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玥儿虽然相信他们两人的说辞,不过看着那桃子个头大的喜人,她还是忍不住凑到树下摘了一个。幸亏悟空没在家,否则那家伙又要闹腾了。

等桃子洗干净,她咬了一大口继而又满脸痛苦的捂住嘴。刚才下力太猛,已经咬到桃核了。

“什么破桃子,你还不早点把桃树砍了完事。”周玥儿差点没把大牙磕掉,心情自然不爽,愤愤的将桃子扔在地上。

几只母鸡倒是不嫌弃,一窝蜂的窜上去猛啄起来。平时有悟空守候,它们根本没机会吃这桃子。

“呵呵,这桃子是给悟空留的,明年再嫁接几个桃枝估计就行。”

那几只母鸡七啄八啄一会儿工夫就将桃子吃的只剩下桃核,一骨碌,滚在周玥儿的脚下。

“咦,桃核这么大”她倒是不嫌脏直接伸手捡起来,然后用清水冲洗干净,捧在手中跟宝贝一样。

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值得她这么全神贯注。

周玥儿突然从旁边从旁边捡了一块大砖头,然后一咬牙使劲儿砸下来。“啪”声音沉闷,砖头将地上砸了一个大坑,可是那桃核好像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么结实?刘军浩也有点傻眼。砸桃核是小孩子常玩的游戏,砸开后主要吃里边的桃仁,那东西吃起来香苦香苦的。一般的桃核只要用砖头轻轻一敲就碎,更有那种水红桃甚至可以用手将桃核掰开。眼前这个用砖头竟然砸不开,那可有点离谱了,不知道这桃核种下去种子如何才能发芽。

“你家有大锤没有”周玥儿跟着来一句,显然是打算用锤子对付桃核。

“嘿”随着一声娇喝,那桃核被砸了个稀碎。

刘军浩现在有些提赵光明担心了,这女孩先前虽然有些娇蛮,可是大部分时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有想到刚才砸桃核时候的气势……彪悍之气顿显。

“你家这是啥品种,桃核这么厚?”周玥儿却不知道刘军浩给自己下的评价,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地上的碎片。

“这桃种我也不知道,估计就是当地的毛桃,可能串种……”刘军浩自然知道这是泉水浇灌的失败产物,不过目前只能如此解释。

“桃子也串种?”周玥儿随口问了一句,又将注意力投向桃核。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啥,小玥,咱们别看这桃核了好不好?”赵光明也觉得她有些反常。

周玥儿闻言瞪了他一眼,然后开口解释道:“你知道什么,这种桃核是核雕的上佳材料。一般的桃核纹理粗糙,需要花大力气才能将上边的褶皱磨掉。这桃核则不需要,可以直接在上边动刀。”

核雕听起来像一门很高雅的艺术,不过等人听明白就知道没啥。农村的小孩子常挂在脖子里的花篮、葫芦、口哨等都是用桃核雕成的,这些也算是简单的核雕。

当然大师级的作品就是《核舟记》中记载的鼎鼎有名的核舟了。人家可以在一枚小小的果核上雕出大船、人物等多种造型,的确非常人所能比的。

“我再摘几个桃子好不好,不要果肉的。”周玥儿又将注意打到桃树上。

“这好办,你去悟空的猴窝边找,它吃的桃核都扔在那里。”这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放在院子中都是当垃圾处理的,她喜欢全拿走又何妨。

夏天的天气还真说不准,中午还好是烈日似火,下午五点多,晴空陡然几声炸雷,不到二十分钟,天色阴沉下来。

赵光明一看这情形,也不敢在这里多留,赶忙发动摩托离开。将他们两人送走,刘军浩也开始在院中忙乎。前两天刚晒了几根硬木头,准备蒸馍用的,上午的时候他特意看了一次,还有些潮。估摸着再晒一下午才好。可是一看天要下雨,他只能趁早收拾到厨房当中。

还有院中晾晒的衣服,也要快点收到屋里边。

衣服刚收进屋,噼里啪啦的雨点就落了下来,放在鸡笼上的洋瓷盆被打得叮叮当当的响。

这雨下的太急了点,也不知道赵光明这小子赶回家没有。等下打个电话问问,可别被淋在路上了。

没一会儿,外出觅食的母鸡跑回院中,一个个都淋成了真正的落汤鸡。

那些水鸭子青庄倒显得无比活跃,此刻开始在院中啄起了鱼虾。每次一下雨,后院中的鱼虾就有不少顺水游出,当然更多的是门前水沟中的上水鱼,这些家伙发疯般的顺着水道眼朝院内游,都是手掌宽的大鲫鱼壳。

