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老八当时扔掉竹竿就跑,没等来得及跑远身体就被马蜂团团围住。这些家伙仿佛见缝插针一样从他的裤腿、裤腰等地方钻进去,狠狠地蛰了一通,薛老八当时就被蛰昏过去。

几个邻居紧急把他送到医院救治,结果拔出的蜂刺有十多根,为了祛除体内的蜂毒,他又花掉一万多块的医药费。

现在薛湖那一片的人可以说是谈蜂色变,遇到有马蜂窝的地方都绕着走。刘军浩昨天要不是看那马蜂窝的位置奇特,正好可以来个关门打狗,他说啥也不敢冒这么大的险。

“哎,可惜了,值四五千块钱呢。”刘军奇相当的不甘心,可真让他上山投,现在又没这个胆量。

“我倒是有个法子让你平白得一千块钱。”刘军浩笑着说道,“这马蜂窝的位置你谁也别告诉,等冬天那里肯定没有马蜂,到时候直接将马蜂窝砍掉就可以了。刚才你也看到,霍老板出一千块钱收购这东西呢。”

“这倒可以呀”刘军奇眼睛也是一亮,“咱们这山中的大马蜂窝应该不少,冬天不少树木都落叶,马蜂也钻进地缝了。那马蜂窝很容易摘掉。一冬天找个十来个大马蜂窝就是上万元呀”

“做梦吧你,哪有那么好找的。”山上的马蜂窝是不少,可是大部分都很隐蔽,有的更是在二三十米高的树顶,真正可以摘取的只有极少数。

将刘军奇送走,两人开始张罗着把蜂巢挂在杨树下。别说这东西挂在树下给人的震撼力还真不小,明知道上边没有马蜂,人走到附近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扭头看两眼。

中午做饭前,刘军浩将剩下的蜂蛹分成三份,其中一份让赵光明他们下午带走,另一份则送到赵老爷子家,让他也尝个新鲜,剩下的中午做个香炸蜂蛹吃。

昨天已经知道赵光明两人属于那种纯粹张嘴等饭吃的人,因此刘军浩没让他们进厨房帮忙,自己一人将活全包了。

以前没注意,昨天上网查过后才知道蜂蛹的保健效果很好。经常使用能够明显增强记忆力,还能提高人大速度、力量、增强应急力、振奋精神、焕发生命潜能等等。《本草纲目》记载蜂蛹可以养颜健美:“常所面如花红”、“面黑令白”、“久服令人光泽,好颜色,不老”。

蜂蛹的吃法也很多,有蜂蛹煎蛋、姜葱炒蜂蛹、……香炸蜂蛹、香辣蜂蛹等等。刘军浩没打算做太复杂的,只准备做一道油炸蜂蛹了事。

他先将蜂蛹泡在泉水中清洗一遍滤干,然后倒入七成热的油锅中用文火慢慢的煎。很快,一股诱人的香味就飘满了屋子,油锅中也发出吱吱的声响,那些洁白的蜂蛹渐渐变成金黄色。

趁着热乎劲儿,他又往里边加了些许食盐。

等蜂蛹出锅,犹带点点油星香气扑鼻的蛹体就装入盘中。用筷子夹了两粒品尝……外焦内嫩,味美可口,的确是极品,甚至比自己院中的土蜂蜜蛹还要好吃几分。

有蜂蛹这一道主菜,剩余的菜就好办多了。半个小时时间,饭菜完全做好,等张倩放学回来,直接可以开吃。

昨天因为投马蜂窝的事情,赵光明两人没浪漫成,今天下午有的是时间,吃过饭他们在院中坐了一会儿就牵着赤兔离开。刘军浩则倒一杯凉开水,躺在吊床中打起盹儿来。午后眯上一小会儿,简直是神仙般的生活。

出奇的,悟空没有跑过来捣乱,而是领着两只八哥到野外捉虫子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小皮的叫声将他惊醒。人睡的时间长了精神就有些迟钝,刘军浩伸了个懒腰从吊床上坐起,这才发现嘴角的口水都流到脸上了。

“真应该拿个相机将你这副嘴脸拍下来,让村里人看看你小子到底有多懒。”刘老三站在门口禁不住摇头。要说这人一天除了睡觉好像没别的事情可干,自己来十次有八次都能看到他躺在那里。

以前老人们常说“人勤地生宝,人懒地长草”,可是这话到刘军浩身上就反了个过儿。人家种的蔬菜、瓜果基本上种下就不再管,可是长势愣比其他人家的很好。尤其是这西瓜,随便搭个架子,西瓜个个都上十斤重。村里人学得有模有样,可是愣是种不出这效果。

