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比这还多,你小子不会是骗我的吧?”赵教授有些发懵,眼前这场面有上万只蜻蜓他都觉得是奇观了。按照刘军浩的说辞,那蜻蜓估计有七八上十万呢,这想想也不大可能。

“呵呵,老爷子你是小庙的神,没见过大供香。告诉你吧,你以前肯定没注意,夏天只要下过几场连阴雨。这蜻蜓就跟赶会一样,到处都是。要不相信的话我等下给你拿出来证据。”刘军浩说完转身朝屋里边走去,他对这种蜻蜓云集的情况熟视无睹,最近几年这种场面少见多了。前些年那蜻蜓才叫多呢,黑压压的遮天蔽日,只是这现象一般会引起其他鸟儿的疯狂抢食。

没两分钟,刘军浩从屋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大书递到赵教授手中。

“乡志,这上边有记载?”赵老爷子疑惑的问道。这乡志还是赵光明送来的,那天他走的太急忘记带回去了。

“嗯,你自己看,那场面才叫壮观呢,没亲身经历简直不能想象。”刘军浩跟着解释了一句。

赵教授按照他的指点直接翻到奇闻异事那一页,上边的记载很清楚。1958年7月中旬,大青山连降暴雨,暴雨过后放晴。在三棵树乾塘处的麦场、菜园和陈刺树上,停留着空前罕见的大集群蜻蜓,数量在十万以上。一连数日,每天傍晚时分蜻蜓从四面八方飞来,遮天蔽日。蜻蜓引来无数鸟捕食,在方圆一公里的树枝、麦秸垛上,每棵树上站有鸟50只左右,站得密密麻麻。据当时数位老人反映,这种情况应该是涨大水的前兆。不出半月,白条河果然涨水,水势凶猛,给附近几个村的村民造成很大的财产损失。

“真的假的,蜻蜓可以预测灾难,这不和那个地震前兆一样?”刚才他们议论的声音挺大,两个游客也凑过来查看。

“赵教授认为呢?”刘军浩卖了一个关子。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有些说不准”赵老爷子迟疑的回答。乡志上记载的东西自然做不得假,这也是为什么上次霍军看了上边关于金玉蜂皇蛹的描述后,决定立刻加价的原因。再说眼前的景象和乡志上的记载很相像,都是大雨过后蜻蜓陡然增多。这一会儿功夫,周围的树上已经热闹起来,不少捕食昆虫的鸟儿开始在这里聚集。

“涨水的话你们刘家沟这个堤坝能不能挡的住,好像一直没有修过吧?”其中一个游客完全相信了乡志上的描述,心中已经在打算如何撤退的问题。毕竟那啥地震刚刚过去不久,人们的神经还绷得紧紧地,稍有风吹草动,立马和惊弓之鸟一般。

“放心吧,真要涨水大家可以转移到山上。再说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种蜻蜓云集的情况我一个人遇到过十几次,难不成每次都涨水?大家开动一下脑筋,其实道理很简单的,就是生物学上的食物链。”刘军浩赶忙将话题拉回来,他还真怕人们以讹传讹,把涨水的谣言越传越大。

“食物链?蜻蜓吃蚊子……长期阴雨天气造成蚊蝇滋生,紧跟着蜻蜓多起来,而蜻蜓又引来鸟类捕食对不对?”到底是赵教授,他先前只是沉溺在蜻蜓云集的奇观中,现在略微一思索,已经将整个事情串联起来。

“对头,”刘军浩打了一个响指,接着开口解释道,“蚊蝇喜欢在腐殖质丰富的地方产卵,麦场边的柴草被大雨淋上几天,自然会发霉变质,给蚊蝇提供了很好的产卵地点。还有这树林,里边的黄蒿草很厚,蚊子很喜欢躲在里边。”

“原来如此”那游客也恍然大悟。有些事情你不知道道理之前觉得无比神秘,可是等明白其中的原因,顿时觉得稀松平常。拿眼前的景象来说,连绵了将近一个星期的大雨让蚊子陡然增多,这么好的觅食地方自然吸引了蜻蜓的到来,紧跟着飞鸟又过来捕食蜻蜓。一环套一环,形成一个简单的食物链。

仿佛是验证刘军浩的话一般,等天快黑的时候,周围的蚊子陡然增多起来。清一色的大草蚊子,飞到耳朵边嗡嗡直叫,跟小型轰炸机一样。刘军浩本来坐在院里乘凉,可是没一会儿他的腿上就被叮了几个大包,无奈只好倒些花露水涂在身上。可即使如此,也并不能阻止那些蚊子。

