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众人才看清楚那黄牛的位置。

不偏不倚,恰好卡在中间。牛眼珠子已经憋得鼓鼓的,脖子也相当粗。“哞哞……”黄牛一听到上边的动静,立刻叫了起来,可是它脖子堵得太死,声音很微弱。

“需要找个人下去把牛头那片的土全挖掉,不然一会儿恐怕牛会憋死。”二麻子焦急的叫道,“这红薯井太小,牛身子差不多占堵完了,大人下去不好使站,只能派小孩子下去。”

“我下,”关键时刻,毛孩子站出来。

“不行”刘广聚跟在后边插了一句,“还是让大人下去,小孩子力气弱,根本使不上劲儿,再说这牛已经受惊,万一等下开始撒蹄子踢到人怎么办?”

“那怎么办?”听他一分析,众人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现在最关键的是要让牛头解放出来,不然即使等人们从上边把红薯井挖通,那牛早憋死。

“还是让我来吧,谁给我拿一个挖花生的小铲子。”刘军浩开口叫到。

这种小铲子不过四五十厘米长,在狭小的空间内挖土再合适不过。

“我家有”刘启勇飞速朝家跑,不到两分钟,他已经拿了回来。

“把绳子绑腰上,我们送你下去。”紧接着,刘广聚又把井绳拿过来。

“用啥绳子,我直接下去。”刘军浩说完一手抓着铲子,另一手扶着井壁已经顺下去,接着他又大叫一声:“手提灯……”人一到井下,光线全被阻挡住,里边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有,来了……”刘军奇赶紧跑回家拿手提灯。

有了光亮,一切好办,刘军浩先小心翼翼的把铲子放在牛脖子下方,然后轻轻的划拉,将周围的湿土一点点的挖掉。等挖到七八厘米厚的时候,那黄牛终于“哞”的一声长嘶,叫声大了起来。人们站在地面上也可以清楚的听到它“呼哧、呼哧”大口的喘息声。

挖出的湿土都堆积在牛身后,牛脖子处的空间越挖越大,刘军浩的速度也开始加快。他小铲子快速飞舞,不到一分钟,身下又刨了一大堆土。这下黄牛头终于半解放出来,“嘶……”一股常常的喘息,牛脖子里边阻的一股气完全放出。

等这股气散掉,牛眼睛也没有这么突兀了,眼角泪水直流,应该是憋出来的。

他一点点的朝前挖,那牛也很配合,不踢不闹,只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花费了将近十分钟,红薯井壁上终于挖了一个小桌面大小的空间,黄牛的头已经能够来回扭动,它的气息也趋于匀实。

“好,这么大就好,我往里边扔绳子,你把绳子朝牛肚子上一缠,等下用绳子把牛拉出来。”刘广聚再上边开口喊道。

“恐怕不行呀,广聚叔,这洞口还是太小,牛根本弄不上去。”如果是个人的话他知道该如何配合,再小的空间也能顺出来,可是牛不同,它不会配合,只能直挺挺的挖开让它跳出来。

那牛大概累了,这会儿扭了扭脖子蹲坐在地上。

“要不这样,咱们往里边垫土,等下让牛自己踩着土爬出来。”张倩这个时候在边上插嘴道。她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是一头驴子掉进枯井中,主人绞尽脑汁想把它救出来。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那驴子还是没办法救出。最后农夫彻底失望,就不准备继续施救,想把井中的驴子埋了以免它继续痛苦。哪知道土落在驴子背上的时候,它身子一抖,把土抖在身下。就这样,随着土层的增高,它一点点的跳出枯井。

眼前的情况和书上描写的很像,张倩想让他们试试这方法。

“这个能行吗,那牛知道往脚下垫土?”刘广聚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张倩的脸立马红了,她只是个理论家,并不能肯定这方法管用。

“试试吧,真不行咱们再将红薯井完全挖开,反正牛现在没啥危险了。”刘军浩在井下力挺老婆,他觉得这方法或许管用,毕竟动物的求胜本能是很强烈的。

“那你上来”二麻子说着将井绳伸下去。

刘军浩一把抓住井绳,然后让他们将自己拽出。等爬到地面上,他才发现自己身上出了一层细汗,衣服变成湿漉漉的一层,上边沾满了泥浆。而两只大手也因为挖土的速度过快摸出了两个大血泡。

