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些年没见了。你们找这鸟干啥?”老梁头疑惑的问道。

“我们是XX大学的学生,这次进山是做科研考察的,大爷,你在什么地方发现的朱鹮?”孙玉涛有些兴奋的问道。

“就大青山的山里边呀,那个时侯才十来岁,跟着我爹上山打猎。有好几次都看到了,”老梁头盯着照片看了半晌,最后回答道。

“那在这之后呢,我是说最近十年内你有没有看到过?”徐东方的追问相当急切。

“这些年我不怎么上山,倒是没有再见过。”

听他这么一说,几个人都又有些失望起来。不过总算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青山曾经有过朱鹮,甚至在七十年代以前,这些家伙还在山间活动,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它们才消失不见的。

“具体在什么地方,你老再仔细想一下,有没有看到过鸟窝?”刘军浩又开口问道。

“好像在蛤蟆背,有几次都碰到它们在水边捉鱼吃。不过我还没见过朱鸟窝呢,那家伙在什么地方垒窝?”

“树上,和青庄一样。”孙玉涛替他将这个问题回答。

辞别老梁头,三个人重新踏上归途。

一路上孙玉涛和徐东方的情绪都不太高,刘军浩觉得气氛沉闷,就笑着说道:“怎么都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刚才人家不是说过了嘛,以前曾经见过的”

“以前见过的朱鹮的人多了,这东西在早一百年前曾广泛分布于苏联、中国、日本和朝鲜,可以说是一种很常见的鸟。但是最近百年朱鹮的数量急剧下降,分布区域也急剧缩小。大青山附近水流密布,河沟内鱼虾众多,另外山上也存在有高大乔木,这种环境很适合鸟类的生存,所以以前有朱鹮存在并不稀奇。我们要调查的是最近几年有没有人看到过朱鹮,只有近几年的目击报告才有价值……”徐东方开口解释道,他们这次自费出来考察,说实话心中也存在些不相信权威的想法。

中国幅员辽阔,山林众多,适合朱鹮生长的地方也有很多。当年科考队虽然号称用了三年多时间踏遍十六个省的260多个朱鹮历史分布点,最后才在陕西汉中一带发现。可是真正的科研人员都知道,当年由于技术限制,科考方式采用的是人工拉网普查法,简单粗糙,很容易造成遗漏。

还有就是鸟类天生对人畏惧,一旦有人闯入它们的栖息地,肯定会躲开,这也会造成技术误差。没有发现,不代表不存在。当年科考队在六十年代排查朱鹮的时候,除了在甘肃康县发现一例外,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目击报告,甚至一度也认为朱鹮已经在我国野外绝灭。

刘军浩没有那么多想法,这朱鹮原本离他的生活就很遥远。如果真的在大青山找到了自然高兴,找不到也不会特别郁闷。更何况,他一开始就没报太大的希望。

他郁闷的是当初在刘广聚家答应的太干脆。蛤蟆背虽然离刘家沟不算远,但是走路也需要七八个小时,一天时间根本不能走个来回。照刚才徐东方的说法,朱鹮一般在清晨觅食,这需要他们及早在溪水边蹲点守候,因此晚上需要在山上住宿。

这让刘军浩很纠结,在山上过夜,那不可预知的情况就太多了点。大青山中现在到底有没有狼,这个谁也说不准,只是不时有传言说有人在山里边远远的看到过。

碰到孤狼还好说,三个人不用怕。但是真遇到群狼,那三个人肯定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需要带上小皮,晚上是个警动,万一真有什么东西过来能够及时发现。想到上次的草豹子,刘军浩又觉得只带上小皮一个也不稳妥,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真来几只草豹子一只狗肯定应付不下来。

带上赵教授家的大豆豆?他想了想否定掉这个想法。把两只狗都带走,那两家人就没什么守门了。万一晚上有什么情况,两家又离村子比较远,到时候就是大麻烦。

最好等下回村里借狗,不过村里大部分人家的狗都是土狗,这东西看个门还可以,真等碰到野猪恶狼什么的,说不定跑的比人还快。想来想去,只有刘五爷家和六婶子家的那两只黄斑皮。它们是小皮的后代,身上保持着优秀的基因,真碰到什么凶险应该不会退缩。

