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刚吃罢饭,赵光明又驮着周玥儿上门,这货进了院子讷讷的开口说道:“刘军浩,能不能把昨天的蜂蛹给我弄一斤,我爸想用这个送礼,我给钱的。”说起来他听不好意思的,昨天已经明确表示过不要蜂蛹了,当时还理直气壮的说一口唾沫一个钉来着,结果过一晚上就变卦,他自己都觉得这话说不出口。

“你小子,我能要你钱,想要等下给你弄一斤算了,反正多得是。”刘军浩伸手将他递出的钱推回去。他倒也不是故作姿态,本来就有分给赵光明一半的念头。

赵光明又推让了几次,见他执意不肯要就收了回来,继而又开口说道:“对了,刘军浩,这蜂蛹真可能值那么多钱的。昨天回去把事情给我爸说了一遍,他当时让我无论如何也掏钱买一斤来着。你知道这蜂蛹为啥这么珍贵吗?”说到这里,赵光明故意卖了个关子。

“我没你这么孤陋寡闻,昨天已经上网查资料,马蜂蛹这东西货源比较少,摘取的时候危险性大,加上营养价值较高,所以价格才会一路攀升。目前来讲,这还是个卖方市场。不过我昨天在网上也查了一下价格,好像并没有那么高的,霍军这个出价明显偏高。”刘军浩最后一句带着疑惑,事实上这也是他和张倩不解的地方。按说这人一直搞土特产,应该对蜂蛹相当熟悉,怎么会贸然给出那么高的价格。

“不高,我告诉你,一点都不高,你知道咱们投的那马蜂窝叫什么吗?金玉蜂窝,这蜂蛹就叫金玉蜂皇蛹……”这名字他其实也是昨天晚上刚听自己老子说的,不过还是很享受在别人面前卖弄的感觉。

“啥,这就是金玉蜂皇蛹?”刘军浩吓一跳,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冰箱中的玩意儿。

“你知道呀?”赵光明哑然的看着他。

“废话,你以为我像你这么无知。咱们大青山两大贡品,一个是金玉蜂皇蛹还有一个就是李湾苇席,这事儿乡志上有明确记载的。不过我记得好像是蜜蜂蛹呀。”刘军浩小时候喜欢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当时他从乡志上看到大青山出贡品的时候非常惊讶,特意问了一下刘老头。

刘老头只知道李湾苇席的典故,说是以前那里的苇席很出名,别村的篾匠编出的苇席一般两三年时间就用坏,李湾的苇席则不同,他们祖上流传下来一种药汁,苇席放在里边浸泡后,质地柔软,光洁如玉。不过后来因为战乱的原因,这手艺就失传了。

对于这金玉蜂皇蛹,刘军浩倒是问了很多人,可惜按照村里人的想法就是蜜蜂蛹,这会儿又冒出一个马蜂蛹,这怎么能让他不惊讶。

“嘿嘿,十有八九就是”赵光明昨天也这么问他老子的,赵振南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反正这东西在咱们乡志上记载过,县志上也有描述。至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没留下照片,现在你说它是,那就是。”

没一会儿,王胜利也找上门,不过这人太小气了点,出口才给出一斤二百元的价格。

“二百,这是打发叫花子呢,你知道这蜂蛹叫什么名字吗?金玉蜂皇蛹,这在几百年前是贡品,昨天晚上我们卖了一斤五百多元呢。”赵光明连哄带诈,想将这个胖子彻底给弄晕乎。

王胜利是个生意精,说什么不相信大青山这种山旮旯里会出什么贡品,最后还强调真要是贡品的话他也出五百元一斤的价格全包。

“不相信是吧,等着,我回家给你找乡志。”赵光明一发飙,蹬起摩托赶到了镇上。

不到半个小时,他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乡志赶回院中。

“你帮忙给他找,我先吃块瓜休息一下。”这小子根本没看过乡志,只是先前听说上边有记载。这么厚的书让一页一页的找,他哪有这个精力,于是将乡志往刘军浩手中一塞,自己抓起西瓜开啃。

刘军浩倒是对乡志相当熟悉,他随手在目录上找到风物地理,然后按上边的编号查找,没两分钟就找到相关的描述。上边只是简单的几句话“金玉蜂皇蛹,产于大青山深处。其色洁白如玉,粒大如豌豆……为道光一朝贡品。”

“还真有?”这下王胖子彻底服气,乡志上记载的东西一般做不得假。虽然眼前这蜂蛹看起来比平常的略大一些,可是沾上了贡品两个字,它陡然就变得神秘起来。他倒是忘了怀疑,这东西到底是不是贡品还两说。

