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过来看我做的成果。”从刘军奇家吃过饭回来,刚走到门口,张倩已经兴奋的上前拉扯他进屋。

“干啥呢,大白天的拉拉扯扯多不好。”刘军浩笑着打趣到。

“你又皮痒了不是。”张倩伸手再他的腰间拧了一下,然后一路将他拽到屋内。

条几上放着一个六七十厘米高的东西,因为用红布遮挡着,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你到底让我看啥呀,整的挺神秘的”刘军浩伸手就去结红布。

“别动”张倩一把将他的手打回,“先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就闭上,我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刘军浩确实不知道老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咚咚咚咚……”随着一声娇喝,张倩掀开红布。

“这是……蚕茧?”刘军浩看到眼前这物体的时候,当真是傻愣在这里。

条几上放着一块长方形的条石,条石平面上立有一段假山模样的木块。木块斜上方伸出一根拇指粗细的枝条,枝条上零零散散带着十几个蚕茧。或淡黄,或乳白,或桔红……那颜色简直绝了。整体看这座假山盆景做的非常漂亮。布局美妙,让人一瞧忍不住就喜欢上。

“怎么样,”看着老公傻呆的样子,张倩才觉得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费。她先让春蚕把蚕茧结在树枝上,接着将那块榆树疙瘩的底部磨平,最后又辛辛苦苦的到山谷中寻找合适的石头做盆底。整个过程看似简单,可是却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那蚕结茧并不是按照预定来,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将春蚕从枝头拿下。张倩有好几次都想放弃,不过想到要给老公一个惊喜,她又坚持下去。

“嗯,不错,深得假山的精髓,做的奇、峻、险。这假山要是拿去参加大赛的话,绝对是第一名。”刘军浩狠狠地称赞了老婆几句。实话实说,他还真的没想到老婆有这一手呢,上次做那个帆船的时候,她的创意不错,结果到最后却做不下来。

想到这里,刘军浩突然发现张倩身上的一个优点,那就是奇思妙想很多,上次的细发草枕套也是她最先想出来的,还有门前的小桥。

“你觉得这个假山起个什么名字好,我想了很多都觉得不合适。”末了,张倩又带着遗憾的口气问道。

又是起名字,刘军浩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起名字的天赋,上次因为给水獭起名叫“宝玉、黛玉”结果惹老婆笑了好久。这次给假山起名,他顿时头疼起来:“要不叫迎客松吧,这个和黄山的迎客松很像”

“不好,太寻常了。再说这也不是松树,”张倩一听就摇头拒绝。

“叫一枝独秀怎么样,你看这山上只有一棵树,”刘军浩又绞尽脑汁想了一个。

“这个比那个强一点,但是体现不出这树的气势。”张倩再次摇头。

“叫假山得了,简单明了,想那么多干啥”一连说了几个老婆都否定掉,刘军浩最后彻底失去耐性。

“去,那还不如先前叫一枝独秀呢。”张倩白了他一眼,决定自己重新想一个名字。

看老婆在那里沉思,刘军浩又仔细端详起这假山来。先前只顾这感受整体美,没有仔细看蚕茧,现在重新打量才发现出不同。那蚕茧一个个都有小鸡蛋那么大,从个头上比较明显比毛孩子上次拿的那些要大许多。而且这颜色……蚕丝中闪着亮泽,看上去异常耀眼。也因为这个,整座假山都看的鲜**人起来。

至于那段榆树疙瘩,老婆的处理虽然巧妙,只是因为材质的问题,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完美。还有下边的石板,她虽然仔细打磨过,无奈水平所限,并没有磨的光彩照人……找毛病的话有很多,可是这些小毛病都被蚕茧遮挡住,让人根本忽略了它们。似乎,这榆树、青石就是为衬托蚕茧而生的。

看来那春蚕吃过泉水滋润的桑叶以后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呀,刘军浩忍不住在心头感叹一句。要说现在他越来越感受到这石锁的好处了,如果陡然有一天石锁消失,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对了,你刚才去刘军奇家吃饭的时候,郑建学给你打电话,说是要过两天送锦鲤过来,你交代过他吗?”

