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半个小时,眼瞧着几个熊孩子被马蜂蛰到的地方渐渐消肿,张倩和王老师的心情才放松下来。虽然这事儿属于不可预料的意外情况,不过她们两人还是揪心了小半天。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是对老师的信任,真出了什么情况,两人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刘军浩也趁这机会凑到窗户边上看了一下,那马蜂窝的确看上去很吓人,隔着玻璃,他似乎也能看到这些家伙如同小战斗机一样在蜂巢上爬来爬去。毛孩子他们几个人算是胆大包天,竟然弄了根芦苇杆就干往里边投。幸亏先前有大门阻挡,这些家伙飞出来的很少,否则几万只马蜂倾巢出动,肯定让他们哭都哭不出来。

这么大的马蜂窝,留在学校肯定是个祸害。学生们进进出出都要经过门口,万一被惊动,到那时候绝对是大事儿。张倩和王老师自然不敢放松,一致认为趁早不趁晚,这东西早点消灭掉才能让人安心。

当然她们两人是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只能让刘军浩上马。

刘军浩没有推辞,他确实动了投的心思,这么大个儿的马蜂窝也是个稀奇,等弄回去用粘胶粘一下挂在自己的院内,肯定能够吸引人眼球。

不过以前那方法不管用,马蜂窝根部是马蜂吐得一种胶状物质,用于粘结在木头上。刘军浩以前投过很多马蜂窝,因此对这种胶状物质相当熟悉,知道它的质地特别坚硬,别看只有牙签那么粗,可是却能承受五六斤的重量。而这马蜂窝根部的胶质比一元硬币还粗,想要靠一根竹竿把它投掉,那简直是做梦。

想来想去,也只能用浓烟攻击。再说这个环境也恰好,密闭性强,除了大门带着二指多宽的缝隙外,其他地方找不到缝隙。等下只要在门口点一堆湿柴火,肯定能将它们一网打尽。

刚把计划一说,张倩迟疑的问道:“用不用把窗子打开,将马蜂熏跑掉就行?”

“不行”刘军浩连连摇头,“马蜂很恋家的,如果只把蜂巢弄掉,它们肯定还会飞回来在原地筑巢。尤其是蜂巢刚刚被投掉那半天,这些家伙就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附近到处乱窜,碰到什么都蛰,你难道想让学生再承受一次打击?”

“那……熏吧。”张倩左想右想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最后只能点头同意。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投这么大的马蜂窝,准备工作当然要做足。刘军浩先回家拿了两套雨衣,然后往赵老爷子家找了个带窗纱遮罩的草帽。害怕等下浓烟不往屋里灌,刘军浩又特意将自家的风扇拿了过来。赵教授和王老两人正在下棋,听说这事儿后也赶到了学校助威。

那些学生们一听说要投马蜂窝,都凑到门前看稀奇。害怕等下马蜂飞出木门蛰到学生,张倩和王老师强制性的将他们赶到操场上。

等众人都撤退到安全距离,刘军浩开始点燃堆在不远处的芦苇杆。这芦苇杆是赵老爷子前几天刚割的,原本准备弄回家当柴火烧,现在贡献出来熏马蜂正合适。

很快熊熊的大火燃烧起来,他和赵光明离那火堆两米远,可滚滚的热浪还是烤的雨衣发烫。两人额头上也渗出细汗,赵光明本想将雨衣摘掉凉快一下,不过看到不时飞进飞出的马蜂,他理智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等火彻底烧旺后,再朝火苗上堆一些湿芦苇杆,顿时一股浓烟冲天而起。

赵光明实在受不了这味儿,咳嗽了两声就退到安全距离。

刘军浩将风扇对准门口后,也跟着撤退。

随着风扇转动,那股浓烟一个劲儿的朝屋内钻。

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蜂群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仍然井然有序的飞进飞出。

“我说,这招别没用吧?”赵光明扭头看了一眼问道。

“放心吧,绝对有效,这教室太大,烟雾还没有散开呢。”刘军浩很有信心的回答。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一股微弱的嗡嗡声从屋内传来。很快声音越来越大,不时可以听到木头门被撞得“梆梆”作响。再接着很多马蜂惊慌失措的从浓烟中钻出。不过它们大多都没有飞远,直接一头栽在地上,好像空战时,陡然被击落的飞机。