家里养一只狗还是有些少呀,碰到什么事情根本招呼不过来,什么时候再让赵光明把黑豹弄过来好了。

对呀,怎么把赵光明这小子给忘了,他家喂了两只狼狗。上次斗野猪的时候黑豹表现也相当勇猛的。回去给这小子打个电话得了,让他早些把黑豹送过来。

回到院中,徐东方两人又聊了一阵子,商量好明天集合时间后就转身离开。

刘军浩看看时间不早,就进屋给赵光明打电话。

他在电话里刚把要借黑豹上山的事情讲一遍,那货在另一端兴奋起来:“你要上山,真的吗?等着我,我马上把黑豹给你送过去。”

挂断电话,刘俊豪还有些发愣,这人答应的也太爽快了点吧。

不到半个小时,“嗡嗡”的摩托声在院外响起,紧跟着传来赵光明的大叫:“刘军浩,我来了。”

“来就来,叫那么大的声干啥,黑豹呢?”刘军浩扭头看了看他身后,什么东西也没有。

“刚才在村口碰到你家小皮,两只狗正在那里打野呢。”赵光明刚将摩托车扎好,又急不可耐的问道:“你真的要上山,我明天跟你一起去。”

“你去干啥,我有正事儿呢。”刘军浩不知道这人的劲头从哪里来的,怎么看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靠,什么正事儿,不就是要到山里边寻找朱鹮嘛,”他叽叽咕咕说了大半天,突然冒出一句,“对了,朱鹮是啥玩意儿?”

“不是吧,你现在可以直接站在我家二楼顶朝下跳,这样能知道朱鹮是什么玩意儿。”刘军浩很有些佩服这人的孤陋寡闻程度,竟然连朱鹮都不知道。

“上你家二楼干啥,靠,你才去死呢”赵光明一直思索着上山的事儿,因此大脑反应比平常慢半拍。

“这是一种珍惜鸟类,目前在全世界仅有两千只,咱们刘家沟几十年前也曾经有过。”

“几千只还少呀?”赵光明懵懵懂懂的问道。

“滚”刘军浩直接送给这小子一个字儿,什么觉悟。

“老子才不滚呢,明天你什么时间走?”

“七点准时上山。你真来呀?”看他不像是开玩笑,刘军浩才正视起来。

“当然,哥们这些天一直想上山打猎来着,可是我那帮朋友都没有这心思。这下正好,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枕头。咱们一起,我还有一把弩弓,给你们保驾护航,顺便还能打个野鸡给你们开荤。”

“我们去保护鸟,你却去打鸟,你小子这都是什么思想。”刘军浩现在已经对他恨得直咬牙,这人不是故意来拆台的吧。

“野鸡又不用保护,我不相信你小子没打过。”赵光明一句话让他彻底闭嘴,再也没话可说。

不过让赵光明去也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像这小子刚才说的,拿上弩弓,即使碰到了野狼之类的动物也不怕。

刘军浩想了想,心中已经同意一起去,不过有些话必须说清楚:“我们明天准备在山上过夜……”

“这好呀,我可以多玩一天。”等商量好,赵光明又骑着摩托车离开。

天快黑的时候,小皮和黑豹夫妇两个终于回到院子。小别胜新婚,看小皮那得瑟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下午没少占便宜。

等张倩放学回家,刘军浩又把将要上山宿营的消息给她说了一遍。

“你小心点,碰到野兽别那么冲动,不要再像上次那样,一个人偷偷下河捉水猴子。万一真出了事儿咋办?”张倩原本很支持老公上山找朱鹮的,可是现在听说要在山上过夜,她又担心起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张倩特意提着他的耳朵叮嘱。

