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獭产仔,黑豹怀孕,今天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不,应该是三喜临门,还有老婆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了呢。

自从知道了院中多了两只小水獭后,刘军浩倒是天天凑到洞口观看的,谁知道那两只小家伙却迟迟不肯露出庐山真面目。他原本以为出了什么问题,后来在网上一查才知道仔獭的生长发育特别缓慢,通常出生后要一个多月才睁眼看世界呢。

这段时间,黛玉也充分尽到了母亲的责任,对两个小家伙关怀备至,除了偶尔进后院捕食外,大部分时间都在洞里边陪着儿女。

进入六月,村里人明显都急躁起来。主要原因还是阴雨天气,这个点上,小麦正处在灌浆期,再过十数八天就能收割了,结果老天爷却下个不停。照这样下下去,麦子很有可能直接在地里边出芽,这样的话,大半年的收成基本抓瞎。

要说这两年村里人的其他收入不少,就是小麦完全坏在地里也饿不着,不过想到劳动成果化为乌有,又怎么不令人痛心。

万幸,老天爷还有些同情心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个星期后,天气终于放晴,让村里人心头的乌云也全部散去。村里人磨刀霍霍,一家老少都赶着黄牛,推着拉车,手中拎着镰刀朝麦地奔去。

刘家沟小学也正式开始放麦假,前些天下雨,刘军浩一直呆在家里没地方去。平时最多上上网,再不就是和赵教授下几盘象棋,整个人儿都快发霉了。天气放晴,他有了活动筋骨的意思,准备和老婆一起领着小皮去山上转转。

“转什么转,没看人家都忙着吗?”张倩直接将他这个决定否决掉。

“那啥,你不会还想去帮别人家割麦吧?”他们夫妇俩心有灵犀,老婆的心思他倒是猜出几分。

“当然了,劳动光荣,咱们还去帮六婶子家割麦吧。”

“要帮忙还是我去吧,你在屋里边歇歇,教了这么长时间的课,总算有机会休息一下。”刘军浩有些心疼老婆,不想让她到地块里边挨晒。当然还有一层意思,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净给人家添乱子来着。

“没事,我累的话坐在地头休息”张倩却想感受一下麦地的繁忙气息。

拗不过老婆,刘军浩只好也帮她把镰刀磨了下。两口子刚出门,恰好碰到王老师在院子里晒衣服。王老师看到两人拎着镰刀很好奇,开口问道:“你们两口子准备干啥,是不是到河边割细发草?”

“不是,给六婶子家帮忙割麦。”张倩挥了挥镰刀,瞧那架势,似乎等下要出多大力气似的。

“哦,等我一会儿,我给你赵叔商量下,也过去帮忙。”王老师快速将剩下的衣服晾在绳子上,然后进屋喊人。

很快,赵教授也被拉扯出来。

四个人带上草帽,提着水壶,张倩手中还拎了一个小马扎。这情形,怎么看也不像是到田间劳动的,反倒是像去郊游。

刘军浩去年帮六婶子家割过一次麦,因此对这地块相当熟悉。

还没到地头,却看到二麻子赶着几只羊,背着手悠闲的迎面走来。

“广喜叔,你怎么没在割麦,家家都忙的热火朝天呢?”刘军浩很奇怪的问道。这人,都什么点上还在放羊。

“我刚到地里看了一下,地块里边麦还有些泛青,这个时候割,少打七八十斤粮食。再说了,今年不用慌张,只要不下雨,再晚二十天也没事。”二麻子将羊赶到路边就不再管,站在那里和众人闲聊。这路两边都有水沟阻拦,因此也不怕羊吃到别人家的庄稼。

“这是为啥?”几个人都来了稀奇。

“我前天到街上买牛肉的时候听老郭说今年外地的收割机要进咱们大青山呢,你想想一亩地就几十块钱,人家割完给你打的好好地,多省事。所以呀,今年我准备用收割机割麦。”二麻子笑着解释。

“这样呀,”众人都明白过来,难怪这人如此轻松。虽然外边割麦早已经实现了机械化,可是青山镇因为大山的阻拦,大型机械根本进不来,因此众人只能靠人力。不过前年路修通后,镇里的机械明显多起来。别的不说,单刘家沟就有不少人家买起了四轮车。青山镇主要种小麦,收割机开进来绝对大有所为。

“那你怎么不给村里人说说,让他们都先别慌着用手割呀?”刘军浩有些奇怪的问道,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给村里人说一下也没啥的。