这些鱼刘军浩是不惜得捡,因此白白便宜了院中的鸟儿。

“叽叽……”外出觅食的小燕子也飞回来,落在门前的护栏上叫个不停。

哗啦啦的雨点越下越急,潮湿的雨气不断顺着大门朝里边灌,不一会儿,屋内就冷飕飕的。风这么一吹,刘军浩顿时感到身上的衣服有些单薄了。他原本还想仰仗着自己年纪轻、火力大坚持一段时间,不过很快就发现这行为绝对够二,有衣服何必受冻。

披上厚衣服,他又想起张倩今天去学校的时候还穿着裙子,这会儿肯定也冷。于是乎刘军浩拿了件厚衣服,搭着雨伞急急的冲出院门。

仅仅半个小时的功夫,路上已经是平排的水。刘军浩特意看了一下那独木桥,还好,水面离桥还有三四十厘米高呢。

赶到学校,不少家长已经站在大门口避雨,显然是过来给自家孩子送雨伞的。

“你过来了呀,给张老师送伞的吧……”

“过来了……”

顿时大门口一片打招呼声,刘军浩只能脸上带着微笑一一应答。事实上这些家长他大部分都是另外两个村子的,他根本不认识。

可他不认识人家,人家却认识他呀,知道是学校张老师的丈夫。每次骑着电动车上街,碰到打招呼的人很多,说来说去还是占了老婆的光。前几天上街邮购枕套,事情忙完他想进街里边看看,结果刚走到菜市场就被一个卖甜瓜的拽住。

他吓一跳,还以为这人要怎么着呢。谁知道人家二话不说,直接往他的车篓里塞了五六个大甜瓜。

刘军浩当时就傻眼,赶忙问这人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好像不认识的。

一问才知道感情人家是三棵树村的,他的一个孩子在刘家沟小学上学,送这些甜瓜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感谢张老师对自家孩子的教导。

看他的甜瓜确实不错,刘军浩还想掏钱来着,结果那人说啥也不要,还一个劲儿的叫着什么时候想吃了直接到他家瓜地里摘。

刘军浩赶到教室门口看了一下,发现学生们正在上自习,张倩和王老师并没有在教室内上课。

他纳闷了,赶忙走到旁边的办公室门口,两个人都坐在那里批改作业呢。

“下这么大的雨,怎么不早点让学生回家呀”

“我们想等学生家长来了再说,不然现在他们冒雨回家肯定淋湿。”

“家长们早来了,就在大门外”刘军浩一拍脑袋,才知道问题纠结在什么地方。

下这么大的雨,张倩两人自然不可能到大门口查看。那些家长害怕耽误孩子们上课,也只在门口等着。如果不是自己过来送伞,恐怕他们还一个个在那里干等呢。

刘军浩跑到校门口去喊家长们进来送伞,张倩则到教室通知放学。

别看家长来的不多,可是几乎每人来的时候都捎带几家的雨伞,因此倒也没有出现哪个学生没带伞的情况。

有家长领队,学生们路上应该不会出问题,看着他们离开,张倩才放下几分心。

虽然没有到六点,但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会儿还没到吃饭时间,两人就坐在电脑前玩起了连连看。刘军浩总觉得家里少点东西,可想了十来分钟也没想起来到底缺什么。

“悟空,咱家悟空哪里去了?”倒是张倩听他一提醒,突然开口叫道。

难怪觉得少什么,原来这个闹腾的家伙没在家呀。

刘军浩冲着猴窝方向连叫几声,也没有听到猴子回答。他这才想起悟空下午带着两只八哥到河堤上捉蚂蚱,现在肯定被暴雨阻隔在外边。

这么大的雨,猴子说不定给淋迷糊,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要赶紧出去找……两口子再也坐不住,都穿上雨衣步入大雨中。

他们边走边喊,刚走下河堤没多久,就听到猴子的叫声,紧接着“汪汪”“刮刮”的响成一团。

刘军浩循声望去,不过却并没有看到它们,树下除了一个大塑料袋外什么也没有。

“吱吱……”正在这个时候塑料袋动了一下,从里边钻出一个猴头。

不是吧……眼前的景象让两人啧啧称奇:悟空双手撑着一个塑料袋遮挡在头顶,那两只八哥则蹲在他的脑袋上避雨。这塑料袋应该是到河滩上玩耍的游客留下的,袋子四五十厘米长,有足够的空间将它们裹在里边。

更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袋子前面还投了两个大洞,恰好可以供猴子呼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