锁中喂养,相信凭借石锁空间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用不了多长时间大青山的朱鹮种群肯定能够再次兴盛起来。

刘五爷给出的信息太模糊,山溪边。那条山溪蜿蜒曲折,有几十里长呢,按他说的找,要找到什么时候。

***

“什么,大青山有朱鹮,我怎么不知道?”中午张倩回来的时候,刘军浩刚把这消息说出,她那边就蹦跳起来。

“别说你,我也是刚刚知道的,不过估计现在已经灭绝了。”刘军浩笑着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然后把自己当向导的消息说出。

“你这人怎么这样,还没出发就自己泄气。我看大青山的环境保护的很好呀,说不定朱鹮还存在呢”张倩的话显然带有理想主义色彩,她是万分期盼能发现朱鹮的。长这么大,自己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实物,只在电脑上看过图片。

“两口子再说什么,这么热闹?”这个时候,赵教授上午摘的菜太多,自家吃不完,就送了一些过来。

“赵叔,刘家沟发现朱鹮了”张倩兴奋的说道。

“什么?”老爷子差点把菜扔到地上,“真的?”

“是曾经发现”刘军浩赶忙插话纠正。他现在终于知道“话经三人口,母猪树上走”的含义了,这消息刚经过一个人的口就变了意思。照老婆这个说辞,估计再传下去就成“大青山发现万只朱鹮群集”。

“以前大青山有朱鹮?”即使如此,赵教授还带着几分愕然。

“这个我也不确定,反正我是没见过。”

事实上,上午刘军浩走访了不少老人,可是效果不太理想。整个刘家沟就五爷一个人咬定见过这东西,其他人连听都没听过。

“我下午上课的时候给学生们提下,让他们回去问问家里的老人,说不定能给你们提供点信息呢。”张倩这个时候提出自己的想法。

听老婆这么一说,刘军浩眼睛明亮起来。自己目光局限在刘家沟了,应该跳出圈子看问题。刘家沟没有其他人看到,不代表别的村子也没有。应该拿着图片到邻近几个村子走访一下,问问看还有人见过没,说不定会另有收获。尤其是大梁村,应该当成这次走访的重点,以前听老刘头说过,那个村子打猎的更多。

吃过午饭,孙玉涛和徐东方就赶了过来。两人刚到院外,小皮蹭的一下子从窝里窜出。

有生人来了,刘军浩立刻接收到信号。他对小皮非常了解,一般的熟人过来,这家伙没那么大的反映。

“刘军浩,在家没有?”孙玉涛两人也记得刘军浩院里有狗,因此并没有贸然走进院子。

“是你们呀,快请进”刘军浩赶忙搬了两把椅子让他们坐下。

小皮一看主人这态势,原本警戒的姿态松懈下来,伸出鼻子对着两个人嗅了嗅,然后重新返回狗窝蹲下。

“吱吱”悟空一看来了客人,立刻从里边窜出来,爪子更是捧在胸前做讨要东西的姿态。

“这是你喂得猴子?”两人看猴子怪模怪样的姿态,很是觉得新奇,印象上次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它叫悟空,这家伙很皮实,一边去”刘军浩摆了摆手将猴子赶走。一点场合也不分,只要来客人就讨要东西,太给主人丢脸了。

“院子和上次相比变化很大呀,你家那青庄呢,怎么没见?”徐东方转头在院子里看了一周,最后饶有兴致的问道。

“出去找食儿去了,喊一声马上回来。”刘军浩说着吹一声响亮的口哨。

“刮刮”没一分钟,那群青庄就跑回院子,围着主人乱叫一团。

“啧啧,你家这鸟真听话,”两人再次被青庄的表现惊呆。

更让他们惊讶的还在后边,那小八哥听到外边的闹腾声,也“刮刮”叫着飞到桌子上。

“这是八哥?”两人脑袋有石化的倾向。

没等刘军浩点头回答,那八哥又学豆豆“喵呜……喵呜……”的大叫起来。

“你家养的动物都不可理喻”看到最后,两人彻底麻木。

一时间,他们忘记了最初的来意,又兴致勃勃的去火头池边看那两条大火头。这火头近一段时间也是比较抢眼的明星,最初一到喂食儿的时间它们都要争斗一番,大有一山不能容二虎的架势。不过等双方完全熟悉后,它们都没有了争斗的欲望。

“我们下午就想上山看看……”在刘军浩院里歇息了个把小时,徐东方才想起两人的来意。

“赶这么紧,我还想领你们去附近几个村子问一下呢。”刘军浩把计划一说,两人立马点头同意。野外考察,走访一下周围的老猎人,掌握第一手资料很重要。只是他们两人对这一带不熟悉,没有想到不远处还有村子。

趁早不趁晚,三个人也没在院子继续歇息,直接由刘军浩带着去朝大梁村奔去。猴子一看主人出门,立刻闹腾着想跟上,却被刘军浩关在了院中。

大梁村离刘家沟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中间只隔了一个山头,可是望山跑死马,再加上山路难走,走路需要个把小时呢。

“找朱鹮这么重要的事儿,怎么没有老师领队,就你们两个学生过来?”走到半道,刘军浩才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

听了他的话,两个人脸上有些不自然起来。

“我们上次回去的时候把这消息给导师说了,想申请项目重新考察。只是老师不太相信大青山还存在朱鹮,项目就没通过……”

“那你们这次是?”

“自费考察,为的就是找个结果。”孙玉涛看上去像是个乐天派,嘴中乐呵呵的回答。

“所以你可不能宰我们太狠,一天最多给你二十块钱的向导费。”徐东方也在后边跟了一句。上次人家拒绝给他们当向导后,两人也侧面了解了一下,知道人家卖黄鳝一天进账就有百十元,根本看不上那点小钱。因此他要先打打预防针,省的到时候刘军浩狮子大张口。

“呵呵,都是朋友,提钱多俗。冲着你们自费考察这态度,我一分向导费也不要。”两人的所作所为他也看在眼中,是埋头做学问的人。刘军浩虽然没上过大学,但是他还是很敬佩这种认真做事的人的。

“那怎么行,总不能让你白干。”听他这么一说,徐东方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觉得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有什么不行,你们到刘家沟考察,万一真发现朱鹮,那就是提我们村子打广告呢。我们不付广告费已经算是占便宜了……”真在大青山发现朱鹮,绝对是个轰动性的新闻。

“真发现就好了”孙玉涛苦笑着感叹一声,他其实对这次考察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咦,这不是卖十三香那个小伙子嘛,你可有日子没到街上卖十三香了……”刚到大梁村村口,一个老人拦住他们的去路。

汗,自己都一年多没卖十三香,还有人记得呀。刘军浩笑着回答道:“改行了,”

“你们这是要到谁家呀,给我说下,我领你们去。”老人显得非常热情。

“我们不找人,是找鸟的。大爷,你见过这种鸟没有?”徐东方说着从兜里摸出照片。

“这鸟……”老人端详了半天,最后摇摇头回答:“没见过”

三个人一路问下来,最后问到了老梁头家。

老爷子一看是刘军浩,立马拉着要让他们到屋里喝水。

“这个不是朱鸟吗?”老梁头一看到照片,带着几分疑惑叫道。

“你见过?”他们立马兴奋起来。如果说先前对刘五爷的说法还有些怀疑的话,现在已经变成了肯定。单从人家能够一口叫出这个名字就能够想象出他应该是见过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