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几个人害怕激怒那野兽,手提灯也不敢开,现在倒也顾不上了。刘军浩把手提灯一开,突然一束刺眼的光线射向黑影。

没有想到那黑影比人更害怕,惊慌失措的四散逃开。

“草豹子……!”虽然只是两三秒钟的时间,但是刘军浩还是看清楚对面的东西。这下他彻底的放心,抡起钢叉就朝前冲。小皮也紧随主人之后“汪汪”叫着冲上去。

这下两大两小四只草豹子彻底歇菜,根本不敢给刘军浩打照面,身子闪动了几下已经钻进对面的树林中。

小皮倒是想继续追赶,却被刘军浩喊了回来。

“不是吧,刘哥,你啥时候这么勇猛了,单枪匹马也能够将饿狼吓退?”刚才那草豹子闪得太快,因此赵光明并未看清楚对面是什么东西,还以为是饿狼呢。

“那好像不是狼吧?”孙玉涛虽然也没瞧清楚,但是从那东西的反应也能看出不对。

“嗯,是大青山的草豹子,学名云豹。这东西胆子很小,一看到人就吓跑。”刘军浩解释一句,就钻进帐篷内穿衣服。这一会儿工夫,身上已经肿几个大包了。

“草豹子……就是上次电视上宣传的那个?靠,我说你怎么敢晕着头朝前冲,感情这东西怕人呢?”赵光明很为自己的胆怯不齿,早知道这样也冲出去多好。

“那你刚才还大惊小叫喊狼来了。”刘军浩白了这货一眼说道。

“靠,那不是不知道嘛,”赵光明讪讪的躺进帐篷。

“对了,刚才忘记问你一个事儿。”刘军浩强忍着笑意开口道。

“啥事儿?”

“刚才草豹子来的太快,你屁股擦没有?”

“滚”赵光明大喝一声。

原本还防备着这东西第二次侵袭,可是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听见动静。这下四个人彻底放下心,倒在帐篷里昏睡起来。

刘军浩实在睡不着,刚才他被蚊子叮咬的最狠,这会儿浑身奇痒难忍,更不敢下手抓。

要是洗洗才好……外边的水晚上太凉,万一冻感冒划不来。他思索了片刻决定进石锁中洗,那里边温度一般比外界高几度,这个时间洗澡正好。

想到这里刘军浩侧头听了听剩余三顶帐篷的反应,发现他们好像都已经睡熟。尤其是赵光明这小子,竟然打起了呼噜,看样子刚才的情况并没有对他造成困扰。这是正常情况……三个人走了一天山路早已经疲惫不堪,肯定是倒头就能睡着的。

当泉水漫过身体的时候,刘军浩舒服的骨头都酥了。这种感觉相当奇妙,好像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不存在。

没一会儿,泉水中的肉麦丝游了过来,用小嘴仔细的在他的肌肤上叮啄着。

恰好那小池中的菱角也长出来,刘军浩随手拽了七八个嫩尖。这菱角尚未成熟,因此吃起来香甜可口,别提多爽。

等从泉水中出来后,他竟然感觉不到身上酥痒,用手一摸皮肤,那几个大包完全消失,不知道是肉麦丝还是泉水的功劳。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上刘军浩被清脆的鸟叫声惊醒。他穿好衣服钻出帐篷,只见赵光明这小子已经坐在大石头上沉思了。

“起得这么早?”

“什么起得早,我一晚上都没睡好,净拉肚子来着。还有脸上这个大包,昨天就挠了两下,现在肿成旺仔小馒头。”这货有气无力的叫道。

“那好呀,五月桃最泻火,多吃点有好处。”刘军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蹲在大石头上洗脸。昨天晚上洗过澡之后睡的香,起来精神头自然足。

“你们起来了……”听到外边有声音,孙玉涛打着哈欠钻出帐篷。他的情况比赵光明好不了多少,额头上也顶着一个大红斑。

等四个人完全凑齐,赵光明这小子在他们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突然开口叫道:“没天理,实在没天理。”

“鬼叫什么?大清早就发神经,不怕把狼招来。”刘军浩没好气的问道。

“你们没发现这小子有什么不同?”赵光明指着他开口叫道。

“没啥区别呀?”徐东方起来的最晚,睡意尚未完全消退呢,他盯着刘军浩看了半分钟,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妥。

“你小子想干啥?”刘军浩被他的眼神瞧怕了。

“我们身上都这么多红疙瘩,你脸上怎么一个都没有?”

