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可能都觉得焚烧麦秸没什么,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对咱们村子的环境形象,麦秸一点着,漫天都是灰尘。咱们刘家沟为什么能够吸引游客过来游玩,原因是农家乐的饭菜做得好吗?不是,城里的饭店做的更好。还是说咱们村的住宿条件舒适,也不是,市区高档的酒店多得是。咱们村唯一有的就是这山这水,还有这田野。工作累了,压力大的时候离开城市,到乡村休息一下。渴了,捧几口凉井水或者吃几块瓜;累了,一屁股坐在田埂上休息片刻,看看田里的庄稼,河中的小鱼小虾。这些我们见惯了不觉得,可是游客经常不接触,却有一种新鲜感。如果大家都把麦秸在田里边烧掉,那到处都是灰尘,脏兮兮的还有什么能看。”本来还有些紧张的,说了几句话后,刘军浩就觉得整个人儿松懈下来,语气也渐渐变得平和。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他刚准备停下缓口气,结果刘广聚立刻叫了一声好,接着噼里啪啦鼓起掌。下边的人一瞧这架势,也拍起手相呼应。

本来刘军浩讲的斗志激昂,结果被一打断,下边的词语忘得干净,只能傻愣了一下,接着说:“我的话讲完了。”

“别慌,还有收麦秸的事儿没说。”刘广聚又把他拽了过去。

“对”刘军浩脑门上有些冒汗,刚才一激动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掉,“上午我给赵光明联系了一下,说谁家要是麦秸不想要的话他联系人帮着收,一亩地麦秸大概能卖二三十块钱。当然,这麦秸你必须堆到自家的地头。”

简单讲完,他赶紧走下台子,这时才发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张倩也来了,此刻正用手机给他拍照呢。

应该说,刘军浩的话引起了村中很多人的深思。近两年来村子里的变化颠覆了很多老传统,老思想,不少村民的认识也提高很多,时不时和过去相比较。地是一样的地,人还是这些人,可是换一种生活方式就发生很大变化。没有人能否认这种富裕是建立在游客的基础上,是他们的到来让刘家沟变得更加活跃。

原本是有不少人准备这两天焚烧麦秸秆的,听了他的话有都打消念头。更何况这麦秸秆还能卖钱,虽然钱不是很多,可是十几亩地算下来也有几百块,快够付收割机钱。

回到家里,张倩特意把刚给老公拍的几张照片传到电脑上,刘军浩也凑过去看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别说,他站在台上还着有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感觉。

没两天,赵光明特意又骑着摩托赶到刘家沟询问谁家卖麦秸秆。等一切确定,这人才打电话让人开车过来。

在众人的期待中,黑豹终于开始产仔,一次就是四个。这才刚产下来呢,四只小狗狗都已经有了归属。赵光明肯定要一只,刘军浩自家也留一只,剩下的两只归二麻子和毛孩子所有。

这下毛孩子来的更勤,每天不管上学放学都要扭到狗窝里看一会儿再走。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些小家伙就睁开眼睛。初生牛犊不怕虎,整个院子都成了它们捣乱的舞台,每天噙鞋子乱丢是必备的功课。不过好歹有小皮这个父亲在旁边看着,每次狗狗把鞋子丢外边后它都负责帮忙放回鞋架上。

狗狗刚睁眼没两天,那些小水獭也睁开眼睛,第一次由妈妈带着钻出洞穴。这些家伙的胆子可小多了,一看到外边鸡飞鸭跳就口中尖叫不已,躲在洞里边怎么也不肯出来。还是黛玉最后发了狠心,挨个把它们钓到洞外才算了事。小水獭一步也不敢离开妈妈,紧紧的躲在母亲用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院内的世界。

没一会儿,几只小狗狗发现了它们,呜呜叫着跑过来。

宝玉立刻警觉起来,口中大叫着让它们后退。可是这几只小狗狗置若罔闻,伸着鼻子在它们身上嗅来嗅去,最后其中一个小家伙竟然长着嘴巴要吃水獭的奶。

整个过程中,小皮一直一动不动的蹲在那里,任由小狗狗和水獭嬉戏。不过刘军浩却从这家伙的动作知道它紧张着呢,如果水獭真的表示出敌意,恐怕它会毫不犹豫的猛扑上去。

万幸,黛玉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却也知道这些小家伙是院中的动物,因此并没有张嘴开咬,只是身子动了几下将狗狗撵走。

几个小家伙在大水獭面前得不到好处又呜呜叫着围着小水獭吮嗅。它们从出生到现在最少有一个月,个头现在比狗狗还要大上一半。不过胆子却小的出奇,一看到几个陌生的小家伙袭来,立马抓着母亲的尾巴躲开。

