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军奇哥,你到底知不知道那野蜂窝在什么地方,这都快半个小时了,还没找到地点。”刘军浩将额头上的汗水抹了一把,然后坐在大石头上抱怨道。

“我媳妇说就在这山上,来了咋找不到呢”刘军奇也相当困惑,他刚才在山坡上上上下下看了个遍,愣是没找到那蜂窝在什么地方。山上的大树不少,可是适合蜜蜂筑巢的却不多。蜂巢的选址很苛刻,即要适当的避阳还要通风。因此蜂巢一般不会筑在那些枝繁叶茂的毛枸树上,反而会将窝筑在稀疏的楝树或者柳树上。这种蜂窝看上去一目了然,很容易被人发现。

“找到了,我找到了,那蜂窝在毛枸树叶下,你们赶紧过来看。”这个时侯赵光明突然站在一棵毛枸树下大叫起来。

还真在毛枸树上,两人顿觉怪事,这蜜蜂啥时候也学会捉迷藏。

几个人快速赶到赵光明身边,可是瞪眼瞧了一分钟也没发现那蜂窝在什么地方。

“你们啥眼神,看到那个弯腰树枝没,贴着主干。”赵光明顺手指向毛枸树。

“我也看见了,好长,好大……”孙玉涛忍不住惊叹一句。听他惊叹的说出后半句,徐东方差点笑出声,这话要是换个场合听,指定让人误解成有违和谐的东西。

刘军浩换个角度才发现那蜂窝的位置:果然很隐蔽,毛枸树枝杈恰好形成一个弓形,毛枸树叶宽大,个个像手掌一样。再加上那地方枝繁叶茂,如果不仔细看,真的很难发现。

不过看清楚蜂巢,他也发出孙玉涛一样的感叹:“这太大了点”

那蜂巢离地有四五米高,蜂窝呈灰褐色,看上去很长,大概有将近一米。好像一个倒垂的石钟乳,顶端最宽处有脸盆那么大。不过让人有些奇怪的是蜂巢上还有一层土黄色的保护膜,这个在野蜂窝上并不多见。

“怎么样,哥们就说让我跟上有好处吧,不然你们再非一个小时功夫也找不到。先说好了,等下弄到蜂蜜的话给我分一点怎么样?”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发现,这货纯粹是个啰嗦嘴,说起话来跟打机关枪一样。

“放心吧,肯定少不了你的,等下我引了蜜蜂蜂蜜分给你一半。”刘军奇现在也笑的合不拢嘴,这蜂巢大的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看那样子,里边的蜜蜂有上十万只。这么多蜜蜂采蜜,蜂巢里边该有多少蜂蜜?说一二十斤都少估算了。按野蜂蜜一斤八十块钱算,那也是一千多块钱。另外还有这蜜蜂……捉回家可就是滚滚不断的财源。

蜂窝是赵光明先发现的,分给他一些纯属正常。

“这么大的蜂巢真不多见……”徐东方也忍不住赞叹一句。

“闪开点,我上树摘蜂窝”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毛孩子上树跟猴子一样利索,他老子自然不相让。刘军奇将窗纱布袋往腰间一系,然后双手抱住树干,几个纵跳已经跃到树枝上。

底下的几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不小心把蜜蜂给惊跑。眼瞅着刘军奇已经上到树半腰,离那蜂巢不过一米远。他突然大叫一声:“我的妈呀……”然后双手紧紧抱着树干一动不动,似乎魂没了一般。

“出了什么事,怎么不往上爬?”赵光明急声问道。

“……”刘军奇嘴中根本说不出话,双手哆嗦着抱住树干下滑。等离那蜂巢两米远的时候他的动作才恢复正常,一溜烟窜下树。

“妈呀……”这人一下树就蹲坐在地上,似乎浑身的力气在刚才消耗个精光。

“军奇哥,那蜂窝有什么不对?”刘军浩已经隐隐猜出蜂窝有古怪。

“这么大的马蜂窝……刚才要是把它们惊动,我非被蜇晕不可。”刘军奇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心有余悸的说道。