“还真是……”经他一提醒,剩余两人才发现刘军浩脸上一个红斑都没有。

“看啥看,没见过男人。”刘军浩赶忙后退两步,接着开口转移话题:“别看我,还是找找这里有朱鹮没有。”

这个时候太阳刚刚从山峦边上探出半个脑袋,四周的鸟儿渐渐地多了起来,先是几只大嘴鸭嘎嘎叫着跳进溪水中,继而又飞来几只鸬鹚,再然后是青庄……大概是这里很少见人的原因,这些鸟儿并不怎么怕人,只呆在不远处用溪水梳理着羽毛。

“太阳呀,刘军浩,这比你家门前的还多吧?”赵光明惊讶的看着对岸。整片水域完全被鸟儿挤满,瞧那样子,最少有上千只。

别说他们,就连刘军浩也被惊呆。如果不是这次上山,还真没发现大山中有这种多种鸟。紫鸳鸯、鱼鹰、鸬鹚、大嘴鸭、水秧鸡子等等应有尽有,刘军浩粗略的数了一下,有五十多种。当然他手中的相机也没有闲过,不停地“咔嚓咔嚓”拍个不停。来之前老婆特意交代的,让他多拍些照片带回去。

“刮刮……”一只青庄突然尖叫起来,继而无数鸟儿都扑闪着翅膀飞起。

“汪汪……”小皮两口子也警觉的看着对岸。

“哪里有啥东西?”他们几个人看了小半天,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野兽窜出。

“不会是昨天晚上的草豹子吧,这东西会爬树,现在肯定在树上躲着呢。”刘军浩开口推测道。

“又是草豹子,听你说几次,哥们还没有看过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咱们等下过去瞅瞅?”赵光明这个时候来了兴致,他扭头询问其他两人。

“你们过去看吧,我们在这里蹲点守候,看看有没有朱鹮出现。”徐东方开口回绝道,他们这次来是考察朱鹮的,对其他动物并不怎么感兴趣。

“那你们小心点,把黑豹留下吧。”刘军浩叮嘱了一声,然后领着刘军浩朝林子中走去。

虽然这地方的溪水并不太深,但是为了不惊到鸟儿,两人还是在下游找了一个鸟少的地方渡水。

他们上岸刚走了四五十米远,小皮突然停住脚步。

有动静,刘军浩也赶忙拉扯着赵光明蹲下来。不到两分钟,在他们前方不到三十米处一只暗灰色带着条纹的家伙就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那家伙显得特别警觉,每走两步都要东张西望一阵子。它朝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住脚步,继而耸了耸鼻子四处吮嗅着,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

刘军浩慢慢把相机调成无声状态,然后对准了那家伙,还没摁下去,却感到袖子被拉扯了一下。

“草豹子?”赵光明朝前指了指,然后用微不可查的声音问道。

刘军浩点点头,然后对着那家伙猛拍。两人现在在下风头,倒也不怕这家伙嗅出什么异常。

草豹子嗅了几下突然迈开四只朝灌木丛中跑去,“咯咯咯……”一只山鸡惊叫着从草窝中窜出。那家伙扑闪着翅膀径直飞到草豹子面前,口中更是叫个不停。

“咋不回事儿?难不成还要上演野鸡斗豹子不成?”赵光明看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野鸡是傻还是胆大。

“别出声,继续看”刘军浩也不知道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草豹子被山鸡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时竟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口中发出低沉的威胁声。