虽然烟雾不断地增大,屋内的声音越来越响,过了大半个小时,芦苇杆全部烧光,屋外的浓烟也渐渐开始消散。

刘军浩伸手将门锁打开,顿时一股浓烟扑鼻而来,呛得他眼睛差点睁不开。

等屋内的烟雾散尽,两人才迈步进入。

“我X”赵光明看到地上的情况,根本不敢落脚。

“嘶……”刘军浩也倒吸一口凉气。

虽然知道这蜂巢上的马蜂不少,可是当它们全部展现在面前的时候,还是让人觉得头皮发麻。桌子上、讲台边、地面上落了厚厚一层,就好像新铺的名贵地毯一样。有不少马蜂尚未死掉,还一个劲儿的在地上挣扎。

“的确够大,咱们怎么摘?”赵光明小心避开地上的马蜂,一步一步走到蜂窝下。这马蜂把窝挂在房子最顶端的屋脊上,离地还有两米多高,他们即使站在桌子上根本够不到。

“能怎么办,桌子上放一把椅子,你上去摘马蜂窝吧”刘军浩想给这家伙一个表现的机会,毕竟周玥儿现在正在门外看着呢。

“我不行,有恐高症”赵光明打死也不往上凑,他可是清楚的看到蜂窝上还趴着不少尚未死去的马蜂,万一等下上去被蛰住了怎么办?

“真服了你”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小,刘军浩只能让他在下边负责,自己跳上板凳摘取马蜂窝。

别说,那马蜂窝也够结实的,他抓住底部晃悠了几次都没有弄掉。最后还是赵光明从下边递上来一把小刀,他使劲的切砍了两三分钟才摘掉。

马蜂窝看着不小,真正等摘到手中的时候也没有多重,刘军浩掂量了一下,大概有十四五斤。这其中还主要是因为马蜂蛹占了分量,真正的蜂巢很轻,别看个头这么大,可是跟泡沫没啥区别,估计也就四五斤的重量。

这东西等下还要挂在院里当摆设呢,因此他摘得时候很小心,尽量不破坏蜂巢的整体结构。

等蜂巢搬出去,一大群学生全部围了上来,一个个都站在蜂窝边让刘军浩给他们拍照。

隐患彻底消除,张倩又让几个胆大的学生进屋打扫教室,将那些熏死的马蜂全部扫出来。赵光明本来想直接挖将这些马蜂扔到垃圾堆中,刘军浩却赶忙阻止。他记得以前听人说大马蜂泡酒好像治疗什么病来着,这么多马蜂扔掉太浪费,不如自己先收藏起来,说不定哪天还能用到。

这么一耽搁,下午的课根本没上成,张倩看看离放学还有半个小时,本来还打算给学生上半节课来着,可是那些家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坐在教室里边注意力却被窗户外边那个大马蜂窝吸引过去。看这样下去根本没效果,她和王老师商量了一下,干脆让学生们提前放学了事。

几万只马蜂装了大半一蛇皮袋,刘军浩本来想让赵光明帮着背回家,可是这小子根本不往前凑。说什么死马蜂活针,万一被蛰到才叫冤枉呢。马蜂死亡后它体内的蛰针并不会立刻失去活力,相反很长一段时间都保持着攻击性,你只要用手碰到,肯定会被狠狠蛰一下。

无奈,刘军浩只好让他抱着马蜂窝自己背上蛇皮袋。

几个人刚回院中坐下,张倩就迫不及待的拿着相机进屋上传照片。她要让网友见识一下这么大的马蜂窝……简直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了。

“这马蜂蛹有用没?”从马蜂窝放在石板上起,赵光明就凑上前看个不停。

“当然有用,我以前听人说好像能吃的,要不你们晚上别走了,我给你们炒半碗尝尝。”刘军浩笑着忽悠道。

“信你的鬼话才怪”赵光明自然不相信这话。他跑到院外折了两根陈刺,然后蹲在蜂窝前挑起蜂蛹来。

一看这动作,刘军浩就知道这小子小时候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至少在投蜂窝那方面是门清。蜂窝特别脆弱,稍微一碰就变形。要想完好无缺的得到空蜂窝,只能用这种方法挨个挑。

不一会儿那些白嫩嫩肥胖胖的蜂蛹就挑了一大堆,几只贪食的母鸡立刻凑到跟前猛抢起来。

赵光明好像个小孩子一样,此刻蹲在马蜂窝边挑的饶有兴致。刘军浩也没打断他,反正这蜂窝早晚要清空的,让这小子提钱帮忙也不错。不然里边的蜂蛹可能未被熏死,过些日子又孵化出来了。

张倩将照片传到网上后又惦记起自己农场的白菜差不多到成熟的时候了,赶紧查看下被人偷走没。

“你也玩农场游戏呀?”没有想到她刚打开画面,那边周玥儿的眼睛就开始发亮。

“嗯,这个游戏玩着不错,不占用时间……”张倩点点头。

于是乎,两个人坐在电脑前交流起了偷菜经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