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天还没黑呢,刘军浩已经将高压灯扯到后院。

赵教授闲着没事,也过来帮忙。他看过四周的环境后摇着头叫道:“小浩,你这么弄恐怕不行呀?”

“怎么不行?”刘军浩纳闷的问道。为了达到最佳灭虫效果,他下午特意上街买了个一百多瓦的高压灯。

“不是说灯不行,而是这环境。”赵教授用手指了指院墙和大树解释道:“你看,高压灯太低的话北边有院墙阻挡,南面你家房子更是将光线当得死死地。过了院子,四周都是大树。你这么弄恐怕照亮的范围很小,远处的瞎碰根本看不到光亮。”

“那咋办……把灯移高一点?”他只能停下手中的活,为弄这个高压灯可是忙了一下午,这会儿全成无用功,看样子等下要重新搭建灯架。

“那倒不用,咱们在高处另设一盏灯就可以。如果单一高压灯架设过高,则会造成灯下黑的情况,这样瞎碰并不会落入水中。只有同时架设两个高压灯,一高一低配置,这样才能灭虫的效果。”

“这是个方法,”听完赵教授的解释,刘军浩眼睛又是一亮。即使架设两个高压灯也费不了多少钱,等下往村里边再借一个灯就能完成这个豪华配置。

打一个电话,二麻子立马将高压灯送来。

按照赵教授的设想,这高压灯最好挂在空旷之处效果更明显。刘军浩思索片刻想出办法,在两棵相聚五米远的杨树上横扯一条井绳,然后再把高压灯挂在井绳上。他本想亲自上马呢,结果张倩却直说晚上天太黑,上树不安全,要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老婆不让上树,他也有办法,直接指挥悟空上马。这家伙虽然不会挽绳结,可是平时却很喜欢抓着绳子朝树上缠。那井绳粗,摩擦力大,随便在杨树枝上缠绕几圈准行。

高压灯挂好,开关开启,顿时整个后院如同白昼一般。最初只是三三两两的瞎碰在灯前飞舞,很快数量开始增多。不但有瞎碰,连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飞蛾也被惊动,翅膀把高压灯撞得啪啪作响。

悟空好像对眼前的景象非常兴奋,特意跑到灯下捕捉瞎碰,没一会儿,这家伙就抓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飞蛾跑到主人面前邀功。

“这么大,应该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了吧?”张倩看着这个巴掌大的飞蛾,顿时吓一大跳。她来刘家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飞蛾呢。这家伙粗看上去有些吓人,两个翅膀上带着环形的斑点,很像京剧里的脸谱。

“我瞧瞧”刘军浩看了也觉得稀奇,这飞蛾的确不常见,应该是老鸹包树上的飞蛾子。这种飞蛾蛹结的茧很大,一般有白皮鸡蛋那么大,而且那茧特别结实,用手扯都扯不开。不过这飞蛾蛹结茧时一般都会吐丝将两片临近的树叶粘结成一个漏洞状,然后再在里边结茧,因此很难发现的。刘军浩长那么大,也就见过五次。

“这飞蛾确实不小,应该属于天蚕蛾科的一种,这类飞蛾通常体型比较大。不过比起乌桕大蚕蛾还要差点,那种飞蛾才大呢,翅膀展开有二十多厘米长,比麻雀还大。”赵教授的科研方向就是果木,自然对各种虫害比较熟悉。

“还有这么大的飞蛾?”两人都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还有比这个更大的。

“呵呵,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赵教授以前曾经到江西搞过一段时间调研,对这种飞蛾比较熟悉,因此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惊讶。

空中的飞虫越来越多,只听到后院中“嗡嗡”作响,好像躲在云层中的飞机一样。

随着空中的飞虫增多,水沟里边的黄鳝也开始慢慢朝高压灯下聚集。这些家伙不时的窜出水面,然后嘴巴一张,已经将飞蛾吃进肚中。院中的怪异景象不单吸引了黄鳝,过了一会儿连石鸡也窜到高压灯下等待。另外还有蝙蝠,那些家伙嘶嘶的叫着在头顶飞过,显然是捕食高空中的飞蛾。

四个人最初只是关心空中的飞虫,等他们回头看到高压灯下的情景都吃了一惊,平时这黄鳝在水沟中分散养殖并不是太显眼,可是此刻这些家伙密密麻麻的聚在一起,场面太骇人了点。黄鳝、石鸡还有其他鱼类,像召开什么盛会一样,将那片水域完全遮挡住。