“咯咯……”那山鸡叫的更欢,甚至还不怕死的朝前飞了两步。

草豹子彻底被激怒,身子一弓,就要猛扑上去。

这个时候更稀奇的事情发生了,从灌木丛中又窜出一只山鸡,那家伙悄无声息的落到草豹子身后,继而伸出嘴巴对着那条毛茸茸的尾巴猛啄。

“呜呜”草豹子吃痛之下猛然转身反扑上去,对准山鸡就是一口。可是那家伙的动作也很迅速,翅膀一扑扇,已经落在两米外。

“咯咯……”另一只山鸡也飞到它面前挑逗着,似乎在嘲笑这家伙无能。

草豹子完全被激怒,怒吼着朝它们两个扑上去。可是它刚扑向这只,另一只又在不远处欢叫。

总之这对山鸡好像玩接力赛一样,一左一右把草豹子戏耍的团团转,很有些晕头转向的迹象。

两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怪异的场面,都为山鸡的大胆行径感叹。眼瞧着两只山鸡把草豹子引逗走,他们才从灌木丛中站直身子。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呀,哥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牛X野鸡,绝对是野鸡中的战斗鸡。”赵光明很是感叹了一句。

“是呀,这情况我也还是第一次碰到。”刘军浩随声附和道。山鸡经常栖息在灌木丛中,食性比较复杂,昆虫、草籽、浆果等都吃。一般来说这家伙的胆子很小,就是遇到别的鸟儿到栖息地挑衅捣乱也会退避三舍的,可是这两只却如此的与众不同。

“汪汪”小皮突然快步跑进灌木丛内,低声冲着主人嚎叫起来。

“发现了什么?”两人赶忙凑过去。

灌木丛中间躺着一个钵子大小的鸟窝,窝里边还有几枚山鸡蛋。

难怪山鸡这么拼命……两人都明白过来。它们不是不害怕草豹子,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呀。

一时之间,刘军浩倒是对这两只山鸡产生了几分敬意,他招呼了一声,带着小皮转身离开。出奇的,连赵光明这个一直把“打野鸡”挂在嘴边的家伙也没有出言反对。

“你们刚才错过一场好戏”回到宿营地,赵光明这小子开始显摆起来。他叽里呱啦把刚才的事情一说,徐东方二人也大呼遗憾。不过还好,刘军浩把刚才的场景拍下来了,到能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心。

“找到朱鹮没有?”闹腾一阵子,刘军浩才开口问起正事。

“没有,哪有这么容易,我们两个现在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朱鹮要是这么容易被人发现,那也不会等我们来找。”孙玉涛苦笑着摇摇头。

“就当是进山游玩吧”刘军浩劝慰一句,开始动手做早餐。

“又是烤鱼烤馒头,我吃的都想吐了。”赵光明闻到香味,赶紧赶过来,可是一看到架子上的东西,他的脸上顿时露出苦楚的表情。再好吃的东西,一连吃几顿也有够得时候。

“你小子别再叽歪,自己不想动手,有的吃就不错了,”刘军浩不满的砸咂嘴。这货来了啥忙也没帮上,就伸着张嘴等吃,自己还没抱怨,他倒开始叽咕。

“我想动手呀,可是你又不让打鸟。”

“不是不让,关键就你那水平能打到鸟吗?这样,等吃过早饭你去山坡上扒蝎子,找得多了咱们中午烤着吃。”

“蝎子,这东西我喜欢,吃起来嘎嘣酥脆。”一提到美食,赵光明又来了劲儿。

吃过早饭,他就急急的拉扯着三人上山寻找。可是没一会儿,这货的注意力被山上的知了壳吸引了。这地方离村子较远,平时很少有人到来,那些知了壳落得到处都是。半个小时的功夫,赵光明就捡了七八两知了壳。

这小子相当得意,说自己这趟山没白上,还能创收呢,照这个速度捡一天,最少捡十斤,那就是三四百块钱。

“做梦吧你,”刘军浩毫不留情的打击道,“不仔细看看周围的地势。你刚才捡知了壳的那个位置恰好在山坡下方。周围树上的知了壳被风吹落地再经过雨水冲刷都汇集在那里,自然有很多,其他地方要能找这么多才算怪事呢。”

听他这么一说,赵光明不服气的在树林中找了一遍,还真像他说的那样,树下只有极少数知了壳。

四个人忙乎大半天,最后找到的蝎子还不到五十只。数量有点少,刘军浩正想扭头吩咐他们加把劲儿多扒一些,可是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呼啦啦”的声响,似乎狂风刮来一般。

“汪汪”小皮也感应到事情不对,开始急躁的狂啸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