“马蜂窝?哪有这么大的马蜂窝,明明是野蜂窝?”赵光明又扭头朝树上看去,这次仍没看出什么不同。

“你小子不相信的话可以上去看看,那肯定能看清楚。我的妈呀,上边密密麻麻的全是马蜂,估计有大几万只。”刘军奇神色总算恢复过来。

“还真是马蜂窝”刘军浩刚才就觉得有些奇怪,现在瞪大眼睛细看才看出那蜂窝根本不是连在一起的,而是呈层状分布,层层之间密密相连,宛如倒垂的玲玲宝塔一般。更重要的是,那上边明显飞的不是蜜蜂。

“我不相信,上去眼见为实。”赵光明做出一副根本不相信的姿态,扎着架子要往树上爬,结果他发现等了小半天也没有人劝阻。

“还是算了”这货实在没有胆子上去,只能给自己找台阶。

“嫂子上次看到的就是这个吧?”刘军浩开口问道。这蜂窝造型独特,摘下来挂在院里绝对能吸引人的眼球。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只有等冬天或者早春才能动手,那个时侯马蜂窝一般为空巢,没有丝毫危险。

“不是,她说那个好像在楝树上。”等精神完全恢复过来,刘军奇才想起媳妇的叮嘱。

“那咱们再找找……”刘军浩说完,几个人又分头散开。

没一分钟,赵光明再次叫了起来:“我又发现了一个,你们都过来……”

“不是马蜂窝吧?”刘军浩疑惑的问道。

“靠,真是蜜蜂窝,我都看见蜜蜂了。”赵光明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次倒是真的,不过这蜂窝小了点,只有篮球那么大,和刚才那马蜂窝相比相差太远。蜜蜂来来往往的在枝间飞舞,看上去一副忙碌的景象。

“我印象着蜜蜂和马蜂好像是天敌吧,它们不能共存的。这两个蜂窝离这么近。怎么没见争斗?”

“怎么可能,马蜂专吃蜜蜂,这窝蜜蜂肯定已经被马蜂吃掉不少,只是咱们没留意到。”刘军浩前些日子收拢蜜蜂的时候特意上网查过,因此刚好知道这方面的信息,“蜜蜂也不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它们遇到马蜂时会成群结队包围住,利用人海战术死死的将马蜂裹在中间,然后通过扇动翅膀不断产生热量,进而把马蜂活活的蒸死”

“胡扯八道吧,还蒸死,那不得百十度呀,估计蜜蜂自己就受不了……你说闷死还差不多。”赵光明这小子却是摆明了不相信。

“这个是真的,我也看过类似的资料。说是蜜蜂将马蜂包裹后,短时间中心的温度就能达到45度左右,足以把马蜂蒸死,而蜜蜂的耐热温度高达五十度。”孙玉涛跟着插了一句嘴。

人家算是半个专家,同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赵光明不能不相信。

“都别议论了,赶紧摘蜂窝吧”刘军奇听几个人在哪里唧唧歪歪,早已经等不及。

有了上次的经历,这回上树的时候他特别小心。等爬到蜂巢附近慢吞吞的展开窗纱布袋口,然后一点一点的将蜂巢套进去。

“蜜蜂不蜇人?”这个时侯赵光明又问了一个问题。

“没事,只要你动作轻缓,不让要蜜蜂感觉到敌意,那它们就不会攻击。”刘军浩摘过蜂蜜,因此对这情况相当了解。

把蜂巢连窝端掉,刘军奇又拎着布袋小心翼翼的爬下树。

“蜂蜜这个时侯没办法取,害怕口子一开蜜蜂飞跑,等回来的时候你到我家拿吧?”他还惦记着分给赵光明蜂蜜的事儿,刚在地上站稳就开口解释道。

“可以”赵光明本是洒脱之人,自然不会在意。

收了蜂巢后,几个人才想起还有正事儿要干呢。刘军奇拎着蜂巢往家赶,几个人则沿着山溪继续走。

说是寻找朱鹮,不过这种漫无目的的方式,当成游玩更适合一点。徐东方和孙玉涛两人的目光完全集中在周围的大树上,朱鹮平时栖息在高大的乔木上,只有觅食时才飞到山溪中找食物,因此两人的注意力方向也不能说错误。

反倒是赵光明这人眼睛四处乱瞄,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的。

“哇,大鱼”他突然惊叫了一声。见几个人都不理自己,这货突然抓住刘军浩说道:“真的,在那个石头下边,我看到了,好像还带着四条腿。”

