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麦收来的快,去的也迅速。往年能持续大半月,今年倒好,才四天时间,家家地块里已经没剩什么麦子了。

刘军浩这边彻底松懈下来,他心疼老婆,这几天连饭也没有让张倩做。

昨天给家里通电话的时候,张妈听说她在家闲着就让两人去市区住几天,结果给张倩推辞掉,她害怕黑豹这几天就要产仔。虽说赵教授他们白天能够照应,可是万一黑豹晚上产仔呢。这事儿是有先例的,去年那次刘军浩到早上才发现。

上午没啥事儿,刘军浩本想让老婆在家歇着。张倩却是个闲不住,非要拉着他到后院去除草,前些天一直阴雨,后院中的杂草长的特别快,现在已经有膝盖那么高了。虽说有泉水滋润,倒不怕杂草和西瓜秧争肥,可是这么旺盛的草总让人看着不舒服。

后院以前是麦场,每年都要经过石磙碾压,因此土地非常瓷实,这杂草拽起来分外费力。尤其是白草筏子,几株搅在一起就是一大窝,张倩刚拽了十几窝,累得两手酸疼。悟空一看两个主人都在地里忙乎,它也跟过来凑热闹,两只爪子抓住白草上蹿下跳、挤眉弄眼,可是忙乎半天做的都是无用功,最后还因为把草拽断摔了几个大跟头。

张倩扭头看了看在旁边忙乎的老公,只见他左右开弓,双手飞速拽个不停。他走过去一趟,地上的白草筏子被拽的干干净净。

“只会用蛮力”张倩嘟囔了一句,相当丧气的坐在旁边的白草筏子上歇息。这草一窝铺在地上有脸盆那么大,软绵绵的和坐垫一样,人坐在上边正合适。

刚坐下,一片灰迹就落到衣服上。她伸手将灰迹打掉,结果没坐一分钟,又一片落下。这下张倩才警觉起来,扭头看了看天空,发现空中飘了不少焚烧过的灰迹。

“老公,你赶紧抬头看看,天上是怎么回事儿,那么多灰迹?”

被她一喊,刘军浩也抬头看天,一看这灰就知道是刚刚焚烧过的麦秸秆,“不好,肯定是着火了”

他回答一句,继而心急如焚的朝院子外跑。张倩也反应过来,紧随其后。虽然今年各家的麦子都接近收完,即使一场大火造成的损失也不大,可关键的问题是这火万一引到山上怎么办。

刚冲出院子,刘军浩就找到了灰迹的来源……是从刘启勇家私有地里烧起的,他家私有地三面环水,另一面背靠大路,即使着火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等他找急忙慌的跑到跟前才发现事情不对,刘启勇两口子正站在大树下乘凉呢,一点也没有救火的意思。

“小浩叔,花婶儿,你们过来了。”刘启勇媳妇老远就冲着他们打招呼。

“嗯,启勇呀,你们看着着火怎么不管。”刘军浩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是我们自己放的,今年我家没有喂牛,这麦秸也用不上,我们就商量着干脆直接点了了事,落在地里边还能当草木灰呢。”刘启勇跟着解释一句。去年他家鸟枪换炮,拉了十几年的老牛车换成四轮,也因此这麦秸就没了用处。至于说烧火,秋里的玉米杆还剩许多呢。

“那也不能这么干,污染多大”刘军浩越想这事儿越觉得严重,今年村里不少人家可都买了四轮,喂牛的人大大减少,因此地里边麦秸排不上用场。刘启勇家带了头,等下肯定还会有不少人图懒省事,跟着把麦秸点着了事。市里边的游客过来游玩图的就是刘家沟安定和谐、鸟语花香的山水田园风光。如果这样下去,肯定弄得到处乌烟瘴气,那还会有谁过来游玩。

这事儿必须制止,想到这里,他领着老婆往刘广聚家赶去。

把事情一说,刘广聚也觉得事态严重,直接将大喇叭开启,他拿着话筒在屋里大叫:“紧急通知,紧急通知,今天中午一点半在村堰塘边召开全体村民会议,每家必须有大人到场。今天的会特别重要,哪一家不到罚款五十。”

一上午,村里的喇叭就没有停过。村里人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议论纷纷,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相信开过大会之后,这种现象应该能够得到制止。不过刘军浩并没有因此而轻松,这些秸秆必须要找个出路,否则即使村民们弄回来堆在麦场里边也是浪费。

他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这麦秸用处还真不少,首先就是可以当沼气池的原料,还有一种也是最直接的方法,把麦秸卖出去,有人专门收购,上边还留有联系电话。

看电话号码是本市区的,刘军浩就照着拨了过去。刚开始人家还以为他有多少货,当他把情况说明一下后那人就推辞掉,言明麦秸太少的话根本不值得来一趟。

刘军浩很无奈,自己在这方面没认识多少人,只能把这个念头打消掉。不过他很快想起了赵光明,这小子认识的人多,说不定能有门路呢。

电话接通,那端立刻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喂,刘军浩……你有什么……事儿?”

