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石鸡刚从网兜中解放出来,立马四散着逃开,没一会儿,完全钻入黑暗中。刘军浩害怕它们顺着水道眼逃跑,因此早早的用砖头堵好。晚上青庄水鸭子已经回窝睡觉,石鸡散在院中也不怕被啄吃掉。

别说……石鸡捉蚊这招很管用,情况很快好转起来。十几分钟的功夫,院中的蚊子迅速的减少,耳边也没有那些烦人的嗡嗡声了。

还没等几个人开始庆幸,小皮突然蹭的从窝里边跳出来,接着窜到桃树下狂叫不已。

“树上有啥东西?”刘军浩立刻将手提灯打开。

随着光亮闪动,桃树枝叶间一个黑色的影子跃入夜空中,继而消失不见。

“猫头鹰?!”赵教授也看到那黑影了。

“不像是,刚才没有听到拍打翅膀的声音。”刘军浩有些不确定的回答,刚才他看到那黑影形态觉得像是一只大蝙蝠,不过也知道不可能,那东西展开翅膀好像有五六十厘米长呢,真有那么大的蝙蝠,还不成精了!

等完全凉快下来,刘军浩才想起吃饭的事儿,他一问赵教授两口子,原来他们也没吃呢。

四个人一商量,干脆在院中做烧烤得了,赵教授家冰箱中还有一块羊肉,本打算包饺子吃的,现在正好拿来烤羊肉串。

烤羊肉串刘军浩虽然不在行,但是至少烤熟是没有问题的。加上他作料掌握的很好,因此吃起来味道很不错。

不过这摊子没支起来多久,麻烦就出现。熊熊的火光吸引了不少瞎碰的到来。这些家伙和飞蛾没什么两样,一看到光亮,立刻奋不顾身的投入到火光当中。没一会儿,炭火堆上落了十来只,一股焦糊的味道在火堆上升起。

瞎碰是夏天晚上常见的一种虫子,外形和经常在鸡粪里边找事儿的鸡叮叮很像,不过这东西背部的颜色是碧青色,主要以树叶为食。瞎碰和知了一样,也能够吃的。小时候生活困难,平时个把月也吃不上一点肉,因此不少人都捉瞎碰吃。这东西倒入水中漂洗上半天,然后拌上食盐,在小锅里边炒熟就着烙饼吃,据说酥香焦脆,能让人馋的直流口水。刘军浩总觉得这东西挺吓人的,一次也没吃过,不过他闲着没事长倒是经常和刘启勇一起拎个铁桶捉。

知了还好说,大部分趴在树干上,瞎碰不同,到处都是,因此捉的时候需要低着头,瞪大双眼在地上找,只要发现一团团黑忽忽的东西就伸手摸,一般都能摸到一只。幸运的时候甚至能摸到“钱串子”,七八只在一起的。不过也有倒霉的时候,不是摸到鸡粪、羊粪蛋就是小石头。小孩子对这个不是很在乎,随便在地上蹭两下继续摸。直到十一二点家里大人喊回家时,一个个孩子才恋恋不舍地提着自己的战利品回家。

那个时候瞎碰比较多,刘军浩一晚上最多能捉到小半桶,捉回去后喂自家的鸡鸭。

他刚把这事儿说了一遍,张倩那边就开始大叫:“老公,别说了,再说我这羊肉串都吃不进肚子了,你要想吃的话自己挑拣,这里多的是。”

“怎么这么多?”赵老爷子拿着蒲扇左右闪动,不让那些瞎碰靠近。可是这根本是无用功,那些家伙趋光性很强,不大一会儿,就飞来上百只。看瞎碰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几个人只能万分郁闷的结束烧烤晚会。

见几个人都没吃饱,刘军浩又从屋里边抱出半个西瓜切开。

吃着沙甜如蜜的西瓜,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馨。

这个时候暑气已经完全散去,夜凉如水,微风悄悄地吹动着树梢,同时也带来了阵阵荷香。

后院中的青蛙不断地鸣叫,更为这夏夜增添了几分静谧的色彩。

一直等到将近十一点,赵教授两口子才回去睡觉。

张倩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自己种的菜就该熟了,她打算摘完菜再上床睡觉。刘军浩怕她熬夜,生拉硬扯将老婆拽上床。

“下雨了”他们刚躺到床上,立刻听到外边沙沙作响。

“没有吧……”刘军浩凑到窗户边瞧了两眼,外边的月亮正明呢。

“那是啥声音?咱们出去看下”张倩越听越觉得不对,赶忙也从床上坐起。

“应该是风吹树叶的声音”刘军浩先在有些犯困,根本不想下床开灯。

“这风声怎么这么怪?”张倩听那声音总觉得不对,好像是春蚕吃桑叶的沙沙声。

“夏天风就是这样,睡觉吧”刘军浩打了一个哈欠,倒头就睡。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刘军浩还躺在床上睡懒觉,张倩突然站在门外大叫道:“老公,你赶紧出来看,咱们院中的杨树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生虫子?”他实在难得动弹,主要是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点。