“没事吧?”张倩关切的凑过来。

“没事,就是有点累。”刘军浩喘了一口气,故作轻松的回答。其实刚才在井下用力太猛,他现在身上一道劲也没有。

他在旁边歇息,剩余的人继续挖土垫红薯井。

“咦,真动了。”刘启勇发出一声感叹。每当泥土落在牛背上的时候,黄牛都晃动着身体将土踩在脚下。不到十分钟,黄牛已经一点点的升到井口。那家伙这次学聪明了,身子始终朝上倾斜,以方便自己呼吸。

到井口的时候,几个人一用力,直接把牛拽了上来。

总算把黄牛救上来,刘军奇连连出声感谢,然后又从屋里边拿出香烟给众人散发。

“小浩,谢谢你了。”刘军奇并没有忘记这个功臣,特意搬过来一把椅子让他坐下。

“说啥呢,都是一个村的,”刘军浩笑着吞了一个烟圈,继而想起老婆交待自己不能抽烟来着。斜眼看了一下张倩,发现她正神神在在的望着天空,那模样似乎故意装作没看见。

把牛捞上来,事情并没有完结,还需要给它灌陈刺蛋水。这陈刺蛋水就是把青陈刺蛋切碎后倒入水中,然后再加上香油灌进牛肚子里。黄牛在井下折腾大半天,肯定压住火,必须趁早把火排除,不然以后牛会越喂越瘦,进而连反刍也开始紊乱。到那一步,牛就没治了。

这陈刺蛋水虽然很苦,可是去火去热效果很好,一般牛压到火喝过之后肯定会没事的。

“咱们回家吧……”看牛没事了,张倩就打算缠着老公回家。刚才看老公才上来浑身都汗湿,和从水中刚捞出来一样,她差点没心疼坏。

“小浩,别走,今天中午在我家吃饭。”刘军奇说啥也不让他们走。

“军奇哥,你总要让我回家换下衣服吧。”刘军浩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白衬衫。其实吃饭不吃饭的他倒不在意,都一个村子的人,能帮上的时候自然要帮一把,说不定自己那天也用到人家了呢。

“那我等下去喊你”刘军奇叮嘱了一句才放他离开。

现在身上力气还没有恢复,只能让老婆骑电动车带着自己回家。

回到家刘军浩先冲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又灌一大杯蜂蜜水,这才感觉到身上渐渐有力气。

“呼”他长喘了一口气,开始用缝衣针挑手上的血泡。

“怎么样,现在不觉得浑身乏力了吧?”张倩好笑的问道。

“别说,现在还两手发软,”刘军浩自然知道老婆这是拿先前的话开刀呢。她说的好像真的很对,这么一运动,浑身就没了那种疲懒的感觉。

“小浩,到我家吃饭去。”刚歇息好,刘军奇已经上门来请。

“别,我家这都做好了。”刘军浩连连推辞,他是真不想去。

“今天不去不行”刘军奇连拉带拽,一定要将他弄过去。

他拉扯,刘军浩推辞,两人就在院里忙乎开了。

“汪汪……”小皮猛然冲上去,爪子一伸已经摁在刘军奇的肩膀上。

“我的妈呀”刘军奇吓的完全傻掉,任由黄斑皮的舌头在自己的脖子上舔舐。

“小皮,你干啥,给我回来”刘军浩也吓了一大跳,赶忙将自家的大狗喊回来,他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发疯。

“呜呜”小皮虽然退回,可是还保持着进攻的姿势,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

“你家的狗是怎么回事,把我当贼了。”刘军奇慢吞吞的从地上站起来,幸亏这狗刚才没有下嘴,否则自己身上非少块肉不可。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刘军浩赶紧赔了个不是。

“别说废话,赶紧跟我去吧”刘军奇说着又来拽他的衣服。

“汪……”小皮再次大叫着冲了上来。

“小皮,退下。”刘军浩急声喝退。

“这狗真疯了?”刘军奇现在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再引起黄斑皮的攻击。

“我明白了,肯定是你刚才拉我拉的太凶,小皮以为你想揍我呢,所以才会攻击你。”刘军浩思索了一下,已经明白这里边的原因。

“还真是,你家的狗真是条好狗。”他一想可不是,刚才两人的动作怎么看都像是打架。

“好了,我也不拉你,赶紧跟我去,否则我今天中午就做你院里不走。”

“行,我去还不行。”看人家都赖在这里了,刘军浩只能给老婆说一声,然后跟他离开。

等到地方,才发现几个人已经坐在那里了。

刘军奇家忙乎大半天,中午匆忙之间并没有做多好的饭,不过重要的是心意,人家是真心实意感谢他们帮忙的。要说这次真是帮了大忙,现在黄牛正贵,一头牛值两三千呢,出了事情能让主人心疼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