“这飞蛾看上去比蝴蝶还漂亮,”回到前院,张倩仍然对手中的飞蛾爱不释手。

“有什么好看的”刘军浩有些好笑的问道,老婆这完全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当然了,等下我拍两张照片你就知道了。”张倩不理会他的打击,直接将飞蛾放在了先前制作的假山上。屋里的灯光比较暗,那家伙脱离了束缚并没有立刻挣扎,这反倒让张倩有了拍照静物的机会。

别说,这飞蛾挺上相,实物看起来不过如此,等照片上传到电脑上看起来竟然给人一种艺术感。

最后刘军浩也忍不住赞叹几声,这种夸赞更坚定了张倩拍照的念头,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提着相机朝后院赶去。

昨天晚上落水的飞蛾很多,但是肯定还有不少漏网之鱼呢。

一路上走来,不时可以看到黄鳝在草丛中钻来钻去捕食。按照道理来说,黄鳝一般都在水中生活的。可是刘军浩家的黄鳝明显是个例外,它们为了捕食经常会爬上地面。悟空闲着没事,也吱吱叫着跟在张倩后边。等它明白主人打算捉飞蛾后,这家伙开始活跃起来,从西瓜秧后、树干背面等等地方将飞蛾拽出。

不到二十分钟,张倩就拍到了十几种飞蛾。以前没发现,现在等拍照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不少飞蛾也相当漂亮,有的全身雪白,有的黑白相间,更有的身上的色彩五颜六色。

等拍完照,她兴冲冲的将所拍的照片传到论坛上,让网友也饱一饱眼福。

今天星期六,张倩吃罢早饭就让刘军浩把洗衣机搬出屋子。两口子趁着太阳好,将积攒了几天的衣服全部扔进洗衣机中清洗。忙乎将近半个小时,衣服全部洗完。洗过的衣服也不用烘干,直接挂在院中晾晒,这么好的太阳,估计到半晌就完全干了。

衣服洗完,一天的活算彻底完结,剩下的只有休息。正好郑建学两口子过来串门,四个人就在门口的葡萄架下打起扑克来。没一会儿,赵教授两口子也过来了,赵老爷子坐在刘军浩身边给他指点,王老师则站在张倩身后。他们玩的是打升级,两个人一组,靠得分和保大小王为赢,当然整个过程中还有一门是主牌。

这种场面自然少不了悟空,这家伙最喜欢闹腾,人越多它闹腾的越厉害。领着两只八哥在主人身旁吱吱乱叫,它大概觉得大王的颜色鲜艳,不时从刘军浩手中夺出让其他几个人观看。

得……这下不用说,剩余三人都知道大王在谁手中。

“出牌,钓主!”刘军浩对这猴子的脑袋拍了一下,才让这家伙安生下来。

“出牌,钓主……出牌,钓主!”突然从他背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咳……”赵教授那一口浓茶差点吸进肺里边。

刘军浩听到这声音也是一愣,继而才反应过来……这话好像是八哥说出的。

“八哥说话了?”张倩也有些难以置信的指着那两个小家伙问道。

“嗯……好像是”众人牌了不打了,都兴奋地围着两只八哥想让它们再说两句话,这两个家伙却只会“汪汪、刮刮”的叫个不停,似乎刚才那两声根本不时它们叫的。

“你们继续打,说不定它还要说。”赵老爷子开口建议道。

“出牌,钓主!”众人刚打了一会儿,八哥又扯着嗓子叫起来。

他们都听清楚,这八哥终于说话了。先前几个人为了让八哥开口说话费了不少力气,什么方法都用尽。只不过它们却总是闭嘴不语,逼得急了还学着小皮的声音大叫着威胁。花费将近一个月时间,刘军浩和张倩已经彻底失望,认为他家这八哥属于较笨的那种,应该只会模仿一些动物的叫声。谁知道这次却来了个无心插柳柳成荫,两只八哥竟然会说话了,而且声音相当清脆。

不过它学的言语也让两人有些哭笑不得,别人家的八哥都学的是恭喜发财之类的祝福语,这八哥倒好,直接来个“出牌,钓主!”这不是不务正业吗。

话说回来,会说话就好,以后有的是时间训练。

“我还钓主……”为了训练这家伙,刘军浩又把手中的大牌扔一张。

“我……还……还,钓主。”这句话太长,对于刚学会言语的八哥来说难度太大,两个小家伙根本说不完全。不过即使如此,那种阴阳怪气的声调也让几个人大笑不一。

“我不钓主……”郑建学也跟着引逗。

“我……不……主!”八哥的翅膀扑的更欢了。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呀”刘军浩彻底喜欢上这两个小家伙,暗中打算以后每天都要训练它们一段时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