“今天怎么那么多蚊子?老公你明天上街一定要买几盒蚊香呀。”张倩原本坐在屋里边玩电脑,一会儿她就坚持不住了,赶忙拿着蒲扇跑到院中叫苦。

蚊子太可恨了点,在老婆白皙的皮肤上拧了几个大包,刘军浩相当心疼的帮她涂上不少花露水。别说人叮的受不了,院里的动物也不好受,赤兔不住的在马棚中直打转,花猫也不顾上晚上水凉,直接把身体缩在水池中,只露出个脑袋呼吸。

猴子叮的没办法,只能学着主人的模样将花露水往身上猛涂。那花露水闻起来清香扑鼻,悟空似乎很享受这味道。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大瓶子花露水几乎被这家伙糟蹋了二分之一。

刘军浩见势不妙,赶忙从它手中夺下来。

“蚊香也白瞎,只有门窗紧闭才能起作用。不过那样的话蚊子还没熏死,人倒是先晕了。”赵教授深有感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家也不比刘军浩这里好到那里去,屋内蚊子多的根本进不去人。晚上天热,两口子刚分食了大半个西瓜吃,现在也不饿,干脆过来聊天乘凉。

“不用我们操心,快看头顶上救星来了。”当刘军浩看到天空中飞舞的蝙蝠时,心中顿时一喜。瞧那方向,应该是从后院中飞出来的。一只,两只,很快就达到了上百只。

真是善有善报,年前的时候张倩在后院中发现了一个蝙蝠窝,当时刘军浩本想将这些家伙赶走的,不过后来想想人类的朋友,就让它们留了下来,现在是该蝙蝠报恩的时候了。

“是蝙蝠呀,这可是蚊子的克星。”赵教授脸上也露出笑意,有蝙蝠出马,估计等下院中的蚊子就会被捕捉个精光。他前不久才看过资料,说一只20克重的食虫性蝙蝠一年能吃掉1.8--3.6千克昆虫,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蚊子,一夜可捕食三千到一万只,对人类大大的有益处。

四个人都很期待的盯看着,希望等下蝙蝠将蚊子捉个精光。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院子里的蚊子似乎并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拉越多。现在悟空已经彻底忍不住,不断地在地上上蹿下跳。

“老公,好像蝙蝠不管用呀?”张倩纳闷的问道,这一会儿工夫,她胳膊上又被叮了三个大包。

“确实”刘军浩也很困惑。

“我知道了”赵教授一拍大腿叫道:“蝙蝠一般吃的是高空的蚊子,像这种大草蚊子贴着地面飞,蝙蝠吃不到。”蝙蝠并不是无法贴着地面飞行,而是它们的飞行优势在高空中,因此大部分时间都在高空捕食,只有食物匮乏时才会降低飞行高度。今天这情况显然例外,空中并不缺少食物。

“有了,用石鸡捕捉”形势逼人,被蚊子叮咬的厉害,刘军浩大脑飞速旋转,随即又想出一招。石鸡可也算是捕蚊能手,后院的养了近万只,这些天他们一直捉着吃。刘军浩实行的是即吃即补政策,不断把石锁中的石鸡捉出来散养在后院,因此里边的数量并没有减少。

等下随便抓个三四十只往院中一撒,估计不要半个小时就将大草蚊子消灭的干干净净。

“现在到后院捉,我也去。”张倩来了兴致,与其坐在院中挨叮,还不如去捉石鸡呢。

赵教授两口子也有到后院帮忙的意思,于是四个人打着手提灯提着网兜忙乎起来。

后院凉风习习,蛙声阵阵,一只蚊子也没有,这让饱受煎熬的几个人顿觉惬意。

晚上石鸡特别容易捉,只要听到声音用手提灯一照,它们立刻在水沟边呆立不动,任人捕捉。刘军浩本想让老婆帮忙照手提灯自己动手捉,哪知道张倩却要亲自下手。

老婆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眼瞅着石鸡就在那里蹲着,可是她要么动手的时候身体将光亮挡住,要么抓住石鸡后没有攥好跑掉,总之碰到十只能抓到五只已经很不错了。好在后院中石鸡很多,她这生手十几分钟也捉到将近二十只。

“汪汪”捉的正起劲儿,前院的小皮突然叫起来,紧接着黑豹也狂叫不已。

“有情况”一听它们叫的很急,几个人也顾不上继续捉石鸡,赶忙打着手提灯走出后院。

院中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小皮两口子围在桃树下大叫。看到主人出来,小皮叫了两声立刻停止。

“难不成草狸子又来了?”刘军浩围着桃树转了一圈,最后啥也没有发现。倒是那水獭听到脚步声,口中欢叫着窜出洞穴,跑到他身边不住的打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