“早说了,他们都不相信,说到现在还没见到收割机,万一真不来小麦炸在地里边怎么办。我看是心疼钱,一个二个这两年都发了财,这点小钱也要省。”二麻子说起这个话题,一脸不忿。

给二麻子聊了几句,众人又扭头朝六婶子家麦地奔去。

对于几人的到来,六婶子自然表示欢迎,连说麻烦他们了。

喝了两口水后,刘军浩弯腰开始忙乎。天刚刚晴,地里边还有点潮湿,因此刚开始割的并不快。等太阳毒辣起来,地中间渐渐变得干燥,刘军浩的速度陡然加快,不一会儿,已经超过众人六七米远。看老婆一个人远远落在后边,就截住头将她那一部分也消灭掉。

张倩上午的表现不错,虽然动作慢点,但是一上午也没有叫过苦。

人多力量大,半天功夫,就能够看到地头,大概还剩下十分之一的麦子没割。六婶子想着人家是过来帮忙的,中午自然要早些回去张罗做饭。哪知道众人看即将完工,纷纷表示割完再回家。

就这样,一直到十二点半才草草的回家吃饭。

下午赵老爷子夫妇还能坚持,毕竟人家年轻时候是经过上山下乡锻炼的。但是张倩却开始叫苦起来,手上磨了一个紫色的血泡。

刘军浩心疼不已,赶紧拉着让老婆在地头坐下。

哪知道张倩这次却不好意思了,要帮他做麦腰。这活轻松,刘军浩也点头同意。

第二天早上,张倩躺在床上说啥也起不来,直说自己腰酸背疼,不想吃早饭。还是刘军浩把饭做好后连拉带拽才将她从床上拽起。

看老婆累的模样,原本打算让在家里歇着,自己过去帮忙呢。谁知张倩说啥也不干,非说要一起去。他实在不理解老婆这思想,哪是体验丰收的喜悦,纯粹是想去找罪受。

四个人刚出门,二麻子就骑着车子着急忙慌的从门前经过,刘军浩赶紧叫住问他干啥。

“能干啥,去地里边通知大家别割麦了。”二麻子急急的扎住车子回答。

“又怎么了?”不知道他这两天是怎么回事儿,老说些让人莫名其妙的话语。

“收割机已经到镇里边,我早上的时候就让来咱们村里割。可是人家一听才十来亩地连说太少,来回还不够油钱。我这不是去地里边联系一下,问问还有哪几家要用收割机割麦子的,这要没有人,我也只能用人工割了。”二麻子说完,又匆忙跳上车子。

“这人……”刘军浩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到了地块,远远看到王老爷子也正领着几个老人在刘五爷家麦地里忙乎,他们这架势更吓人,十几个人对着几分地挥镰。

昨天大大小小算是六个劳动力,一共割了二亩麦子。今天战果更加辉煌,半天的功夫,一亩二分的麦子完全放倒。

下午的时候,二麻子总算把收割机请来。附近地块里的人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凑过去看。一边看,嘴里一边赞叹。

“好家伙,割起来是快,这才十来分钟时间,一亩多麦子都割个精光。”

“就是,你看这麦子,比打麦机打的还干净。还比打麦机省事,根本不用人力……”

见识过收割机的效果后,原本没打算用的人家也动了心思。

在人群中间,刘军浩还看到赵光明。他很纳闷这小子来刘家沟干啥,一问才知道收割机就是他从县里边联系的。

这人真有头脑,真千方百计的想着挣钱呀。

有了收割机后,刘家沟的割麦速度大大加快,一上午的功夫,金黄色的麦浪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袋袋饱满的种子。六婶子在张倩的鼓动下,也把剩下的地块用收割机割了。

到最后看要求用收割机割麦的人越来越多,那司机也禁不住发出感叹:“这个村的人肯定有钱,上午在李湾半天才割了十亩地,今天一下午就割五十多亩,还有这么多人排队,晚上要加班了。”

“那是自然,你等下到村里边看看就知道,清一色的楼房,是大青山远近有名的富裕村。”赵光明跟着解释了一句。

今年的麦子收割情况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三天功夫,除了极少数人家地块留有空隙准备种棉花没办法收割外,刘家沟大大小小的地块已经收割完毕。

因为二麻子率先到街上找收割机的,他家那十几亩麦子师傅一分钱也没有收。到最后,这人直感叹没白帮忙。(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