他这边吓一跳,才几天不见,这小子嗓子怎么了,听着好像患了重病一样。

“别提,这两天我忙的脚都不着地,每天领着收割机到处走……饭都没好好吃一顿,更别说喝水,嗓子直冒烟……这都说不出来话了。你有什么事儿,赶紧说……”赵光明一连顿了几下才将话说全。

“你小子挣钱不要命,怎么不回家休息两天?”听他变成这副模样,刘军浩倒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请他帮忙。

“没事,就这几天忙。我不能和你比……天天坐在家里有收益,只能这么东奔西走。不过哥们这几天钱确实赚爽了,呵呵!!”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赵光明也没有再谦虚说自己没挣钱。再说,他这个就是季节性的,和人家卖黄鳝根本没有可比性。

“对了,你认识收麦秸的人不,我们村很多人家今年都买的有四轮车,这麦秸都打算扔在地里烧了,我看怪可惜的,想让你帮忙联系一下。”又聊了几句,刘军浩才把自己的意图说明白。

“当然可以,我马上帮你联系一下。”赵光明说了半句,突然又没音。

“喂,喂”刘军浩还以为线路不通了,赶忙在这边敲话筒。

“我听着呢,刘大哥,你可真是我的福星。”电话那端赵光明突然兴奋的叫道,“你等着我立马联系,这也是一条赚钱的门路,呵呵。”

刘军浩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自己剩下的只有佩服,这小子什么事儿上都能想到赚钱。

不过事情总算解决,他心中也放松下来,接着把这消息告诉刘广聚。

吃罢中午饭,村里的喇叭又响了起来,刘广聚再次将通知念了一遍。

刘军浩看时间差不多,就和赵教授一起搬着小马扎朝村里走去。

刘广聚刚把禁止焚烧秸秆的消息说出,下边就乱成一团。村里人大部分都觉得很不理解,烧自家麦田里的秸秆怎么也碍事,这秸秆在田间烧掉和弄回家烧火没什么两样的。

“都吵什么吵,”刘广聚对着桌子一拍,周围的人立马静下来。随着刘家沟的治理越来越好,他的官威日渐增长,说话也很有威信。

“小浩,你说说原因。”刘广聚扭头喊了一声刘军浩。

刘军浩本不想出这个风头的,不过既然已经点上他了,自然也不会再推辞。

第一次当中讲话,他本来以为自己的心理素质够可以,应该不会怯场的。可是刚走到台前,一看黑压压的人头都看自己,他立马就觉得腿有些发软。

“广聚叔,还是你说吧……”

“你这熊孩子,有啥可怕的,他们都是一个村的人,能吃了你不成?”刘广聚自然看出他是怯场,就站在旁边打气,他倒是忘了自个第一次讲话时的情景。

刘广聚第一次当中讲话这事儿村里人提起来就笑的合不住嘴,这人比刘军浩还不堪,坐在台上开始哆嗦,开口第一句话原本应该是:“大家都不要吵了,现在开会。”结果他上来就是:“大家都不要吵,现在散会。”

人群哄的一下子散个精光,当时村里的几个干部傻了眼。还是老支书镇住场子大叫一声:“都给我回来,会还没开完呢。”

出了这事儿,刘广聚对当众讲话更没信心,镇里边有什么指示他都是挨家挨户传达。后来有人给他出了个招数,没人的时候对着玉米地做演讲,就把面前那一棵棵玉米当成是村民。这一练习还真出了效果,刘广聚讲话的时候只当自己是对着玉米地,心里边倒是不紧张了。

“各位……乡亲父老”刘军浩本来想叫“各位大叔大妈”,不过话到嘴边觉得不对味,村里还有很多熊孩子也过来凑热闹了,自己这么一叫可不就差辈。还是叫乡亲父老妥当,虽然不算亲近,可是也没啥毛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