张倩看它们很有意思,就拿出相机给小家伙们挨个拍了几张照片,准备等下传到网上。

拍完照,她又凑到前面水獭面前引逗那几个小家伙。宝玉两口子似乎也想向女主人介绍一下自己的两个孩子,赶忙冲身后“吱叽吱叽”的叫了两声。

叫了好久,小水獭才相当不情愿的凑到前面。

“哇,毛这么软”张倩伸手摸了一下,继而发出惊叹。它们的绒毛特别柔活,摸在手中暖洋洋的。

不知道是张倩特有亲和力还是怎么回事,那两个小水獭玩了一阵子后,胆子渐渐的大起来,竟然学着狗狗们的样子不住的朝她的鞋子上扑去,用爪子抓住鞋带揪来揪去。玩了一会儿又开始对自己的尾巴产生兴趣,不住的伸爪子抓尾巴。

猴子看的有意思,也兴奋的凑过去。不过这家伙到哪里都不受欢迎,它刚靠近,两只水獭就挡在前面冲它叫个不停。

倒是几只小狗狗并不讨厌悟空,特意围着它撕咬。这些小家伙尚未长出牙齿,不过被它们这么围着相当郁闷,挠又不敢挠,毕竟小皮可在不远处瞅着呢。

刘军浩看的哈哈笑,赶忙让老婆把这情景拍下来,毕竟猴子吃瘪的时候可不多。

随着小水獭一点点的长大,它们的胆子也大了不少,至少再碰到狗狗的时候不会躲开,而是凑到跟前互相打闹。当然也有打恼的时候,几个小家伙都大叫着向对方攻击。

碰到这种情况,小皮一如既往的放任,反倒是水獭两口子每次都很紧张,尖叫着喊孩子回来。

刘军浩看的挺有意思,他感觉动物和人类对待孩子的态度好像没什么区别。水獭更像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生怕孩子磕着碰到。而小皮更像是个西方父亲,一切都放手,任由孩子去拼搏闯荡,用自己的眼光认识这个世界。

他把这个观点给老婆说了以后,张倩深以为然,最后总结似得说道:“咱们以后有了孩子最好中西合璧,像水獭那样孩子长大肯定没有担待,放任自流也不行,从小不管,长大就管不住了。”

汗……老婆的联想挺丰富的,不过刘军浩也同意她的看法。如果孩子从小娇惯,万一长成张倩表弟何一凡才叫麻烦。

那小子现在彻底的管不住,逃学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张倩小姨每次打电话都长吁短叹,还说暑假也不求她在家参加学习班学习,要他过来住一段,让张倩帮忙管管。

关于这个问题,两人尚在讨论中,他们都没敢一口答应下来。

这不是个小事儿,自家的孩子怎么管都好,别人家的那要掂量一下,万一管的太严格,这孩子一扭头回家告状,他们这边就落个出力不讨好。

只是到底是亲戚,直接拒绝也不恰当,他们只能说等放暑假再说。

这段日子忙中有闲,时间一天天过去,天气也日渐热燥起来。刘军浩这几天一直关注着石锁中的情况,原本以为里边的大西瓜经过两年培育,应该熟的比去年更早一些。可是又等了半个月,第一个熟西瓜才姗姗来迟。

第一个西瓜成熟,照例要召开品瓜大会。左右这么大一个瓜两口子也吃不完,刘军浩给张倩商量了一下,把赵教授两口子还有王老爷子等熟人统统叫了过来。

西瓜称重后,他拎起菜刀砍开。

瓜瓤一如既往的沙楞,西瓜子宛如墨玉,看着就让人口中生津。

这西瓜虽大,不过架不住人多,一会儿工夫,被众人瓜分完毕。王老爷子吃过后连连赞叹,当场定下每天让刘军浩往住处送一个西瓜。

听说刘军浩家西瓜成熟,上门预约的人多了起来。不少游客更是早早的打过招呼,严明今年要给自家多留一些,去年就没吃到多少。对这些要求,刘军浩都点头答应。去年只在院墙边上栽了近百株西瓜秧,今年不同,他在那些闲散的地块中也撒了不少西瓜子,种的足足有二百株,再加上石锁中也有差不多同样数量,因此估计满足游客的要求没问题。

他家西瓜成熟,赵光明来的也特别勤,几乎隔天要骑摩托过来一趟,打的旗号就是看自家黑豹。说是看黑豹,可是每次走的时候都拎两个大西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