“你以为呢”赵光明这小子得瑟起来,“说实话,五百块钱卖个你这个价格也出低了。这东西拿到市里边的大饭店卖,人们肯定疯抢。”

“你等下,我打电话问问,这是替别人收购的。”王胜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拿着手机一溜烟跑出去。

“切,弄了半天是个二道贩子,打个电话还害怕人听到。”赵光明在后边小声嘟囔一句。

过了五六分钟,王胖子才重新走回院中,不过他这次倒回复了神清气闲的样子。

“我刚才打电话问过了,是有蜂皇蛹这一说,不过你这些不全是,大个的才是,这些小点的只是一般的马蜂蛹。蜂皇蛹可以按五百元的价格,其他的另算……”

“X,让你手贱!”赵光明又对着自己的右手打了一巴掌,他昨天图省事,单挑大个的蜂蛹喂鸡,感情那才是精华所在呀。

听了王胜利报出的价格,刘军浩明显动心。他不能确定这东西到底是不是金玉蜂皇蛹,不过价格已经不低了。

“昨天你不是还答应一个人吗?”看刘军浩动心,周玥儿突然插了一句。她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待价而沽

“对”刘军浩一拍脑袋,怎么把霍军给忘了,人家也说今天要过来。

霍军是十点多的时候才赶到刘家沟的,他听了这蜂蛹是贡品后也很惊讶。不过看过乡志后立马相信,接着更是给蜂皇蛹报出六百元的价格,蜂蛹还按四百元算。

王胜利一看人家这边来了个一锤定音,他只能加价跟进。都是熟人,刘军浩本着和气生财的原则将这蜂蛹一人分了一半,当然最后给自家也留下两斤。

等买卖交易完,刘军浩院中围了半院子人,不少人都在那里感叹不已。这世道根本让人看不明白,一个蜂窝竟然卖出一头牛的价格。

“霍老板,你这么贵收的,别卖不出去呀?”末了二麻子开口问道。

“呵呵,钱货易手,这个就不用你们担心,真卖不出去我自己吃掉。你们谁以后有投掉了蜂窝,尽管给我打电话,只要品质好,我还是这个价格收购。”霍军乐和的应承着,看样子很有信心。

从刚才拍的那些照片,刘军浩倒是对他的手段能猜出几分,无非是炒作贡品的概念。要说这年头,有钱人多得是,人家吃的不是食物,吃的是价格。头上顶着贡品的概念,这蜂蛹即使等下霍军卖到一千元一斤也纯属很正常。

夏天蜂蛹不能长时间放在外边,两人将蜂蛹妥善保管后就打算起身离开。当然走之前霍军还是对院中那个蜂巢念念不忘,打算掏一千块钱买下。刘军浩却摇头拒绝掉,这蜂巢他准备等下就挂在屋檐下,让前来游玩的客人看了绝对有震撼力。

快到中午的时候,院子的人差不多走光,不过刘军奇却留了下来。他吞吞吐吐的将意思表达清楚,原来是动了到鲫鱼骨投蜂巢的念头。上次几个人进山考察朱鹮,在一棵毛枸树上发现了个大蜂巢,当时他们不知道蜂巢的价值,因此没有动投的心思。现在看到那蜂蛹这么值钱,刘军奇自然动了念头。当然他没忘记蜂巢最初的发现人,打算请他们两人一起进山。

“军奇哥,你打算怎么投呀”刘军浩开口反问道,事实上他昨天晚上也有这个念头,可是仔细一琢磨后发现成功的可能性很小。那个毛枸树上的马蜂窝和学校内的不同,那里环境开阔,即使点着烟雾马蜂也会飞走,说不定会因此惹恼几万只大马蜂猛扑上来蛰他们呢。钱虽然重要,但是小命更重要。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气候干燥,山上落叶成堆,万一引起火灾麻烦就大了。

“咱们都穿上雨衣,然后再在衣裳外边裹上一层窗纱怎么样?”刘军奇并没有什么好办法。

“你确定能行?薛湖薛老八也用的是你这个方法吧?”赵光明只问一句,他彻底没了话语。

薛老八的事儿前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基本上整个镇子的人都知道了。薛老八门前有一棵二十多米高的树根基松动了,他害怕树倒下来砸到自家的房子,就准备趁早将树锯断。可是那树半梢有一个水桶大小的马蜂窝,上边马蜂密密麻麻的落了一层,根本没办法让他安心砍树。无奈,薛老八决定先投掉马蜂窝再说。他采用的装备和刘军奇所说的一模一样,哪知道烟雾刚点着那群马蜂就倾巢出动,直直的朝薛老八飞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