“杨树叶子全没了,树干都成光杆司令,你赶紧起来。”张倩喊半天也不见老公有动静,最后只能使出挠胳肢窝这招。

“起了,起了”刘军浩立马投降。

衣服刚穿好,张倩就把他拽到院外。

“我X”看到杨树上的情景,刘军浩扑通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一夜之间,杨树变了模样,上边原本手掌大小的杨树叶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斜对着天空。再扭头看看旁边的梨树,也遭遇了这样的厄运。

“老公,你说这是什么干的?”张倩抬头看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罪魁祸首。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瞎碰。”刘军浩相当郁闷的回答。他现在已经知道昨天晚上那沙沙声是什么了,肯定是瞎碰咀嚼树叶的声音。

“它们有那么大的本事?!”张倩很有些不相信。那小小的虫子祸害一两片树叶倒有可能,一夜之间将这几株杨树啃光,那需要多少呀。

“瞎碰,一切皆有可能。”刘军浩沿着杨树走一圈,指着属下那些啃的只剩下叶脉的杨树叶说道:“你看,这些家伙就在藏树叶下边。”他随手掀了几片树叶,里边都翻腾出瞎碰。

“小浩,你家杨树是不是被什么虫子吃了?”还没开始做早饭,赵教授也急急的赶过来。

“嗯,是瞎碰,你看看这有多少呀”随着刘军浩翻动树叶,越来越多的瞎碰被翻腾出来,那些母鸡一看到美食,立刻飞扑上来。

“这玩意儿太多了些,去年也没有这么多,肯定是下连阴雨的原因,它们的天敌错过了最佳捕食机会才让瞎碰泛滥成灾的。必须尽早消灭掉,不然秋里地里的蛴螬就成堆,花生要减产了。”消灭虫害是赵教授的老本行,他谈起来自然头头是道。

“蛴螬,怎么有和这玩意儿扯上关系。”刘军浩疑惑的问道。他认识蛴螬,那东西在地底生活,主要祸害植物的根茎,农村人称之为土蚕。

“笨,蛴螬就是瞎碰的幼虫,瞎碰又叫金龟子你知道吧?”

“这我还真不知道……”他讪讪的回答。以前只知道瞎碰是从地下钻出来的,却从来没有想过它还有幼虫期呢。

“真是奇了怪,你说咱们门前树林种那么多杨树叶它都没有吃,为啥偏偏选中咱家的?”张倩隔着水沟看了几眼树林,继而又开口问道。

“那是因为你家杨树叶长得好,瞎碰也会挑肥拣瘦。”赵教授笑着打趣。

刘军浩知道十有八九还是泉水的原因,看来这泉水并不是一味给人带来好处呀。

上午刘军浩去村里边串门的时候才知道不单单他家的树被祸害了,村头路边的大杨树也有十几棵被啃得光秃秃的,那边刘广聚正找人商量灭虫事宜呢。

“要不打药吧,村里出钱买些灭瞎碰的药,咱们把麦秸垛挨个打一遍。”刘启华开口建议道。

“打什么药,你小子知不知道可持续发展,三个代表白学了?”刘广聚立马出声反对,“这瞎碰灭掉后肯定会被其他鸟类捕食,这样也会把鸟给毒死。”

人家这支书当得,消灭几只瞎碰都能联系上三个代表,刘军浩现在剩下的只有佩服。

“那咋办,要不发动咱们全村人晚上起来摸瞎碰?我是不想摸那玩意儿……”刘启华接着反问道。

“笨,那要摸到啥时间,当然是在村头点几堆大火,晚上让人在边上守着,小心别着火了。”刘广聚说起了村里灭虫的土方法。

“广聚叔,不用这么麻烦,晚上在村头扯上一个高压灯,高压灯下边再放一个大木盆就可以。”刘军浩在后边插了一句。方法是赵教授早上讲的,叫光诱法,利用的就是瞎碰晚上的趋光性。他其实也知道这方法,上学的时候生物课本上学过,只是忘记了理论联系实际。

“高压灯,能行吗?”

“肯定行,这是赵教授讲的”一句话,村里人都没了疑问。在他们眼中,人家可是实打实的有学问。

刘军浩害怕那瞎碰晚上继续在祸害,因此也打算等再自家院内弄一个高压灯。赵教授听说后却建议他将高压灯立在后院水沟中,这样等瞎碰落入水中正好给黄鳝当食物,一点都不浪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