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用溪水把岸上的火浇灭,三个人继续前行,又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赶到蛤蟆背。这片山溪比较宽阔,水流也显得平缓,因此里边的鱼虾特别多。赶半天路,赵光明早没有当初的兴奋,两腿像灌铅一般,不住的打摆子。听说今晚在这里过夜,这人也不管地上脏不脏,“扑通”一下子坐在地上不动弹了。

徐东方和孙玉涛也好不到那里去,坐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捶双脚,都说伤到足弓了。

“别坐在那里,慢慢的在地上走动,促进足部的血液循环,等一会儿就好了。不然这样下去,明天早上有你们叫苦的。”没有走过山路的人长时间走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足弓肯定会受伤。停下来的时候需要注意给足部活血通气,如果直接躺在地上休息,指定憋住气,等第二天疼痛就会加重。

刘军浩毕竟经常在山路上行走,因此好上许多,只是微感疲劳而已。

“刘大哥,能不能给我找点水喝,带的一壶水早喝光了。”赵光明晃了晃空空如一的水杯,然后哼哼唧唧的惨叫。

“你等下,我找找看附近有野草莓没有”刘军浩现在才发现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带的水都不多。这山溪水从地下流出,属于很纯净的那种,完全可以入口的。以前刘军浩上山渴的时候也喝过,不过现在人倒是越来越娇贵,总觉得喝着水不卫生。

“我跟你一起去”孙玉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别,你还是坐在那里休息吧,我一个人就行。”刘军浩领着小皮刚走了两步,突然又回头叮嘱道:“有黑豹在这里守着,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们都惊动一些,万一有什么意外情况大声喊我”

现在还没到六月,山间大部分野果子尚未成熟,也只能找些野草莓和五月桃凑合。五月桃是一种野桃子,个头不大,但是胜在成熟早,一般五月末六月初成熟。成熟后粉白中泛着红润,上边毛茸茸的。一般人摘桃子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碰到绒毛,因为那玩意儿沾到身上后奇痒难耐,让你恨不得把皮肤抓烂。也因此除了贪吃的猴子外,人们很少碰五月桃。

这一带树木比较茂密,刘军浩在附近转悠了一大圈,最后在一个山洼中发现了两颗五月桃树,上边不少桃子已经泛红,应该可以吃。刘军浩手里拎了一根细棍子爬上桃树,他噼里啪啦一阵猛打,将桃子打落一地。

三十多个桃子足够四个人两顿吃,他掂量了一下塑料袋转身想领小皮朝会走,结果刚走两步又发现一株核桃树,草地上残留着许多黑乎乎的苦楚皮。这应该是松鼠猴子吃剩下的,也不知道还残留有核桃没。

刘军浩仔细的在草丛中寻摸了一圈,最后还真在一个不起眼的石凹中捡到七八个大核桃。上边的苦楚皮经过一冬天的雨淋日晒早已经脱落,砸开可以直接开吃。

“刘大哥,我太佩服你了,你就是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赵光明渴的发急,对刘军浩是望眼欲穿。现在看他出现在面前,这家伙腿也不疼了,立刻冲上来迎接。

“滚一边去肉麻去,这是毛桃只有洗过之后才能吃。”刘军浩说着把塑料袋中的五月桃全部倒入溪水中,接着他又捧了两捧泥巴浇在桃子上。

“刘哥,你这是想干啥呢?”三个人都大惑不解,这桃子哪有这么洗的。

“五月桃必须这么洗,它上边的绒毛沾不得。泥土的去污能力超强,应该能清洗干净。”他说完又塑料袋套在手上,然后快速的在溪水中搅动着。

这片水面顿时变得浑浊不堪,水面上方更是瞟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绒毛。

刘军浩搅动了五六分钟,感觉差不多才停住手,等水面重新变得清澈的时候将毛桃全部挖出。

“这下可以了,直接清洗一下就能吃”

“我先尝尝”赵光明饥渴大半天,嗓子差点没冒烟。这个时侯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他直接抓个桃子在山溪中洗了两下,也不管洗净没洗净就往嘴里塞。

咬过两口后,他忍不住拽起酸词语:“汁水甘美,清香爽口。”