她可是知道老公的,脑子一热个人英雄主义立刻开始泛滥,上次竟然敢跳进堰塘里和大火头搏斗。

如果刘军浩此刻知道张倩的所想,一定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枉,上次哪是他主动往下跳的,分明是刘启勇那小子突然跳船,自己在船上站立不稳落水的。

第二天一大早,刘军浩就被鸡叫声惊醒。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也没继续说,起床收拾行李。

虽说有黄斑皮和黑豹保驾护航,但是这次要往大山里边走,什么意外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他自然不敢托大,该有的准备一定要做足。昨天晚上从刘五爷那里借了一柄三股钢叉,还有自己的一把短刀都带上。万一碰上狼群、草豹子也好防御。

收拾好东西,他才开始洗脸刷牙,张倩也早早的起来做饭。

“刘军浩,赵某人来也。”牙还没刷完,赵光明的摩托已经停在院外。

“这么早就来了,没吃饭吧?”听到声音,刘军浩赶忙淑了下口,请他进院子坐。

“没呢,打算在你家吃,听说弟妹的手艺不错。”赵光明嘻嘻的笑着将背包从车上拿下来。

“你小子,应该叫嫂子。”刘军浩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来了呀”张倩听到赵光明的声音,也走出来打招呼。

“嫂子好,”这小子叫的挺干脆。

三个人吃过饭,徐东方二人也背着背包前来报到。两人看到赵光明时略微惊讶,不过等知道他想跟上去闲逛也没再说些什么。只要不影响他们考察,多个人也没什么。

今天的天气正好,四个人没有耽搁,领着猎狗,迎着朝霞朝大山深处进发。

“小浩,你们这演的是哪出戏呀,鬼子进山大扫荡?”刚走到村口,远远的看到刘军奇拎一个窗纱袋子坐在大青石上。

“我们陪人家上山考察鸟儿呢,你这是干啥,大清早的就往山上跑。”

“嘿嘿,捉蜜蜂。昨天下午我媳妇上山采野菜,在鲫鱼骨那里发现了一窝野蜂子,我想早些弄回家养。这不,捉蜜蜂的家伙都带了。”刘军奇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窗纱袋子。

“那正好,我们顺路,一起走,看看那蜂窝到底有多大。”赵光明这小子根本不知道路,不过他想跟上去见识见识捉蜜蜂就睁着眼睛胡说八道。

“肯定没小浩家的那窝蜜蜂多,这小子运气好,坐在家里蜜蜂就往院里飞。”刘军奇话里话外都透露着羡慕。要说刘家沟的人没有不眼气刘军浩的,每天坐在家里好运也会往头上落。

“我那也是冒碰运气,咱们跟上去看看?鲫鱼骨那方向也有山溪。”刘军浩谦虚了一句,继而扭头看着孙玉涛两人,毕竟人家才是主事儿的。

“好呀,我们也想看看如何捉蜜蜂呢。”

统一了意见,五个人齐头朝鲫鱼骨走去。

这个时侯太阳刚升起不久,山间正是下露水的时候,没一会儿,几个人的鞋子就泛了潮气,裤腿边上也沾满了草屑。

一路走来,不时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蝴蝶闭合着翅膀停在花蕊一动不动。这个时侯是捕捉蝴蝶的最佳时候,空气中的湿度大,蝴蝶翅膀粘了水气,根本飞不起来。

昆虫行动不便,那些鸟儿却活跃起来,不住的欢叫着在枝头跳跃,捕捉着可口的食物。

赵光明这小子跟八辈子没上过山一样,走在路上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不时拿起弩弓对准树上的鸟儿。

刘军浩看的直皱眉头,最后把这东西夺下了收进包中。

“你干啥,放在包里边多不方便,等下碰到野猪来不及拿出……”

“碰到野猪我挡你前面好不好,你拿个弩弓瞎瞄准,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刘军浩没好气的训斥道。凭借小皮的鼻子,真出现野猪估计早示警了,他们有的是时间反映。

再说这么一大群人,即使野猪碰到也会主动退避三舍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