还有人家那运气……太岁、土蜂蜜等等,验证了那句话,懒人有懒福。

刘老三是过来摘西瓜的,知道人家活多,刘军浩也没有耽搁,直接跑到后院给他摘了两个带走。

今年种的西瓜数量是去年的一倍多,刘军浩原本以为肯定能够满足游客的要求。谁知道估算错误,随着天气转热,西瓜也越发的紧俏,游客过来购买的时候很少有只买一个的,大部分都是两个以上,更有人直接要五个的。刘军浩还以为那人要当瓜贩子呢,一问才知道是给亲朋好友捎带的。

这几天购买的人越来越多,二百棵瓜秧结的竟然不够卖。无奈,他只得偷偷的将石锁中的西瓜弄出来充数。当然最近的收获也颇丰,十来天的功夫,已经有小两千块进账。

估摸着等下赵光明两人肯定要带个西瓜回家的,刘军浩就溜进石锁又摘了几个。

刚把西瓜摘到前院,赵光明就蹦跳着回来。

“我X,你怎么了?”看到他的形象,刘军浩吓了一大跳。

这货的袖子上撕开一个二十厘米长的大口子,休闲裤上蹭了一裤腿泥浆,头发上也沾了不少草屑。这形象看上去不是一般的狼狈,他们两口子刚才在河滩里都干了啥?

“别提了,风油精,快,哥们儿被毛辣子蛰住了。”他径直冲到水盆边,衣服也不脱,用手哗啦啦撩了不少凉水冰在胳膊上。

“你等着”看到他胳膊上那铜钱大的红斑,刘军浩不敢耽搁,赶忙回屋将风油精拿出。

“太阳呀,太阳呀,痒死我了。”赵光明涂抹着风油精,口中仍然尖叫连连。

等将整个胳膊都涂成碧青色,他才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叫道:“哥们今天人算是丢大了。”

“怎么搞的,弄成这副德行?”刘军浩很好奇的问道。

“别说了,我和小玥骑了一个多小时的马,然后就坐在柳树荫下休息。我想给她编个柳条帽带着玩呢,谁知道刚爬到树上就被毛辣子蛰了一下,还是那种红色长毛的,我当时就在树上疼的乱窜,结果一头栽下去。幸亏不高,中间又被树枝挂了一下,这才摔下来没事儿。不过哥们的形象全毁了。”

自然界的常识,一般颜色鲜明的东西尽量不要碰,比如说毒蘑菇、毒蛇等等,这红毛辣子也是其中一种。如果被它蛰到就好像缝衣针插进指甲缝中一样,就是壮汉也会当即痛出眼泪。这还没完,痛过之后就是酥痒,痒的可以让人在地上乱蹦。尤其是这个时候还不能伸手挠,越挠越痒。

万幸这东西只在一种套子包树上出现,其他地方很少见,许多常年也遇不到一次。赵光明上一次柳树就能碰到,绝对是人品问题。

刘军浩看他的衬衫已经不能再穿了,想回屋拿一套给他换上。

“别,”赵光明一拉拦住,“就这样,这样小玥看了才能感动。”

“你小子”刘军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时候还想着泡妞。

“你没事儿吧?”过了五六分钟,周玥儿也牵着赤兔急急的跑回来了。

“这点小问题算什么。”赵光明拍了拍手臂,脸上的表情显得云淡风轻,似乎刚才那个哭爹喊娘的是别人。

“下次可别再这么冒险,”想起刚才的经历,周玥儿还心有余悸。

“没事,为了你再危险我也要上。”赵光明挺起胸膛大义凛然的叫道。

我日,刘军浩差点将中午饭吐出来,这台词太酸了点吧。

“胡说什么呢……”周玥儿脸上一红,继而扭头吩咐道,“刘军浩把你衬衫借我们一套吧,这衣服穿不成了。”

“好嘞”刘军浩答应了一声,把刚才那套衣服重新拿出。

虽然两人的个头差不多,不过他比赵光明要魁梧一些,因此这衣服穿在身上并不太合身。

“跑半天渴了吧,我给你们杀个西瓜。”刘军浩看两人额头上都汗津津的,就转身回屋拿西瓜。

“别,你家这桃子能吃吧,给我们洗几个桃子就行,西瓜太大,吃不完浪费。”周玥儿开口问道。她相当喜欢吃桃子的,刚来刘军浩家的时候看到那树上茶杯那么大的桃子就很想吃。可是主人一直没开口,自己也不好意思提起,现在正是个机会。

“不是这桃子不让你们吃,而是真不好吃。不信你问他。”

“嗯,这桃里边除了桃核就没有果肉,甜味也不大。”赵光明点点头,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嘴馋,上树摘了个桃子,吃过后却大失所望。

现在除了悟空时不时的摘几个吃外,其他人根本没有动的念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