“你小子是渴的太狠,别等下叫牙酸……”这桃子属于甜中带酸的类型,刚吃的时候觉得很甜,不知不觉牙齿就会被酸倒,吃得多了连说话都困难。

“酸不怕,只要能解渴就行。”赵光明根本没听进去,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

刘军浩没有多吃,尝过四个桃子后就罢手。

“我……日,这么……酸。”等赵光明回过味,舌头已经麻木一片,说话都不囫囵了。

“哈哈,你小子活该,谁让你不听老人言,今天晚上还有你后悔的。”刘军浩看到他这幅狼狈相,忍不住开口大笑。本来那些桃子准备两顿吃的,结果这人吃起来就没完,风卷残云般的速度将剩下的吃个精光,现在报应来了。

“什么意思,吃这桃子是不是还有其他后遗症?”赵光明赶紧问道。

“现在才想知道,晚了……”刘军浩说啥也不给他解释。

等几个人休息好,刘军浩看天色还早,就领着他们在附近转悠,准备再找些野果子晚上吃。

他们的运气不错,没走多久在山坡上发现了一大片野草莓。有这两片野果子,今后两天的水源问题全部解决。

晚餐仍由刘军浩下水捕鱼,他这次懒省事,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从石锁中捉了几条鱼了事。这些鱼经过泉水滋润,长的特别厚实,一条足能让他们吃饱。倒是小皮和黑豹仍然抓了一只野兔吃。

太佩服赵光明这小子,吃过晚饭,他竟然从背包中摸索出一副扑克牌让众人消磨时间。

众人打打闹闹,倒也没觉得荒郊野外有什么孤独感。

等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真正的考验才到来。首先给他们当头一棒的是蚊子。山间的蚊子个头大,叮在人身上就是一个大包。没一会儿,几个人都被咬的在草地上乱蹦。他们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只能钻进帐篷睡觉。

刘军浩的旅行帐篷还是让赵光明帮着买的,属于那种便宜货,七十八元一顶。

“刘军浩,睡了没?”没一会儿,赵光明开始喊叫起来。

“没呢,啥事儿?”刘军浩刚才手背上被蚊子叮了几个大包,他知道这玩意儿越挠越痒,因此也不敢乱挠,这会儿正强忍着。

“今晚月色很美好,你陪我赏月怎么样?”

“神经蛋,我才不陪你疯,明天还要早些起来找朱鹮呢。”刘军浩说完埋头又要睡觉。

“睡这么早干什么,起来吧。”赵光明又开口催促。

“你到底有啥事儿,直说……”

“陪我上趟厕所,肚子有点疼。”

“哈哈,谁让你吃那么多桃子的。自己去,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刘军浩自然知道五月桃吃多的是什么后果。

“我一个人害怕,你陪我吧。”赵光明低声叫道。

“都是大男人,有什么可害怕的,让你家黑豹陪着。”跑了半天,他现在浑身犯困,躺在帐篷里实在不想起来。

“你小子,真不够意思。”赵光明见刘军浩没回应,只好一个人爬出帐篷,然后喊上自家黑豹找个僻静的地方蹲下。

“汪汪……”这小子正拉的顺畅,突然黑豹狂啸起来,紧接着小皮也被惊动。

“刘军浩,你们快出来看,狼群……”赵光明不经意间一扭头,发现离自己几丈远的地方,几双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他看。

“别慌,来了”刘军浩顾不上套衣服,快速拎起钢叉和砍刀冲了出去。

小皮一看主人冲出,也在后边紧紧跟上。

“你看,就在那边。”赵光明有些后怕的指着不远处叫道。

刘军浩扭头一看,借着朦胧的月光可以隐约看到几个黑色的影子站在不远处,那些家伙的眼睛中还散发着绿光。

“是啥?”孙玉涛和徐东方反应要慢上一拍,这个时候才从帐篷中钻出,他们也是人手一把匕首。临走前让他们带武器的时候两人还不情愿,说是来前看过科考资料,大青山上没有大型野兽的。最后刘军浩来了一句:“你们真相信科考资料的话就别瞎起劲儿找朱鹮呀?”

两人无话可说,只能象征性的带了两把匕首,现在却成他们手中的依靠。

“不清楚,刚才听见叫声没?”刘军浩扭头问赵光明。

“好象没有”

就这样,四个人和几只不知名的野兽在黑暗中对峙。那些家伙的耐性很大,过了七八分钟它们还没有退却的意思。野兽能忍,几个人却有些忍不住了,大蚊子不住的在身上叮啄着,异常难受。

“你们三个戒备好,我领着小皮过去看看到底是啥东西?”刘军浩冲的太急,根本没穿厚衣服,所以成为蚊子的重点照顾对象。这一会儿功夫,身上已经叮了七八个包。他再也忍不住,准备来个快刀斩乱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