“交代过,我前天给他说的,让他有时间就在花鸟市场给我买两条锦鲤。不用太名贵,就平常那种,我打算养着玩。”刘军浩点点头回答。他实际是在为石锁中的锦鲤找去处呢,当初自己一时心热,让那几条大锦鲤再小池塘中产卵。现在锦鲤苗长大,那个小池塘已经有些拥挤,他前天不得不又将池塘面积扩大两倍。这些锦鲤老再石锁中养着也不是个事儿,他打算找个机会把它们全部弄出来。

突然拿出来的话肯定要引起别人的怀疑,还不如找人帮忙买几条过来,到时候等这些锦鲤产卵后,一切都好说了。

他自认为思索的挺周到,却忽略了一个事情,那就是石锁中的那些已经长到快两扎长,怎么也撵不齐的。

要想来个瞒天过海,恐怕也只能等下一代锦鲤苗再说。

下午两个人没事,难得的坐在屋里边摆弄假山,最后他们决定把假山摆在墙边的大条几边上。别说,那假山往大条几上一放,整个屋子顿时显得大气起来,给人一种上档次的感觉。

“我要拍几张照片传到论坛上,还有……把照片传给苏娜娜,眼气眼气她。”

苏娜娜这个时侯恰好在线,她看到图片后也是连连惊叹,直问是在什么地方买的,帮她买一个。

“我自己做的,怎么样,羡慕吧?”张倩小有得意的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

“是你老公帮着做的吧?”结果人家那边跟着来一句。

“可恶”张倩有抓狂的倾向了,把鼠标拍的啪啪作响。为什么这么不相信人。难道自己就做不出来。

刘军浩在旁边看着老婆发小脾气的样子很彪悍,就拿起相机拍了几张。

“你想干啥?”张倩倒是立刻反应过来,张牙舞爪的猛扑上来。

两人打闹了一阵子,又上论坛看别人对假山的评价。不出所料,下边的回复除了打酱油路过的,剩下清一色的赞叹声,都说构思巧妙。

不过张倩在旁边却越看脸越黑,因为那些评论都是说刘军浩手巧的,有的还让帮忙做一个,准备掏钱买呢。

“真是太不可理喻了……”张倩彻底崩溃。

“呵呵”刘军浩倒是挺乐和,一脸笑意的看着老婆。

“你就幸灾乐祸吧,不准笑……你还笑,再笑罚你做一个星期饭。”张倩气鼓鼓的威胁。

“不笑,不笑”一听说要做一个星期饭,刘军浩赶忙止住笑意,不敢让老婆彻底暴怒。要知道,女人生气的时候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这个时侯恰好苏娜娜又发来信息,张倩注意力转移,他才算逃过一劫。

在老婆跟前不安全,说不定等下那股一直压着的火就撒到自己头上了,刘军浩本着远离危险的原则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院中乘凉。

可是没过两分钟,屋内再次传来召唤:“老公,咱家的西瓜什么时候熟?”

“快了,有什么事儿?大概还要一个星期时间”大花皮西瓜六月中旬成熟,不过自家这个用泉水浇灌过,一般要早熟上一个星期左右。刘军浩昨天刚查看过,有几个瓜敲着已经响动了。

“苏娜娜让我问的,她说等西瓜熟的时候来咱家吃瓜呢。”

“随时欢迎,不过怕她没时间。”刘军浩回应了一句,上班的人想找点空闲时间很难得的。

“绝对有,而且时间相当充足。”

“她又辞工了?”只听老婆一句话,刘军浩分析出很多东西。

“哈哈……”听了他的回答,张倩立刻在里边大笑起来。

“老婆你没事吧?”刘军浩赶忙跑进屋里边。这一会儿怒一会儿笑的,不会是更年期提前到了。

“没事,看来我们老大这个鱿鱼大王的名声逃不掉了。让她还笑话我……”

“真辞工了,那你高兴个什么?”刘军浩总觉得老婆有些幸灾乐祸过头,正常情况下应该表示同情来着吧。

“当然有高兴的理由呀,她们单位有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不知道头脑怎么发昏了,一个劲儿的疯狂追她。弄得老大手足无措,连连解释了好几次,说自己要找个年纪比她大的,不找小屁孩。可是那人却坚持不懈,最初在公司里送花,现在都跑到她家了。我们老大一咬牙,直接把工作辞掉,现在躲到李培那里不敢回家呢……”

“不是吧,还真有这种事情?”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厉害的。记得以前看过一句话说是男人追女人就要死缠烂打,这哥们将此招用的无比纯属呀,吓得人家连工作都辞了。

不过让人纳闷的是苏娜娜这工作换的也太勤了点吧,貌似这两年时间光听说她换工作来着。随便算一下,光刘军浩知道的就有三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