“四条腿那是蛤蟆”刘军浩嘴里边回答着,心中却相当吃惊,不会碰到娃娃鱼了吧。

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刘军浩只能另想他招,让赵光明找鸟窝给自己辨认。

这货和庞旭一样,也对刘军浩的本事很怀疑,不停地指着树上的鸟窝让他猜。

“不是吧,刘军浩你太牛X了。”找了十来个鸟窝后,赵光明也不得不承认人家确实高。

徐东方两人这才知道刘五爷为什么要推荐刘军浩给他们做向导,感情人家肚里边真的有货呀。

一直到十二点,几个人才停下脚步。刘军浩那一手捉鱼的绝技再次将众人震翻,赵光明羡慕坏了,非要跟在他后边拜师。

把鱼撒上佐料放在火堆上烤,刘军浩又拍了拍小皮的脑袋,让它领着黑豹去林子里抓兔子。

“我也跟上,拿着弩弓一上午都没有表现的机会。”一听说要打猎,赵光明来了兴致。

“省着点用,你那弩箭一旦射偏可就很难找回来。到时候没有弩箭,这东西就成个摆设。咱们真遇到野猪还指望它帮忙呢……”刘军浩赶忙叮嘱了一句。

“放心,哥们在家练习过无数次,十米以外手脖粗的杨树命中率百分之九十以上,绝对是神射手。”他洋洋自得的解释。

“射手脖子粗的杨树还叫神射手,你别恶心我了。”刘军浩差点没笑掉大牙,他说这话脸还真不红呀。

“靠,你玩一下试试,告诉你这个准头已经很厉害了。”赵光明很不服气的说道。

“我不习惯用高科技的东西,一把弹弓足以。”刘军浩说着掏出别在腰间的弹弓,取了一枚弹子指着十米左右的一个树枝说道,“眼睛看清楚了,就那个树枝。”

“啪”不差毫厘,比大拇指略粗的树枝咔嚓一声折断。这弹弓是上次特制的,四根皮筋,威力相当大。

“碰运气的吧,你打这个塑料布。”刘军浩说着将手中的一小块塑料布夹在树枝上。

“啪”赵光明刚转身的功夫,那塑料布已经被打落。

“这才是真正的神射手”孙玉涛忍不住鼓起掌来。他虽然不玩弹弓,但是也知道想练成这样的准头有多难。

“那称呼我可不敢当,村里弹弓水平比我高的大有人在。”刘军浩摇了摇头将弹弓收起。

“太阳呀,‘既生瑜何生亮’早知道不跟你来,打击太大,现在弄得我都没有自信心了……”赵光明很是感叹了一句,然后老老实实把弩弓收起。

“想玩还是玩这个吧,山间石子多得是。”

“试试就试试,”他咬牙把弹弓拉开,对着不远处的杨树一个飞射,结果……打中了旁边的松树。

不到半个小时,小皮和黑豹各噙着一只野兔跑回来。

这次刘军浩带的有把短刃,用它剥兔子正合适。这活他做的顺溜,十分钟时间,两只兔子就被剥的干干净净,大卸八块用清水清洗后挂在树枝上。

那肥硕的兔子腿在大火的烧烤下,很快就发出吱吱的声响。等到半熟的时候再撒上自带的调料,一股香味就冲鼻而来。

“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这一手”赵光明忍不住吸溜了一下叫道。

“没听过那么一句话吗‘在大森林里你不能像个客人,应该像个主人’就你这样的,丢到山里边一个星期,准饿死。”刘军浩白了他一眼将烤熟的兔腿递过去,“尝尝味道怎么样?”

“嘶……好烫,香、滑,有嚼头……合我的口味。”赵光明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大口,继而烫的在原地蹦跳起来。好不容易把兔肉咽下,他又凑上前叫道:“没说的,刘哥我太爱你了”

“别恶心我,滚一边”刘军浩对着这人的屁股踹了一脚,然后又把剩下的兔腿给徐东方两人各分一只。

四个人正好四条后腿,再加上那些烤鱼,完全可以吃饱。剩下的兔子肉则被刘军浩分给小皮和黑豹,毕竟它们两个的贡献最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